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一百二十二章 送还

戮仙 第一百二十二章 送还

    第一百二十二章送还

    陈理带着沈石与凌春泥向宅院另一侧走去,其他的神仙会弟子都随之散开,半路之上刚才一直没见影子的小黑却是屁颠屁颠的也不知从哪儿钻了出来,一溜小跑地追上了沈石,然后仍是那副懒洋洋的模样,东张西望着跟着他向侧门那边走去。

    一路之上,凌春泥都没怎么说话,只是偶尔会偷偷看上沈石一眼。当他们三人绕过几间大屋又穿过一处花园后,便来到了一间关闭着的小门边,这里四下无人,显得十分安静。

    陈理停下脚步,回头对沈石道:“沈公子,这里便是侧门,从此门出去与大门那边隔了一条街道,所以一时半会江绍源那些人或许还不会发现的。”

    沈石点了点头,道谢一声,走过去拉开门扉,探头出去看了一眼,果然门外是一条行人不多的僻静小道,看起来没什么危险。他回头招呼了凌春泥一声,让她走过来的时候,陈理忽然又开口道:

    “沈公子,那江绍源乃是本地‘铁虎门’的掌门,向有凶名,手下门人弟子也有将近百人,虽然道行境界都不是太高,他自己也只是凝元高阶的修士,与名门大派当然没法比。只是此人多年前曾经结交了一些狐群狗党,如今多少都有些身份地位,各有局面,做出了一个流云猛兽盟的称号,分别是五个门派隐隐结盟,每个门派的名头里都有一只猛兽之名,平日里互相守望援助,除了不敢招惹名门大派之外,向来横行霸道,等闲也没什么修士敢去招惹他们。是以多年下来,也算得上是流云城中的一个小恶霸了。”

    他顿了一下,面上多了几分关切之意,轻声道:“沈公子自然不惧如此小人,但平日里若是果然与这些人对上了,还是小心一些才好。”

    沈石倒是没想到那丑陋黑瘦的男子居然还有这般背/景,听了之后缓缓点头,再看向陈理时,眼中已是多了几分温和,抱拳道:“多谢陈兄指点,沈石在此谢过。”

    陈理笑而不语,这沈石与顾大掌柜的交情明显与常人不同,这些事于他不过是动动嘴皮,但却能在沈石这里落下一个人情,他在这神仙会里经营多年,其他天分不敢说有如何过人之处,但这人情来往世故讲究,却自然是精熟的。

    凌春泥走出门外,向街道上张望了一下,随后紧张的神情稍微平复了些,虽然看去眼底深处仍然还有几分害怕,又或是对将来日后的生活更多了几分茫然。不过不管怎么说,眼下看起来似乎好像还是暂时过了一关,她回过身对沈石低声道:“沈公子,那我就先走了。”

    沈石点了点头,随后又微微皱眉,道:“你一个人回去没事吧?”

    凌春泥迟疑了一下,神情似乎有些踌躇,但最后还是低声道:“应该没事的。”说完,她便默默地转过身,走下了门下台阶。

    沈石看着这女子一头乱发脸色苍白地走到街上,独自一人向前走去,背影看着格外的凄凉弱小,没走几步有个行人经过她的身旁,却好像突然把她吓了一跳,身子下意识地都缩了一下,不过随即发现那不过是个没有恶意的陌生人,这才从紧张里松了一口气。

    沈石摇了摇头,默然片刻,忽然回头对陈理说了两句,陈理脸上似乎露出几分惊愕之色,追问了一下,沈石只是摇头,随后带着小黑也下了石阶走到这条街道上,快步追上了凌春泥,迎着凌春泥惊讶的目光,沈石淡淡地道:

    “算了,好人做到底,我送你回去罢,免得路上万一出了什么意外,我这好人就白做了。”

    凌春泥犹豫了一下,道:“那……神仙会那边的拍卖会呢?”

    沈石耸了耸肩,带了几分无奈,没好气地道:“没去了,那里的东西我看了一圈,就没有一件是我能买得起的。反正以后这样的机会还有的是,无所谓的。”

    凌春泥“唔”了一声,目光在这男子的脸庞上流连一下,又快速收了回来,然后低头向前继续走去,沈石则是走在她的身旁。远远看去,那个不久前还凄凄惨惨的女子,她的身影像是突然挺直了一些,仿佛终于不再那么的害怕与绝望。

    ※※※

    “你家是哪里?”

    在随着凌春泥在这流云城的街道上走了半个多时辰后,沈石终于忍不住问了她一句。这一路上凌春泥明显还是很小心,多是选的僻静街道包括一些小街僻巷,哪怕是不得不走过热闹的大街,她也往往都是安静低头不露声色地走过去,不知不觉间却是从南宝坊一带走到了流云城的东面,已经有些接近那些附庸世家大族的地方了。

    听到沈石的问话,凌春泥抬起头来,此刻他们正是走到一条长街入口,看去行人往来很是热闹,凌春泥轻声道:“就快到了,前面不远就是。”

    沈石点了点头,与她并肩一起向前走去,只是走了几步,他忽然想到什么,却是皱眉道:“我刚才听那位神仙会的陈理说道,那姓江的好像是流云城这里多年的一个土著恶霸,想来他对这城里是十分熟悉,你既然是……前头跟着他,会不会他也知道你的住处,稍候直接找上门来怎么办?”

    凌春泥听到他话语中那一丝关切之意,心底没来由的一阵温暖,看了他一眼,低声道:“前头是我干娘的住处,平日我在城里都是住在另一个地方的,为的就是怕、怕有这种事,所以这地方别人一般不会知道。”

    沈石闻言倒是松了一口气,道:“那就好。”说着正要继续前行,只是此刻目光正好扫过凌春泥,却是忽然一怔,从刚才一路走到这里,他心中翻来覆去想着此事并分心注意周围,提防着会不会有铁虎门的人追赶过来,所以并没有真正认真地去细看凌春泥,直觉里只记得这女子经历了那一番磨难,是一副很凄惨的模样就是了。

    只是此刻这一眼看去,却只见凌春泥隐约又是有些改变,原本脏乱凄惨的模样已经被她自己稍微收拾了一下,包括之前被大乱掉落垂下的秀发,也是归拢整理了一番,虽然看着有些随意,但整个人还是显得干净齐整了许多。

    她嘴角依稀还有些许伤痕,但血迹已经被她拭去,面色苍白里也多了一缕红色,看着气色好了一些,那一份仿佛是天生的柔媚,在她盈盈明眸如水眼波流动间,又是不经意般地洒落出来。

    就像是珍珠蒙尘之后,偶然擦拭间透出的那一缕微光,幽然却动人心魄。

    白皙的脖颈下,原本漂亮的衣服已经有些破口伤痕,但也被她尽量拉的整齐些,而走动之间,那掩饰不住的丰腴雪腻露出了诱人风光,一条幽深峡谷在衣襟下隐约可见,有一种令人口干舌燥的美丽。

    沈石忽然移开了目光,看向前方,缓步走去。在他身后,凌春泥默默地看了他一眼,眼神似有几分迷离朦胧,却又似有什么说不出的幽幽光芒,微微抿了抿嘴,然后也是轻轻地跟了过去。

    这条长街堪堪走到一半的时候,凌春泥在街道边的一处地方停住了脚步,沈石看了一眼周围,只见路边两栋高楼之间,有一条狭小小巷,巷口附近堆了不少垃圾,污水横流,显得很是肮脏。

    他有些奇怪地看了凌春泥一眼,凌春泥则是走到那小巷边上,轻声道:“我干娘的住处就在这小巷里面,这里平日脏乱,几乎从无人来,里面也只有我们一户人家住了一座破屋,所以应该很安全。”

    沈石点了点头,道:“原来是这样,那你去吧。”

    凌春泥往那小巷口里走了两步,忽然又转过身来看着沈石,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是随后欲言又止。

    沈石有些奇怪,道:“怎么了?”

    凌春泥想了片刻,还是带了几分歉意,低声道:“巷子里脏乱不堪,还有难闻臭味,实在不是个好去处,加上里面那屋子也是破烂不堪,我、我就不请公子进去坐了。”

    沈石笑了笑,道:“些许小事,不必记挂,好了,你去罢。”

    凌春泥深深看了他一眼,不知是不是想更深地记住他的容颜,或许今日一别之后,便是再无相见之期么?

    毕竟自己和他从来就不像是同一种人。

    她轻轻对着沈石弯了弯腰,然后默然转身,向着小巷深处快步走去,幽深黑暗的阴影从小巷里弥漫过来,很快淹没了她的身影。

    看着凌春泥的背影消失在幽深曲折的小巷深处,沈石下意识地松了一口气,但是随即心里却又是没来由的一阵莫名惆怅。这心情并不强烈,平平淡淡的或许连失落算不上,也许只是他看到了凌春泥这般美丽的女子,却被风尘所沾染后所有的淡淡感叹吧。

    仔细想一想,沈石居然有些庆幸,哪怕自己也曾经历许多磨难曲折,但是总归是在一个还算安稳的家境里长大,日后更是拜入了凌霄宗这等名门大派,相比起天下间不知多少窘迫困苦、终日为了一点灵晶而奔波劳累的散修,自己真的已经算是幸运了。

    似凌春泥这般的女子,身无长处,想要得到修炼的灵晶,就只能去走这条路了么?

    他一时之间也想不明白,只是心情忽然不是很好,但也说不清是哪里不对,或许人生本就是这般严酷现实么?

    有的人高高在上坐拥一切,有的人生来卑贱拼命挣扎却终究只能破灭成空?

    那自己又算是什么呢?

    他有些沉默地向前走去,满怀心思怔怔出神,却没有注意到前方有两个男人面无表情地走了过来,与他擦肩而过,在走到那个肮脏的小巷口外时,他们的脚步顿了一下,随后一个拐弯,同时走进了那条巷子。

    街道前方,沈石走着走着,忽然像是感到了什么,身子一停转了过来,目光向身后看去,却只见身后那片地方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

    他站在那里,沉默不语,似乎在一丝犹疑中想要回忆什么,却又一无所得,随后带了几分迟疑又向更远处的街道上看了一眼,而在他目光之外的那个小巷口边,肮脏如昔,黑暗遍布。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