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一百五十三章 密谋

戮仙 第一百五十三章 密谋

    第一百五十三章密谋

    虽说是心中有几分疑惑不解,这块来历不明的神秘黑晶显然绝非凡物,沈石也不明白为何在之前一直沉寂不变的它突然会有所骚动起来,不过在随后观察了一阵后,沈石便发现这块黑晶除了莫名其妙地自我修复之外,也就是在刚才那一段时间里微微发热了一会,便很快又陷入了沉眠一般的安静状态。

    既然看不出什么端倪来,沈石沉吟思索片刻后,便还是将这块黑晶收回到自己的如意袋中,然后一路行去,在走到观海台附近的时候,心念转动,没有立刻回转自己的洞府,而是沿着山道下山走向另一个方向,前往孙友住的地方。

    平日里他来孙友所住洞府的次数并不多,统共也就只有几次,不过路径还是熟记的,一路穿林越涧来到了一处向阳的平缓山坡处,这里的环境看去就比他的洞府要好得多了,视野开阔,茫茫沧海碧波无垠,一望无际,海风平缓吹过,让人有心旷神怡的感觉。而在此处开辟的洞府更是数量比沈石那处山谷里多了许多,一排看去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个洞府石门,显然是一个极热闹的黄金宝地。

    沈石看了一眼这周围情景,见此处来往的凌霄宗弟子人数也是不少,与自己那个整日间寂静空旷的幽谷完全两样,也是苦笑暗暗摇头了一下。

    孙友的洞府就在这片山坡中位置颇好的一处,沈石走到那洞府石门前,上前叫门,过了一会石门隆隆而开,孙友探出身子,看到沈石先是一怔,随即带了几分惊喜,笑道:

    “咦,石头你怎么来了?进来进来。”

    沈石走了进去,边走边笑道:“过来看看你啊,顺便跟你说一声,我和师父那边的事暂时完了,如果没什么其他事的话,今日我就打算下山。”

    孙友随手用云符关上石门,领着沈石到洞府中的桌边坐下,他这座洞府中各种家什物件都是齐备众多,同时又多而不乱,沈石随眼看去,除了这间前堂石室之外,里面几处库房房间同样也整齐堆放了不少东西,与他那个摆设简单粗陋、除了卧室其他屋子多数都是空空荡荡的模样截然相反,犹如是天壤之别。

    沈石笑着看了周围一眼,叹道:“每次过来看你这些东西,就觉得你小子真是舒服啊。”

    孙友笑道:“看把你酸的,咱们两兄弟,你要什么,只管开口,只管自己动手拿,我决不说一个‘不’字。”

    沈石哈哈一笑,摆摆手,道:“我今日就准备下山了,想想还是要过来跟你再道谢一声,顺便也问问你有没有什么事需要我去流云城或是去山下做的?”

    孙友摇摇头,道:“我能有什么事,你别管我了。”顿了一下,他的脸色微微一凝,却是看向沈石,道,“石头,说真的,对山下那个叫做凌春泥的女子,你心里究竟有何打算?”

    沈石沉默片刻,平静地道:“我曾经对她说过在一起的,既然说了,我就不想反悔食言。”

    孙友看着他,眉头微皱,道:“你是真心喜欢她么?”

    沈石怔了一下,欲言又止,不过在再度沉默沉吟片刻后,他点了点头,坦然道:“我和她的关系确实有些突兀,其实当初连我自己也没想到会在短短时日里和她就在一起,不过若是你要问我是否真心喜欢她,我想我应该是喜欢吧,至少,我不后悔。”

    孙友缓缓点头,道:“反正你自己想好了,这种事虽说够不上什么触犯门规,但像咱们这样的年轻弟子,若有此类传闻在门中传开,只怕难免会给宗门长老前辈们落下个轻浮的印象,总是不好。”

    沈石深吸了一口气,却是对孙友笑了一下,道:“总之多谢你替我保密了,说老实话,这件事除了你,我真不知道当时在门里还能找谁帮忙了。”

    孙友摆摆手,道:“小事一桩,不值一提。”

    沈石沉默了一下,忽然道:“还有半年就是四正大会了,这次的机遇难得,如今你心里可有什么打算么?”

    孙友脸上的笑意微微一僵,片刻之后也是掠过一丝沮丧之色,似乎是在这无人窥视的自家洞府里,面对着沈石这个最好的朋友,他终于还是露出了几分心底的情绪。

    “我能有什么打算?”他咬了咬牙,冷哼了一声就像是一只孤僻愤怒的野狼,冷冷地道,“我爷爷那边,有我大伯看着,如今已然定下最后一个门人名额就是给我大哥孙恒,我根本争不了。”

    沈石想了想,试探地道:“你们孙家如今风头正盛,势力又大,或许你可以试试去探听一下其他长老门下是否……”

    孙友摇了摇头,脸上冷笑讥嘲之意更重,又似带了几分苦涩,淡淡地道:“正因为我姓孙,而孙家如今声势又盛,已是被宗门中不少人马派系所忌。虽说平日里大家和和气气的,但真要到这上头,没有哪一个元丹真人会收容我。”他苦笑了一下,又道,“收我入门,便等如直接靠拢了孙家,又或是投靠了我爷爷,只怕平白无故地便会在暗中多了不少敌手,甚至有可能会惹来掌教真人的主意也不一定。那些位元丹长老一个个精明无比,怎肯做这等蠢事?”

    沈石缓缓点头,脸上神情微微变化,似乎是在思索着什么,孙友叹了口气,道:“算了,这些事不提了,反正还有半年时间,我就勉强争取一番吧,反正最后不还是有几十个普通名额么?”

    沈石看了他一眼,道:“你有把握在上千个凝元境师兄弟的争夺中脱颖而出?”

    孙友翻了个白眼,道:“有把握才怪了。”

    沈石失笑,随即点了点头,却是对他招了招手,道:“你过来,我跟你说些话。”

    孙友一时疑惑,道:“什么啊?”说着还是凑了过去,只见沈石揽住他的肩膀,却是与他附耳轻轻说了几句话。

    孙友神色先是一怔,随即一惊,脸上带了几分错愕而难以置信之色,但渐渐的双眼明亮起来,甚至眼中还有一丝隐隐的兴奋掠过,片刻后猛然站起,咬了咬牙,却是盯着沈石道:“石头,你说的这些话是……当真的么?”

    沈石笑了笑,站起来拍拍手,道:“我自然是当真的,不过这件事想必你也知晓,最多也只是从旁帮你一下,并且还是未必能成的。而且……”沈石目光中略带了几分审视之意,静静地看着孙友,道,“我想到的这法子,事关你孙家几位至亲关系,也谈不上算是厚道之举,你决心要做了吗?”

    孙友默然片刻,神情渐渐平静下来,但目光里却有坚定之色,露出了几分笑容,道:

    “我这个二房次子的名头,就一定要我平凡一生么?我是不服气的,这事我干了。”

    说完,他又深深凝视了沈石一眼,然后伸手轻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沉声道:“石头,我信你,也请你帮我这一次。”

    沈石收起笑容,脸色也是肃然,迎着孙友的目光,正色点头答应。

    随后,他转过身子向门口走去,道:“好了,事情便是如此,我这就下山去了,至于那事你就先行暗中探查,等我回山之后,再依计行事,到时候就看你的运气如何了。”

    孙友点了点头,忽然又笑着对沈石叫道:“喂,你这家伙,可别沉迷于温柔乡中,忘了我这个兄弟啊。”

    沈石头也不回,只是笑骂了一句:

    “滚你的!”

    ※※※

    离开孙友洞府,沈石先回了一趟自家洞府收拾了一下东西,同时也整理了一下如意袋中的物件,有用的带在身上,没用的就先放在洞府中,不过在摸到那块黑晶的时候,沈石犹豫了一阵子,但在一阵迟疑后还是放进了如意袋里随身携带。

    如是者收拾妥当,便出门径直下山,只是在走到去往金虹山下码头的山道中途时,他忽然听到从身后十分遥远的地方,像是观海台那里传来了一阵悠扬悦耳的钟鼓之声,声势颇大,同时不少凌霄宗子弟纷纷从山道向上方快步行去。

    沈石心中正有些惊讶的时候,却是听到身旁几个路过的弟子交谈,正说到那钟声起处,灵药殿中,丹堂赫赫有名的执掌长老云霓正在举行收徒典礼,将前几日在丹会上最后胜出表现优异天资过人的钟青露收入门下。

    这番场面,这般气势,当真是凌霄宗里独一份了。

    沈石在山道之上的脚步缓缓顿了一下,回头向那遥远的观海台方向深深凝视一眼。

    风自海上来,人从身边过。

    随后他忽然笑了笑,摇了摇头,然后转山大步走去,再没有回头多看一眼,只有悠扬钟声回荡在海天之间,在海风里悠扬飘荡,静静地望着那个男子下山的脚步与身影。

    或有几分孤单,似有几分寂寞,与喧嚣背道而行,走向远方。

    ※※※

    观海台上,灵药殿中。

    一个女子俏立于人群之中,万众瞩目之下,她风姿绰约美丽动人,犹如一朵盛开的牡丹娇艳无比,正是她一生中最美丽最鼎盛的时刻。

    前方,云霓长老嘴角含笑,坐在一台青玉莲花宝座之上,周围弟子环绕,甘文晴更是站在首位。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这个正款款走来的女子身上。

    钟青露脸色淡淡,落落大方,她本以为自己会紧张,会激动,可是到了这时却发现这些情绪自己竟然都没有,心里一片平静,却又似一片空白。

    她安静地走过来,面对着宝座莲冕上高高在上的师尊,面上露出几分敬仰之色,然后在无数道情绪各异的目光里,缓缓地拜伏下去。

    “师父!”

    她低头俯身,清晰地说了这么一句,可是不知为何,在这个明明该是她一生中最紧要之一的时候,她心里却是没来由地掠过了一阵幽幽的惘然。

    ...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