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一百五十八章 蜈蚣山

戮仙 第一百五十八章 蜈蚣山

    第一百五十八章蜈蚣山

    王亘上下打量了一下孙友,脸上露出一丝笑容,道:“确实如此,孙师弟你可是稀客,进来说话吧。”说着侧开身子,孙友笑着点点头,走了进去。

    两人到了王亘洞府中坐下,这里看去洞府中的东西也是众多齐备,想来也是王亘在凌霄宗里修炼多年,自身实力也是出众,又得诸位师长长辈们的看重,所以自然也是有些身家的。不过洞府中各处都是井井有条,显然王亘的性子也是十分自律条理分明、

    孙友扫了这洞府中各处一眼,回头过来的时候,只见王亘已经不知从哪儿摸出了一套茶具,泡了一壶清茶,清香四溢沁人心脾。孙友是个识货的世家子弟,轻轻闻了了两下,顿时笑道:“这茶香好生诱人,莫不是东南贺州的‘小弥陀’茶么?”

    王亘哈哈一笑,倒了一杯放在他的面前,点头道%无%错%:“师弟好眼光,正是小弥陀茶。”

    孙友笑着摇摇头,拿起茶杯吹了吹,浅尝一口,道:“这小弥陀茶可是茶中上品,清香过人,价值不菲,便是我在自家里时也没喝过几次,看来王师兄你果然是身家不菲啊。”

    王亘爽朗一笑,摆手道:“不过是有人送了我几两而已,不值当什么,只要师弟喜欢就好。”说着自己也喝了一口清茶,随后微笑道,“孙友师弟,你今天突然过来找我,是有什么事么?”

    孙友笑着点了点头,道:“事倒是没什么大事,一来是前些日子突然想到青鱼岛上五年修炼,多蒙师兄提点照料,就想着过来拜会一下;二来有些修炼上的疑惑之处,也想请教一番师兄你啊,哦,最后还有点小事想向你打听一下。”

    说着,孙友笑着从怀里掏出一个青玉小瓶,放在桌上推到王亘身前,道:“这是小弟一点心意,不成礼数,还望王师兄笑纳。”

    王亘脸上笑意未变,但目光却是微微闪烁了一下,随后笑道:“孙师弟,这是何必?”

    孙友笑而不语,指了一下那个青玉小瓶。

    王亘随手拿起,轻轻摩挲了一下后,拨开瓶塞向里面瞄了一眼,与此同时一股奇异的清淡药香,忽然在他们周围升腾而起。

    片刻之后,王亘忽然一怔,脸色微变,将那瓶塞盖了回去,同时眉头缓缓皱起,再看向孙友的时候脸上笑容已经渐渐淡去,反而是多了几分惊讶之色,道:“‘玄月丹’?”

    孙友点了点头,微笑道:“些许心意而已,不成敬意。”

    王亘却是沉默了下来,过了一会,他轻轻将这青玉小瓶向孙友这里推了回来,然后平静地看着孙友,道:“孙师弟,你爷爷便是我的恩师,算来咱们也是同脉,你若是在修炼上有何疑惑之处,作师兄的我但有知晓的,必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与师弟你一一细说分晓。至于这……”

    他看了一眼那青玉小瓶,叹了口气,道:“玄月丹向来有‘小神丹’之名,又号称乃是三品灵丹第一,灵效绝伦,对元丹真人以下的修士功用都是极高。如此重礼,我是不敢收的。”

    孙友脸上并没有露出什么惊讶之色,似乎对王亘的婉拒早有预料,也不去接那玄月丹的小瓶,只是微笑道:“师兄,何不听我把话说完,其实我在请教师兄修炼疑惑之外,也就随便打听一些事情罢了,想必对师兄不痛不痒的,恳请师兄看在咱们多年的交情份上,帮我一把可好?”

    王亘抿了抿嘴,脸色沉静,看着孙友,片刻之后道:“几句不痛不痒的问话,能值一颗玄月丹吗?“

    孙友耸耸肩,神态轻松,笑道:“这就看大家各自的看法了。”

    王亘沉吟片刻,道:“你且先说来听听?”

    孙友微微一笑,站起身走到王亘身边,然后在他耳边压低声音低声说了几句话,王亘端坐不动,目光深处微微闪动,但神情间却似乎看去渐渐凝重了几分。

    过了一会,孙友直起身子,走到一旁,深施一礼,道:“王师兄,还请不吝赐教。”

    王亘起身让过,不受他这一礼,同时伸手将他扶起,目视孙友,孙友目光坦然,与他对望。

    片刻之后,王亘忽然笑了一下,道:“你问的这些事,我平日时常侍奉恩师,确实知晓一些,可是……”他摇了摇头,却是带了几分歉意看着孙友,道,“孙师弟,对不住了,其实我或许猜到一二你想问这些事情的心意,只是此事颇有牵扯,又是你们孙家自己人的争执,我只是恩师座下一个外姓弟子,实在不好多嘴。不过你也尽管宽心,今日话语,出于你口不入我耳,我只当没有这回事发生过了。”

    孙友深吸了一口气,心想果然正如石头所料,王亘师兄知情而不说,毕竟还是局外人看得清楚啊,接下来就看看那家伙所猜测的言词说法,到底能不能打动这位颇有盛名的“凌霄三剑”之一了。

    他缓缓向前踏出一步,看着这位坚毅沉雄的男子,语气温和地道:“师兄好意,我心领了,在此我只想最后问师兄一句话。”

    王亘眉头一挑,道:“师弟请说。”

    孙友笑了笑,道:“请问师兄,我爷爷门下,先有嫡子我大伯孙宏,再有嫡孙我大哥孙恒,家世传承再明显不过,却不知师兄志向,还有伸张之日否?”

    王亘身子一震,猛然抬眼,眼中精光瞬间亮起,如电芒刹那掠过,神情也是一片寒冷,冷冷地看着孙友。

    反观孙友却是一片坦然,走回桌边,慢慢又坐了回去,随后转头微笑着看向王亘,却是做出了一副准备长久聊天说话的模样。

    ※※※

    流云城。

    沈石在从神仙会回来的第二天,便带着小黑猪离开了那间僻静安宁的小屋,准备前往城外两百余里外多有妖兽灵草的蜈蚣山。凌春泥看去有些眷念不舍,不过大家毕竟都不是小孩,也不是少不更事只知情爱缠绵的少年,世道这般艰难,普通的凡人又如何能够坐吃山空?

    所以她只是默默地帮着沈石收拾东西衣物,一路送到门口,在沈石开门离开之前,轻轻拥抱了他一下,然后什么话都没有说。

    沈石心中也有几分别离心绪,不知不觉间,这一间平凡的屋子庭院,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会让他有了那一丝丝的亲切眷念,或许是哪一种多年不曾感觉过的心情罢,就像是很小的时候,他曾经拥有过的那一个温暖的家。

    于是他抱着那个女子,温和地笑着平静地说道:“等我回来。”

    顿了一下,他像是又有些怕她不放心,笑着道:“只要几天时间就好了。”

    凌春泥重重点头,微笑道:“嗯,我知道了。”

    沈石点点头,然后呼叫了一声,早已在一旁等得有些不耐烦的小黑猪立刻冲到了他的身边脚下,一副兴高采烈的样子,趴在门下骚动不停,看来是这段日子把它憋的狠了。

    沈石笑了笑,打开屋门,然后对凌春泥挥了挥手之后,便大步走了出去。凌春泥目送那个男子带着小黑渐渐远去,倚在门边,许久身影未动,仿佛有些痴了。

    沈石带着小黑一路从流云城北门出城,继而向西北方向前行,约莫行走了两个时辰时候,便看到了蜈蚣山的轮廓出现在眼前。

    依照《海州地谰》的记载,蜈蚣山的得名并非是因为这座山里多有蜈蚣,而是这山形远远看去,山势绵长而多有山峦起伏,形似多足蜈蚣,因此而得名。此山之中多有妖兽,亦盛产各种灵草,因为地脉灵气充沛,所以高品的灵草也是有所见,吸引了不少修士来此磨砺探险,其中当然还是以散修居多。

    看着前方那座大山,沈石笑了一下,却是踢了一脚在身旁的小黑猪屁股上,笑道:“小黑,跟你商量一下,现在我可是个身负巨债的穷光蛋了啊,你帮个忙,待会咱们进山之后,你多出点力气,多杀几只妖兽,多找一点灵草,行不行啊?”

    小黑抬头看了沈石一眼。

    沈石笑容可掬。

    然后小黑果断摇头,尾巴一甩,优哉游哉地向前小跑去了。

    沈石窒了一下,带了几分恼火,嘴里嘀咕了一声,道:“这只猪怎么越来越懒了啊!”

    一路行进,一人一猪很快就到达了蜈蚣山山脚下,沈石先是向周围看了一眼,只见自己这一带周围并没有什么人影出现,似乎与传闻中蜈蚣山一带颇多散修出没采药探险的景象有些不太一样,不过没有其他修士出现当然是好事,发现什么东西也没人抢了啊,所以他还是心情不错地点点头,然后带着小黑向山脉深处走去。

    蜈蚣山连绵起伏,方圆足有千里,占地很广,想在短时间内全部扫过根本就不现实,所以沈石也不着急,就带着小黑顺着自己来的这个方向,一路慢慢地向前行进着。

    而一路之上,也正如传闻中的那样,蜈蚣山这里的妖兽数量确实不少,不过在山脉外围这一带,妖兽的品阶还是偏低,多是一二阶的低级妖兽,对于如今的沈石来说,已经基本上是不废太大力气就能打发了,同时顺便也搞了一些妖兽身上的灵材部位回来。不过妖兽品阶不高,这些灵材部位的价值也就一般了。

    除此之外,小黑看起来还是一副懒洋洋的样子,虽然一开始很兴奋到野外跟着沈石探险,但是真要叫它去像过往那样寻找灵草,这只猪就像吃饱了撑的一样,根本提不劲头来。

    一路懒散的,半天过去,居然只帮沈石找到了两棵灵草,还是最低阶的一品灵草,让沈石也是彻底无语了。

    眼看着黄昏降临,天色渐渐昏暗下来,沈石便打算带着小黑找个地方过夜,这蜈蚣山荒郊野外之地,夜托比白日可是要危险许多,对此经验丰富的沈石也早有应对之策,毕竟过往时候他也算是经验丰富了。

    只是就在他找到一处密林,并在其中看中一棵大树,准备带着小黑爬到树上过夜的时候,却忽然听到林子深处猛然传来一声惨叫,随后有一个男子声音惊怒交加地从那个方向传来,带着怒意吼道:

    “混账,你们山熊堂的人,难道是想跟我们许家为敌吗?”。

    ...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