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一百六十五章 阳谋

戮仙 第一百六十五章 阳谋

    第一百六十五章阳谋

    “孙友,那是谁啊?不认识。”蒲老头摇摇头,又喝了一口酒。

    沈石笑了笑,道:“是我的一个好朋友,同年拜入宗门认识的,除此之外,他还是孙长老的嫡亲孙子,在如今孙家这一代中排行第二,他爹也是孙长老的二子。”

    蒲老头怔了一下,手中提着的酒坛缓缓放下,看了沈石一眼,道:“孙明阳那老货的孙子?”

    沈石点了点头,道:“是。”

    蒲老头眼中光芒微闪,不过脸上神色倒没什么变化,道:“你小子倒是会交朋友,怎么了,有事?”

    沈石“唔”了一声,道:“过来向我诉苦的,说是孙长老名下还有一个亲传弟子名额,值此四正大会即将来临之际,孙长老决定照顾自家子弟,打算收一个孙家人入门。不过最后那名额是选了他大哥孙恒,如此一来,他前途便是一片渺茫,是以心中失望恼怒,又无人可以诉说,这才来找我吐苦水的。”

    蒲老头嘿嘿一笑,喝了一口酒,摇摇头却没有说话。

    沈石又继续说了下去,道:“弟子还听闻到一个消息,如您收我为徒时的规矩一样,孙长老名列五大长老之列,同样要请一位以上的元丹境长老前辈旁观考校一场,听说孙长老是请了灵兽殿的金湛长老,然后那场考校是让孙恒师兄在山上进行一场对战,对手就是……”说到此处,他忽然住口不言,脸上露出几分奇怪的表情。

    蒲老头瞄了他一眼,道:“对手是什么?”

    沈石咳嗽了一声,道:“听说,孙长老为孙恒师兄安排的对手,是一只黑纹龟。”

    蒲老头一呆,似乎一时之间有些反应不过来,愕然道:“什么?”

    沈石撇了撇嘴,脸上神情看去也有几分嘲讽之意,道:“一只黑纹龟,灵兽殿堂下养了很多的那种。”

    蒲老头怔了片刻,忽然一跃而起,怒道:“这老货怎地如此不要脸!”

    黑纹龟是灵兽殿下兽场中圈养的一种常见低阶妖兽,性子温和战力低下,基本上遇到敌人时都是脑袋四肢往那硬壳里一缩,就此龟缩不出,任凭别人折腾去了,毫无还手之力。灵兽殿圈养这种黑纹龟,所为的也就是黑纹龟成年后的龟壳算是一种可以炼器入料的灵材。

    只是这样一种孱弱的灵兽,几乎只会挨打不会还手,却选了来当做孙恒考校的对手,这其中意味不言自明,当然就是随便走个过场,这个弟子我是收定了的意思。

    本来按理说,孙明阳长老自己收徒弟想怎样就怎样,谁也管不了也没什么理由去多管闲事,但偏偏前一阵子术堂这位蒲长老打算收沈石为徒时,孙长老却是出来说了几句话,而且还从旁说了一个去珊瑚海海域中寻找银光海葵珠的考验。

    这前后两场考校的难度,实在是难度差距太大,对比太过鲜明。

    蒲老头挥着酒坛嘴里骂骂咧咧好一阵子,看起来很是恼火,不过过了一会之后,他脸色忽然一沉,却是看向沈石,道:“这事我从来没听说过,你是怎么知道的?”

    沈石神色自若,坦然道:“孙友告诉我的,而且这事确实还未公开,孙长老大概是打算过几日在那场考校进行时先做了再说,事后自然谁也没什么好说的。孙友或许是心怀不满,加上自己也是孙家子弟,所以从孙家那边亲近孙长老的人口中,知道了这个消息。”

    蒲老头“哦”了一声,忽然笑了一下,道:“你这个朋友跟你倒是交情深啊。”

    沈石笑了笑,道:“我与孙友交情是不错,不过他这番说法,应该还是想让我将这些话转告于您,看您会不会有可能出面去插手此事,也说不准成功与否罢,但是他或许总有这么万一的希望呢。”

    蒲老头原本神色有些玩味,但听到这里,却又是一呆,明显表情停滞了一下,皱眉道:“臭小子,你……你怎么说得如此干脆坦白,难道不应该是想方设法旁敲侧击地看看老夫心情,然后再试着怂恿老夫过去和孙老头干上一架么?”

    沈石摇摇头,从旁边拉过一张椅子请蒲老头坐下了,同时道:“弟子虽是愚钝,但那般做事等如是算计师父,我做不出来。而且师父你一直待我亲厚,有什么事弟子便摊开了明说就是,何必遮遮掩掩,反似那下作小人?”

    蒲老头看了沈石一眼,忽然咧嘴一笑,却是将沈石拉过来,用手轻轻一拍他的脑袋,笑道:“臭小子倒是聪明得紧。”

    沈石失笑,随后笑道:“那师父你对此事心下如何打算?”

    蒲老头哼了一声,道:“孙老头纵然不是好人,但道行上却是实打实的元丹境,这是要让老头子我去硬扛一位元丹真人啊,有没有什么好处,先说来听听?”

    沈石摇头道:“没好处啊。”

    蒲老头大怒,一拍椅背,恼火道:“混账,没好处你也好意思让我去吗?”

    沈石想了想,随即试探着道:“那恶心一下那位孙长老算不算?”

    蒲老头一皱眉,道:“怎么说?”

    沈石道:“孙长老给他嫡孙安排的那场考校本来就是一场笑话,谁都能看出是走个过场而已。师父你若是插手,无非就是两个结果,一是过去非议此事,但最后孙长老不甩你还是做了,这中间惹他生气恼火烦躁也是肯定的,算是恶心了他一把;第二呢,就是师父你神通广大,居然把这一场考校搞黄了,那孙恒拜不了师,则孙家年青一代第二人也就是孙友或有希望上位。如此一来,孙家内部两房之间必然针锋相对,日后争斗怕是不少,想必孙长老对此也是会头痛异常吧,这算起来,却是大大地恶心了他一把。”

    说到最后,沈石抿了抿嘴,下结论一般点了点头,道:“唔,反正就是一定会恶心孙长老一把就是了,所以做不做就看师父你到底怎么看那位孙明阳长老了?”

    蒲老头瞪了沈石一眼,道:“臭小子你怎么这么坏,孙明阳那老货跟你有仇吗?”

    沈石摇头道:“没仇啊,而且弟子这般道行境界,跟他老人家比起来真是天壤之别,哪里能谈上什么仇怨。”

    蒲老头笑道:“那你为何想帮那个孙友?”

    沈石淡淡地道:“一来么,孙友是我朋友,我确实想帮他有个更好的前程;二来么,孙长老那般人物,却是在师父你收我为徒的时候故意为难咱们,你老人家无所谓,我可是去海底累个半死甚至还险些有性命之危啊。仇怨是说不上的,但是咱们师徒两个私下在这里说话,我偷偷的看他不顺眼行不行啊?”

    蒲老头抚掌大笑,状极欢畅,指着沈石笑道:“你这小子……哈哈哈,不错不错!”

    沈石耸了耸肩,笑而不语。

    ※※※

    流云城,钟家宅院。

    凌霄宗门下在流云城中最负盛名的四大附庸世家里,如今候家已经败亡,家业也被其他世家瓜分,昔日荣华风吹云散,那是不消说了。而剩下的三大世家里,孙家有孙明阳老祖在上,如日中天,声势一时无二;而许家看似低调,但族中家规肃然沉稳厚重,又有许多奇人异士收入麾下,隐藏实力不容小觑,隐隐可与孙家抗衡。

    相比之下,这最后一个钟家,情况便糟糕得多了,家道中落这个词,在许多年前就已经有人安在了钟家的头上,人才调零家业萎缩,一直到了今时今日,在凌霄宗宗门里突然有了两个钟家出身的女儿被广泛看好,这才算是有了几分起色。

    只不过一个偌大世家,全部的希望如今居然都落在两个年轻的女孩身上,钟家如今的窘迫境况也就可想而知了。并且再怎么说,钟青露钟青竹二人毕竟还都只是凝元境的普通弟子而已,纵然或许她们有不凡天资,日后前程可期,但鸿蒙修真界里天才俊杰何其之多,可是漫长岁月下来,真正能从幼木长长参天大树的人物却是万中取一那般稀少。

    心性、境遇、机缘、勤奋甚至是运气,想要成为站在众生之巅高高在上的人物,都是极艰难的,所以虽然有钟家二姝,但在流云城里,如今看好钟家的人也并不是太多。

    钟家虽然家道渐颓已有多年,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家业还是有一些的,比如钟家的这份祖宅就很是阔大体面,算是流云城中最像样的大宅之一。不过世易时移,当日的煊赫如今早已消亡,钟家大宅的很多地方也是露出破落的模样,从里到外,都是如此。

    在大宅后院的某处僻静地方,修着一座二层小楼,外面还圈起了一道围墙,笼住了一片小花园,看去环境优美幽静,是个不错的住处。

    这里便是钟青竹娘亲在钟家的居所,每次钟青竹回来看望母亲的时候,也多是住在这里。不过这一天,钟青竹的娘亲柳氏却是有些担心自己的女儿,因为前两天钟青竹回来之后,一反平日最多只停留半日左右时间的习惯,却是在这里一直住了数日,看着还仍无去意。

    这几日中,钟青竹在柳氏面前并没有多少异常神色,说话时也多是闲聊些日常琐事,就好像平日里母女谈心说话一般,但是除此之外,柳氏却是看到自己这个女儿在独处时候,便一直都是神情幽冷地孤坐一旁,怔怔出神,也不知心底在想些什么,只是看来看去,她却总觉得女儿清秀的眉目间,似乎总有一股黯然郁结之气,挥之不去,就连平日里清亮的目光,仿佛也黯淡了许多。

    枯坐小楼,倚窗远望,小园花径独徘徊。

    这或许便是钟青竹这几日里,在家中做的最多的三件事。

    柳氏渐渐的有些担心起来,她本是凡人,性子柔弱,当年带着钟青竹投奔钟家这里,也只是做个下贱的厨娘,没什么地位。只是日后钟青竹大放异彩,于凌霄宗门里声势大盛,这才让她过上了好日子,但不管怎样,在她心里,青竹仍是自己那个心爱而需要呵护的女儿。

    所以这一天,当她在门前看到钟青竹独自一人又在二楼窗前坐了一个时辰一动不动不言不语的时候,终于是忍耐不住,打算上楼去好好问问她。只是正当她下决心准备上楼的时候,却忽然听到小园门外传来一个声音,道:

    “弟妹,可在家么?”

    听那声音,却正是钟家家主钟连城来到了此处。

    ...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