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一百五十二章 窥视

戮仙 第一百五十二章 窥视

    第一百五十二章窥视

    沈石答应了一声,但在转身面对桌上那五张符纸的时候,他看去还是犹豫了一下,似乎有些举棋不定的样子。而这副神情落在蒲老头眼中,他微微一笑,道:“我知道灌灵这一道很难,所以也没对你有什么要求,你只管去做,能成几个是几个,无妨的。”

    沈石“唔”了一声,笑了一下,不再犹豫,深深呼吸了一下后,便站在了书桌前,拿起了第一张符纸。

    蒲老头走到一旁,拉过一张椅子坐下,随手又把酒葫拎过来喝了一口,然后看向沈石,只见他左手持符,右手虚抱,一团火光正是缓缓燃起在掌心中形成一个火球,正是一阶五行术法火球术。当火球术成形之后,沈石凝而不乏,缓缓地向左手的符纸一段压了过去,是为灌灵。

    蒲老头看着自己这个新收的徒弟动作熟练手法老到,眼中也是露出几分满意之色,自古以来名师高徒都是稀少之物,名师难求,但高明的师父想要找到一个完全契合自己一生所学艺业并且天赋出众的弟子,同样也是可遇而不可求。在这个五行术法式微多年的世道里,可以说这两天来沈石的表现已然令蒲老头心满意足,至于在符箓一道上的表现就纯粹是意外之喜了,锦上添花已是足够,哪怕这灌灵表现不佳蒲老头此刻也是暗下决心或许可以传其衣钵了。

    前头的火光猛然一闪,随后那张黄色符纸上突然间一道亮光闪过,画好的符纹瞬间亮起,竟是如长鲸吸水一般,将那颗燃烧的火球化作一道纯粹的灵力吸附了进去,片刻之后,这符纸上光芒又是连续闪烁数次,这才缓缓平静下来,符纸底色不变,但那些符纹符阵却看去格外显眼清晰。

    “嗯?”蒲老头怔了一下,随即笑道,“运气不错啊,第一个符箓就成了。”

    沈石抬头看了他一眼,蒲老头笑道:“继续,继续,把这几个符箓做完。”

    沈石应了一声,然后拿起了第二张符纸。

    蒲老头又喝了口酒,靠在椅背上一边看着,心中念头转动,却是满怀欣喜,总觉得这小子不知为何真是越看越是顺眼,不过自己还是要矜持一些,做师傅嘛,总是要有个师父的样子,哪怕平日再如何随和,授业解道时候该有的威严还是要有的。待会干脆还是说他几句,指点一下制符中太过急躁什么的,然后再好言相劝,最后再露点手段传点法术什么的,这臭小子还不得纳头便拜么?

    他心中如此想着,如此过了一会,他忽地咦了一声,看向书桌那边,只见沈石正轻轻放下第二张水箭术符箓。蒲老头“呃”了一声,眼神里带了几分惊讶,笑道:“好小子,这技艺不错啊,运气也是好,居然连成了两张。”

    沈石笑了笑,伸手去拿第三张符箓。

    蒲老头这次却是着意仔细看了,然而如此一阵工夫过后,他白眉忽地一挑,脸上笑容已经缓缓退去,因为第三张符箓也成了。

    当沈石将第四张制好的符箓轻轻放在书桌上时,蒲老头脸上的惊讶之意已然是掩饰不住,更是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盯着沈石的动作,甚至是情不自禁地往前走了两步。

    沈石拿起第五张符纸的时候,目不斜视,但眼角余光却是看到了几分站在书桌边不远处的蒲老头的模样,他心中忽地一动,拿着那张符纸的手也微微顿了一下。

    ※※※

    第五张符纸安静地躺在沈石的手掌间,他安静地凝视了片刻,然后沉心静气开始了灌灵。蒲老头不知为何,看去脸上神情居然有几分紧张之意,双眼紧盯着沈石的动作和那张符纸,眉头皱着,像是惊讶之中又隐隐有几分期待。

    不过这一次的灌灵在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因为所制的术法是沉土术,所以散发出来的是土黄色的灵力光芒,当那些符纸上的符纹亮起想要吸收时,突然一阵光芒散乱摇曳,像是力不从心一般,转眼之间沈石与蒲老头同时脸色一变,便听到一声低沉的闷响,那张黄色符纸瞬间无风自燃,瞬间烧尽,化为了一堆青灰散落下来。

    却是失败了。

    沈石“啊”了一声,后退了一步,蒲老头也是身子微微一震,脸上看去似有些许失望之意,但随即又是被一股更大的喜悦之色所替代,不过总的来说,或许是这最后一次的失败让他没有太过失态,哈哈大笑一声,道:

    “不错不错,居然能够做到五张成四,真是想不到啊,难怪徐丫头一直都说你在符箓一道上有天分呢,今日一见,果然天资非凡。”

    连做五张符箓,哪怕以沈石早已熟练无比的经验也是额头略微见汗,脸色少见苍白,闻言向蒲老头勉强笑了一下,道:“让师父见笑了。”

    蒲老头哈哈一笑,摆手道:“什么见笑,你做的再好不过了,很好,很好。”说到这里,他话音一顿,带了几分好奇对沈石问道,“这符箓一道最是磨人,艰难深奥,你应该是有点天分,但看着年纪还是不大,如何能练到这种地步的?”

    沈石犹豫了一下,便把自己从小自五岁时便在父亲指令下开始练习画符同时坚持至今,十多载从未间断的事对蒲老头说了一遍,蒲老头随即明白,不断点头,感叹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原来你竟是已经磨练了十多年啊,难怪难怪。”说着,他看向沈石的目光里更是多了几分欣赏,道,“能够这份毅力恒心,再有几分天资,世上修行之途便没有什么跨不过去的难关了,日后你一定要坚守这份本心,不可懈怠。”

    沈石离开书桌站到一旁,深深一礼,正色道:“弟子一定记住师父今日教诲。”

    蒲老头显然看去心情十分之好,大笑一声,走过来一把拉起沈石便向外走去,同时笑道:“走走走,师父带你去看几门咱们术堂秘传的术法法诀,都是为师我昨晚仔细想过适合你的。”说着,他甚至还带了几分狡黠对沈石眨了眨眼,低声笑道,

    “不要钱的哦。”

    ※※※

    一个时辰之后,沈石面带着喜悦之色,从五行大殿中大步走了出来,而蒲老头则是背负双手,面带微笑地也跟着出来站在大殿门口处。

    沈石回头施了一礼,恭声道:“师父,您老人家请留步,弟子当不起你远送啊。”

    蒲老头呵呵一笑,也不勉强,就站在门口不动,同时微笑道:“你道行境界放在这里,确实有些限制,但你之前本身所挑选修炼的术法组合也还算不错,我再帮你补了两个术法,一个是面对强敌增添几分攻击,一个是打不过逃命可用,暂时算是在你这个境界比较合适了。待日后你境界再度提升时,自然会有更多更强的术法可以修炼。”

    沈石面带恭谨之色,道:“是,弟子明白了。”

    蒲老头又笑道:“你之前跟我说,常出门磨砺与妖兽敌手厮斗,而少在宗门洞府静修,担心是否会耽误修行。关于此事我以为大可不必担心,老夫向来以为所谓静修,只是你仔细参悟神通道法时可用,至于领悟之后,反而更需多多磨砺锤炼,这一整天呆在山上瞎练,能修出什么好东西来?”他笑了笑,挥手道,“领悟了这两个术法后,你只管去山下磨砺,多杀点妖兽,同时搞点灵材灵草什么的回来,也能换点灵晶不是?唔,对了啊……”

    蒲老头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笑嘻嘻地道:“我现在是大长老了不方便下山,你若是身上有余钱的时候,每次下山都帮我带点美酒回来,可好啊?”

    沈石一怔,随即笑道:“既然师父开口了,弟子岂有不尊之理,师父放心,待我下山时,弟子必定会记得为师父买回美酒。”

    蒲老头顿时眉开眼笑,道:“好好好,果然还是你有孝心,徐雁枝那臭丫头每次就知道推三阻四的,想方设法就不想给老夫买酒。”

    沈石笑了起来,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犹豫片刻后,却是试探地向蒲老头问道:“师父,弟子有些事,或许需要这几日中下山一次,正好也可以去替师父买些酒水回来,不知道师父允许否?”

    蒲老头笑道:“去吧去吧,我又不是孙明阳那个脑子发僵的老头,你这么大个人了,我还能管你那么多么?修行最要紧还是就在自己,唔,没事,你只管去吧,别忘了修炼就是。”

    沈石深深一礼,道:“是,弟子绝不敢忘。”

    说完,他才转身一路下了五行殿外的石阶,向远处走去,走着走着,在距离五行大殿看去有一段距离之后,不知为何,他脸上的喜悦之色渐渐平复下来,神情中却是多了几分有些奇怪的模样,迟疑了一下后,他却是轻轻伸手到了腰间的如意袋里,摸索片刻后,在他拿出来的掌心中,却是多了一块颜色纯黑、深邃无比中带着几分诡异亮光的黑色晶体。

    正是当日在镇魂渊下与那一块“戮仙古剑”残片两败俱伤后一起陷入沉寂的神秘黑色水晶,这么多日子来一阵沉寂不动,但是就在此刻,沈石却感到了手心里传来了一阵阵微微灼痛的感觉,从早上在五行大殿门口的时候起,他便突然感觉到,这块黑色水晶不知为何,竟然像是猛地惊醒一般,开始古怪地发热异动起来。

    而当沈石的手指摸过那黑晶表面的时候,他忽然又是一怔。他记得清清楚楚,当日在镇魂渊下这块黑晶是被戮仙古剑的残剑刺穿进去,留下了一道清晰可见的伤痕,但是此刻他却摸不到这道痕迹了。黑晶表面光滑无比,那道痕迹竟是不翼而飞,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竟是自我愈合了一般。

    沈石手中暗暗抓着这块不大的黑晶,脸色保持着镇定平静,但心中却起了一阵阵的波澜起伏,这块黑晶突然自愈觉醒,处处显出诡异,为什么在其他地方不见它醒来,偏偏就在这五行大殿中有异状发生呢?

    而且自己以前过来的时候,似乎也并没有什么异状啊?

    他怔怔地站着想了一会,随即缓缓回头,带了几分深思之色,远远遥望着那座高大的五行殿。

    ※※※

    而在五行殿大门处,看着沈石一路离开,蒲老头脸上笑容依旧不减,背负双手笑眯眯的样子,就像是一个看到自己子孙长大成才时的普通老人。

    而就在这时,忽然间有个黑影竟是在他身后不远处,大殿里的某个阴暗角落里走了出来,随即也不见那动作如何变化走动,眨眼间却是出现在了蒲老头身后不远处,不过还是站在门后。

    “怎么样?”那个人影淡淡地开口道。

    蒲老头深吸了一口气,脸上也没有半点惊讶之色,回过头笑了笑,道:

    “天资心性人品毅力,都是好的,我非常满意。”

    阴影里的那个人笑了起来,笑声温和,随即从门后缓缓走出,与蒲老头并肩站在五行大殿的门口,身材高大一身道袍,双眼之中星辰隐现,仙风道骨,赫然正是当今凌霄宗掌教真人岑怀远。

    ...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