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一百五十一章 功底

戮仙 第一百五十一章 功底

    第一百五十一章功底

    翌日,沈石早早来到术堂五行殿这里,或许是因为来得有些早,他并没有看到师姐徐雁枝的身影,却意外地发现蒲老头居然这么早就已经拎着一个酒葫斜靠着坐在五行大殿的门口边,一副淡然悠闲又带了几分惬意的模样。

    昨日拜师之礼都已行过,沈石对这位蒲老头在往日敬重的心情上又是多了几分亲切,此刻一眼看到,连忙走了过去,叫了一声:

    “师父。”

    蒲老头抬头看了他一眼,呵呵一笑,笑意温和,道:“这么早就来了啊。”

    沈石见他态度和蔼又没架子,心里不由得也轻松下来,笑道:“是啊,在洞府那边睡不着,就想着干脆早点过来好了。”

    蒲老头点了点头,道:“不错、不错。”说着轻轻拍了一下身旁地上,道,“坐吧。”

    沈石怔了一下,不过随即也是失笑,没有什么推辞的话语,干干脆脆地就席地而坐,靠在蒲老头的身旁。比起往日在那些山野里的生活,如今的五行殿门口简直是干净的让人发指,他可没有凌霄宗门里一些弟子养尊处优的心态。

    微风吹过五行大殿,带起了地上几片落叶,偌大的殿宇内外一片安宁,不见人影,只有这一对刚刚成为师徒的两个人并排而坐,而大殿里面远远看去一片幽暗昏沉,看着就算是阴影中站着个人都很难让人察觉的样子。

    白发迎风微微飘动,蒲老头笑了一下,道:“喝不喝酒?”

    沈石笑道:“您不心疼好酒的话,那就来一口。”

    蒲老头大笑,将酒葫丢了过去,沈石接住,仰头就是一口,一股醇香美酒入喉,甘美醇厚酒香扑鼻,他放下酒葫双眼微闭,过了片刻才长出一口气,叹道:“好酒啊。”

    蒲老头嘿嘿一笑,道:“这成年花雕虽然确实不错,但看你这般沉醉,好像也没到这个地步罢?”

    沈石笑了笑,道:“师父,若是您往日曾经有三年喝的都是跟醋一样的劣酒,然后再喝这花雕,你觉得自己会感觉如何?”

    蒲老头怔了一下,随即皱眉沉思,片刻之后忽然身子一抖,像是酸了一下牙齿一样,然后看向沈石,正色道:“还真是,被你这么一说,我突然觉得这花雕果然是酒中极品了!”

    说着一把抢过那酒葫又是骨碌碌喝了一大口,然后感叹一声,又带了几分同情之意,道:“你以前真的喝过三年劣酒吗,那日子一定不好过吧?”

    沈石闻言摇了摇头,先是笑了笑,但随后却有些犹豫起来。他在妖界的三年和好酒的老白猴在一起,确实中间喝过不少次那些奇劣无比的酸酒,不过这些事牵扯到妖界的秘密,他一时间却是不知道该不该对师父明说。

    而坐在他身旁的蒲老头这时却是看了他一眼,脸色温和而平静,笑着道:“怎么了,在想什么呢?”

    沈石沉默着没有说话,蒲老头也还是脸上挂着笑意,并没有特别介意的模样,不过这气氛似乎忽然有些奇怪起来。但沈石并没有迟疑太久的时间,很快的他忽然转过身子,却是双膝跪地双手放在大腿上,看着蒲老头,欲言又止。

    蒲老头笑了笑,淡淡地道:“怎么了?”

    沈石深吸了一口气,道:“师父,我其实是有事瞒着你的。”

    蒲老头“哦”了一声,转头看着他,淡淡地道:“既然有事,那就告诉我好了。”

    沈石犹豫了一下,却是咬了咬牙,垂下头去,道:“师父恕罪,那事情有些牵扯,只怕我……暂时还不能说。”

    蒲老头的神情又淡了几分,脸上的笑容也差不多完全收了起来,但语气里还算是平和,听不出是喜是怒,道:“怎么,什么事这么重大,连我这个做师父的你都不能说吗?”

    沈石的双手缓缓地从大腿上滑落到了地面,身子微俯,脸色似乎有些苍白,连呼吸都急促粗重了些。昨日才刚刚拜的师父,谁会想第二天就去顶撞得罪呢,更何况这位师父本身德高望重,对自己又是青眼有加。

    可是沈石依旧还是在沉默着,过了片刻,低声道:“师父,那秘密是我回山之前所遇之事,门中只有掌教真人与太上长老知晓,弟子当日也曾答应过他们严守秘密的。”

    蒲老头白眉一挑,若有所思,沉吟片刻之后,道:“原来如此,可既是如此你大可不说,反正我也不会知道的,不是么,却又为何对我提起此事?”

    沈石抬头正视蒲老头的目光,并无躲避之意,坦然道:“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弟子并无意对师父故意遮挡掩饰什么,只是当初弟子毕竟是曾亲口答应了掌教真人。人无信而不立,求师父稍候,弟子这就去云霄殿外求见掌教真人,将此事仔细禀告并请将此事告知恩师。若有不敬之处,都是弟子过错,师父只管责罚,弟子绝无怨言。”

    说罢,他俯身下来,用头在地面上重重磕了一下。

    蒲老头没有说话,只是凝视着沈石,他既不开口,沈石也不能起身,然而那无形的沉默的压力却是瞬间从四面八方涌来,令他有些艰于呼吸,在这一刻,他似乎才真正感觉到了元丹境大真人那匪夷所思的强大威势,哪怕他并非有意,但这无形气势却也是可畏可怖。

    “哈!”

    忽然,蒲老头突然开口一笑,笑声畅快神态温和,一把拉起了沈石,笑道:“不过只是小事而已,老头子我活了一大把年纪了,难道还在乎这些小事。那些过去的事,你想说就说,不能说就不必说了,不用纠结,来来来,跟我进殿,今日老夫还要再看看你的符箓功底呢。”

    说着哈哈大笑,拍拍屁股起身,顺便也拉起了沈石,然后走进了五行大殿。

    沈石站在原地呆立了一会,伸手擦了擦额头,目光在前方蒲老头的身上停留了一下,随后神色恭谨地跟了上去,只是在这中间,他放下的那只手掌却是有意无意地在腰间,也就是自己那只如意袋的位置上轻轻碰了一下。

    ※※※

    五行大殿之内空阔宁静,不过一老一少两个人显然都早已熟悉习惯了这里的气氛,蒲老头带着沈石一路走到后殿位置,进入了一个有几个靠墙书架像是书房的房间,然后笑着对沈石道:

    “当日第一次见到你时,便看你能认出几幅符纹符阵,后来又听徐丫头说,你好像一直对符箓一道有所钻研。咱们修炼五行术法的,符箓若是能用好了可是一大助力,你现在就画几个符箓,让老夫看看你究竟在符箓上有什么造诣?”

    沈石目光落到那屋中的书桌之上,只见桌面上摆着符笔朱砂还有一叠黄符纸,显然是早就安排妥当了,他对蒲老头笑了笑,拱手道:“弟子遵命,献丑了。”

    蒲老头呵呵一笑,摆摆手让他过去。沈石走到书桌边,整理了一下衣襟坐下,然后沉心静气片刻后,取过一张黄符纸,又拿起符笔蘸了朱砂,深深呼吸了一下,随即落笔下去。

    扭曲而鲜红的笔画,在黄色的符纸上平滑而顺畅地勾画而出,书房里忽然变得十分安静,蒲老头没有任何声息,而沈石也像是完全忘记了周围事物,在这一瞬间,完全沉浸到描画符文的世界中去了,就像是他过往十多年来日日勤练不缀的日子一样。

    每一个动作,每一次抬笔,横直斜挑尽是沉稳,没有半分犹豫,没有半分颤动,蒲老头才看了一会,脸色便是微微一变,再看向沈石的目光里,已经带了几分惊讶之色。而沈石此刻完全没有注意到旁边蒲老头的神色变化,在他眼中,只有那符箓符纹的走向与描绘。

    黄符纸是所有符纸中品阶最低的一种,只能承载五行术法中的一阶术法,所以沈石此番描画的就是一个最常见的一阶术法“火球术”的符纹,三个阳火符在符纸上渐次出现,组成了那个熟悉无比的符阵。

    当最后一笔勾成的时候,沈石手腕稳稳地在空中停顿了一下,然后徐徐放下,自己又审视了一番这张符纸,微微点头随即站起,抬眼看向蒲老头,道:

    “师父,您看……”

    蒲老头走了过来,脸色看去十分平静,早先曾有过的些许惊讶之色早已消失不见,他拿起那张黄符纸看了看,微微颔首,却没说好也没说不好,只是淡淡地道:“多画几张吧,最好是不同术法的。”

    沈石怔了一下,但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道:“是。”

    说完,他转过身子又重新坐下,再度取过黄色符纸,然后在微微沉吟片刻后,便开始继续落笔。

    扭曲而繁复的图纹再度在他的笔下缓缓出现,纠缠玄奥到令人眼花缭乱,但沈石的每一笔却都如此清晰沉稳,将一个个艰涩无比的符纹平稳无比的画了出来。

    水箭术、沉土术、岩刺术、火障术,这一次,他接连画出了四张符纸,中间几乎没有任何停顿,艰深繁杂的符纹在他笔下似乎突然变得格外简单而清楚,就这样一个个显露了出来,然后丝毫不差地被描画在黄符纸上。

    蒲老头看向沈石的目光里,惊讶之色再度出现并且越来越浓,甚至忍不住开始重新打量这个年轻的弟子,作为一个元丹境大真人并且在五行术法一道上造诣极高的大修士,他毫无疑问地知道符箓一道的艰难,而要做到像眼前这个年轻人这般令人惊愕的熟练程度,至少也是需要有制符十多年并且拥有不凡天赋的老练制符师才能做到的。

    老头的眼神慢慢的,再一次的明亮起来,甚至隐约能在他眼底深处看到一丝隐秘的激动,但是当沈石完成这些符纹的绘制转头向他看来的时候,蒲老头的神情又平静了下来。

    他安静地看了桌面上那五张一字排开的黄色符纸一会,然后抬起头对沈石道:

    “画得还行吧。对了,你会不会灌灵,也就是制符的最后一步?”

    沈石怔了一下,随后点了点头。

    蒲老头笑了,咧了咧嘴,像是有些高兴,拎着酒葫喝了一大口酒,然后笑着说道:

    “来,试试看,把这几张符纸都灌灵了,我看看你最后能制成几张符箓出来?”

    ...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