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一百二十九章 思念

戮仙 第一百二十九章 思念

    第一百二十九章思念

    清晨几分微凉,枝头青芽悄放。

    红尘徘徊几番,被间温暖依然。

    点点幽香,绕在身旁,冰肌玉肤,红/颊依偎胸膛。

    秀发鬓边,温柔脸庞。

    晨辉从窗口洒落,照见床边罗帐,凌春泥慵懒侧卧,安然沉睡,秀发几分凌乱,落在眉间脸畔,柔媚无限。在她头颈之下,横伸一条手臂,沈石躺在她的身后,拥她入怀,呼吸平缓,同样也在沉睡之中。

    房间一片寂静,突然一阵微响,角落里一只小黑猪打着哈欠站起身来,伸了个大大的懒腰,随后脑袋微微一转,也不见它有其他动作,忽然有一根灵草出现在它嘴边,小黑一口咬住,心满意足地嚼了两下,走了过来。

    它口中叼着灵草,走到屋子中央,习惯性地回头向床铺那边看去,口中低哼叫道:

    “哄哼哼、哼哼哼……唔?”

    小黑猪躯一震,看起来明显吃了一惊,吓了一跳,只见床上罗帐之间,却是有两个人躺在那里,它下意识地张大了嘴巴,一时间甚至都顾不上嘴里的灵草从口中掉了出来。

    或许是那一阵动静惊动了床上的人,凌春泥眼睑睫毛轻动几下,随后慢慢睁开了眼睛。

    窗扉晨光照下,已是新的一天。

    她静静地看了那窗外片刻,身子微动似乎想要起身,可是忽然间微微皱眉,似有几分寒意,忍不住又轻轻缩回被窝。身子后退几分,便碰到了身后那人,温暖强健的身躯贴在后背,几许温柔,几分灼热。

    凌春泥贝齿轻咬红唇,明眸之间一丝迷离,身后男子的气息如水波一般飘荡而来,弥漫在床间被下,恍惚间她似沉醉,不舍得丝毫分离。

    这时,身后的男子身体忽然动了一下,呼吸微重,似乎也在这清晨时候清醒过来。凌春泥的身子僵了一下,不知为何却是不敢回头去看,蜷缩在被下他的怀中,如一只害羞胆怯的小猫,不敢动弹。

    一夜过去,这一天又会怎样?

    温柔无限,可会多留片刻?

    他又是怎样看我?

    心绪纷乱,温柔眷恋缠绵中带了几分小小惊慌,咬了唇,屏住气,侧耳倾听,那身后光景。

    一刻好生漫长,平静毫无声息。

    醒了还是未醒,他欢喜还是不安?

    或许只是,春梦一晌。

    晨光已亮,你我各散。

    她微微低头,有几分惆怅。

    可是忽然,那一只手,从背后伸来,在被下拂上她的肩膀,轻轻落下,直到纤细腰上。身下那只手臂同样回转,按在胸口,温柔抱住,搂紧在他的怀中。

    温暖,又在身间心上。

    凌春泥嘴边露出几分温柔笑意,眷恋一般用头轻蹭他的胸膛,闻着他的气息,安心下来。

    过了好一会,他们两个人谁都没有开口说话,尽管温柔依旧,拥抱不分,可是气氛却渐渐有些尴尬。

    有那么一刻,忽然两个声音同时开口道:

    “你……”

    声音忽顿,他们同时停口,可是接下来又是一阵静默,片刻之后,居然又是异口同声:

    “我……”

    声音再度中断,两人一阵无语,过了一会,忽然凌春泥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声如银铃悦耳清音,打散了这里莫名尴尬。她轻轻转过身子,面对沈石,凝望着他。

    那个男人就躺在她的身前,平静坦然,没有半分躲避,那眉宇轮廓,何时已是刻入心间,阵阵气息,昨夜正是缠绵耳边身旁。

    她忍不住轻轻过去,吻他脸庞,如蜻蜓点水,稍沾即散,似有几分羞意,却忽然被他一把抓住,凌春泥“啊”的一声小小惊呼,却被那双手臂拖了过去,抱入胸膛。

    沈石轻轻吻了一下她的秀发,沉吟片刻后似有几分迟疑,轻声道:“昨晚我……”

    话音未落,他的嘴已被一只纤细手指轻轻压住,凌春泥缓缓摇头,柔声道:“别想太多,昨晚是我自己心甘情愿,你不必对我有何亏欠。”

    沈石怔了一下,一时不知该说什么才好,凌春泥微微一笑,眼底似有几分惘然,却又有温柔淡然,道:“咱俩本就不相匹配,你是名门弟子,我不过只是凡俗女人。今日之后,你我各散,昨夜之事,便当它春梦一场,梦醒了无痕,也就这样了。”

    沈石默然,随后抬起头,看着这个依偎在自己怀中的女子,低声道:“你是这么想的么?”顿了一下,他像是忍不住一般又追问了一句,轻声道,“昨晚你……你是怎样看我?”

    凌春泥抬眼看着他的脸庞,忽然间心中一痛,却是一股热血涌上心头,抿了嘴,只随了心意,道:“不是,我不是这样想的!”

    “呃?”沈石被她吓了一跳,片刻之后,只见她看着自己,深深吸气,然后带了几分斩钉截铁,道:

    “我好生喜欢你,看你要走,伤心难过,只想着、只想着和你永在一起的。”

    沈石嘴唇微张,一时间不知如何接口,但心跳忽然加快,如有一股心意冲撞不休,就连脑海之间也有片刻空白。

    凌春泥脱口而出那番话,话说完便后悔,偷偷瞄他一眼,见他没有说话,脸色稍显黯然,但随即又长出一口气,道:“不过这也没什么,其实那……”

    “那就在一起。”沈石忽然这样说道。

    凌春泥怔住了,带了几分难以置信,看着沈石,道:“你说什么?”

    沈石想了想,似乎实在确定心意,而过了片刻之后,吸气点点头,道:“我是说,要不,我们在一起好不好?”

    凌春泥在被褥下那光滑的身子忽然有些微微的颤抖,低声道:“可是,你真的是喜欢我么?”

    沈石怔了一下,脑海中忽然掠过好些念头,还有那几个熟悉的身影,那些在过往时候他所认识的女孩,巧笑娇颜,点点滴滴,都从心头飘过。

    许是有几分茫然么?

    可是还看不清心意么?

    他闭眼又睁眼,想了又想,凌春泥有几分紧张,直到他忽然点头,似不再犹豫,道:“想过了,想好了,我也喜欢你啊。”

    凌春泥呆了一下,不知为什么,突然觉得这家伙有些傻,半点也不会奉承哄女人,可又是为什么,一颗心心头软绵绵的,如沉醉一般,都快没有了力气,脸颊红晕,如美丽琥珀一般令人炫目。

    “呸!”她像是赌气一般,可是脸上神情却是那般娇媚无限,柔情似水,道:“你喜欢我什么了?”

    沈石居然又认认真真想了一会,然后道:“我也说不上来,可就是觉得喜欢吧。”

    凌春泥手按胸口,凝视着他,微微点头,道:“我也是的。”

    沈石开口一笑,像是也开心了起来,手臂一紧,如贪恋温柔,将她的身子搂紧,凌春泥脸泛红晕,与他温存几下,推了他一把,道:“天都亮了,该起床啦。”

    沈石“哦”了一声,似乎有几分不舍,凌春泥眼波如水盈盈,嗔笑看他一眼,半转起身,谁知刚转过头,忽然却见床沿边上猛然间突然多出了一个黑乎乎的小脑袋,两只眼睛正是瞪着自己这边,看起来一副迷惑不解的样子,正是小黑猪。

    “啊!”

    凌春泥陡然间吓了一跳,尖叫一声,身子都是抖了一下向后退去,撞入同样坐起的沈石怀里。沈石抱住了她,连忙安慰她几句,道:“没事,没事,这是我养的那只小猪。”

    凌春泥这时也认出了小黑,惊魂稍定,松了一口气之余也觉得自己有些尴尬,不过随即她又是一声惊呼,却是刚才惊吓慌乱间,坐起竟是忘记遮挡,盖在身上的被子滑落下来,露出了丰腴美丽诱人无比的上身,风光无限,却是春光外泄。

    她急忙一把扯过被子,挡在胸口,随即又是自己失笑,背靠沈石,脸颊通红,吃吃笑了起来,那不过是一只小猪,自己却是紧张得不行了。

    沈石也是摇头微笑,坐在她的身后抱住她温暖诱人的身子,亲了一下她的脸颊,然后瞪了一眼小黑,没好气地道:“好好的爬到床上来干什么,快下去。”

    小黑两只耳朵竖立,眼睛忽闪忽闪,一会看看沈石,一会看看凌春泥,看去似有几分疑惑,又有几分诧异,像是不知道这两个家伙在干什么,一副好奇的模样。

    凌春泥本来并没有太注意到沈石这只小猪,只是此番心意表白心情大好,看着小黑也是怎么看怎么可爱,便一手扯着被子挡在丰腴胸口,露出光滑如雪的肩头和胸前几分白腻,然后伸出另一只手臂,轻轻地试探着伸了过去,对着小黑微笑着,去摸了摸它的脑袋。

    小黑一开始似乎有些不太愿意,嘴里低哼了两声,脑袋一转居然避开了去,只是床上地方本就窄小,凌春泥雪白玉手还是摸到了它的身子,在那油光发亮柔顺的猪背皮毛间轻轻抚摸了几下。

    忽然之间,小黑眼睛微闭,竟是露出有几分舒服模样,随即却是又把头转了过来,看了凌春泥一眼,然后伸出舌头轻轻舔了舔她的手掌。

    沈石怔了一下,奇道:“咦,小黑好像挺喜欢你的啊。”

    凌春泥“哈”了一声,微笑出声,也有几分奇怪惊喜,看着小黑又多了几分喜欢,便又多摸了它几下,小黑摇头晃脑,似乎对凌春泥的气息手掌十分喜欢,抬眼看了他们两人一眼,忽然嘴里哼哼两声,却是往前一窜,看着竟是想钻到被子中来。

    “啊呀!”这一下凌春泥可是吓了一跳,一下子抓住了被子,沈石更是干脆,在被子底下一脚踹了过去,噗通一声将还没搞清情况的小黑踹下了床铺,笑骂道:“快滚开。”

    小黑皮糙肉厚的,在地上滚了一圈若无其事地站了起来,对着床上哼哼叫了两声,看起来老大的不情愿,不过随后就自顾自在地上找到那个灵草,然后叼着走到一旁去了。

    床上,沈石笑着对凌春泥道:“以前在金虹山洞府里的时候,它经常都是爬到我床上跟我一起睡的,所以常常会钻被窝里来。”

    “原来如此……”凌春泥手抚胸口惊魂初定,但看沈石脸色,又是脸颊绯红,嗔道:“都怪你了。”

    沈石耸耸肩,表示几分无奈。

    凌春泥背靠着他的身子,只觉得自己一生从未如此满足,只愿时光永远停在这一刻,永不结束。不过总算她还有几分理智,轻轻叹了口气,带着几分依依不舍,轻声道:“好了,咱们起吧?”

    沈石的双臂搂着她丰腴身子,低声应了一声,道:“哦。”

    凌春泥顿了一下,忽然回头似嗔似喜瞪他一眼。

    沈石的手臂紧了一紧,活色生香玉人就在怀里,温柔无限,谁又舍得?

    被褥如浪,轻轻翻过,又是几许温存缠绵,吃吃轻笑声,若隐若现。

    到了中午时分,两人终于是重新穿好衣物站在客栈屋里,沈石倒了一杯水递给凌春泥,凌春泥接过喝了一口,看她脸色,兀自红扑扑一片娇艳如花。

    沈石想了一会,对凌春泥道:“我下山已有一段时日,可能还是需要回山一趟,日后咱们一应打算,也要细想安排。我回去收拾一下洞府,看看宗门局势,顺便也接上一点任务顺便做一下,如此算来,大概两三日就回。”

    顿了一下,他又道:“前头发生那些事,你暂时先不要出门,就先呆在这里休息,等我回来再说,好不?”

    凌春泥“唔”了一声,点头答应,道:“好,你自去就是,别担心我,我……在这里等你。”

    沈石笑了笑,沉吟片刻,又看了一眼小黑,迟疑了一下,道:“你道行不高,我不在的话有些放心不下,这样吧,让小黑留下陪你,你别看它貌不惊人,其实等闲普通的修士也敌不过它。”

    说罢,他叫过小黑,拎着小猪耳朵仔细交待了几句,小黑脑袋看看他又看看她,然后点点头表示知道了,不过看着那模样可爱有余,却是着实可靠不足。

    沈石又回身与凌春泥说了几句,最后轻轻抱了抱她,然后转身走出了房间。屋里很快安静了下来,凌春泥似乎有些不太习惯,看了看周围,但很快还是露出满足欢喜的笑容,蹲下身子,对小黑招了招手,微笑着说道:“小黑,过来啊。”

    小黑脑袋一甩,看来似乎有些不屑,凌春泥轻笑一声,自己走了过去,在它身边席地坐下,伸手轻轻摸了摸它的脑袋。

    不知为何,她的手似乎有几分魔力一般,让小黑格外喜欢,顿时微微闭眼,身子也向凌春泥靠了过去,没几下看着就与凌春泥亲密多了。

    眼看着时光袅袅,天光流转,人不在的时候这么这般慢呢?

    她靠在床边坐在地上,小猪亲热地偎依在她腿边,凌春泥不时轻轻抚摸它一下,眼光却只看着窗外那支树梢青芽,过了一会,只听她带了几分思念几分欢喜,轻轻地道:

    “小黑,你知道不?原来真的喜欢一个人,会是在分开之后,马上就想他呢?”

    “他会不会也这样想我呢?”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