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一百七十三章 阵盘

戮仙 第一百七十三章 阵盘

    第一百七十三章阵盘

    呼啸声中,几十个人影瞬间出现,有的从大门冲进院子,有的越墙而过,转眼间便将原本幽静的这处小宅团团围住,看着那个个面带狞笑的猛兽盟修士,钟青露脸色一冷,清冷目光转过看向周围,秀眉微皱下,脸色略显凝重,但并没有露出什么明显的畏怯之色。[

    这时外头远近各处,同时也响起了好几个喧哗吵闹之声,似乎有些骚动,这里本都是僻静居家的所在,突然被猛兽盟这一堆人呼啸而来,显然也是惊动了不少人家,不过随即呵斥怒骂声响起,听着像是猛兽盟的人在外头凶狠反骂,而外头的动静很快也安静了下来,似乎这周围的邻居对猛兽盟这个盘踞在流云城多年凶名不小的修士门派也有几分畏惧。

    钟青竹背靠那栋小屋,距离房门不过半丈,而在她身前院子内外上下,此刻已经都是猛兽盟的修士,一眼望去,其中不少是炼气境的修士,手拿兵刃刀斧,凶相毕露,看来对这等事也并非是陌生;而在人群之中,还有五六个人明显气度与众不同,看起来像是凝元境的道行境界,其中又以此刻高高站在墙头的一个壮汉与站在他身旁的另一个马脸汉子看去为首。

    墙头之上的那个壮汉,便是之前发出一道白光将钟青竹逼退的人,此刻那道白光已经转回到他的手上,现出原形,却是一把白色短剑,看去仅仅只有尺许来长,与这壮汉的身材完全不相匹配,但剑刃之上宝光闪烁,却是一柄品相不错的灵器。

    钟青竹眉头又是微微一皱,没想到这些猛兽盟的乌合之众里居然还有能使用灵器的修士,她说来也算是从小在流云城这里长大,虽然多数时候是在钟家,但是从小作为下人丫头,她反而有更多的机会接触城中大小琐事,在这上头却是比那位钟家大小姐钟青露的眼界要更开阔几分。

    此刻她目光扫过这周围众人,特别是看到那墙头的壮汉与马脸男子,很快便看出在他们衣服袖口都绣有一只大狗图案,这自然便是猛兽盟中赤狗门的人。

    而墙头那壮汉在看到钟青竹之前动作轻盈地避让开自己那一记飞剑之后,也是一怔,似乎有些诧异,居高临下看了钟青竹一眼,忽地皱了皱眉,却是掉头对身旁的那个马脸汉子道:

    “咦,这小妞好像跟原来说的那个不太一样啊?”

    马脸男子的脸很长,容貌也是显得古怪丑陋,闻言哼了一声,道:“不是她,是刚才跑进屋里的那个才是正主。”

    壮汉“哦”了一声,钟青竹深吸了一口气,看了一眼周围虎视眈眈神色不善的猛兽盟修士,冷着脸道:“让开,我不参合你们的事。”

    那壮汉刚想说话,却只听他身旁的马脸男子忽地冷笑一声,眼中露出几分淫邪之色,目光溜溜地在钟青竹那苗条诱人的身段上打了几圈,笑眯眯地道:

    “既然姑娘到了这里,那必定是和那贱人有所关系,也就是我们猛兽盟的敌人,兄弟们,先擒下了,回头让老子好好问问她,然后……!”

    “哈哈哈哈……”一阵怪笑从周围的猛兽盟修士中爆发出来,向钟青竹看来的目光视线里顿时多了灼热,看起来似乎人人都在此时想到了什么,有些恶形恶状的家伙更是已经看去有些失态,狂笑声中,一下子便当先冲了出来。

    刀光剑影,寒光闪动,倒映出钟青竹不知是生气还是其他什么原因而有些发白的脸庞,而周围一下子已经冲出了六七个人影向她这里扑来,随后跟着的一波还有不少人,如一群饿狼般眼看就要将她淹没吞咬。

    钟青竹忽地一声冷哼,身子一转,非但没有后退逃逸,反而直接迎着那五六个扑来的男子冲去,这一下反倒将那几个人吓了一跳,脚步微微一顿,但随即又是嗷嗷大叫着挥舞兵刃砍下扑来,让站在高处的那个马脸汉子吓了一跳,在那边吼了一句:

    “都给老子小心些,别划破了面皮,不然老子饶不了你们!”

    话音未落,钟青竹身影一飘已经闪到冲得最快的一人身前,身子微侧便已躲过那劈下的大刀,同时手肘一抬,肘部如锤,准确无比地直接撞在那人的手臂关节上,瞬间一声清脆之极的骨折声响彻这个院子,带着几分令人毛骨悚然之意,让周围人的步伐刹那间为之一顿。

    “啊!”

    一声满含痛楚的狂叫声瞬间从此人口中吼了出来,整个人踉跄而退,但是还未等他退上两步,便突然又觉得身子一轻,竟是被那看似弱不禁风的女子抓住一只手臂,如拎鸡一般,直接甩了起来,径直砸向后头,顿时将那个方向一排人都打的人仰马翻。

    猛兽盟众人一时大惊,显然没料到这个陌生的年轻女子竟然如此棘手,而此处小院相对于人多势众的猛兽盟来说,显然也是有些过于拥挤狭小了,一时间虽然呼喊喝骂之声此起彼伏,声势逼人,但院子里钟青竹身影如风,来去自如,那些炼气境的修士恶徒在她面前竟无一合之敌,转眼间便被她打伤了数人,所到之处人仰马翻,让猛兽盟的气势为之一挫。

    墙头之上,壮汉与那马脸汉子都是脸色一沉,对望了一眼,壮汉道:“凝元境的,什么来历?”

    马脸汉子脸色阴沉,摇了摇头,道:“认不出来,不过能跟这贱人混在一起的,想必也没什么靠山,不管他,先抓了再说。”

    壮汉点了点头,忽地一声怒吼,却是直接向院子中扑了下去,同时白光再度亮起,居高临下向钟青竹劈去。

    听到他的吼叫之声,院子里的众多猛兽盟修士顿时向后退去,一下子让开了一片空地出来,只剩下钟青竹站在那里。钟青竹目光向上一瞄,却见那白光已然斩下,这是凝元境修士使用灵器的一击,威力与之前那些走狗截然不同,还未劈实,钟青竹便觉得风声扑面而来如有实质,甚至连脚下地面也隐隐有晃动之感。

    她脸色一冷,没打算硬接,正要避让的时候,忽然身子一侧风声忽起,竟是有一道细芒破空冲来,无声无息间已然近在咫尺,而眼角余光处,那个马脸汉子却是不知何时已经偷偷掠下了高墙,在一旁使出了这阴毒无比的一招。

    惊变之中,钟青露一声清啸,强行扭过身躯险险避开了那道阴毒细芒,但却是让不开了壮汉那道劈下的白光飞剑,只听一声痛哼,血光乍现,那飞剑已经劈在她的左肩之上,瞬间撕开了一道大口子,鲜血喷涌而出,转眼间染红了半边身子。

    周围的猛兽盟修士瞬间鼓噪起来,哈哈大笑,一拥而上,而那壮汉与马脸汉子显然过往早就用过无数次这般阴毒的配合手段,不约而同地向钟青竹抓去。

    只是钟青竹脸色虽然瞬间雪白,却是于间不容发之际身子一滑,如一尾青鱼穿行浪花之间,在白光落下之前那一刻,无声无息地飘了出去。

    那马脸汉子忽地脸色一变,低声道:“‘青鱼游’……居然还会这种道术神通?”

    与此同时,院子之中那壮汉一剑劈空,也是有些意外,随即就要继续追杀,但只见钟青竹身子一飘再掠,却是直接飞掠进了那间屋中,而房门在她进去之后,也是啪的一声大响,直接关上了。

    这屋子不过是普通民宅,木门木窗的看起来根本无法抵挡这么多修士,那壮汉一声低吼,便待率领手下强攻过去,但忽然身子一顿,却是被人一把拉住,回头一看,那马脸汉子不知何时已经落了下来,一边拉住了他一边对着那屋中沉声说道:

    “这位道友,看你道行匪浅身手不凡,不知师承何处,还请告知?”

    那小屋门窗紧闭,里面沉寂了一会,然后一个清冷的声音冷冷地道:“金虹山,凌霄宗。”

    此言一出,小院中顿时一片寂静,猛兽盟众人面面相觑,为首的那壮汉与马脸汉子脸色都是顿时难看了起来,过了片刻,马脸男子开口道:“若果然是凌霄上宗的道友,请问姑娘可有证明之物?”

    这一次,小屋中又是好一阵的沉寂,半晌没有动静,这意外的变化却是让猛兽盟诸人又有些惊疑不定起来。

    ※※※

    小屋之中,凌春泥站在一旁,愕然看着站在前方半边身子已经红了的钟青竹,小黑却是不知何时也偷偷钻进了这屋里,站在她的脚边。相比起有些紧张的凌春泥,钟青竹虽然伤得不轻看去也有些骇人,脸色更是雪白一片,但神情却依然镇定,进屋之后立刻目光看向周围,扫过这间小屋的每个角落,只有其间在看到那一个床榻时略微停顿了一下。

    这时外头那马脸男子的问话声第一次响了起来,钟青竹却是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右手伸入腰间如意袋,迅速取出了一个圆形古铜色似铁铸一般的奇特圆盘,盘上刻有诸多玄奥图纹,中心处一根粗短小柱,上面竟是虚空悬浮着一颗黑色圆珠。

    “阵盘!”

    凌春泥吃了一惊,阵法一道深奥玄奇,向来少有修士能懂,特别是在散修之中更是稀少,但是阵盘这种东西却是修真一道中鼎鼎大名的东西,鲜少有人不知道的。凌春泥看向钟青竹的目光顿时便有了些许不同,而此刻钟青竹取出阵盘后,直接一把摘下那黑色圆珠握在手里,然后则是将那阵盘放在这小屋正中之处。

    (表弟订婚喜酒,又要去一整天,不过春节刚过,再请假或是拖延感觉也有点不好,就努力一下把今明两天的文稿在今天一起先写了。稍后还有一章。)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