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一百七十八章 禁脔

戮仙 第一百七十八章 禁脔

    第一百七十八章禁脔

    清早时分,沈石便早早起了床,如过往日子里的习惯一样,活动了一番身子后,又开始了每日例行的画符修炼功课,天长地久多年坚持下来,这些事仿佛都已经像是他的本能了一样。《

    沉心静气心无旁骛地做完这些例行功课,稍事休息后,沈石便开始收拾洞府里的东西,将需要随身携带的东西一一装入如意袋中,便打开洞府走了出去,准备下山。

    不过在下山之前,他想了一下后,还是在山道岔路口拐了一个弯,却是向孙友住的洞府那边走去,打算与他交待几句再走。这时因为隔了一个修炼画符的时间,天色早已大亮,山道上也已经出现了不少早起走动的凌霄宗弟子,在这世外仙境一般的仙山里缓缓悠闲走动。

    一路走到那处平缓山坡面向茫茫沧海视野开阔的地方,和缓海风吹过,极目远眺,登时便觉得心胸为之一阔,让人情不自禁有深深呼吸的冲动。沈石露出一丝微笑,看了看那片蔚蓝的大海,然后一路走到孙友的洞府门前,敲响了那座石门。

    片刻之后,比他预想的要快了不少,石门便发出隆隆的声音移开了,孙友的身影从门后现出,带了一丝诧异,道:“石头,怎么今天这么早就来找我了?”

    沈石却也是有些吃惊,以他平日对孙友的了解,这个时候孙友应该还是赖在床上才对,但看他一身衣服整整齐齐,似乎是早就起床整理妥当的模样,倒是令人惊奇。

    沈石上下打量了一番孙友,没有马上回答孙友的问话,反而是沉吟片刻,随即失笑道:“你这小子,该不会是昨天晚上一整夜都没睡吧?”

    孙友窒了一下,随即哈哈一笑,道:“睡了啊,不过确实有点兴奋,没睡好,今早翻来覆去的干脆就早点起床了。”

    沈石看着他,笑着摇了摇头,孙友笑道:“你呢,这么早过来,这是有事吗?”

    沈石点了点头,道:“唔,我打算今日便下山去了,过来和你说一声。”

    孙友一怔,道:“这么急?”说着顿了一下,索性回身用云符关了石门,然后一拍沈石的肩膀,道:“那一起走吧,我顺便也送送你,对了,为何这么急着下山啊?”

    沈石转身与他并肩走去,旁边山道上前后都有几分凌霄宗弟子走动的身影,不过各自都有一段距离,能住在这种地段最好洞府里的人,几乎个个都是身后驾驶不凡的人物,看去也多是自信自傲的神情。

    两人上了山道,向外头走去,沈石一边走着一边对孙友道:“不急不行啊,昨天傍晚时候,徐师姐过来找了我一次,说是如今门中众多长老座下新晋弟子收徒的事,差不多人数都定下来了,剩下的便是要开始余下的前往四正大会门中精英弟子的挑选。听她的意思,这个期限大概会在十日之后开始,循旧例会安排在百山界中,以问天秘境探险的规矩令有资格参加选拔的弟子一起考校,从中选最优异者,并且听说咱们这些长老座下弟子哪怕得了资格的,也要过去共同磨砺一番,毕竟对日后真正进入问天秘境也有不少好处。”

    “哦,原来如此。”孙友出身孙氏世家,对凌霄宗门里的事务只会比沈石更加清楚,只听了几句便明白过来,点了点头,道:“这事我还真不知道,不过算算日子,距离四正大会差不多也就只有半年时间了,确实也该挑选了。”

    沈石看了他一眼,忽然微笑道:“你这说话言辞里的感觉,可是与前些日子完全不同了啊。”

    孙友怔了一下,随即哈哈大笑,笑声爽朗,颇有一股扬眉吐气的感觉。

    两人并肩走去,孙友谈笑间还调侃了沈石几句,问他是不是急着下山去见那个凌春泥,沈石笑骂了他几句,也懒得去跟他辩驳,倒是说了这次下山除了要安顿一下凌春泥那边外,也打算抓紧时间再去狩猎一次妖兽,准备些灵材,多备些灵晶灵丹还有最重要的符箓这些东西。末了,沈石带了几分郑重,正色对孙友道:“买房子那笔欠你的钱,可能要再拖延一段时日了。”

    “滚你的!”孙友“呸”了一声,恼火地道:“你小子再跟我说欠钱的事,信不信我跟你翻脸啊?这笔钱你都要还我,这是骂我吧,那你这次帮我的人情,我要怎么还,总不能叫我跪下来向你磕头吧?”

    沈石失笑,摇头不语,孙友凑过来揽住他的肩膀,道:“好兄弟,咱们这么多年交情了,以后此事莫要再提!”

    沈石笑着刚想说些什么,忽然两人同时听到前面某处传来了一阵吵闹声,这大清早的,又是在这片风水宝地的宁静山道上,还真是少见有人会在这里吵架的,一时间倒是让沈石孙友二人吃了一惊,一起抬头看去。

    这一看并没有看到什么,不过前头有几棵年深月久的大树枝繁叶茂,挡住了一段山路视线,两人紧走几步靠了过去,果然在绕了一个弯后,便看到树后那条山路上,一男一女站在那里,正在争论着什么。

    而这两个人,他们居然都是认识的,正是贺小梅与蒋宏光。

    贺小梅家世很好,听说父亲不但是一州大豪,跟凌霄宗宗门里的一些长老也是素日旧识,所以她的洞府便也被安排在这片最好的地段上,与孙友等世家子弟为邻。而蒋宏光身世平凡普通,洞府是在别处,此刻到了这里,应该是他过来找贺小梅的,只是不知为何,平日这两个一直关系不错的人,今日看去却吵得有些厉害,尤其是蒋宏光,英俊的脸上看去有些涨红,神色间颇为激动,甚至连说话的声调都不知不觉提高了许多。看那模样,甚至有点像是在质问贺小梅的样子。

    沈石与孙友彼此对望了一眼,昨日在观海台上时,他们二人都看到贺小梅与蒋宏光之间似乎有些不快,其中多少还有些孙友看蒋宏光不顺眼,故意调侃搞鬼的因素在,但是两人也确实没想到,这一晚过去,他们居然没有和好反而看起来似乎还越吵越凶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蒋宏光带了几分愤怒激动的声音已经传了过来,他死死地盯着贺小梅,咬了咬牙,怒道:“你说啊,为什么不说?”

    贺小梅看去脸上也是少见的神色冷峻,一脸不快,冷然道:“你要我说什么?”

    蒋宏光越发愤怒,一指远处,道:“我一大早就过来了,到你洞府门口,满心想着向你好好赔礼道歉,咱们重归于好的。可是敲门敲了半天,都不见你的人影,等日头都升起了,你却从外头走回来?这是去了哪里,你这一整夜夜不归宿的,到底是去了哪里?”

    说到后面,他双目之中如欲喷火,脸颊涨红,仿佛已是怒极。

    贺小梅一开始看着还有几分犹豫,似乎隐约有几分羞怯歉意,但是被蒋宏光这般言辞粗鲁加上厉色指责的时候,她登时也是怒火上冲,一跺脚,气冲冲地道:“你这人怎么说话的,你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蒋宏光惨笑一声,道:“什么意思,我倒是要问问你是什么意思,这一整晚的,你到底去了哪里?”

    贺小梅到了此刻,哪里听不出蒋宏光话里的意思以及他心中所想的,一时间也是脸颊通红,又羞又气,甚至连眼眶里都有隐隐一丝水气流动,看着竟是快被气哭了出来,指着蒋宏光/气道:“你、你、你……我去哪里,关你什么事?你凭什么管我!”

    蒋宏光身子大震,如遭电殛,脸色在瞬间苍白如纸,眼中一片不可思议的目光中慢慢又流露出几分绝望痛苦之色,伸出手指指着贺小梅,连那手指都在微微颤抖着,却是半晌说不出话来。

    贺小梅看着他那张平日里让自己十分心仪的英俊脸庞上,此刻面容扭曲透出了几分狰狞丑恶之色,心中一阵烦躁,甚至还隐隐有几分畏惧之意,一跺脚,大声道:“你脑子糊涂了吧,那就回去好好清醒一下,我现在懒得跟你说了,我回洞府去了。”

    说罢,她一转身便快步向回走来,走了几步便看到沈石与孙友面露惊讶之色地站在那边山道一旁,贺小梅顿时脸上又是一阵尴尬之色,心里更是一阵气恼,低下头一言不发,大步从两人身边走了过去。

    沈石与孙友看着贺小梅快步走远,随即又回头望去,只见此刻那棵大树之下,蒋宏光兀自站在原地,目光呆滞地看着远处走开的贺小梅窈窕身影,看去犹如丢魂失魄一般。

    沈石摇了摇头,心想此人怎地是这般心性,不觉便有几分不喜,加上平日跟蒋宏光也素来不熟,就没有上去劝慰的意思,只转头对孙友道:“我们走吧。”

    孙友看去与沈石的反应相差不多,点了点头答应一声,不过嘴角边却是露出一丝有些幸灾乐祸的笑容,看来他平日看这个蒋宏光也是有些日子的不顺眼了。在两人走过蒋宏光身边时,沈石目视前方没有什么动作,孙友却忽然间忍不住呵呵轻笑了起来,双手负在身后,一笑而过。

    蒋宏光木然站在原地,片刻后慢慢转过身,先是冷冷看了孙友的背影一眼,随即又转了回来,目视前方那一排依山面海优美风景里的洞府,看着那个身影已经消失不见的方向。不知何时开始,这个山道上忽然只剩下了他独自一人。

    孤独而冷清。

    就像全世界的人都抛弃了他一般。

    忽地,他猛然发出一声低沉的咆哮,一下子跪倒在地,咬紧了牙关,过往无数次在求道修炼历程里的艰苦从他脑海中浮现掠过,那是他吃过的无数的苦头,那是他从小因为家世太差而受的屈辱和白眼,一桩桩一件件,如针一般刺着他的心。

    他嘶哑着声音压抑地吼叫着,猛地一拳狠狠打在厚实的泥土地上,接着伸手如爪,狠狠抓住了一把碧绿的野草,在手心里拼命紧抓着,同时口中从牙缝间,慢慢地透出了几个字,带着痛苦也带着一点疯狂,低吼道:

    “你是我的!你是我的!你是我的……”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