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一百六十八章 异议

戮仙 第一百六十八章 异议

    第一百六十八章异议

    钟青露一怔,看起来似乎有些疑惑,不过仔细看了沈石的表情后,却发现沈石似乎确实并没有生气的样子,不由得也是松了一口气,嘴角边露出一丝微笑,道:“真的吗,那就好,我也就放心了。//”

    海风轻拂,她的衣裳在风中微微飘荡,巍峨高大的鸿钧柱下,一男一女相对而立,她发丝的飘动间,眼神似也如那盈盈水波,动人心魄。阳光之下,观海台上,此时此刻,她从深心里流露出的那一丝欢喜,仿佛已是这里最亮眼而美丽的风景。

    或许是那绝美的容颜突然有些过于刺眼,沈石忽然把目光略微移开了些,不过钟青露欢喜之余却并没有注意到他些许的异样,反而靠近了一步,微笑着道:“对了,我还没恭喜你拜入术堂蒲长老的门下了。”

    沈石笑了一下,摇头道:“多谢,不过我这个可是冷灶,你自己这边拜入丹堂云霓长老的门下,才是真真正正的大喜。”

    钟青露心中一跳,没来由地却是想到了在丹会的那一天,在炼丹的最后时刻疲倦之极的紧要关头,自己那一刻的心情……

    阳光洒落在身上,有淡淡的温暖,她忽然轻轻笑了起来,深深地看了沈石一眼,沈石有几分奇怪,笑着问道:“怎么了,干嘛这样看我?”

    钟青露凝视着他,轻声道:“其实,丹会那天我在炼丹室里,到了最后……”不知为何,她的声音越来越低,似乎有些话吐字艰难说不出口,而白皙如雪的脸颊肌肤上,隐隐又掠过了一丝淡淡的红晕,看去却是平添了几分少见的妩媚之意,令人怦然心动。

    沈石到后面实在没听清楚,奇怪地道:“最后怎么了?”

    钟青露沉默了片刻,忽然笑了一下,如春花般灿烂美丽,摇曳生姿,掩口轻笑道:“最后那一次炼丹我真是太累了,差点就支撑不住了啊。不过呢,我当时突然就想到你了啊。”

    沈石怔了一下,心底也是一震,愕然道:“啊?”

    钟青露目光如水,看了他一眼又转向旁边,似有几分不经意还有几分隐隐难辨的羞涩,就那么用笑意掩盖了过去,微笑着道:“哦,是啊,我当时就想啊,你一直以来尽心竭力帮我,给了我那么多灵晶灵草的,万一要是我输了,没了前途,你一定会回来跟我拼命吧!这么一想,我顿时就吓坏了,也不知哪来的力气,一下子就撑了下去,最后把丹药炼成了呢。”

    沈石“哦”了一声,那一刻连自己也不明白自己的心意为何有一丝茫然,不过片刻之后,他抚掌大笑,摇头道:“可不正是如此,幸好你最后赢了,不然的话,你记不记得当年咱们在青鱼岛上谈交易时,在你那个洞府里说的话啊?”

    钟青露不假思索,神情欢快,直接笑道:“我记得啊,你当时还在那边胡说什么如果我将来要是没钱还账的话,就要以身相许卖身抵账呢。”

    沈石一指她,忍不住又是笑了出来:“你居然真的还记得啊……”

    钟青露掩口轻笑,两人笑意都是欢快,只是笑着笑着,忽然笑声突然静止下来,两个人似乎同时察觉到刚才的话里有几分不太对劲的地方,彼此对望一眼,却是在片刻间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尴尬之色。

    气氛忽然冷了下来,两个人一时间谁也没说话,过了一会,沈石抓了抓头,干笑一声,道:“呃,开玩笑的,开玩笑的……你别在意。”

    钟青露似乎也有些心慌意乱,脸颊微见红霞,白里透红如温润琥珀一般,妩媚动人,也不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沈石咳嗽了一声,随即正色道:“总之,还是要恭喜你,有了云霓长老为座师,再加上丹堂如此雄厚的实力,日后前程定是远大,也说明我当初的眼光真是没看错人。”

    钟青露微微低头,片刻之后,轻声道:“你也一样,虽然术堂有些弱小,但能拜入一位元丹真人门下,日后必定也是前途光明。这样一来,我们也算是齐头并进了。”

    沈石微笑道:“希望如此罢,对了,你如今既然已经拜入云霓长老门下,应该就不会再缺灵材了吧,那咱们以前的那个交易,是不是就此作罢了?”

    钟青露怔了一下,却是摇了摇头,道:“石头,如果可以的话,这件事你再继续帮我一段时间,可以么?”

    沈石一皱眉,道:“怎么,难道你在云霓长老座下,还会缺这些炼丹灵材?”

    钟青露迟疑了一下,道:“师父那边确实会给我一部分的炼丹灵材,不过你也知道的,炼丹这件事消耗实在很大,而且越往高阶高品的灵丹,损耗越大,失败的几率也同样更大。”她微微低头,声音也低了几分,道,“我知道,高阶的灵草灵材确实珍贵罕见,说起来也是有些强人所难,如果你……”

    “我帮你。”

    一声简单却干脆的话语打断了钟青露的话头,她有些愕然地抬起头,向沈石看了一眼,沈石对她笑了笑,神情温和却是如此的熟悉亲切,恍惚中,在这一瞬间,钟青露猛然又记起了当年在青鱼岛上那两个少年男女的约定。

    “嗯。”她重重点了点头,然后微微笑了出来,笑颜如花,仿佛正是她一生之中最美丽的时节。

    ※※※

    器堂在观海台这里的大殿名叫“鸿钧殿”,与那七根鸿钧巨柱是同一个名字,这二者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或是什么牵扯,如今却是已经少有人知,只知道很早很早以前这个殿宇的名字就已经传了下来。

    在四正名门凌霄宗之下七大堂口里,器堂无疑是一个十分显赫的堂口,多年来与丹堂并列号称是凌霄宗两大支柱之一,单论各大堂口的实力,丹器两堂基本就是最强的第一等,灵兽殿与阵堂紧随其后算是第二等稍逊一筹,而接下的宝堂书堂又是差了许多,算是第三等。至于术堂么……算了,还是不提这件事为好。

    器堂正如其名,总督凌霄宗宗门内诸多法器灵器的锻造制作,其中灵工巧匠无数,道行高深藏龙卧虎者也是为数众多,历年来锻制的灵器法器,甚至是出自某些真人大匠之手的顶尖法宝,在整个鸿蒙修真界里也是赫赫有名。

    而如今执掌器堂的长老正是孙明阳,也就是孙恒的爷爷。

    如此家世身份,当孙恒走进鸿钧殿的时候,路上但凡遇到的凌霄宗弟子看到他的,差不多都是露出温和笑容招呼,热情亲切。孙恒也是笑着回礼,一路走来,信心却是又越发足了几分。

    进了鸿钧殿没多远,他便看到了一早等在那边的王亘,对这位爷爷门下的出色弟子,孙恒虽然平日有几分傲气,但在王亘面前还是不敢太过放肆的,连忙便快步走了过去。

    王亘很快也看到了他,笑道:“孙师弟,来了啊。”

    孙恒抱拳行了一礼,微笑道:“麻烦王师兄了。”

    王亘笑道:“客气什么,以后咱们说不定就是系出通脉的同门师兄弟了。师父与金湛长老都已经在后殿了,你随我进去吧。”

    孙恒点头答应一声,便跟着王亘走进了后殿。

    一路走到鸿钧殿后头一处开阔花园里,在一片绿草地上,孙恒便看到了爷爷孙明阳与灵兽殿的金湛长老站在那边,而在他们身边不远处,草地上还趴着一只中等大小的黑纹龟,看去一副懒洋洋的样子,似乎正是在晒着太阳。

    孙恒嘴角浮起一丝笑容,大步走了过去。

    王亘先他一步来到了两位大真人身后,神色恭谨,开口道:“师父,孙师弟已经来了。”

    站在草地上正在闲谈的孙明阳与金湛都是回过身来,看了孙恒一眼,孙恒虽然平日自信傲气,但在这位不怒而威气势逼人的爷爷面前,被他这么随随便便看上一眼,顿时便有些畏惧起来,道:“爷爷,我来了。”

    孙明阳“唔”了一声,点了点头,道:“还算准时,快过来先见过金师叔祖。”

    孙恒连忙向金湛长老行礼道:“孙恒拜见师叔祖,今日为小子之事,麻烦您老人家跑一趟了,真是罪过。”

    金湛长老拂尘轻甩,微笑道:“我与你祖父乃是至交好友,些许着又对孙明阳笑道,“孙少爷年轻有为器宇轩昂,再加上你这名师指点,日后必成大器啊。”

    孙明阳呵呵一笑,摆手道:“别尽说这些好听的,万一这小子信以为真了,还真以为自己有多厉害呢。”

    说着,他转头看了孙恒一眼,脸色一肃,沉声道:“恒儿,之前一应规矩要求,包括入我门下还要愈发勤奋修炼,不得有丝毫懈怠,否则就算你是我亲孙儿,我也断然不会宽容,你可都记在心里了?”

    孙恒正色答应道:“是,孙儿都记住了。”

    孙明阳满意地“嗯”了一声,又看了金湛长老一眼,随即微笑地道:“好罢,既然如此,今日入门的考校,我选了黑纹龟一事,金兄可有疑义否?”

    金湛长老笑了笑,摇头道:“并无疑义。”

    孙明阳哈哈一笑,转过头来,道:“既然大家都无疑义,那么……”

    “咦,好大的一只乌龟啊!”突然,一个突兀的声音从旁边陡然传了过来,众人都是一惊,转头看去,只见满头银发山羊胡子的蒲老头拎着一个酒葫,酒香四溢,笑容可掬地慢慢走了过来。

    虽说看着慢,但是转眼间这个老头却是一下子便到了跟前,看了一眼周围错愕的人们,包括脸色猛然间变得难看的孙明阳,蒲老头的笑容却是越发高兴起来了。

    他啧啧两声,忽然像是很随意一般,一脚踏在了那黑纹龟的龟背上,那黑纹龟吓了一跳,顿时将脑袋和四肢都缩回了龟壳中,然后众人便看见那个不请自来的术堂老头,模样要多刺眼有多刺眼地站在那里,踩着那只乌龟,拎着酒葫喝了一大口酒,然后对着孙明阳长老哈哈一笑,笑容亲切友好,笑着道:

    “老孙呀,我有一点异议行不行啊?”

    绿草地上,瞬间一片沉寂。u

    ...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