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一百二十五章 灭口

戮仙 第一百二十五章 灭口

    第一百二十五章灭口

    巨大的雷柱如煌煌天威,瞬间吞没了江黑虎的身影,疯狂扭曲的银色电流里,只听到一声嘶哑疯狂的惨叫声后,瞬间便一切寂灭,再没有了任何消息。

    沈石一个踉跄,眼前黑了一下险些跌倒在地,但终于还是勉强站住了,只是虽然如此,他只觉得体内灵力此刻消耗一空,非但是丹田内的灵力,便是自己眉心窍穴里的那团神秘灵力,也在“龙纹金甲”这门神秘却强大之极的道法神通下被迅速耗尽。

    这时的沈石,身上似乎所有的气力都已经不翼而飞,全身都处于一种极度酸痛疲惫的状态,不过他还是强撑着盯着前方那巨大的电柱,而在片刻之后,小巷中那耀眼刺目的光影缓缓安静下来,雷电的光亮褪去,只剩下了原地还站着的一个人影。

    一个全身漆黑、尤其是头部那里直接被雷柱击中的部位更是已然在雷霆之威中轰然而碎,几乎不成人形,片刻之后,这个不久之前还凶恶无比的江黑虎便颓然倒下,就此死去。

    沈石终于完全松了一口气,一直绷紧的身子才松弛了一下,顿时又是一阵摇晃,这一次涌上的疲惫无力感却更是厉害,连站稳都十分艰难。沈石一面暗自心惊,一面也是咋舌于龙纹金甲这诡异的神通对灵力的消耗竟然如此之巨,只是他身体实在过于无力,眼看着歪向一旁就要摔倒在地。

    忽然一个身影冲了过来,一把扶住了他的身子,肌肤触及处温软滑腻,隐隐幽香,沈石转头看了一眼,却是凌春泥不知何时跑了过来,在他即将摔倒的时候扶住了他。

    她的脸上兀自还有泪痕,脸色依旧苍白,但双眼之中却已经不再全是那空洞而麻木的神色,哪怕还有几分悲伤,还有几分痛楚,但抱着看着沈石的时候,她眼里都是深深的关切与担忧。

    “你、你没事罢……”她的声音听起来有几分颤抖,沈石甚至能感觉到她扶住自己身子的手臂上下意识地用上了全力,将自己抓得紧紧的。

    沈石笑了笑,虽然笑容间有些勉强还有些掩饰不了的疲惫,但还是轻轻点了点头,道:“还好,没事的。”

    泪光里,哽咽中,凌春泥轻轻点了点头,两行泪水滑落下来,却是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沈石却是还有几分清醒理智,深吸了一口气后,道:“快走,这里不可久留。”

    凌春泥怔了一下,随即也是醒悟过来,只是转头看了一眼横尸小巷地上不远处的干娘尸体,心头一痛,眼前又是一阵模糊。但就在这时,她忽然发现自己臂弯间沈石的身子似乎突然沉重了些,凌春泥陡然一惊,却见沈石面色苍白之极,像是连站立着都有些吃力,只得把身子向她这里靠了过来。

    凌春泥咬了咬牙,在心里对干娘低声念了一句,便狠狠心扶着沈石要转身离开,谁知这一下沈石却没有立刻走动的意思,而是低声道:“衣服。”

    凌春泥一怔,一时还没反应过来,但片刻后见沈石目光转向旁边并不看向自己,同时一阵微风吹过,她却是感到胸前肌肤上一阵凉意。

    凌春泥登时反应过来,刚才自己情急过来扶住沈石,却忘了之前自己的衣裳已经被江黑虎那恶人撕破大半,如今丰腴白腻的胸口都裸露出大半来,在这小巷里像是散发出惊心动魄的柔软白色。

    她的脸颊腾的一下红了起来,随后也明白了沈石为何不走,像自己这般衣裳不整,确实也无法走出小巷到那外头的大街上。所以她先是扶着沈石走了两步靠在旁边一堵墙上,然后一声不吭同时双手捂在胸口,遮住那丰腴柔软的峰峦肌肤,快步低头跑进了那间破屋里。

    几声低沉的声音响起,似乎是她在翻找些什么,过了片刻,木门吱呀一声再度打开,凌春泥身上已经披上了一件普通衣裙,快步走了出来。

    她几步跑到沈石的身旁,也没抬眼去看他,只是抿着嘴一言不发地搀住他的一只臂膀,用力支撑着沈石疲倦脱力的身子,然后向小巷外头走去。

    这条不久之前还是肮脏幽暗的小巷,此刻地上却已经多了三具死状凄惨的尸体,鲜血横流四处溅洒,墙上地上随处可见,形成了一副令人触目惊心的情景。而当殷红的鲜血流到地上,又被地上的污水染黑,不久前还趾高气扬的人变成了死狗一般毫无声息地躺在肮脏的角落,让人又觉得分外的凄厉与可怖。

    凌春泥的头上一缕秀发,此刻又是垂落下来,挂在眼帘之前,但她此刻双手都是紧紧抱着沈石的手臂支撑着他的重量,平日十分看重爱惜自己容貌风仪的女子,此刻却是根本没有半点整理的意思,只是默默地扶住他,一男一女,一步一步地向小巷外头走去。

    沈石觉得自己体内的疲乏之意似乎如潮水一般,一阵强过一阵,就连眼前看着的东西都开始有些模糊起来,这门龙纹金甲的道法神通后遗症似乎比他之前所想到的还要更加严重,甚至让他有一种恨不得就此躺下直接昏睡过去的渴望。

    而跟在他脚边的小黑此刻也像是感觉到了什么,抬起头来看着沈石,带着几分不安,低声哼哼叫了两声。

    沈石急速喘息了两下,忽然猛地一咬牙,强自振作精神,低声道:“快走,我可能撑不了多久了。”

    凌春泥花容失色,眼中掠过惊恐之意,更不迟疑,紧紧扶着他就往前走去,只是当他们才走出七八步远的时候,突然,在这个小巷子前方一处角落里,却是猛然传来一声带着痛苦的呻吟声。

    沈石与凌春泥同时吃了一惊,回头看去,却见那角落里墙边下,居然还有一个铁虎门弟子躺在那边,看着似乎还是昏迷不醒,但身子却是无意识地动了一下。

    那正是一开始沈石直接打飞的那人,与他的同门包括江黑虎相比,这个铁虎门弟子反而躲过了沈石威力最盛的锋头,在这里苟延残喘到现在。

    凌春泥本来也是吓了一跳脸色苍白,但随即发现那男人并未清醒,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赶忙扶住沈石就要继续往前走。谁知沈石的身子挣扎了一下,却是停住了脚步。

    凌春泥不解地抬头向他看去,只见沈石向那昏迷的铁虎门弟子看了一眼,脸上神情有过几分犹豫,但还是很快平静了下来,转头看向凌春泥那一双水盈盈的眼睛,沉声道:“不留活口。”

    凌春泥的身子微微一颤,在沈石的目光下似乎有些恐惧之意,沈石并没有多说什么也没有呵斥之意,只是沉默地看着她。凌春泥的嘴角微微抽动了一下,脸色苍白着,但终于还是咬紧了牙关,看着沈石,重重地点了点头。

    她让沈石靠着旁边的墙壁,然后转身向后头再度走去,身上已经披了一件衣裳,但她却似乎又觉得有些寒意,情不自禁地抱紧了身子。

    几具尸体横倒在地上,死状凄厉,而在江黑虎的尸体不远处地上,丢着一把寒光四射的锋利匕首。凌春泥慢慢地走了过来,没有多看旁边的尸首一眼,而是伸出略微有些颤抖的手,抓起了那柄匕首。

    起身,回转,走去。

    一个沉默的手持匕首的弱小女子,在这条黑暗肮脏的小巷里,看去如此的诡异,又似另有一种诡谲的美丽。

    只是她应该是过往很少沾染过血腥的女子,所以提着匕首的手掌不知是因为用力太过又或是心里紧张,一直都在微微颤抖着。锋利的刀刃上隐约还有血痕,她向上面看了一眼,想起那或许便是从干娘的脖子中流出来的鲜血。

    她的脸色又白了几分。

    然后她发现自己已经走到了昏倒在墙角的那个铁虎门弟子的身旁。

    沈石站在一旁,靠着墙壁,沉默地看着那个女人,一言不发。

    她低头像是发呆了一会,手里的匕首抖个不停,然后忽然尖叫了一声,猛地蹲下,然后双手齐握刀柄,寒光一闪,倒映出她带着几分哭意恐惧痛苦的脸庞,狠狠刺下。

    “噗”的一声闷响,刀刃直入后背,插进了那人的血肉肌肤之中,虽在昏迷之中,但那个男人仍是痛哼一声,身子一抖竟然像是要醒来翻转,凌春泥悚然一惊,眼中畏怯之色闪过又消失,猛然间一声大叫,口中低声叫着:“让你害我,让你害我干娘,杀了你,杀了你,杀了你……”

    如咒语一般的自言自语中,她像是瞬间疯魔,瞪着眼睛带了几分疯狂,一下子拔出匕首又再度刺下,随即又是一次,一刀一刀又一刀,皮开肉绽,血肉翻裂,她尖叫着呼喊着拼命地戳着,鲜血瞬间喷洒出来,溅了她一身都是。

    那个铁虎门弟子的身子痛苦地扭动着,然后很快僵硬不动,而凌春泥似乎已然发狂一般,居然还没有停手的迹象,依然在拼命用匕首刺着那人,直到身后忽然传来沈石的声音,道:“够了,他死了。”

    凌春泥血淋淋的双手握着匕首正在半空之中准备再度插下,瞬间僵住,然后便看见她双手一软,匕首哐当一声掉落在地在地上,溅起了几点血花。

    凌春泥带了几分茫然,看了一眼眼前那个血肉模糊被自己杀死的尸体,又看了一眼自己身上那片鲜血,然后慢慢地转头向沈石看去,两人的目光在半空中相遇,彼此凝视了好一会儿,一直都没人开口说话。

    过了片刻,她的声音仿佛那般地脆弱,低声幽幽仿佛就像是身在九幽黄泉地府里一般,轻声道:“行了吗?”

    沈石默默地点了点头。

    “哇”的一声,却是凌春泥终于忍耐不住,面如白纸地冲到旁边角落里,干呕不止。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