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一百二十三章 怒火

戮仙 第一百二十三章 怒火

    第一百二十三章怒火

    凌春泥在小巷里向前走着,虽然周围阴暗还有些肮脏潮湿,但这条看起来污浊的巷子却是她曾经再次生活过很长一段时间的地方,对这里的一切她都十分熟悉,所以并没有什么害怕,相反看到那些熟悉的景象,她反而还有一种莫名的安心。

    然后她又不期然地想到沈石。

    她的嘴角慢慢浮起一层淡淡的笑意,脚步也像是更轻快了些,或许这是在这一天之中,她唯一感到还算高兴的事吧。前方,那一间位于小巷深处破旧的小屋已经出现在她的视线中,周围一片安静,什么动静声响都没有,看起来与平日无异,除了那一扇有几个破洞的木门微微打开了一条不起眼的缝隙,像是虚掩在那儿。

    凌春泥松了一口气,振作了一下精神,脸上重新露出笑意,不管怎样,还是不要让干娘担心才好。她甚至还揉了揉自己的脸颊,想要让自己的神情不是太过僵硬,不过她很快却发现,原来自己此刻的笑容,竟然不是像平常那样装出来的,没有丝毫的生涩僵冷的感觉,就是那样自然而然地微笑着。

    她的脚步微微顿了一下,有些出神,过了片刻后脸颊上却是有一丝淡淡的绯红闪过,然后忽然间她笑着甩了甩头,然后大步向前走去,来到小屋门口,喊了一声道:

    “干娘,我回来啦。”说着,她便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

    “吱呀”一声,破旧的木门发出嘶哑低沉的声音,向房内退开,现出了这间破烂小屋里的黑暗。屋外的光线追随着凌春泥的身影洒落下来,却只能照亮小小不到一半的地方。

    凌春泥微笑着向前走去,口中喊着“干娘”同时眼睛向屋内那张床铺看去,然而就在下一刻,她身子猛然一震,愕然止步,却是看到这屋中一片凌乱,包括那张床铺上也是一片狼藉,零零碎碎的东西被丢得到处都是,就连被子都被扯烂丢在了地上,而原本应该躺在床上的那个枯败病弱的垂死老女人,却已经不见了踪影。

    凌春泥瞬间呆在了原地,脑海中似一片空白,然后她的身子忽然间开始颤抖起来,脸上浮现出了恐惧绝望之色,就连刚刚恢复了一些的娇媚脸上,也重新变得苍白而无血色。

    她忽然尖叫了起来:“干娘,干娘,你在哪?”

    而就在她话音未落的时候,却是从屋外传来了一声带着浓浓嘲讽之意的冷哼之声,然后一个阴沉沉的男人声音传了过来,道:“你叫的是这个老货吗?”

    “啪”的一声,像是有什么东西摔在了地上。

    凌春泥的整个身子都抖了一下,然后一个转身不顾一切地冲出了门,明亮的光线落在她苍白恐惧的脸上,折射出一种病态的美艳。

    肮脏的小巷里,距离小屋不远处的门外,那个铁虎门的掌门江绍源正狞笑着站在那边,而在他脚下则是有一个年老干瘦仿佛已经是皮包骨头般的苍老女人摔在地上,身子微微颤抖着,像是想要挣扎却已经完全没有了力气,只能勉力抬起头,向凌春泥这里看来。

    “干娘!”

    凌春泥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般的叫喊,身子战栗颤抖着向前跑去,然而才跑了两步,她便听到那个丑陋的男人冷哼了一声,道:“站住。”而就在他开口的时刻,同时也提起了一只右脚,直接踩在了老女人的脸上。

    “江黑虎,你做什么?”凌春泥发出了一声惊恐的喊叫。

    而那个丑陋的男人,本名江黑虎得势之后之后特意请博学有才之人改名成江绍源这样一个文绉绉名字的男人,脸上却是掠过了一丝戾气。

    “啪”的一声低沉闷响,毫无反抗之力的苍老女人原本抬起的头颅被直接踏到了地下,枯败的脸颊一侧更是被深深踩到了肮脏的泥水之中,她的身躯颤动着挣扎着,然而就像蝼蚁无法抗衡大树一样,所有的挣扎注定都是徒劳无功。

    凌春泥的脚步立刻停下了,两行泪水从眼中流了出来,她双手捂住了嘴巴,但是哽咽声却无论如何也压抑不住,抽泣着哀求着:

    “别,别这样,江老爷,江掌门,求求你,放过我干娘吧。”

    江黑虎,或者说是江绍源狞笑一声,恶狠狠地盯着凌春泥,目光在她那微微颤抖却依旧难以掩饰的丰腴身材上扫过,嗤笑一声,道:“你很能干嘛,在神仙会那边故意找个小白脸来恶心你江大爷,然后就想拍拍屁股什么事都没了一样走掉?你以为自己不去平日那个院子,老子就找不到你了吗?”

    “我呸!”江黑虎重重地啐了一口,哈哈大笑,如一只饿狼贪婪地看着被捉到的白兔,狞笑道,“老子的铁虎门还有猛兽盟,在这流云城里多少年了,什么事我查不到,就凭你一个臭女人还想跑得了?”

    说着,他脚下似乎又用力了些,刹那间凌春泥的干娘面容扭曲,皮肉之下竟是有骨头发出咯咯的声音,仿佛下一刻就要断裂一般,令人惊心动魄。

    凌春泥流着泪,拼命摇头,站在那边却一动不敢动,生怕自己妄动一步,干娘的头颅就要被当场踩裂压爆。她只能在那边哭泣着哀求着,道:“不是的,不是的,求你放过她,放过她吧。”

    江黑虎咧嘴一笑,神色狞恶,盛气凌人,盯着凌春泥,道:“贱人,过来这里,给我跪下。”

    凌春泥身子一颤,脸上露出羞愤恐惧之色,而就在这时,她那个一直看去衰弱无力的干娘突然也不知是哪儿来的力气,忽然间猛地双手一抓,死死抱住江黑虎的小腿,然后嘶声大叫:

    “跑,快跑啊,春泥!”

    凌春泥嘴唇颤抖,还在犹豫,却又听干娘在那边像是拼了命一般叫着:“跑啊,不管你怎么求他,他也不会放过我们的……”

    凌春泥只觉得泪水在片刻间模糊了自己的眼眶,伴随着一声哭嚎她咬着牙转身就向小巷外头拼命跑去,江黑虎大怒,刚想去追,却不料身下那老女人仿佛就黏在他腿上一样,不顾一切地紧抓着他的腿脚不放。

    江黑虎怒吼一声,翻脚就直接踹了过去,这一下力道沉重毫无留力,只听“砰”的一声,老女人被直接踢飞了起来,苍老的身躯重重地撞到了旁边的墙壁上,然后无力地摔落在污水之中。

    肮脏污秽,卑微如蚁。

    江黑虎看都不看那老女人一眼,转身就要追去,但是才迈开脚步,他的脸上却又重新浮起了胜利的笑容,带着说不出的嘲讽之意。

    小巷那头,刚刚跑去的凌春泥却是又再度一步一步慢慢地退了回来,阴影里,她的身子不停地颤抖着,脸上满是绝望之色。在她前方的小巷通道上,两个身材高大神情凶狠的男人挡住了这里唯一的生路,然后一步步紧逼过来。

    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天地之间,再无立锥之地。

    “跑啊,跑啊,你继续跑啊?”充满了嘲讽的冷笑声从身后响起,凌春泥慢慢转过身来,看到江黑虎满脸狞笑着站在那里,而在下一刻,江黑虎忽然眼角余光瞄了身边一眼,那个老女人居然还没死的模样,依然在污水中挣扎着。

    江黑虎眉头一挑,像是想到了什么,脸上的笑容越发的恶毒与可怖,然后他阴测测地看了凌春泥一眼,冷笑道:“你很爱跑是吧,那就让你看看你想要跑走的代价!”

    说完,他忽然俯身左手直接抓住凌春泥干娘的脖颈,然后向拎小鸡一般直接将她提了起来,而右手却是在腰间一摸,片刻之后,手上多了一般寒光四射的锋锐匕首。

    凌春泥的呼吸在瞬间停住了,几乎是下意识地喊了出来:“别……”

    这声音才喊出一个字,只见那寒光一闪,江黑虎已然反手捅了出去,甚至没有太多的声音,那锋锐的匕首便插进了老女人的右手手臂。

    血花乍现,流淌而出,但那血量却不算丰沛,似乎这衰老的女人连鲜血也即将干涸。

    “啊……”一声凄厉的惨叫,从凌春泥干娘的口中呼嚎而出,凌春泥几乎也是同时惊叫起来,然而江黑虎对这些脆弱的惊喊声似乎无动于衷,他的心肠仿佛是铁石一般,他冷冷地看着凌春泥,脸上的神情令人不寒而栗,狰狞而可怕,就像是一只九幽黄泉里现世的恶鬼。

    “跑啊,你继续跑啊!”

    他狞笑着,拔出匕首,凌春泥哭泣着流泪,看去似乎马上就要崩溃一般,险险就要站不住身子,然而还不等她再说什么,忽然那寒光又起,凌春泥一声惊恐大叫,在她难以置信的绝望的目光里,那匕首又刺进了她干娘的后背。

    鲜血,顺着刀刃流淌出来,弥漫在无力的老人的后背上。

    “不要,不要了,求求你,不要了……”凌春泥的声音都已经嘶哑了下来,看去她仿佛已经彻底绝望,再没有了任何反抗的勇气,只是呆呆站在那儿,泪水不停地流淌着,怔怔地看着已经到了垂死地步的干娘。

    江黑虎哈哈大笑,神色间似乎有说不出的畅快,拿着匕首指了一下凌春泥,喝道:“给老子滚过来,跪下!”

    凌春泥身子颤抖着如行尸走肉一般,木然地向前走去,慢慢地靠近这个可怕如恶鬼一般的丑陋男人,然后在那野兽般的目光里,她苍白着脸,慢慢地跪到了地上。

    江黑虎仰天大笑,而身后那两个铁虎门的男人同样大笑起来,其中一人更是大声笑道:“掌门,这贱人看起来不错,待会你玩腻之后,就赏给我们兄弟也玩两天罢?”

    江黑虎一挥手,满不在乎地道:“一个不要脸的贱人,有什么要紧的,待会老子好好干她一回,就给你们玩去。”

    跪在地上的凌春泥身子又是一颤,但却没有了更多反应,满是泪痕的脸上,似乎已经全是认命的麻木与绝望。

    江黑虎说完,看了跪在自己身前的凌春泥一眼,忽地脸上暴戾之色一闪而过,却是右手猛地一挥,那匕首寒光陡亮,竟是直接掠过老女人的脖子,只听“朴”的一声,这一刀瞬间切开了半个脖子,顿时一片鲜血洒落下来,老女人口中发出一声嘶哑的呜咽声,随即垂头倒毙。

    这一刀突如其来,连那两个男人都没想到,脸上也是愕然了一下,而凌春泥似乎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直到干娘的鲜血洒落到她的脸上身上,她才猛然惊醒一般,像是无法置信地看着干娘无力掉落下来的尸体,口中呃呃发出不知是什么话语的嘶哑声音。

    然后她忽然间像是疯了一样,冲了过去,口中尖叫着,不顾一切地想要和江黑虎拼命,但是江黑虎只是冷笑一声,直接一掌打在她的脸上,顿时便将她踉踉跄跄地打倒在地,无力地萎顿在那里。

    江黑虎狞恶一笑,丢掉匕首,大步走了过来,边走边扯衣裤,笑道:“你们两个给老子放风,看我怎么干这贱人?”

    那两个男人也是见惯了龌蹉事,在最开始惊讶之后也是恢复如常,闻言都是笑道:“掌门你快点……”

    小巷里阴晦的黑暗,仿佛在这时已经浓到了极处,那个丑恶的男人狂笑着,走过来仿佛肆无忌惮,用力一扯凌春泥的衣服,“撕拉”一声衣帛撕开,露出了她白皙丰腴的胸膛,而在木然的凌春泥眼前,世界再也没有了一丝光亮。

    突然,在那最深的黑暗里,有一记火光陡然出现,呼啸而来,在半空中刺破平静发出刺耳的锐啸声,如狂怒的咆哮,直接轰在了其中一个铁虎门男人的身上。

    巨大的冲力瞬间将这个男人撞飞了出去,“砰”的一声摔倒在旁边地上,半晌没回过气来。江黑虎与另一个铁虎门弟子都是愕然转头看去,只见在那小巷前方,猛然现出了一个身影。

    沈石。

    他面沉如水,看着这小巷里血淋淋而又肮脏无比的一幕,仿佛人世间所有的丑恶都聚集于此。那像是从血液深处发出的一声怒吼,点燃了所有的愤怒与鲜血。

    他对着前方低吼一声,大步冲上。

    金色的光芒瞬间从他身躯里爆射而出!

    阴暗的小巷里黑暗刹那消散,金色的龙纹纵横而起,龙吟之声似从冥冥深处呼啸而过。

    金色的光芒轰然而下,聚集在他身子周围,如此灿烂如此耀眼,仿佛要灼伤所有的一切,又像是狂野凶狠的火焰,要烧尽这无尽黑暗。

    熊熊燃烧,那似火焰般的金光,遮天蔽日,簇拥着他愤怒狂野的身影,在这一瞬间,淹没了整个黑暗的小巷。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