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一百五十五章 知与谁共

戮仙 第一百五十五章 知与谁共

    第一百五十五章知与谁共

    金乌西沉,夜幕降临,流云城里万家灯火渐渐亮起,在夜色黑暗中犹如点点闪烁的星光,与头顶苍穹上的漫天繁星互相对望着。

    这其中有一盏细小微弱的光芒,是在某个僻静屋宅的窗里,一盏烛火亮起在桌上,沈石与凌春妮并肩而坐。昏黄的烛光下,那女子眼波如水般温柔,脸颊有一丝红晕未退,一只手却是放在沈石手中,烛影幽幽,灯下人影成双,轻声细语,在说些什么。

    门扉关着,不过小黑猪这时已经到了屋中,此刻却是大摇大摆地爬到了桌子上,就在烛火不远处的桌面懒洋洋地躺着,嘴里不知何时又叼了一根说不出名字来的灵草,在那边有一口每一口地嚼着。

    偶尔沈石或是凌春泥会去摸摸它的脑袋,小黑的猪头便会摇晃几下,看去十分有趣的样子。

    凌春泥逗弄了几下小黑,随即转头看向沈石,见他脸上神情在昏黄烛光下若有所思,便轻声问道:“事情大概就是这样的,也就是说,这处宅院并不是你买下的吗?”

    沈石点了点头,道:“不错,我之前因拜师之事实在无法分身下山,又怕你担忧,所以才拜托孙友过来见你一面,却不想他居然做到这种地步,直接买下了一处宅院来安置你。”顿了一下,他叹了口气,又道:“我多番询问,他才告诉我这样一处流云城的房子,至少也要一万灵晶。“

    凌春泥脸上露出几分担忧之色,轻轻握紧了一下沈石的手掌,道:“你怎么想的?”

    沈石摇了摇头,道:“孙友和我的交情固然极好,但能值这么一大笔灵晶的房子,我也不能就当没这回事一样就默不作声地收下来。”

    凌春泥点了点头,又看了一眼屋中这周围摆设,默然片刻,低声道:“要不,咱们明天就搬出这房子吧。”

    沈石沉吟不语,只是眼角余光忽然看到烛光之下,凌春泥神情中似有几分不舍,心里一动,道:“你在这里住的还好么,喜不喜欢这房子?”

    凌春泥犹豫了一下,叹了口气,道:“这房子虽然不大,但清静安稳,我还是挺喜欢的,总比以前我那种颠沛流离居无定所的日子要好多了。不过毕竟不是咱们的,这人情太大,要不还是算了吧。”

    沈石想了想,随后笑了一下,道:“既然你喜欢,那就继续住着吧。”

    凌春泥一怔,道:“可你刚才不还是说……”

    沈石点点头,道:“这份厚礼我当然不能就这样受了,所以我打算多去赚取灵晶,凑足这一万之数还给孙友,就当是我向他买下这房子了。”

    凌春泥身子微微一颤,不知怎么,眼眶忽然有些微微发红,轻声道:“石头,你没必要这样,我……”

    沈石摆摆手不让她继续说下去,道:“其实很早以前,我也想过在这流云城中买上一处小宅当做落脚之处,一来方便休息,二来从这里前往各处也是便利,只是一直没下定决心而已。这次就当我提早做了该做的事罢,更何况,”他看了凌春泥一眼,眼神温和了一些,道,“我之前既然说过要和你在一起了,总不能还是像以前一样居无定所,让你跟着到处漂泊。不过我……我可能还是穷一些,也许没法子给你太好的生活,若是你……”

    话音未落,凌春泥忽然一下站起,却是伸手一下子捂住了他的嘴巴,不让他再多说一字,然后她就那样凝视着沈石,烛光倒映在她闪亮的眼眸里,似两团燃烧的火焰。

    “我不要其他,有你足矣!”她慢慢的,一字一字地,这般说道。

    沈石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在凌春泥的注视中,重重地点了点头。

    ※※※

    “孙友那家伙呢,虽然平常看起来不太正经,但人还是不错的,对我也是不错。”烛光下,沈石倚靠在桌边与凌春妮两个人一起谈论着未来日子,还有自己心里的一些想法,“所以他不会做出像我要债追讨这些事来。当然该还的钱还是要还他的,只是可以拖久一点。”

    沈石在桌子上随手画了个大圈,道:“我现在身上有四千多的灵晶,以前觉得不少了,但现在还不够这房价的一半,所以接下来的日子我是这样打算的,先在这里领悟师父传我的两个术法,待实力增进几分后就出城磨砺探险,猎杀妖兽采集灵材灵草,以此换取灵晶。如果运气不差的话,我想应该半年之内能将这笔钱还上。不过这样一来,再加上我可能还要不时回去宗门一趟,所以在这里陪你的时间可能不会太多。”

    凌春泥微微低头,脸色略显几分黯淡,沈石看在眼里,笑着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柔声道:“莫要多想,我觉得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而且能有这么一处房子和你在一起,我觉得再辛苦些也无所谓。”

    凌春泥低声道:“可是……可是我一想到,你以后是要不停地去和那些凶猛妖兽厮斗,心里就……就不好受。”沈石微笑道:“没事的,其实从很小的时候,我就一直是这样过来的,不过你放心,我答应你,一定会保重自己,看到太过凶猛的妖兽绝不会去招惹的。”

    凌春泥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些,只是看去仍然还是有些忧虑之色,沈石叹了口气,轻轻将她拉到身旁抱了她一下,道:“咱们两个都不是小孩了,要在这世上活下去,哪有那般轻松的,或许也只有那些天生家世不凡的世家子弟才有这种日子罢。你以前笑脸逢迎骗取灵晶,我不顾危险厮斗妖兽,大家不都是这般熬过来的?”

    他笑了笑,笑容温和却又自信,抱着凌春泥柔弱无骨的温暖身躯,在她耳边轻声道:“以前最难的日子都过来了,我想以后咱们一定会过得更好些,对不对?”

    凌春泥依偎在他怀中,点了点头。

    沈石微笑了一下,随意转头向那窗外看去,只见那屋外夜色一片苍茫,苍穹如墨,黑暗深邃得如狼似虎深不可测,寂静一片的夜色里,只有这一处小小宅院的屋中,那一点昏黄却温暖的烛火,似乎才是唯一光明的所在。

    ※※※

    凌霄宗,金虹山。

    这一天早上,孙友早早起来,先是在洞府中活动了一番身子,又好好整理了一番自己仪容衣貌。他本就是一个出身世家的年轻公子,气质仪表都是出众,这一番整理下来,整个人看去似乎比平日精神了许多,颇有几分浊世偏偏佳公子的味道。

    对着桌上铜镜中的倒影微微一笑,孙友便打开石门出了洞府,沿着山道走去,一路上他脚步轻快神情自若,加上那份堂堂仪表,居然很是吸引了几位路过的年轻女弟子的目光,其中有一二相识的更是笑着对他调侃了几句,孙友平日的人缘脾气也是好的,嘻嘻哈哈便笑着过去了。

    走到山道中段某处,一个三岔路口出现在他的眼前,孙友对这里也是熟悉,基本上沈石与他每次一起回来,都是在这里分手。除了他走过来的这条山道和向上通往观海台的那条路,另一条曲径幽深、弯弯曲曲通往密林深处的山道便是去往沈石所住的那座幽谷。

    别人或不知晓,但孙友当然早就知道沈石在昨日就已经下山去了,看到这个路口他心中也随即想到了沈石,还有那一日他在自己洞府中所说的那些话。

    或许希望还是有几分渺茫吧,那法子本就有些极端,但不试一试,孙友却是知道自己无论如何也不会甘心。

    他的脸上浮起一丝淡淡的笑容,振作精神,正要往山道上方走去的时候,忽然眼角余光扫过另一边,身子一顿却是怔了一下,随即转头看去,却是远远望见那条僻静幽谧的山道远处,正有一个窈窕的身影走过,看着似有几分眼熟。

    他皱了皱眉,仔细遥望了几眼,可是那女子背影没过多久便走入了一片林中,茂密的树叶挡住了孙友的视线,再也看不到什么。孙友站在原地,沉吟回想了片刻,虽然只是看到一个背影,并没有望见那个女子的容貌,但是他脸上的神情还是慢慢地起了几分变化,低声自言自语了一句:

    “钟青露?”

    ※※※

    老树参天,古藤垂挂,这条僻静而青翠的山道上,那个女子脚步轻快地走着,当点点碎阳穿过树叶缝隙落在她美丽身影之上时,映出了她清丽容颜,正是钟青露。

    一路走来,她的脸色一直十分平静,不过在走到这条幽静山道之上之后,特别是在周围再也无人出现的时候,钟青露的脸上便慢慢有了几分变化,少了几分清冷,多了些许温柔,还有一丝淡淡笑意,微微挂在嘴角。

    碎阳点点,清风幽幽,吹拂起她的袖角衣襟,目光如水,只望着前方某处,青山如画,人在画中,恰如那一点春光动人心魄,美不胜收。

    不多久,那一座幽谷便在眼前出现,钟青露走了进去,些许水声从山谷深处传来,当她听到的时候,也看见了那一座僻静沉默的洞府。

    她微笑了起来,眼中有喜悦欢欣,可是刚走两步,她忽然又顿住脚步,看着那边想了一下,用手轻抚脸颊,然后轻笑一声,又轻轻按了一下脸庞,把笑容隐去了,做出一副平静如常的神色。

    女孩子家家的,可不能太过轻浮了,到时候要若无其事地告诉他。

    可是那明眸里,目光那么亮,那笑意温柔,却是如何也掩饰不住的,不过只要自己都看不到,也就管不了啦。

    她向前走去,脸色平静,可是刚走到洞府石门前,忽然又是一丝笑容泛了出来,原来心里这般欢喜,压都压不住么,那待会岂不是又要被他看笑话?

    那还是算了吧,笑就由他笑去吧,反正……他和别人不一样。

    钟青露微笑着摇摇头,心跳有些快,慢慢抬起手,向着石门拍去。

    幽谷寂寂,在她背后树影深处山道上,却是有个人影在这时缓缓走了过来。

    ...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