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一百七十六章 人生

戮仙 第一百七十六章 人生

    第一百七十六章人生

    黑暗里,靠的那么近,仿佛能够听到身畔人的呼吸与心跳声,已经残破多有碎裂痕迹的窗扉门墙,从裂缝里隐约可以看到外头的敌人又在蠢蠢欲动。:3w.

    凌春泥轻轻抱着钟青竹那单薄却柔软的身子,沉默了一会后,忽然轻声道:“会不会有人来救我们呢?”

    钟青竹面上没有什么喜怒哀色,也看不出有什么其他更多的表情,只淡淡地道:“应该不会有人来的。”

    凌春泥吃了一惊,道:“为什么?”

    钟青竹向屋外看了一眼,平静地道:“他们这半天下来动静这么大,如果有人会来那么早就该来了。到现在还没人过来查看究竟,多半便是这些猛兽盟的人事先在外头封了这条街道,再加上这里本就偏僻少有人来,所以才会如此。”

    凌春泥心下一沉,贝齿轻咬红唇,但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默然片刻后,轻轻叹息了一声。

    钟青竹听到了那声叹息,微微转头看了她一眼,眼神中似乎带着几分奇怪而说不清的神色,道:“怎么,你怕死么?”

    凌春泥轻轻地点了点头,道:“是啊,我很怕死的。”

    钟青竹眼底深处掠过一丝轻蔑之色,脸色淡淡地转过头去,只是片刻之后,却听到耳边又传来凌春泥带了几分幽幽的话语声,道:“我好怕死了以后,就那样一个人孤零零的;我好怕死了以后,阴阳相隔,就真的再见不到他了;我舍不得他的,我真的舍不得他。”

    钟青竹怔了一下,似乎完全没想到凌春泥居然会在这般情况下却是说出这样一番话来,不知为何她忽然觉得脸上有些温热,可是随即心里又是涌起一股怒意,心想这女子怎地如此不知廉耻?她此刻心情有些激荡,加上身陷绝境,平日的冷静涵养工夫便差了一些,脸上自然而然地便露出了几分。

    凌春泥此刻与她近乎肌肤相接,自然是立刻就察觉到了钟青竹的异样,当她抬头看到钟青竹的眼神神态时,尤其是这些年来钟青竹日渐养出了一股清贵清冷的气质,让凌春泥心中有些自惭形愧,带了几分歉意,低声道:“我……我胡言乱语的,对不住。”

    钟青竹冷哼了一声,扭头转向一旁,不去理会她。

    过了一会,凌春泥的声音才又带了几分小心,低声问道:“钟姑娘,他们什么时候还会攻打过来吗?”

    钟青竹淡淡地道:“不晓得,不过也只是迟早的事了。”

    凌春泥道:“那……你现在伤的这么重,还能支撑多久啊?”

    钟青竹深吸了一口气,眼神中掠过一丝淡淡的黯淡,但神色间却丝毫没有显露出来,平静地道:“前一次催持阵法,已经耗尽了所有灵力,所以下一次他们进来的时候,我是挡不住了。”

    凌春泥身子一震,脸上掠过一丝惊骇之色,但看钟青竹脸色肃然平静,并无丝毫玩笑之意,怔了半晌之后,随即苦笑一声,轻轻点了点头,像是认命了一般。

    钟青竹不知为何,虽然此刻凌春泥正好心地扶持着自己,但看着这个女子她心中总有几分愤怒不满之意,于是冷冷地带了几分讥讽,冷笑道:“是我学艺不精,护不住你,没法子让你活下去,真是对不住了。”

    凌春泥微微垂首,似乎对钟青竹的话语并没有什么反应,过了一会才轻声道:“钟姑娘,你说你也是凌霄宗的弟子,那你认识沈石吗?”

    钟青竹身子忽然僵硬了一下,过了片刻后,淡淡地道:“认识。”

    凌春泥抬起头来,嘴角带了几分温暖的笑意,道:“是吗,那你觉得他这个人怎么样?”

    钟青竹没有回答她的问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凌春泥,忽然反问道:“你跟沈石到底是什么关系?”

    凌春泥顿了一下,像是有几分迟疑,但片刻后忽然抬起了头,挺直了脊背,微笑着说:“我是他的女人啊。”

    ※※※

    我是他的女人啊……

    如此的直白而又干脆的一句回答,竟是在瞬间让钟青竹完全不知该如何接口,她怔怔地看着这个女人,看着她脸上在说起那个男人时温暖而倾慕的淡淡笑意,在那一刻,甚至这笑容都让她有些冰凉的身子都温暖了起来。

    钟青竹一时茫然,只觉得心中空空荡荡。

    耳边,传来了凌春泥的声音,道:“反正我看来是真的活不过今晚了,这辈子也许就这样了吧,不过总觉得有些……唔,我跟你说说我的事好吗,就当我们两个死前聊聊天。”

    钟青竹皱了皱眉,心里有些不快,本来正想拒绝,凌春泥却已经自顾自地在一旁说了开去,第一句话便是:

    “其实,我是一个孤儿……”

    钟青竹阻止的话到了嘴边,忽然又咽了回去,连她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但就是说不出口,于是就这样在黑暗中,静静地听着这个在今日之前还素不相识的女子,轻声细语地开始讲诉她至今为止短暂平凡却又历经风雨的人生。

    这世上芸芸众生,千千万万,浮世多苦,谁都有与众不同的路。

    于是在聆听别人的人生时,就仿佛打开了窥望另一条完全不同道路的窗口,渐渐的,钟青竹仿佛看到了这世上另一个女子艰难而多苦的历程,一点一滴,汇聚成河,光怪陆离,仿佛是这大千世界她所未曾见过的另一抹深深的黑暗灰色,隐蔽在那肮脏的繁华之下。

    可是冰冷的黑灰中并不全是灰暗,它依然也有温暖的亮色,凌春泥口中说到干娘的时候,笑容便是温和的,只是这样的亮色并不太多,直到一路漫漫走来,到了她口中故事接近尽头的时候,她讲到了那个叫做沈石的男子。

    然后她便笑了起来,那是由衷的温暖的笑容,偎依在她柔软怀中的钟青竹是如此清晰地感觉到了她的心意,然后沉默地听着凌春泥在这寒冷的黑夜里,带着几分幸福去回忆那份温暖。

    一点一滴,仿佛生活中的每件小事,凌春泥都记得清清楚楚,于是她把所有的事都对钟青竹说着,说着,到了后来,甚至于她隐隐已经不是在对钟青竹诉说自己的故事,而是沉浸于对那个心爱男子的回忆中。

    哪怕死亡就在不远处,哪怕夜色正是凄凉,可是只要回忆仍在,也许就不会那么害怕了吧?

    今生诀别之后,捂心向天祈愿,愿来生还能相遇。

    钟青竹越来越是沉默,从头到尾她一个字都没有说,但是那原本眼底的轻蔑之意,却不知何时已经消散而去。

    也不知什么时候,凌春泥像是突然从那一场梦中醒来,怔了一下后,随即带了几分歉意,低声对钟青竹道:“啊……让你听我瞎说了好久,真是不好意思。钟姑娘,你是名门子弟,我出身低微下贱,你可能看不起我,不过我说的不是假话,真的是……”

    “我信。”忽然,钟青竹用一句简短的话语打断了她的话,凌春泥吃了一惊,住口看着她,过了一会,只听钟青竹淡淡地道:“我的出身,也可以用你那低微下贱来形容的。”

    凌春泥吃了一惊,愕然道:“什么?”

    话音未落她刚想继续追问的时候,忽然平静了很久的屋外猛然响起了一声大响,外头似乎顿时热闹起来,那些猛兽盟的修士怒喝声也再度传来。横梁上的两个女人身子都是微微一颤,那最后的关头,就要到来了吗?

    钟青竹在黑暗中呼吸略显几分急促,仿佛在这片刻间连平日向来冷静的她也有几分心乱,只是片刻之后,她突然转过身子,却是看向凌春泥,目光清亮中带着一份冷意。

    凌春泥一时没反应过来,正茫然焦急紧张时候,突然只觉得脖子上一凉,却是钟青竹的一只手掌摸到了她细嫩的脖颈上,而她也同时在钟青竹的眼中看到了一份决绝,耳边传来了她的声音,道:

    “如果下场注定要死,与其受辱而死,不如我帮你一下,可好?”

    凌春泥身子猛然一震,只觉得一股寒意从心头涌起,虽然那只手掌上还没有使出丝毫力气,可是她却像是一瞬间已经艰于呼吸。只是看着钟青竹那清亮的目光,凌春泥心中那一声拒绝却是说不出口。

    真的……已经无路可走了吗?

    真的……就要这样死去,于是再也见不到他了吗?

    屋外喧哗声猛地高涨,仿佛那股杀气已经汹涌而来,夜风如此冰冷,仿佛冷冻了一切生机。这世间如此艰难,险恶原是无所不在,究竟要怎样才有一个温暖而安乐的人生呢?

    凌春泥不知道。

    她的眼前已是无路可走。

    临死前她只看到了那一双清冷清亮的目光,哪怕她依然还下意识地拥抱着这个美丽女子的身躯。

    她想到了他。

    她忽然好生想念他。

    石头,石头,石头……她在心里幽幽念叨着,然后闭上了眼睛。

    不看这冰冷黑暗的世界,于是那黑暗仿佛便稍稍远离,于是那眼前仿佛终于只剩下那个可以温暖她心房的男子,她看到了他的笑容与身影,那般欢喜。

    哪怕这夜色正是凄凉。

    ※※※

    金虹山上,幽谷之间。

    沈石在睡梦间忽然坐起,似有几分恍惚。

    过了片刻脑子清醒少许,他嘴里咕哝了两句,心想这山上事情大致已经做完,明天一早就能下山去了,另外还有那只猪,在梦里看到它黑了一座小山那么高的灵草,真真令人发指。

    “光吃灵草不干活,迟早教训一顿那只笨猪!”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