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一百三十章 帮手

戮仙 第一百三十章 帮手

    第一百三十章帮手

    “哒、哒、哒……”

    低沉轻细的脚步声在书海的石阶上回响着,那个留着山羊胡子的白发老头背负双手,独自一人向高处出口走去,同时脸上若有所思,似乎是在回忆着什么,眉头微皱着轻声自言自语道:“沈石……这个名字怎么好像以前在哪里听过啊?”

    随着他走到书海上层,石阶两侧的凌霄宗弟子逐渐多了起来,不时会有人走到石阶近处看到这个老头,结果一个个凌霄宗弟子都是面色一肃,连忙端正神情低头见礼,神态恭谨,倒是这山羊胡子老头似乎不太在意周围的情况,多是随意敷衍地点点头应付一下,有时甚至便直接走了过去。

    待走到书海出口处的外边,他看起来显然还没有想到答案,眉头依旧皱着,不过转眼之间,他忽然一怔,却是看到书堂这里不知何时前方站了一个男子,身材高大,面貌英俊,最醒目的是头顶一个光头,手边一把黑色巨剑大得惊人,正是向自己这里看来,微笑着叫了一声,道:

    “蒲师叔。”

    白胡子老头盯着他看了一眼,走了过去,刚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忽然脸色突然一变,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呆了片刻之后失声道:“糟了!”

    那光头却英俊非凡气宇轩昂的男子,自然便是在凌霄宗宗门里大名鼎鼎的杜铁剑了,此刻看他似乎与这个山羊胡子老头十分熟络,站在一旁哈哈一笑,却是压低了声音,道:“师叔,我师父请你过去议事呢。”

    蒲老头“唔”了一声,看起来面色有些尴尬,低声道:“不去行不行?”

    杜铁剑立刻摇头,道:“不行。”

    蒲老头哼了一声,道:“为何?”

    杜铁剑呵呵一笑,做了个请的姿势,然后跟着蒲老头一边走一边低声笑道:“因为云霄殿上头有四个人等了你已经至少一个时辰了,若是你再不去,我怕术堂的屋顶会被人给掀了。”

    蒲老头大怒,道:“胡说,哪个家伙如此大胆!”

    杜铁剑笑而不语,蒲老头瞪了他一眼,随后脸上露出几分悻悻之色,没好气地道:“好罢好罢,我就知道,你师父硬拉我进这大长老会后肯定就是一堆麻烦事。”

    杜铁剑正色道:“师叔,何出此言,您与师父他老人家乃是一师同脉的师兄弟,论亲近之处本门之中再无人可以越过,他若是不信你,焉能对你托付如此重担?”

    “什么重担不重担的,你小子少吹牛,我记得以前你不这样啊?”蒲老头嘿嘿冷笑,一脸不屑地走出书堂,背着双手与杜铁剑顺着山道,向金虹山顶的云霄殿方向走去,同时口中道,“你师父不过就是觉得在大长老会上老是被人膈应,心里不痛快了,这才想方设法地把木老头那没眼色的废物踢去闭关修炼,顺便把老夫拉了进来,所为的也不过就是指望我为他当马前卒摇旗呐喊罢了,对不对?”

    杜铁剑脸色刚毅,正义凛然,道:“师叔明见,慧眼独具,铁剑佩服!”

    “滚!”蒲老头一脚踹了过去,“臭小子什么毛病,怎么看起来跟你那倒霉师父一模一样啊!”

    ※※※

    金虹山顶云霄大殿。

    一路走到这里,看着那气势非凡的大殿,蒲老头摇了摇头,想了一下叹了口气又继续向前走着,不过随后向杜铁剑伸出了一只手,道:“拿来喝点。”

    杜铁剑面不改色,道:“师叔,你要什么?”

    蒲老头招了招手,不耐烦地道:“别装傻。”

    杜铁剑嘿嘿一笑,道:“喝完了。”

    “给不给,再不给我抢了啊。”

    “什么……元丹境了不起啊?”杜铁剑一时侧目。

    蒲老头一言不发开始卷袖子。

    杜铁剑像是遇到克星一般,翻了个白眼,无奈地从腰间如意袋里掏出一个酒葫芦丢了过去,道,“就这最后一点了,我说师叔你这么大岁数了,老是跟师侄骗酒喝,有没有意思嘛?”

    “你们这些年轻人,好日子过惯了,哪里明白灵晶的要紧处,能省一点就省一点,多好。”

    喝了老大一口酒,啧啧几声,蒲老头感叹了一下,随手把酒葫芦丢还给杜铁剑,顺便瞄了他一眼,嗤笑道:“年轻人,心要放宽些,如今站在你眼前的可不是普通人了,我可是大长老,大长老是什么你知道不?”

    杜铁剑轻轻咳嗽了一声,提醒他道:“师叔,我师父是掌教真人呢。”

    “掌教真人了不起啊?”

    “呃,其实也没什么了不起的。”杜铁剑想了一下,道,“不过他也会卷袖子。”

    “唔……好吧,算他厉害,我就不跟他计较了。”

    殿堂之中四位元丹境大真人在此盘坐了已有一段时间,气氛也渐渐有些微妙起来,不过但凡是修炼到元丹境这等层次的人物,除了神通道术法力通天之外,各自的心性气度自然也都早已是千锤百炼,所以四个人看去神态都并无太多异常之处,包括那位号称向来性子严厉的孙明阳孙长老,也是双眼微合闭目养神中。

    如此又过了一会,忽然居中位置的怀远真人眼皮微微动了一下,片刻之后,在座的其他三位大真人也几乎是同时眉头一挑,转头向大殿门口看去。

    一阵脚步声响起,两个身影出现在大殿门口,正是蒲老头和杜铁剑二人走了进来。

    看到这两人身影,尤其是看到走在前面的蒲老头,大殿之上四位真人脸色表情各异,不过似乎蒲老头倒是没什么感觉,一路呵呵笑着走了过来,看去表情轻松心情不错。

    杜铁剑在他身后走上几步,对前方施了一礼,随后对怀远真人道:“师父,我把蒲师叔请过来了。”

    “嗯,”怀远真人微微点头,道,“你下去罢。”

    杜铁剑答应一声,转身退开,而旁边的蒲老头则是哈哈一笑向前边那四人走去,一路走到那空着的蒲团边坐下,口中笑道:“迟到了迟到了,害诸位久等,罪过罪过啊。都怪杜铁剑这臭小子,一路上就给我喝酒,把老夫的酒虫都给勾起来了,唉……”

    此刻刚刚走到大殿门边的杜铁剑一个踉跄,险些没抓紧那黑色巨剑。

    只是蒲团之上的其他四位真人,个个神态气度俨然,看来对蒲老头这番话都有几分不以为然的样子,而蒲老头也丝毫不以为意,哈哈一笑,道:“怎样,今天老夫第一次过来,是怎么议事,商议什么来着?”

    “哼!”一声冷哼,从他身边传来,正是出自孙明阳长老之口,蒲长老看了他一眼,笑笑也不说话。

    这时,坐在上首位置的怀远真人轻轻咳嗽一声,道:“蒲师弟,今日我们五人来此,都是商议有关本门大事,以后不可如此,不然不成体统。”

    蒲长老“哦”了一声,怀远真人随即便道:“诸位,我们今日所议之事,便是半年之后的四正大会……”

    他这里侃侃而谈,座下那几位长老却是眼中神色各异,刚才那几句话怀远真人看似说了蒲长老,但实际上分明就是高高举起敷衍而过,看来这两人关系确实如之前流传的一般非同一般。

    怀远真人说了一阵,又道:“……四正大会上最要紧的几件事中,问天秘境无疑就是其中之一,算算时间,差不多也是挑选凝元境神意境弟子人选的时候了。关于此事,不知诸位有何看法?”

    话音刚落,孙明阳长老便接口道:“师兄,我以为此事依照往年惯例即可,元丹境长老推举一些,各大堂口再举荐一些精英弟子,最后剩下一些名额再从余下宗门弟子中则有选拔,如此定能选出最好人选,十年前的上一次大会上,咱们不是就大获全胜了么?哈哈哈……”

    说着他含笑出声,看向坐在对面的云霓与金湛二人,那两人乃是凌霄宗门内弟子人数最多实力也最强的两大堂口执掌长老,此刻虽不作声,但看起来都是露出同意之色。

    然而就在此时,忽然一声断喝,气势十足,道:“此举不妥!”

    开口者正是如今新晋大长老,执掌凌霄宗七大堂口中倒数第一的术堂长老蒲司懿蒲老头。

    孙明阳勃然色变,冷眼看去,其他两位长老也是面露不快,云霓长老虽是女子,但执掌丹堂日久道行又高,向来地位尊崇,眉头微皱间刚要开口说话,忽然只听耳边响起了怀远真人的声音,温和地道:“哦,蒲师弟有何见解,但说无妨。”

    云霓话到嘴边,忽然又咽了回去,美眸之间目光忽然连闪数次,微抬头间看向坐在居中上首的怀远真人,只见这位掌教师兄面带淡淡笑意,神态平和地正是看着坐在孙明阳下首的蒲老头,而片刻之后,他像是感觉到了云霓的目光,那一双隐含星辰倒影般的奇异眼眸看了过来,在她脸上略一停留,望了云霓一眼。

    云霓缓缓低下了头,轻轻吸了口气之后,压抑住心间几分动荡,就此沉默不语。

    ※※※

    翌日,早上。

    沈石从洞府中醒来,整理了一番后出了洞府,向外头山道上走去,同时心里盘算着是不是再去白鹤堂一趟确定一下任何,又或是抓紧时间再度下山,毕竟流云城中安山客栈里,小黑与凌春泥都还在那边,他也有些挂怀。

    只是他走着走着,忽然却看到这条幽谷小路与山道连接的必经之道前方,正站着一个有几分眼熟的女子身影,在山道石阶上远远眺望着远方沧海,仔细辨认了一下,却是术堂的徐雁枝徐师姐。

    从当年的青鱼岛到近日去术堂购买术法,沈石与这位师姐可算是打了好几次交道,也算是有些熟悉了,当下一怔之后,走了过去打了个招呼,笑道:

    “徐师姐,你怎么会在这里,好巧啊。”

    徐雁枝转过身来,上上下下打量了沈石一番,微笑道:“是啊,我刚到这里就遇到你了,可真是太巧了啊……”话语之间,她似乎撇了撇嘴,特别是在“刚到这里”的几个字上,一副悻悻然没好气的模样。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