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一百六十七章 过去

戮仙 第一百六十七章 过去

    第一百六十七章过去

    这一天,天空蔚蓝万里无云,茫茫沧海海天一线,碧波万顷无边无际,海风吹拂,是一个格外晴朗的天气。

    也就是在这样晴朗的一天里,孙恒走出了自己的洞府。

    这一年,孙恒二十岁。

    身为凌霄宗门下四大附庸世家之首孙家的长子嫡孙,父亲是宗门里有数的神意境高手,爷爷更是声势显赫的元丹境大真人,在宗门里可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而孙家如今的情况也正是烈火烹油鼎盛无比,这样的出身,这样的家世,可以说孙恒如今是凌霄宗年轻一代青年弟子中最引人注目也最令人羡慕的人也不过分。

    当然了,凌霄宗乃是天下四正名门之一,门下英杰无数,年轻俊彦也是层出不穷,并不让孙恒一人独美。远的不说,前有“天才”之称的甘泽,后有分别被两位元丹境长老收入门下的钟家青露青竹双姐妹,也算是引人注目。相比起这些人,孙恒一直以来在修道上的表现其实也不能算是太差,不过说到底他还是有一个致命弱点经常会在与他人做比较的时候被提起,那就是他至今仍然没有被元丹境长老收入门下。

    有没有一个元丹境长老当师父亲自传授,在凌霄宗宗门里绝对是一件大事,一件足以大风幅提升弟子地位声望的大事。长久以来,孙恒虽然挟显赫家世之威却一直算是低调做人,在这上头不得不说是有些底气不足。

    不过这一切,在今天过后,就会完全不同了。

    当孙恒仰头挺胸,大步踏出,走向那条山道的时候,他心里正是万般豪情在胸,天地虽大也当在我掌中的气势。

    温暖的阳光暖暖洒在他的身上,暖洋洋的十分舒服,孙恒一路走上观海台时,清风拂面之际,只觉得自己神完气足,无论心境精神气力心性,都是在一个最好的状态,忍不住露出了一个淡淡的微笑。

    观海台上依然如平日那般热闹,不过并没有多少人对孙恒格外关注,孙恒对此心底暗暗有些失望,不过他倒是知道为什么,所以并没有受到太多的影响。

    以前的凌霄宗元丹长老收徒是怎样先不去说,但是这一段时间以来,因为即将在半年之后举行的四正大会以及可能进入那个号称天下第一秘境传说宝藏无数的问天秘境,是以在这期间无论哪一位元丹境真人的收徒都变得比平日更敏感起来。

    声势闹得最大的,当然就是丹堂的云霓长老收钟青露为徒,一场丹会震动凌霄宗上下,引来无数人的关注目光;相比之下,术堂那边的蒲司懿蒲长老收沈石为徒,便低调了很多,不过之前也有一些风声传出,包括云霓和孙明阳两位长老也是过去见证了一番。两位大真人通常考校,这阵势着实不小,所以说沈石其实面子也是不小了,当然了,那一场考校中具体的经过如何,是没什么外人知道的。

    接下来,却是轮到了孙恒自己了。

    孙明阳长老,也就是他的亲爷爷,准备就在近日将他收入门下。

    说实话,孙恒身为嫡亲的孙家长孙,再怎么说也不会缺乏修炼教导,更不会缺少灵晶,所以这一次收徒入门更重要的其实还是在于能够顺利地前往四正大会并进入问天秘境磨练一番,若是机缘巧合得到一番造化,日后自然前程万里不可限量。

    只是孙明阳长老要收徒考校这件事,却是一直保密得紧,几乎没什么人知道,孙恒毕竟年轻,还有几分心高气傲,偶尔与三两好友聊天吹牛时,便时不时会自己隐晦地吹嘘一下,说一些诸如什么时候我拜入真人门下,就如何如何的话。甚至于有一次,他在遇到堂弟孙友时,也是忍不住说了几句类似的话语,虽然也不清楚那个从小就一直不对眼明里暗里总是明争暗斗的堂弟是不是明白自己的意思,但孙恒知道,今日过完之后,自己与孙友就再也不会是同一个层面的人了。

    切,一个二房的小子,还跟许家那边一大堆拉拉扯扯纠缠不清的关系,也敢来和我争?

    他心中正是这般想着的时候,忽然就像是心有所想眼即所见一般,在他前头不远处,他就看到孙友与另一个男子并肩走过。

    孙恒眉头一挑,对那边叫了一声,道:“二弟。”

    孙友回头一看,顿时像是怔了一下,随即停下了脚步,与那身边的男子一起走了过来,道:“大哥,你这是去哪儿呢,有事吗?”

    孙恒略带矜持地笑了一下,道:“我要去器堂那边找爷爷一下,正好看到了你,就叫了一句。”说着,他看了一眼站在孙友身旁的那人,忽然觉得有些眼熟,道,“这位是……”

    孙友微笑道:“大哥这便不记得了么,他是沈石,当年也是和咱们一批同日拜入宗门的弟子,一起在青鱼岛上修炼了五年的。你别看他平日没什么动静的,如今可也已经是术堂蒲司懿长老的门下亲传弟子了。”

    孙恒“哦”了一声,像是终于想了起来,道:“原来是你啊,我说怎么觉得有些眼熟呢。”

    沈石笑了一下,道:“孙师兄,你好。”

    孙恒淡淡地点了点头,其实若是正常来说,沈石如今已是长老座下亲传弟子,而孙恒还未拜入哪位长老门下,两人之间的身份应该是沈石略高一筹才对,不过在场的三人似乎谁都没有对孙恒这样的姿态有任何疑问,似乎大家都隐隐认同着孙恒生来就是与众不同的地位。

    这时,孙友在旁边看来有些好奇,开口问道:“大哥,你去找爷爷有什么事么?”

    孙恒迟疑了一下,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哈哈一笑,伸手轻轻拍了拍孙友的肩膀,微笑道:“确实有点机密事,不过现在不方便说,二弟你稍安勿躁,只要再等上半日工夫,应该就能知道了罢。”

    孙友与沈石同时目光转动,对望了一眼,随后孙友笑道:“看起来大哥是有什么大事啊,果然厉害,小弟佩服。那我就静候大哥佳音了。”

    说着,与沈石一起向后退了几步,与孙恒打了个招呼后,便往观海台另一边走去了,看样子是想走到一处鸿钧柱下,也不知这整日闲逛的是要做什么?

    孙恒的心情越发的好了,脸上笑容愈发灿烂,一路大步走去,直奔器堂在观海台边缘的那一座大殿。

    ※※※

    远处,一根耸立巍峨气势雄伟的鸿钧柱下,孙友与沈石并肩而立,眺望着那个逐渐远去的孙恒背影,好一会儿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如此过了一会,孙友忽然开口道:“石头,你现在在想什么?”

    沈石沉默了一下,耸了耸肩,道:“什么都没想,就等着看罢。”

    孙友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有些恼火地道:“你倒是轻松!”

    沈石笑道:“这事关系的是你的前途,和我又没太大关系,你说我有什么好紧张的?”

    孙友翻了个白眼,看去很想一脚踢过去的模样,沈石哈哈一笑,摆摆手道:“你这人怎地这般心浮气躁,跟我在这里等着呗……咦,好像来了吗?”

    孙友一惊,回头瞪大眼睛看去,只见远处孙恒已经走入了器堂那一座大殿里,而观海台上凌霄宗众多弟子走来走去,在人群中某处,忽然不知从何冒出了一个白发山羊胡子的老头,手上拎着一个酒葫,一脸随和随意的模样,不时喝上一口酒水,就那样慢悠悠地也向那座大殿走了过去。

    沈石长出了一口气,心情轻松了几分,回头一看却是吓了一跳,只见孙友牙关紧咬,连面容都有些微微扭曲起来,衣服紧张万分的模样,连忙推了一下孙友,低声道:“喂,你干什么,别做出这幅样子,让人看到了像什么?”

    孙友深吸了一口气,口气中却是略带激动,低声道:“来了,来了,你、你那份师父真的来了啊。”

    沈石笑了笑,没有说话。

    孙友仰天长呼了一口气,似乎终于是从内心中的紧张压力里缓解了几分,然后却是看向沈石,沉声正色道:“石头,不管今日之事到底成或不成,你帮我这份人情,我必定铭记在心,永不相忘!”

    沈石见他说得认真,也是收了几分戏谑之色,轻轻拍了拍他的胳膊,微笑道:“你想太多了,没事的,这事我觉得十有八/九会成。”他顿了一下,又道,“你前头私下跟我说的那些事,我基本都已经转告我师父了,包括……那只蜘蛛。”

    他微微一笑,目视孙友,孙友含笑点头,看去似乎在这一刻,他的身躯都挺拔了几分。

    ※※※

    两人正在这鸿钧柱下说话,并怀着各自不同的心情平静或是有几分焦急地等待的时候,忽然一个清丽身影从不远处走了过来,容貌动人,正是钟青露。

    两人都是一怔,只见钟青露走到他们身前,先是看了孙友一眼,眼神中带着几分异样神色,随后目光是落在了沈石身上。

    沈石不知为何,心中忽然有几分发虚不想看她的眼睛,不过随即也是反应过来,暗自笑了笑,随后微笑着道:“好久不见啊,青露。”

    钟青露默默地点了点头,脸上神情看去有些复杂,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片刻之后,又瞄了孙友一眼。

    孙友干笑一声,举手道:“我去那边看看,待会过来。”说着便自顾自走到一旁去了,只是目光仍然还是不是会扫过这边的两个人,眼神里也带了几分好奇。

    沈石略带了几分惊讶,道:“怎么了,你有话要对我说吗?”

    钟青露默然片刻,道:“石头,我刚刚才知道,那天你离开我家回山后,居然会有那样不堪的传言。可是我当时一回山就为了那场丹会闭关炼丹去了,真的不……”

    “好了。”沈石忽然插口,打断了钟青露的话,当钟青露抬头向他看去的时候,沈石却是轻轻吸了一口气,然后露出了笑脸,笑容温和而平静,微笑着道,

    “没事了,事情都……过去了。”

    ...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