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一百二十七章 辞别

戮仙 第一百二十七章 辞别

    第一百二十七章辞别

    沈石默默地看着正在沉睡的凌春泥,或许是之前几番折磨刺激,来到客栈后又是不眠不休硬撑着照看沈石,这个看去柔媚的女子已是到了心力交瘁的地步,终于是在等待中不知不觉地睡去。

    修长白皙的手腕,轻轻搁在他的腿边,细腻肌肤温润滑腻,传来淡淡的温柔暖意。秀发披在肩头,让容颜有几分慵懒的娇媚,微光里,她就像一朵安静幽然的昙花,静静地与他相伴。

    沈石看了她一会,忽然眼角余光望见凌春泥脖颈之下,因为趴在床沿沉睡着,加上昨日是匆忙披上的一件外衣,不算是太合身,是以在这酣睡时候,不知不觉她的衣襟竟有几分散开,几缕黑发垂落之际,露出了一抹丰腴雪白的深谷,带着几分令人口干舌燥、惊心动魄般的美丽。

    沈石呆了一下,立刻移开了目光,之前在他与凌春泥这个女子的数次来往中,类似的场面也遇过几次,但多数时候都有其他事情分心,他也从未有过其他心思。只是不知为何,这一日这一眼望去,那一抹丰腴白腻倒映在他眼里,却是格外的刺眼,甚至让他有些莫名的烦躁感觉。

    下意识中,他想要从凌春泥的手间抽回自己的手掌,只是无意下力气稍大,抽回的动作也随即大了些,凌春泥的身子微微一颤,却是感觉到了什么,醒了过来。

    她像是带了几分疲惫,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但随即便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抬头就向沈石看去。两人的目光在半空中对视一眼,凌春泥怔了一下,随即露出几分惊喜之色,道:“啊,你好了么?”

    沈石迟疑了一下,随即点了点头,道:“还不能说是完全恢复了,但大体是没什么事了。”

    凌春泥听了之后,明显是松了一口气的样子,用手轻拍自己胸口,呼气道:“那就好,那就好,昨天你昏睡了那么长时间,真是把我吓到了。”

    沈石的目光却是不由自主地随着她的白皙小手起落,情不自禁地又往那边看了一眼,随即一皱眉心里暗自骂了自己一句,然后抬脚下床。

    凌春泥在旁边赶忙让开,同时用手捋了捋垂落下来的秀发,只是手臂晃动间,她忽然发现自己身上的衣裳有些不整,露出了些许春光。她怔了一下,偷偷看了沈石一眼,却见那男子正走到一旁桌边,好像并没有回头看她这里的意思。

    凌春泥脸颊微红,不知为何,以往对这些事并不算是太在意的她,今天在这个男子面前却意外的有了几分羞耻之感,她默不作声地迅速用手掩好衣襟,这才觉得身上顺畅了些。

    就在这时,凌春泥忽然听到沈石在前方道:“凌姑娘,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凌春泥怔了一下,眼中先是一阵茫然,随后微微低下了头,过了半晌才轻声道:“我也不知道。”

    沈石皱了皱眉,转过身来向她看了一眼,心里也有些踌躇,之前无论是在神仙会会所还是在那条肮脏的小巷里,他出手相救凌春泥都是凭着自己心意,或者说是一时义愤,并不是跟那江黑虎有什么深仇大恨,与凌春泥也没有什么深厚交情。只是眼下事情到了这一步,人倒是救下来了,但后面接下来怎么办,他心里却也是一时想不出什么法子来。

    凌春泥抬眼向沈石看了一眼,面上有一丝细不可察的黯然掠过,但随即面色便沉静下来,走上前轻轻施了一礼,道:“蒙公子救命大恩,春泥没齿难忘,只是小女子孤苦伶仃,也没什么可以报答公子的,日后若有机缘,公子但有吩咐,我一定竭心尽力,以报今日恩德。”

    说到这里,她的声音微微顿了一下,随后又低声道:“眼下公子身子已经好了,春泥不详卑微之人,就不再打扰了,就此拜别,公子多多珍重。”

    沈石一怔,却是没想到凌春泥突然间便开口要走,下意识地想说些什么,只是看着凌春泥说完转身向门口走去的时候,他话到嘴边却是欲言又止,本以为自己应该说些什么,可是又觉得就算留下她又能怎样?

    彼此两人,本来就是完全不同的人,或许,当初本就不该相识相见才对的吧?

    所以到了最后,他嘴唇微动着,迟疑着,却终究还是什么都没说出口。

    凌春泥安安静静地走到门口,打开房门走了出去,然后细心地返身关上屋门,当那个男人的身影在越来越小的门缝里渐渐在眼前消失的时候,当那扇门终于关上的时候。

    她站在门外。

    凝望半晌。

    一滴泪珠从脸颊滑落,悄然坠地。

    然后,她转身离去。

    ※※※

    屋中,沈石默然地看着那一扇已经关闭的房门,许久没有言语,哪怕他在不久之前心里还有几分苦恼于该如何安置凌春泥,但看着那个柔媚的女子却是出乎意料之外的坚强平静离去的时候,他心中忽然又有几分失落之意。

    这种有些矛盾而莫名的情绪,是他过往修道生涯中从来不曾有过的心绪,不知为何,他独自一人站在这屋里,哪怕周围一片寂静,但他的心情却始终无法平静下来。

    沈石有些烦躁地在屋里来回走了几步,片刻后意外看到了在这屋子里的一角,小黑正是趴在那边的地上呼呼大睡,也不知它是什么时候跟进来的,昨日沈石过于疲惫近乎强撑,一时都没顾得上它,但小黑看来早已是通了灵性,自然而然地便跟了过来。

    沈石叹了口气,走过去在小黑身前蹲了下来,用手轻轻摸了摸小黑柔软顺滑的脑后皮毛,小黑并没有醒来,但在睡梦里好像还是感觉到了什么,本能一般用头蹭了蹭沈石的手掌,然后翻了个身,继续呼呼大睡。

    沈石也没管它,目光有些游离不定,带着些许迷惘,只是怔怔地看着这间屋子,片刻之后,只听他的声音轻声道:

    “小黑,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

    这间客房在客栈的二楼,凌春泥从楼上下来走出客栈,眼前便是那条熟悉热闹的大街。看着街上人来人往拥挤的人流,凌春泥忽然间一阵茫然,天地之大,她却似乎已经不知道自己还能去往何方?

    茫然走到街头,左顾右盼,凌春泥怔了片刻,却是转过身子,神色间带了几分犹豫,但仍然还是顺着昨日过来的方向,在几许忐忑几许迟疑中,轻轻迈步走了过去。

    往那边沿着长街走上一段路,便是那条肮脏幽暗的小巷。

    前两日那血淋淋凄厉的一幕景象,至今仍不时在她眼前回荡,可是无论那边如何可怕,凌春泥却还是慢慢地向那边走了过去,因为她想到了一件事,干娘的遗体,仍然还躺在那边肮脏的地上。

    那个女人苍老、孤苦、干瘦如骷髅,但她却是养育凌春泥长大的人,是她在这艰难残酷的世上唯一的亲人,从她懂事以来很久很久时间里,干娘都是她唯一能感到温暖的人,或许,现在……还有另一个人吗?

    她的神情间忽然多了几分温柔,目光微微迷离,像是回忆起了心底深处那一缕温暖,那个挡在自己前方的身影,还有那一只温暖的手掌,一旦握紧,却是怎样的割舍不下?

    陪了他看着他,一天一夜,

    忽然又后悔,竟不曾多看一眼。

    如果多了那一眼,

    会不会心头的温暖,就多一分?

    她轻轻抬起自己的手臂,环抱在胸前,好像这样就可以留住温暖,然后抬起头,忍住了想要回头的心情,继续向前走去。

    这一生,这条路,又有几人可回头?

    长街漫漫,悄然走过,凌春泥不知不觉间已经走到那条小巷附近。她停下脚步,有些犹豫,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回到那里。站在路旁,她望着那个寂静巷口正踌躇时,忽然身子一震,却是看到从那巷子深处,竟是走出了一行人。

    凌春泥吃了一惊,平日这小巷里根本无人来此,此刻陡然现出这么多身影,她心头一片惶然,下意识地向旁边一躲,却是藏在一处路边石柱之后,然后等了,发现前头并没有人注意到这里,这才小心翼翼地探头出去,远远观望那里的情况。

    小巷入口处,那一行人已经差不多都走了出来,看过去差不多都是身强力壮的男子,几乎都是修士,身上的衣服服饰分为两种,一种纹有大熊,一种纹有凶狗。

    凌春泥脸色顿时苍白了下来,对于江黑虎以及此人背后的势力,她当然也是略知一二,江黑虎的铁虎门本身就是猛兽盟五门之一,而眼前这两批人中,很明显的也是分属于猛兽盟里的两个门派,山熊堂和赤狗门。

    而随着这些男子次第走出,远远看去一众人的脸上神情都不好看,为首的几个人更是眉头紧锁,其中有一个看去脾气暴躁的大汉甚至已经在旁边骂了几句出来,看着很是愤怒。

    而在人群最后,却是有几个人分别抬着四件用布匹包裹起来长条形状的东西走了出来,看着那包裹轮廓,里面竟然隐隐的都似人形。

    周围长街上众多的过往行人很快也有许多注意到了这边,一时间很多视线也扫了过来,而隐藏在路边石柱后头的凌春泥,却是一颗心猛地提到了嗓子眼边,像是猜到了什么,脸色苍白,双眼死死地盯着那四件布匹包裹。

    忽然,那个前头怒骂出声看去脾气暴躁的壮汉猛然走了过来,旁边有人拉扯了他一下,像是想劝几句,却被他挥手推开,然后大步走到最后边那见包裹处,恨恨地瞪了那包裹一眼,猛地一声怒吼,却是抬起一脚直接踢了过去。

    那抬着包裹的是一个赤狗门弟子,见状吓了一跳,直接把手上包裹一丢向后跳了出去,而劲风呼啸声中,只听“砰”的一声,那壮汉一脚直接踢在了那包裹上,顿时将包裹重重踢了出去,直撞在路边墙上然后掉了下来,滚了两滚,却是露出了一只瘦小干瘪血肉枯败的女人手臂。

    凌春泥的呼吸瞬间停滞,脑海中陡然一片空白,像是有一个嗡嗡的声音在心里狂喊了一声,然后她什么事都忘记了,那一刹那她仿佛只记得多年之前抚育自己长大的那个温柔可亲的女子,那个给了自己在这艰难世上唯一温暖的女子。

    两行泪水流淌而下,她不顾一切地向外冲出,张开口眼看就要一声凄厉的哭喊,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在她身旁突然横过来一只强健有力的胳膊,一下子勒住了她的脖颈,将她的声音硬生生压了回去,然后另一只手掌捂住了她的嘴,一只手抱紧了她的身子,将她重新拖了回来。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