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一百七十九章 有无杀意

戮仙 第一百七十九章 有无杀意

    第一百七十九章有无杀意

    在山上耽搁了半天,又看了一场莫名其妙的男女吵架,虽说对贺小梅突然的夜不归宿也有几分好奇猜想,不过沈石与孙友都没那个多管闲事的意思。~~~~一路离开之后,前往金虹山下渡海仙舟的码头,看看天色,差不多也快过了辰时。

    孙友陪着沈石一路下山,路上与他谈笑闲扯,展望即将到来的百山界选拔大会,看去心情大好,沈石当然也能理解这个好朋友此刻的心情,也是从心里为他高兴。至于这一场事关孙家内斗的另一个孙恒,他们两个都是不约而同如有默契地没有提起。

    走到山下,看到那渡海仙舟的时候,沈石便与孙友道别,孙友笑道:“你早去早回,接下来可是大事连连,一直都半年后四正大会这一段时间,可算是咱们修道一途中最紧要的时候之一了。”

    沈石点了点头,道:“我晓得。”说着正准备转身上船的时候,忽然从前头那渡海仙舟上急匆匆跑过来一个人,看去像是在仙舟上的一个水手,快步来到两人身旁。

    沈石正疑惑处,却听到旁边孙友呆了几分讶异,愕然开口道:“许三,你怎么来了?”

    那个名叫许三的男子默不作声,却是示意孙友跟着他走到一旁,然后在无人僻静处一阵低声话语后,他便又面无表情地走回了那艘高大的渡海仙舟之上。

    孙友走了回来,沈石看了他一眼,不由得怔了一下,却是发现孙友的脸色似乎有几分凝重与难看,忍不住开口问道:“那人是谁,这是有什么事吗?”

    孙友犹豫了一下,沉声道:“许三是我外祖母许家那边的人,刚才是过来对我说了一个消息,流云城那边那处宅子,就是春泥姑娘所住的地方出事了,像是被猛兽盟的人发现然后被人围攻。”

    沈石身子猛然一震,失声道:“什么?”

    孙友看他脸色震惊难看,连忙急声道:“你别急,虽说中间有些危险,不过最后还是我舅舅他们带人过去救下了,春泥姑娘应无大碍,如今正安置在许家大宅里。所以你要过去看她的话,就直接去许家吧。”

    沈石这才松了一口气,同时心底也隐隐有几分后怕,当下点了点头,道:“好,那我这就过去,同时也要当面多谢许家主救命之恩。”

    说着便转身大步向前走去,孙友多少能体会他的心情急切,也就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沈石走出了几步,忽然身子一顿,过了一会忽然又转过身来,看着孙友,道:“孙友,刚才那人有没有说,猛兽盟是如何发现那处宅子的?”

    孙友摇了摇头,道:“并未提及此事。”说着他沉吟片刻,又道,“不过猛兽盟那些人算是流云城这里的地头蛇,对城中情况十分熟悉,说不定是从哪些城狐社鼠之类的地方打听到的也说不准。”

    沈石默然片刻,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对孙友打了个招呼,便自去了。

    ※※※

    流云城中,许家大宅。

    偌大的家宅楼阁层叠,雕饰精美,而随处可见超过百年时间的一些楼台亭阁,又像是静静诉说着这里曾经经历的风雨岁月,透着一丝厚重沧桑。花园小湖点缀其中,又有几分典雅景色,落叶残花早被扫净,整座大宅都透着一丝干净齐整的气息,仿佛有一股勃勃生机,从这宅院里散发出来。

    大宅西苑一处庭院里,有三间屋子,平日都是安排当做客房,昨夜忙乱之中,却是有人被安置到了这里,除了中间靠北的那间没有人住之外,东厢房西厢房两处,都有人住了进去。

    凌春泥,就是被许家安排住在西厢房这里的客人。

    昨日那一场突如其来的争斗,一直持续到夜深时分,算起来当真是去鬼门关上走了一回,虽然到最后凌春泥自己身体上倒是没受到什么特别严重的伤,但所受惊吓也是不小。在被许家救下之后,带回许家大宅并安置到西苑这里,凌春泥本以为自己会惊惶而彻夜难眠,事实上,在刚刚安置睡下的开始时候,她确实也是辗转反侧,心里也是格外思念沈石,但是也不知什么时候,她躺着躺着就这样睡了过去,进入了梦乡。

    她做梦了,而且不止一个梦,是好多好多复杂艰涩而又模糊含义不清的怪梦,每个梦的时间似乎总是很短,一个梦持续一会便会忽然破灭然后又身陷另外一个梦境,就这样仿佛无穷尽一般地梦着,在光怪陆离的虚幻中茫然漂浮。

    有人说梦如朝露水泡,轻而易举地破灭便消失无踪,而凌春泥在一个又一个的梦境里穿行时,哪怕她偶然想记住些什么,却往往发现自己在梦境破灭的时候便会忘掉其中绝大多数的东西。

    她只是隐约记得,这许多梦中,噩梦居多,但也有一些让她欢喜高兴的美梦,她所记得的温暖和唯一还记得的人,是沈石。

    后来,她醒了。

    醒来已是天亮时分,竟是沉睡了一整夜,凌春泥躺在床榻被褥间,有些许的恍惚与茫然,心想最近这段时日以来,自己不知怎么似乎总有些贪睡慵懒,或许是因为关在家中太久而倦怠了吗?

    她轻轻摇了摇头,忽然没来由地心中痛了一下,刚才那念头里,原来自己不知不觉中,已经将那一处小屋当做“家”了么?

    可惜现在却已经没有了罢?

    她心中有几分黯然,轻叹一声,坐了起来。目光扫过这间屋子,昨夜到的匆忙,加上人在疲惫惊吓后也实在没有多余闲心,几乎都没好好打量过这里,现在认真一看,便发现这屋里十分宽敞,无论桌椅柜台都是古香古色,透出一股厚重久远的气息,尽显这许氏大户人家的底蕴。

    屋子里到处都显得十分干净,显然是时常有人打扫,并没有因为突然住进人而显露出任何忙乱污点,包括地上也是如此。眼角余光掠过床脚,凌春泥看到了卷成一团的小黑猪就趴在床沿下方地上呼呼大睡着。

    看起来,这只猪显然要比她更加贪睡,并且无忧无虑或者说是没心没肺的,一看便睡得香甜无比,光看它这幅模样,任是谁都不会想到昨晚会有那么一场凶恶的厮杀,而这只小黑猪在最后时候也是大发凶威,在那小屋里横冲直撞掀翻了好多个猛兽盟修士,光是被它咬断脚踝的就至少不下五个人。

    普通的炼气境修士,哪怕是手持兵刃身强体壮见惯厮杀的那些猛兽盟修士,在这只黑猪的獠牙之下似乎也都没有什么抵抗之力,这一点却是凌春泥从未想到的。以前沈石将小黑留在她这里,说是陪她作伴解闷和保护她,但凌春泥向来只觉得是前者,平日小黑整天一副好吃懒做懒洋洋的模样,哪里有什么可以震慑外敌地方了?

    不过昨晚一场战斗,显然充分说明了世上妖兽千千万,无奇不有哪怕就是一只猪你也不可以小看它,不然的话昨夜那些断脚狼狈的猛兽盟修士就是下场。

    她带了几分慵懒,伸了个懒腰,便下了床。走过呼呼大睡的小黑猪身边时,小黑的两只耳朵动了动,似乎往上边翘了一下,不过不知是不是睡得太香不愿醒来,又或是觉得此时此刻不会再有什么危险,小黑的猪耳朵很快又耷拉下来,嘴里咕哝了两声,连眼睛都没睁开,依然在香甜无比地睡着。

    整理好衣装,正有些怔怔出神的时候,凌春泥忽然听到了门外有一个沉稳的男子声音传了进来,道:

    “在下许腾,请问凌姑娘起身了吗?”

    凌春泥吃了一惊,连忙站了起来,快步走到门边打开了房门,只见屋外站着一个中年男子,面带微笑,正是许腾。身为许氏世家的家主,许腾在流云城中也是素有名声,连凌春泥往日都曾经听说过,当然那时候两人完全是不同世界的人,她也根本没想过有一天会站在这位曾经觉得高高在上的许家家主面前,虽然此刻看起来,许腾笑容和蔼温和,倒也和普通人没有太大区别。

    凌春泥不敢怠慢,或许心中还有几分本能地敬畏,垂首低声道:“小女子见过许家主。”

    许腾打量了一下凌春泥,微笑道:“凌姑娘昨夜休息的可还好么?”

    凌春泥点了点头,道:“很好,多谢许家主昨日的救命之恩,小女子感激不尽。”

    许腾哈哈一笑,摆手道:“举手之劳而已,姑娘不必放在心上。说起来我与沈石也算相识,而且当日他也曾出手救过我的三弟,一切都是应有之义。”

    正说话间,忽然从院子另一侧发出一声吱呀声,却是东厢房那里走出来一个丫头,许腾与凌春妮转头看去,只见那丫头过来禀告道:

    “老爷,钟小姐已经起身了。”

    许腾点了点头,挥手让这丫头下去了,随后对凌春泥微笑道:“钟姑娘身上有伤,所以我安排了一个丫鬟伺候着,不过好像她也不是很喜欢,怎样,要不要随我过去一起看看她?”

    凌春泥心里本就有几分挂念钟青竹,闻言连忙点头答应下来,两人走到东厢房门外,许腾如前一般,敲门自报姓名,片刻之后,便听到钟青竹略带几分虚弱的声音从屋内传了出来,道:

    “请进。”

    房门是虚掩的,许腾带着凌春妮推门而入,一进门凌春妮便看到这边屋子里的格局摆设,与自己住的西厢房几乎一模一样,而此刻钟青竹身上的伤处也早已包扎清楚,披着一件绿绒披风,脸色稍显苍白,清丽容貌间略见憔悴,却隐约又似多了几分平日少见的柔弱温和之美。

    看到许腾与凌春妮过来,钟青竹向前欠了欠身,脸上带了几分歉意,对许腾道:“许世伯,我身上有伤不便,无法见礼,还请恕罪。”

    许腾连忙虚扶一把,笑道:“坐着、坐着,快好好坐着,这些虚礼理它作甚?”说着又笑道,“这几年来,我也是早就听说你这个钟家后起之秀的名声了,早欲一见,可惜总不得机会,今日一见,贤侄女果然是人中翘楚,前途不可限量啊。”

    钟青竹笑了笑,道:“世伯过奖了。嗯,关于昨晚之事,我……”

    许腾不待她说完,便微笑着插口道:“贤侄女放心,你昨晚既然交待了,我当里理会得,此事家中都已禁言,也没有派人往钟家送信,以免令堂担忧。你只管在我这里好好养伤就是了。”

    钟青竹默然片刻,眼中还是掠过一丝感激,低声道:“多谢世伯。”

    许腾哈哈一笑,道:“小事而已。”说着又在这里与她们二人闲聊片刻,随即便有事离开了。

    许腾走后,这屋里便只剩下了凌春泥与钟青竹二人,两个女子彼此对望一眼,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屋里的气氛一下子沉默了下来,显得有些尴尬。

    过了一会,凌春泥慢慢走了过去,靠着床沿边上坐下,默然片刻后,轻声道:“你的伤势怎样了?”

    钟青竹看了她一眼,道:“没什么大事了,只是血流的多了些,将养几日就会好的。”

    “哦,那就好了。”凌春泥道。

    “嗯。”钟青竹轻声答应了一句。

    两人又沉默了一会。

    就在钟青竹觉得有些不太适应这显得尴尬的气氛,准备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忽然却听到凌春泥坐在那边道:“青竹……姑娘,我想问你个事。”

    钟青竹道:“你说。”

    凌春泥深深呼吸了一下,脸色看去并没有什么变化,一切如常,静静地道:“昨晚最后那时,你把手放在我脖子上,如果……如果没有小黑和许家来人救援,那你会不会真的掐死我啊?”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