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一百四十三章 卷 袖

戮仙 第一百四十三章 卷 袖

    第一百四十三章卷袖

    房门“吱呀”一声,从里面被人拉开,凌春泥娇媚美丽带着喜悦笑容的身影露了出来,开口道:“石头,你回来了……”话音未落,她的笑容忽然僵在脸上,只见房门之外站着的是一个年轻英俊的青年男子,却并非是沈石。

    凌春泥心中一沉,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带了几分警惕戒备之色,看着这男子道:“你是谁?”

    门口处站着的那男子神情平静而温和,并没有立刻开口说话,而是先是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凌春泥。凌春泥微微皱眉,虽然这个年轻男子的目光里并没有什么猥亵之意,也几乎没有什么让人不舒服的异样眼神,但是或许是她心底有几分敏感吧,总觉得此人在看着自己的时候有一种审视的意味。

    不过这种异样感觉稍纵即逝,那年轻男子微微一笑,先是对她点点头,然后开口道:“打扰了,我姓孙,单名一个友字,是凌霄宗门下弟子,与沈石算是同门师兄弟,也是至交好友。”

    凌春泥“啊”了一声,脸上露出惊讶之色,孙友微笑道:“当然了,我与凌姑娘你素昧平生,空口白话也不好取信,不过我正好知道沈石他养的那只小黑猪应该就在你这里吧?平日里我与沈石时常来往,看到小黑也是惯熟的,你只要看它对我什么反应,差不多也能,啊,小黑,小黑!”

    说话间,他眼角余光正好看到凌春泥背后房间里,小黑正蹲坐在地上,看去有些百无聊赖地望着这边。孙友哈哈一笑,伸出手对小黑招了招手,道:“小黑,好久不见啊,快过来跟我……”

    话音未落,只见小黑忽然脑袋一歪,打了个哈欠之后,半点没有应付孙友的意思,圆嘟嘟的身子往地上一躺,直接就打起了呼噜,连两只小耳朵都耷拉了下来。

    孙友身在半空的手一下子僵住了,脸上神色顿时变得十分古怪,片刻之后,狠狠瞪了一眼那只没眼色的笨猪后,他带着几分尴尬看向凌春泥,干笑道:“这……这只猪昨晚没睡好吧?”

    凌春泥嫣然一笑,却是让开了身子,微笑道:“孙公子请进。”

    孙友怔了一下,随即走了进来,倒是带了几分惊奇,道:“怎么,小黑那样子,凌姑娘你居然也信我了么?”

    凌春泥请他到屋中桌边坐下,倒了一杯茶水放在孙友面前,随后含笑道:“小黑可是一只极聪明的猪,早通人性,若公子不是正如你自己所说的石头好友身份,只怕它断不会这般放松地去睡自己的安稳觉了。”

    孙友“唔”了一声,点了点头,再看向凌春泥的目光里倒是多了一丝欣赏,道:“凌姑娘好生聪敏,真是兰心蕙质。”

    凌春泥在桌子另一边坐下,闻言却是淡淡一笑,眼底深处似有一丝萧索落寞一闪而过,道:“公子过奖了,小女子实在担不起,哪里配得上兰心蕙质这等言辞,不过是我身世漂泊几分坎坷,所以习惯了小心翼翼着意看人脸色而已,让公子见笑了。”

    孙友微微一笑,没有多说什么,凌春泥顿了片刻之后,眼中却是流露出几分期待希望,望向孙友,道:“孙公子,请问今日为何是你过来这里,沈石他……他怎样了?”

    孙友脸色一整,道:“此事正是我过来想要告知姑娘的,沈石他本想早日下山,但今日在宗门里却有一件大事使他耽搁了,并且此事事关沈石日后修道前程,非同小可,所以他实在无法分身下山。只是他也是一直记挂着凌姑娘你这里,所以昨日无奈之下,便拜托我下山一趟来见姑娘,将这其中缘由说明,也让姑娘宽心。”

    凌春泥原本的神色间是几分期待里隐隐还有一些担心,在孙友开口的时候,桌面之下她不动声色的手臂,还下意识地抓紧了罗裙边缘,而当孙友说完之后,她面上虽然也是在吃惊之余有些失望,不过很快还是松了一口气,像是整个人都松快了许多,微笑道:“原来如此,那我就放心了。一切当然还是要以他前途为重,我不过就是在这里多等几日,无妨的,只求孙公子回到金虹山后,若有机会见到石头,替我转告让他安心修炼就好,不必以我为念。”

    孙友笑了笑,道:“这是我分内之事,姑娘只管放心。只是……”他转头看了看这间屋子四周,沉吟片刻后,道,“凌姑娘,以我之见,沈石在山上那件事不知还要耽搁多久,你一直住在这客栈里也不太妥当,且不说每日房租需要不菲灵晶,就怕时间长了,猛兽盟那些恶徒之前没留意客栈这一块,但之后却是大有可能来此寻觅的,万一真到那时,岂非是要有祸事?”

    凌春泥怔了一下,道:“孙公子的意思是……”

    孙友微笑道:“下山之前我曾与沈石谈过此事,在下虽算不得是个台面人物,但自小也在这流云城中长大,所以还算认识一些人面。若是姑娘不嫌弃的话,在下能找到一处僻静小院,虽然地方简陋窄小,但胜在清净安全,凌姑娘过去暂居一阵,一切等沈石下山之后再说,你看如此可好?”

    凌春泥默然片刻,垂首沉思,片刻之后她抬头起身,对着孙友行了一礼,道:“一切就听公子安排。”

    孙友呵呵一笑,也是站起,道:“事不宜迟,既然姑娘同意了,那我们这就走。”说着又伸手到腰间,从那里悬挂着的一个如意袋中摸出一套衣物,看着是带着兜帽的,递给凌春泥,道,“凌姑娘,你美貌动人,若是不加掩饰就如此走出去的话,只怕很容易便会惊动猛兽盟的对头,还请委屈一下暂时更衣。”

    凌春泥点头道:“多谢公子。”

    孙友微微颔首,然后大步走出了房间,随手带上了房门,屋内只剩下了凌春泥和小黑。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怔怔地看了一眼这间屋子,桌椅床铺,眼中似有几分不舍之意,随后轻轻在小黑身边蹲下,摸了摸它的头,轻声道:“小黑,咱们还要再等一等啊,不过应该很快就能见到他了吧,你说对不对?”

    “哄哄……哄。”小黑嘴里咕哝了几声,脑袋扭到了另一边。

    ※※※

    金虹山上,五行殿外。

    凌霄宗三位德高望重威望素著的元丹境大真人此刻正是站在大殿外头,彼此之间看去正在谈话,只是各人神色不尽相同,云霓长老的神情平淡,孙明阳长老一脸温和但气度如山,唯有蒲司懿蒲长老看去脸色有些难看,在说话间声音也是最大,听着也多有讽刺难听的话语。

    这场面若是被凌霄宗普通弟子看到了,怕是得吃好大的一惊,毕竟元丹境真人这等人物平日里都是难得一见,更不用说彼此之间隐隐有些剑拔弩张的意味了,而且这三位还不是普通的元丹境真人,每一位都是名列五大长老之列的人物,真是跺跺脚都能震动一方。

    也幸好这术堂五行殿向来冷清,所以算是保住了几位长老的形象,唔,确切的说,是保住了蒲长老的形象,这老头恼火起来,那话语也真是有点失了身份。

    不过这里当然也不是完全没人目睹这一幕就是了,在离他们三位大真人一段距离之外,沈石与徐雁枝二人面面相觑,过了一会,沈石低声向徐雁枝问道:“师姐,那珊瑚屿是什么地方,上层的玉珊瑚与孙长老所说的中层海域里的银光海葵珠,又有什么不同?”

    徐雁枝偷偷看了一眼那边三位大真人,然后压低了声音,对沈石道:“珊瑚屿又叫珊瑚海,是咱们金虹山下百余里外的一处海域,因盛产各种珊瑚而得名。那片海域范围颇大,无数珊瑚鱼类在此生长,历经千万年后,形成了以珊瑚为界的三片深浅不同的海域,通常便叫做上中下三层。”顿了片刻后,她看了沈石一眼,道,

    “上层珊瑚屿海水最浅,也最是安全,几乎没有海中妖兽,玉珊瑚只是那里出产的一种珍贵罕见的异种珊瑚,只要你细心寻觅,应该不难找到;而孙长老刚才所说的‘银光海葵珠’却只生长在珊瑚海中层海域,那里海水深了很多,也会有一些低阶的海中妖兽出现,因为是在海中与陆地截然不同,很多修士在对付这些海兽时往往道行境界实力都会大打折扣,所以很是麻烦,至少对凝元境修士来说,还是有些危险的。不过最难的还是那银光海葵,”徐雁枝叹了口气,脸色看去不太好看,低声道:

    “那是一种只生长在银光珊瑚缝隙间的海葵,本身会孕育一种葵珠,十分珍贵。只是这种海葵本身便有剧毒,十分难以对付,更重要的是,银光珊瑚本身在珊瑚海里就十分罕见,这种海葵更是稀有,要想完成孙长老的要求,我怕你可能真要找遍整个珊瑚海中层海域才行,可是那样一来,光是与海中妖兽的战斗就要磨死你了。”

    沈石脸色微变,却是没想到孙长老那看似普通的一句话里,居然有这么深的含义,一时间不由得有些心里发毛。

    徐雁枝叹了口气,对他问道:“沈师弟,你是不是什么时候得罪过这位孙长老了啊?”

    沈石想了想,茫然道:“没有啊,而且我这样的小人物,孙长老何等地位眼界,如何会关注我呢?”

    徐雁枝想了想,脸上露出几分同意之色,点头道:“这倒也是,既然不是你的缘故,那得罪他的人……”

    两个人同时转头看去,只见前头蒲老头一脸恼火之色,在那边一副悻悻然的表情,正是怒目瞪着孙明阳长老。

    徐雁枝撇了撇嘴,带着几分同情之意看了沈石一眼,道:“看来是他了。”

    沈石也是无语,尴尬地笑了一下。

    两人这里正是说话时候,忽然只听前头声音大了几分,两人转头看去,只见三位大真人那里,云霓与孙明阳都是神色如常并无变化,唯独蒲老头看去像是终于有些忍耐不住,骂骂咧咧喷了几句,随后脸色一沉,眉头一挑,瞪着孙明阳孙长老,忽地冷哼了一声,然后开始伸手去卷自己手臂上的袖子。

    直到此刻,孙长老的脸色才陡然微微一僵,站在他身旁不远处的云霓长老也是怔了一下,气氛像是突然沉静了下来,又似隐隐有风雷滚动一般的前兆。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