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一百六十二章 少女

戮仙 第一百六十二章 少女

    第一百六十二章少女

    许老夫人向后退了一步,但步伐并不大,所以那少女仍是哭着跪在她脚边哽咽哀求着,这时旁边的许腾也是靠了过来,带着几分小心,低声道:“母亲,还请暂息雷霆之怒,弟妹怎么说也是与三弟多年的结发妻子,素日也是谨守妇道,并无大错。适才当是突闻噩耗,急怒攻心蒙了心智,这才做出此番不智之举,还请母亲饶她一次吧。而且三弟如今还在昏厥之中,若是他日醒来知道此事,只怕……他脸上也不好看。”

    许老夫人冷哼了一声,未置可否,而那位少女又是跪在地上恳求了几句之后,见祖母大人虽然暂时不曾再出严词,但面色仍是严峻如冰。她年纪虽然看着不大,却是极聪慧的心思,平日里在许家便深得长辈们的赞赏,此刻母女亲情连心,又深知自己这位祖母虽然十分疼爱自己,但素日里性子便是严厉,尤其对一门家风更是看重,向来绝不容许败坏门风之事。

    早前她看到娘亲急怒之下冲到此处,便是心中知道怕是要出事,拼命阻挡却无奈人小力弱,挡不住母亲过来,结果果然闹得不可开交,随后大伯祖母一个接一个过来,此事触犯了祖母大人的底线,事情终于到了眼看要无法收拾的地步,就连自己的苦苦哀求也无法奏效了。

    急切忧虑处,这美丽少女眼泪流过雪一般白皙的脸颊,但心中念头急转,忽地想到什么,猛地眼前目光一闪,却是一下子从许老夫人脚下站起身来,转身几步跑到沈石的身前。

    沈石此刻看着许家内部一片混乱和处置的情景,正是觉得尴尬万分的时候,忽然看到那少女向自己跑来,也是吃了一惊,正疑惑处,猛然却只见那少女一下子“噗通”一声向自己跪了下去,口中哭泣着道:

    “沈公子,沈大哥,刚才是我娘亲糊涂做了错事,但她只是伤心我爹蒙了心智,并非恶妇坏人啊。一切都是误会,只求沈大哥你大人有大量,就饶了我娘这一次吧。”

    说着,泪水晶莹哽咽声中,便是低头磕了下去。

    沈石大吃一惊,连忙让开,这位少女虽然没表露身份,但刚才那几番对话也能知晓她便是许兴的爱女,自然也就是许家的一位大小姐了。这是何等尊贵的身份地位,沈石再狂妄自大,也不敢去大刺刺地去受她一拜。

    与此同时,看着这许家小姐原本美丽动人的娇嫩脸上满是泪痕,如梨花带雨一般柔弱无助,沈石也是心里莫名多了几分愧疚之意,连忙低声道:“小姐莫要如此,在下担当不起。”说着犹豫了片刻,却是抬头带了几分苦笑,远远地向许老夫人拱手一拜,道,

    “老夫人公正廉明,沈石感怀之至。只是正如这位许家小姐所说,一切都只是个误会而已,只要把话说开就好,确实……确实不必过责太深。否则的话,沈石也是惭愧,还求老夫人宽容一下这位夫人罢。”

    许老夫人听到他的话,一直冷若冰霜的脸庞终于是略显温和了些许,而这时许腾则是不失时机地又低声在她身旁说了几句,她双眼微闭旋又睁开,冷冷地对那兀自瘫软在地的妇人道:

    “连雪影一个十岁的丫头遇事见识都比你聪敏从容,罢了,既然沈公子也开口为你求情,此事就先暂且记下了,回头等老三醒了在与你细细处置,先下去吧,莫要再在这里丢人。”

    说罢,许老夫人便转过头去,不再多看那妇人一眼,而那妇人在惊恐中听到最后,终于是长出了一口气,哪里还敢回嘴,只是低低答应一声,就想着起身退下。谁知不知是刚才追打沈石的时候太过使力,又或是在许老夫人积威之下惊惧太甚,她想要起来时却发现周身俱软,仿佛半点力气都没有了,竟是站不起身来。

    许腾看在眼中,连忙对前方那少女喊道:“雪影,快去扶你娘亲下去休息罢。”

    那位名叫雪影的少女答应一声,神色间也像是终于松了一口气,但一张楚楚动人的脸上兀自还有些苍白之色,看去仍是有些后怕。不过就在她站起刚想走开的时候,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盈盈目光微动,却是看到站在一旁的沈石。

    沈石感觉到那少女清澈明亮的目光,想起刚才那一幕为母恳求的情景,心里对这个名叫许雪影的少女也是颇有几分好感,至少在刚才那样的情形里,她没有丝毫顾忌自己世家大小姐的身份地位,只为了母女亲情不惜跪地恳求的这份心意,沈石便不觉得在自己过往认识的世家子弟中有谁能够做到的。

    所以他也是怀着几分善意,露出一丝微笑,对着许雪影点了点头。

    或许是刚才情形太过急切,顾及不了太多,此刻的许雪影才终于像是有了几分少女的羞涩之意,当目光与沈石接触的那个片刻,她白皙娇嫩的脸颊微微红了一下,如春风里微红的小花,青涩却美丽。

    她垂了眼帘,微微一礼,低声道:“多谢沈大哥宽厚,救了我爹,又替我娘亲求情,雪影感激不尽。”

    沈石笑着还了一礼,道:“都是小事,许小姐不必挂怀。”

    许雪影“嗯”了一声,深深看了沈石一眼,随后低头快速走到还坐在地上的母亲身旁,搀扶着她站了起来,然后走出了客厅。

    ※※※

    待许雪影扶着那位三夫人离开之后,客厅中原本紧绷的气氛终于像是松弛了一些,许老夫人的脸色也缓和了下来,拄着凤头拐杖走了过来,对沈石带着歉意地道:

    “家风不严,以致贻笑大方,让沈公子见笑了,老身在这里替媳妇向公子赔罪。“

    沈石连忙侧让开身子,拱手道:“老夫人太客气了。“

    许老夫人点了点头,道:“公子请上座,我们坐下说话。”

    沈石答应一声,一旁早有许家下人丫头过来收拾,动作也是麻利,转眼间就将客厅里一片混乱的情况收拾清楚,桌椅摆正,许老夫人坐了主位,沈石坐在左首,许家家主则是在母亲在座的情况下站在她的身旁。

    过了片刻,又有丫头重新端上热茶,至此气氛彻底松弛温和下来,用过茶后,许老夫人对沈石道:“这次真是要多谢沈公子施加援手,救了小儿许兴一命,也免得老身白发人送黑发人,此恩深重,日后沈公子若有什么需要许家帮手之处,还请不要客气。”

    沈石笑了笑,道:“老夫人客气了,其实我与许三叔也算是旧识,是以当日见到他处于险境,自然是义不容辞要出手相救。”说罢,他见许老夫人与许腾脸上都露出几分惊讶之色,便将自己的身份来历以及当年在青鱼岛上与孙友交好,中间也曾见过许兴的事,与这两位一一说了。

    许老夫人恍然大悟,点头道:“原来如此,想不到你与小友居然还是至交好友,可见这也是一份机缘。”说罢,她顿了一下,随即看向沈石,却是沉声道,“沈公子,既有这种种交情,老身也不把你看做外人了,便请教公子一句,当日我家老三受伤的情形究竟是怎样,还望公子相告。”

    沈石点了点头,答应了一声,他自然不会去为那个什么山熊堂隐瞒,不过正要开口述说的时候,他还是迟疑了一下,看了看周围侍立的不少许家下属。

    许老夫人脸色不变,许腾则是咳嗽一声,对周围人等轻轻挥了挥手,那些人很快便默然无声地退出了客厅,沈石见状,便一五一十地便把在蜈蚣山中那一幕对这两位许家的当家人说了一遍,末了最后恳切地道:

    “山熊堂这个门派,在下也曾打过几次交道,知悉其门人向来行事狠辣,尤擅用毒,听说其中一位熊长老是得到了一本上古毒经,想必是十分难缠的。在下妄自猜度,或许两位前辈未必希望太早公开此事,或想先行筹谋一番,失礼之处,还请二位见谅。”

    许老夫人颔首道:“公子心思慎密,又是为我许家着想,这份心意,老身真是多谢了。”

    沈石点了点头,随即站起身来,道:“一应情况大致如此,若二位前辈没有其他事的话,在下就先告辞了。”

    许老夫人也是站起,道:“公子不必如此匆忙,这般恩德,我许家自当有所酬谢……”

    话音未落,沈石已是摇头,连胜道:“不必不必,老夫人心意,在下心领了。只是我与孙友是至交好友,此番出手也多是看他面上,若是收了许家馈赠,日后我也不好意思在他面前交待了。在下告辞。”

    说着便要离开,许老夫人与许腾劝说几次,但见沈石意思坚决,便也不再强留,由许腾将沈石一路送了出去。

    待沈石离开后,许腾一路走回客厅,只见许老夫人仍是独自一人坐在座位上,神情清冷眉头微皱,像是在思索什么。

    许腾走了过去,道:“母亲,沈公子已经走了。”

    许老夫人缓缓点头,道:“嗯,这次咱们算是欠了这位沈公子一份大人情,不过幸好他是在凌霄宗门,又与小友是好友,日后自然有的是机会感谢,倒是不急。不过那山熊堂,”她说到这里,忽地冷哼一声,道,“这等三流小派,不过是占着本地土著,平日咱们懒得理会他们罢了,想不到竟是胆大包天,敢欺负到咱们许家头上。你安排下去,三日之内先把那山熊堂里里外外的情况打听清楚了,看看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反正自然是要给他们一个忘不掉的教训就是。”

    许腾点头答应下来,他在母亲面前有些敬畏,但是谈到对付山熊堂这些修真门派的时候,却是神态自若,半点异色都看不见。

    许老夫人又是沉吟片刻,忽然对许腾道:“对了,你看沈石此人如何?”

    ...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