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一百七十一章 敲门声

戮仙 第一百七十一章 敲门声

    第一百七十一章敲门声

    看着走过来那个笑意盈盈的女子,青春倩丽仿佛全身都泛着亮眼的光芒,容貌轮廓间也隐约还有几分记忆中的模样,沈石心中忽然有一阵莫名的唏嘘。:3w.

    一直以来,他在凌霄宗宗门里的人际关系交往圈子都不算是很大,来来去去基本上也就是那几个朋友说得上话,至于其他的同门师兄弟当然也不会是完全形如陌路,但最多也就是点头之交罢了。

    而在他当年那个朋友圈子里,贺小梅其实也算一个,虽然比不上钟家姐妹两人与他交往密切些,但平日见面笑谈也是有的。倒是在上了金虹山,特别是他从妖界归来之后,或许是有秘密压在心头,沈石有意无意中对自己来往的同门又压缩了几分,至今说得上话的朋友差不多也就是孙友和钟青露钟青竹三人,当然如今拜入了术堂蒲司懿长老座下,又多出了一个师姐徐雁枝。

    除了这几人外,沈石对以前的朋友关系都相对疏淡了许多,与贺小梅也并不怎么来往,事实上金虹山这么大,凌霄宗门人弟子众多,如果不是特意前往洞府拜访的话,平时也确实不怎么好遇上,倒是前一阵子沈石在高陵山受伤被送回时,事后却是有听说贺小梅居然来看望过自己。

    有这一层关系在,沈石心里便有几分暖意,笑着对这个走来的美貌女子打招呼道:“好久不见啊。”说着,他目光往贺小梅身后扫了一眼,果然在她身后不远处,看到了另一个身材高大的年轻男子,不用说,便是那蒋宏光了,看来这么多年过去,这人居然还是一直与贺小梅交好,却不知他们两人关系如今到底怎样了?

    不过这几步走过来,前面的贺小梅神情中带着几分惊喜笑容,跟在他后头的蒋宏光却是面色不虞,像是有几分不太痛快的样子,看起来那副模样居然和前些年记忆中的相差不多。

    对于这样一个男人,沈石与孙友自然没什么兴趣去打招呼,都只是瞄了一眼之后便移开了目光,与贺小梅说话,而孙友这家伙似乎还更坏一些,本来看去还淡淡的,结果在看了一眼蒋宏光后,忽然对贺小梅一下子热情了不少,拉着她走过来,站在沈石旁边,闲扯笑谈间,几句话便逗得贺小梅掩嘴轻笑,而站在她身后的蒋宏光顿时脸色又难看了几分,望向孙友的目光里也是多了几分敌意。

    孙友对蒋宏光的敌意视若不见,沈石在一旁看得也是好笑,不过心里也对蒋宏光此人隐隐将贺小梅视作自己禁脔之物的举动有几分不屑之意,只是此事毕竟与自己无关,而且贺小梅本人似乎也没什么察觉或是有什么反感之意,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当下便笑着对贺小梅道:“我们在这里闲聊呢,你呢?”

    贺小梅嫣然一笑,道:“我现在就是在器堂鸿钧殿里做事啊,说起来好些日子不见你了,上次去高陵山脉里受的伤好了没?”

    沈石笑着点点头,道:“好了好了,说起来是我的不对,听说你上次还过来看我了,结果我这一段时间忙了一下,都忘记去找你了,真是抱歉。”

    贺小梅瞪了他一眼,徉怒道:“知道对不住我还不拿点东西过来意思意思吗?”说着自己又笑了出来,嘻嘻笑道,“好了好了,我知道啦,你这人平日大概最喜欢去找青露师姐和青竹师姐两个人吧。”

    “喂……”沈石被她噎了一下,孙友在旁边却是笑出声来,凑过来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贺小梅笑道:“不告诉你。”

    孙友哈哈大笑,但笑声中却是眼底隐有深意地看了身旁的沈石一眼,沈石摇了摇头,然后语带诚恳地道:“小梅,说起来咱们确实也算是老朋友了,如今又是同在宗门山上修行,日后若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只管来找我和孙友,只有力所能及的,我们都会……”

    “小梅她如今修行顺畅,好像也没什么特别需要别人帮忙的。”一个平淡的声音,忽然从旁边响了起来,却是蒋宏光似乎有些按捺不住,在贺小梅身后淡淡地道。

    沈石与孙友都是脸色微变,向他看了一眼,蒋宏光却是面容冷淡,冷冷与他们对视,眼中敌意愈浓。气氛似乎在刹那间有些紧张起来,贺小梅连忙笑着打圆场,道:“哪里哪里,咱们修道之人,所需资源所耗灵材那都是数之不尽的,不过以后我要是真有什么难处需要帮忙的时候,你们这两个家伙可千万别装死啊?”

    沈石与孙友都是点头,沈石笑而不语,孙友更是拍了拍胸脯,昂然道:“笑话,你看我是那种人吗!”

    贺小梅吐了吐舌头,模样娇媚,嘻嘻一笑,道:“好了,不跟你们扯了,我那边还有事呢,回头咱们找个时间再聚一次,好好聊一回啊。”

    沈石点了点头,一番话下来,对贺小梅印象好像又回到了以前那个开朗活泼的少女,带来了几许旧日的温暖,微笑点头答应下来。

    只是这边贺小梅正好转身离开的时候,忽然,从前方鸿钧殿后深处,突然传来了一声尖厉高亢的尖叫声,听起来竟有几分凄厉,仿佛夹带着巨大的恐惧之意,瞬间竟是将观海台附近的所有声音都压了下去。

    一时间,所有人都是被吓了一跳,纷纷转头向鸿钧殿方向看去,贺小梅也是大吃一惊,愕然道:“这是谁啊,怎地会……”说话间,她下意识地转头看了身边人一眼正想询问,忽然又是一怔,只见站在身旁的孙友与沈石两人,虽然也是都在同一时间看向鸿钧殿那里,但面上神情却是隐隐带了几分异样之色。

    ※※※

    流云城中,僻静小宅。

    凌春泥有几分慵懒地坐在窗前,望着窗外小小庭院,还有外头更远更高处那一片天空,不知为何,心底有几分烦躁之意。

    是因为想念他么?还是因为在这小宅中困居日久,有些烦了呢?

    一个黑色的身影从院子里的草地上跑了过来,一下子滑到地上滚了几下,然后又凑到那棵老槐树树干下蹭了几下身子,发出满足的声音,看去很是可爱好玩。

    望着窗外小黑的身影,凌春泥嘴角露出几分笑意,若不是有这只小黑猪作伴,只怕自己的日子会更加苦闷吧,当日沈石将小黑留在这里,也就是有了这点心意在。

    凌春泥微微歪头,像是想到了什么,嘴角边慢慢浮起几分温暖笑意,心中想着,上次他离开之前,曾经说过再来的时候,或许外头的风声已经不会再那么紧了,若有机会的话,便带着她出去散散心。

    你有没有想去的地方啊?

    凌春泥清楚地记得他当时是这样笑着抱着她轻声问道。

    是啊,去哪里好呢,鸿蒙世界这么大,听说有无数瑰丽神奇的地方,可是自己从小就几乎只在这流云城附近长大,或许……要先去一次那传说中的天鸿城吧?

    嗯,决定了,下次他来的话,就求他一起去一次天鸿城!

    凌春泥偷偷笑了一下,心底有几分温暖心意,似乎连心跳都忽然快了几分,忍不住用手按了按胸口。只是抬手之间,她眼角余光扫过,却是看到了什么,忽然一怔,将左手伸到了眼前,仔细看了看。

    那是一只白嫩、细腻和柔软的手掌,肌肤光泽如雪,温柔美丽,不过不知怎么,此刻在她左掌无名指的内侧,却有一小块半指甲大小的小小肌肤上,出现了一点异状。

    那是一种有些奇怪的模样,色泽有些灰暗,看起来不像是被无意中划破肌肤受伤所致,因为没有痛感也看不到破裂伤痕,就是在一片葱白指间肌肤上,多了一小块灰暗如枯木一般的小小灰皮,与周围光滑细腻的肌肤格格不入。

    凌春泥看了两眼,好看的秀眉微微皱起,心里便有几分不喜。她本就是个十分爱美的女子,更何况如今与沈石在一起后,心中对自己的美貌更是在意,恨不得一生一世都如此美艳柔媚。沉吟片刻后,她试着去擦拭揉/搓了几下,只是那指间的灰暗虽然狭小,但那色泽倒像是从肌肤内里渗透出来的一般,哪怕她再用力,却也是抹不去的。

    凌春泥摇了摇头,收了手掌,心情虽有几分不快,但很快还是平静了下来,毕竟这点小小瑕疵虽然不好看,但一来确实微小,二来也藏在隐蔽之处,平常人还真注意不到,连她自己都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这一小块灰皮呢。

    反正以后注意些,别给沈石看到了呀。

    她嘴角露出几分挂念的微笑,暗暗点了点头。

    不过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原本在院子里草地上懒洋洋躺在地上的小黑,忽然身子一顿,随后却是慢慢从地上爬了起来,像是忽然之间感觉到了什么。

    庭院幽幽,青天白日,几许微风从不知名处吹来,年老的槐树枝叶在风中微微颤抖着。风吹过枝头,吹过草地,吹过了窗前那个女子的容颜,掠起了她温柔容颜鬓边的几丝黑发。

    宅门紧闭,四下寂静。

    “哒哒、哒哒。”

    几声敲门声,如石子突然掉进/平静的水面,一下子打破了这片沉寂,回荡在院子屋前。

    凌春泥先是一怔,随即面露喜色,一下子站了起来,难道是他回来了?可是随即她忽然又是一怔,却是看到院子里的小黑依然站在原地,没有像以前沈石回来的时候那般欢快地冲到门边,而是冷冷地盯着那扇紧闭的门扉,隐隐透出了几分敌意。

    凌春泥瞬间悚然一惊,霍然回头,望向那座关着的门。

    门外,是谁?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