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一百二十六章 握手

戮仙 第一百二十六章 握手

    第一百二十六章握手

    凌春泥半跪在地上干呕了半晌,这才渐渐缓了过来,只是看去脸上已经没什么血色,白的有些吓人。她茫然发呆了一下,突然又想起什么,连忙回头看了一眼,只见沈石从刚才开始就一直靠着墙壁,看去有些虚弱地站着,脸色很是难看,似乎下一刻就要倒下来的样子。

    凌春泥吃了一惊,连忙站起,刚走出一步又看见自己身上大片的血迹,眉头皱了一下,随即快步再度跑回那间破屋,迅速地又换了一身衣服,不然如此满身血迹的走出去,只怕一时半会便被人知晓这里发生了什么。

    等她第二次出门快步走到沈石身旁的时候,身上那套沾染了血迹的衣服已经换了,便是脸上也稍微整理了一下,虽然发鬓仍有几分凌乱,但最重要的血迹已经抹掉,看去勉强算是可以出去见人了。

    沈石目视着这个突然变得沉默无言的女子,快步地走到自己身边,然后一言不发地搀扶住他的手臂,两个人相互依靠着,就向小巷外头走去,身后只留下了一片狼藉与凄厉血污的惨景。

    没过多久,他们两人便出了这条小巷,当明亮的光线落在他们身上的时候,热闹的大街上人来人往,似乎并没有谁注意到他们两个人。

    凌春泥咬着牙,支撑着沈石的身子低头向旁边走去,沈石只觉得眼皮子越来越重,困意一阵阵地上涌,感觉有些支撑不住的样子,迫不得已低声道:“快找个僻静无人可以休息的地方。”

    凌春泥抬头看了他一眼,只见沈石的脸色难看得吓人,不禁也吓了一跳,慌乱之下,举目四望,她在这偌大的流云城中本来也只是一个如蝼蚁般的卑微小人物,挣扎求生而已,唯一能算是家的就是那条巷子里干娘的小破屋而已,至于外头暂居的房子,不过也是别人替她租下的,如今自然也是不可能再去了。

    正急切处,她忽然看到前方大街路旁有一家门面十分气派的客栈,招牌上写着四个大字:安山客栈。

    凌春泥深吸了一口气,咬咬牙当机立断,便扶着沈石向那客栈走去,沈石有些疲惫地抬头向那边看了一眼,眼底掠过一丝犹豫,但最后还是没说什么。

    两人进了客栈,一旁早有人迎了上来,只是沈石与凌春泥这两个人此刻的模样颇有几分异常,那边过来接待的掌柜一边嘴里说着客套话,一边则是不停地用目光打量着他们。

    凌春泥开口道:“我们要住店,开一间干净的房。”随后看着那掌柜虽然一边点头答应但眼中却似乎还有几分疑惑之色,凌春泥迟疑片刻,低声道,“我……相公他出城采药,路遇妖兽激战,受了点伤,需要静养。”

    那掌柜“哦”了一声,脸色顿时平缓下来,这流云城乃是修真大城,修士云集,每日里来来往往的修士不知凡几,似这般在野外受伤回城休养的事也不少见,当下疑心尽去,便安排了在客栈二楼的一间屋子并吩咐底下的伙计带凌春泥与沈石过去。

    到了楼上,伙计将他们带到之后,很快便告辞退下,凌春泥才一关上房门,便听到身后咯噔一声,却是沈石已是支撑不住直接摔倒在地。

    凌春泥大吃一惊,以为他出了什么事,一时间花容失色,连忙跑过去扶他,但见沈石双眼紧闭,却是一时间已是人事不知。凌春泥心下更是惶急,连忙查看沈石身上,但遍查他的身躯,却似乎没有什么特别严重的伤处,而再回看沈石,凌春泥发觉这男子虽然昏厥,但呼吸上还算平静和缓,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危急的模样。

    凌春泥心下稍安,长出了一口气,不过沈石此刻倒在地上当然也是不行,她看了一眼屋中情况,见屋内靠墙放着一张床铺,一扇窗扉开在不远处,她便弯下腰,有些吃力地去扶着沈石身子,将他慢慢往床铺那边挪去。

    说起来凌春泥也算是个修士,只是她这样一个散修境界很低,如今不过只是炼气境,而且所修炼的法诀也很奇怪,是一门从半张《梦昙图》上领悟出来的怪异功法。这种功法包括梦昙图都是她干娘多年前无意得到的,日后也就传给了她。

    只是这无名的功法,凌春泥私下自己叫它梦昙诀,确实是十分诡异,修炼之后并没有像绝大多数修炼法诀那样会锤炼增强修士的肉身,功效或许有一点,但很不明显,最为显著的用处却是让修炼过后的女子容貌身材渐渐妖媚美丽,有一股天然媚惑的诡异感觉。

    但是在一开始修炼时她们母女两人都没发现什么异常,本来也只以为这不过是大千世界里无数千奇百怪的修行功法中的一种,正好女子爱美,加上她们本也没什么机缘境遇,不过都是凡人而已,所以也就继续练了下去。

    然而数年之后,凌春泥的干娘身上却突然出现了异状,原本柔媚美丽的一个女子在短短一段时日内迅速地被吸干了所有生气,变成了一个如骷髅般的苍老女人。她们这才醒悟这门法诀也许是一门极其邪恶诡异的功法,那种能让容貌变美的功效竟是以透支日后的生气为代价的。

    这般情形下凌春泥自然不敢再继续修炼,毕竟干娘的前车之鉴就摆在那里,然而不知为何,哪怕她已经停下修行,但自己的身子容颜却仍是日复一日的娇媚美艳下来,不过除此之外,她的身子并没有像大多数修士那样获得太过强大的力量。

    这也是她面对强大一些的修士便几乎毫无抵抗之力的缘由,因为事实上她本身的力量几乎与凡人无异,所以此刻哪怕她去搬动沈石的身躯,都会觉得有些吃力。

    不过到了最后,她还是咬紧牙关,一点点地将沈石挪到了床上,随后已经是满头大汗的她喘息片刻,先是掀开被子为沈石盖好,又出去打了一盆清水,用毛巾沾湿拧干了,坐到床边,为沈石轻轻擦拭了起来。

    那张年轻的男子脸庞,安静地呼吸着,曾经沾染的血迹污秽,都被凌春泥一一清净。

    她小心而仔细地擦拭着,目光渐渐变得柔和,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屋外的世界似乎已经被远远隔开,只剩下了她一个人,还有眼前的这个安静沉睡着的男子。

    天光流动,喧嚣起伏,看着那日头高起,看着那光影移动,从清晨到日暮,从傍晚到夜深,有星有月有微风,拂动了谁的发梢,掠过了谁的眉间?

    似一场梦。

    沉醉却不愿醒。

    所以睁大了眼睛,一直凝望。

    所以忍不住握你的手。

    有淡淡温暖。

    一夜微寒,谁又在乎?

    直到天亮,温柔犹在。

    ※※※

    当清晨的晨光透过窗扉落在吊起的罗帐下方,沈石的脸庞上时,他的身子微微动了一下,像是做了一个悠长平静的梦,缓缓醒来,睁开双眼。

    “啊,你醒了?”一个温柔而带着几分喜悦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沈石转头看去,望见凌春泥坐在床沿边上,望着自己,眼中满是欢喜之色。

    他笑了笑,想起了那条巷子那一场战斗和那一间客栈,看了看周围,沈石很快确认这应该就是那家客栈的一处房间。他松了口气,支撑着手臂想要坐起来,同时口中问道:“我这是睡了多久……嗯?”

    话说到一半,他忽然怔了一下,发现自己的右手却是与凌春泥一只绵柔白腻的手掌握在一起,凌春泥也是吓了一跳,像是这才发现一般,突然间脸颊红了起来,赶忙一下子把手抽了回去,然后低头轻声道:

    “你已经昏迷……呃,是睡了一天一夜了。”

    沈石吃了一惊,倒是没想到自己疲惫之后竟然会昏睡如此之久,沉吟片刻之后,他很快注意到了凌春泥脸色的少许倦色,愕然道:“你这是一宿没睡吗?”

    凌春泥笑了笑,摇了摇头,道:“没事,我不困的。”

    沈石默然,又看了看自己身上,发现被褥之下自己的外衣已经脱下,正整齐地放在一旁衣架上,而几件随身物品包括腰上的如意袋,都没有动过的痕迹。身上因为那场战斗本该有一些污秽血迹的地方,这时也都是干干净净十分清爽,显然都是凌春泥在他昏睡过去的时候,细心照顾所致。

    沈石记忆之中,哪怕是在昔年年少时候,似乎也不曾有过这样的经历,心底隐隐有些怪异的感觉,转过头对着凌春泥犹豫了片刻,道:“多谢你了。”

    凌春泥摇了摇头,道:“没什么,真要道谢的话,你昨日救了我,我怎样回报你都不为过。”

    说着,凌春泥扶着沈石坐了起来,又低声带了几分关切之意,道:“你没事了吗?”

    沈石微闭双眼自行检视,很快发现自己肉身外伤上几乎无碍,最大的问题还是体内灵力消耗过巨,不过经过一晚沉睡,无论是眉心窍穴处还是腹下丹田气海里的灵力,都已经恢复了两三成,身上也算是缓了过来。

    不过虽然如此,他体内那股酸痛之意仍是隐约存在,他沉吟片刻之后,对凌春泥道:“我需要打坐调息一会,中间若没有什么大事,你先不要打扰我,可好?”

    凌春泥立刻点了点头,道:“好的,你只管去做吧,不用管我。”

    沈石颔首,随后略微思索之后,却是从如意袋中取出一颗灵晶握在手上,然后闭上双目,开始缓缓调息运气,同时尝试着引灵入体。

    他如今的境界已是到了凝元境,与当初刚开始修炼的炼气境自然是有天壤之别,不消片刻工夫便感觉到了灵晶中的灵力,然后一股股温和的灵力便沿着手臂气脉经络,缓缓进入他的体内。

    灵力所过之处,经脉似乎很快收到了温养一般,那股隐约的酸痛感觉很快消散,沈石心中暗自思索,并回忆起昨日那一战前后诸般细节。这一战之后龙纹金甲带给他的后遗症实在有些出乎意料之外的大,过往他偶尔也曾运用过几次,包括去高陵山中为了救小黑与山熊堂那三个修士对上的那一场,但是后果都没有昨日这一次这般严重。

    思来想去,沈石却仍是没有找到什么确切清晰的缘由,最后只能根据前后发生的情况,猜测或许是江黑虎在战斗中祭出的那一件小斧法器有所关系,当那小斧劈到自己身上而沈石选择硬扛后,龙纹金甲明显光芒大暗,也就是从那时开始,自己的灵力消耗瞬间大涨,很快便到了近乎油尽灯枯的地步。

    莫非是那一柄小斧法器有什么古怪么?

    沈石心中暗自揣测着,同时也静心运气调养,有了冥想的功效加上同时有灵晶内的灵力补充,他体内的灵力恢复速度顿时加快了许多,身上的情况也在迅速好转,到了最后,沈石自己也很快沉浸到修炼之中去了。

    这一阵修炼不知不觉便过了很久,当沈石忽然感觉手掌间的灵力已经枯竭再无灵力入体时,这才惊醒过来,缓缓吐气,睁开了眼睛。

    房间里一片寂静,只是光线似乎又暗了下来,似乎这一天又在不知不觉中悄然而过。沈石微微低头,便看到了凌春泥。

    那个美丽而柔媚的女子,依然还在他身旁的床边,或许是因为太过疲倦,她的头轻轻靠在床沿已是安然入睡。眼眸闭着,秀气而修长的睫毛偶然会轻轻动了一下,仿佛是在梦中望见了什么,又或许这里竟是让她安心的地方,所以她的嘴角在睡梦中竟然隐隐透着一丝安慰。

    她的一只手垂在身侧,另一只手却是放在床上,许是睡梦之中无意的动作,不知何时开始,她的手掌却是轻轻搭在了他的手边,纤细的手指白皙的肌肤,仿佛传来阵阵淡淡的温柔。

    就像是一份眷恋不舍的温暖,让她在梦里也想握紧。

    就那样,轻轻地抓着他的手掌。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