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一百八十章 亲近

戮仙 第一百八十章 亲近

    第一百八十章亲近

    钟青竹缓缓抬头,向她看去,只见凌春泥脸上并无异色,神情平静似乎只是随口问了一个普通的问题一般。\ \她沉默了一会,随后嘴唇微动正要开口回答时,忽然凌春泥一仰头,脸上神情露出几分懊恼之色,摇了摇头带了几分歉意,对钟青竹笑道:

    “哎呀,真是对不住,我又说错话了。”说着她叹了口气,道,“青竹姑娘你别在意,我这个人有时候脑子很笨的,所以会说一些傻话。昨日若不是你在场救了我几次,我早就落在猛兽盟的手里了,又还能问什么死不死的话?”

    钟青竹深深地看了身前这个女子一眼,默然片刻后轻声道:“无妨的。”

    凌春泥笑着伸过手来,拉住了钟青竹的手掌,微笑着道:“总之呢,咱们两个也算是机缘巧合共度了一场生死患难,却不知你肯不肯赏脸跟我做个朋友呢?”说着她看去眼光里似乎有些期盼,轻声道,“其实我一直都没什么要好的朋友的,有时也特别想有一个平时能说说话聊聊天的好姐妹,可是……嗯,可以吗?”

    钟青竹怔了一下,似乎没想到凌春泥会突然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只是她这时望向凌春泥,只见这女子身段丰腴,容颜娇媚,一言一笑一举一动间,一股仿佛出自天然的柔媚之美便自然而然地流露而出,莫说是男子,便是身为女子的钟青竹,在此刻竟然都有几分为之心动。

    她心底忽地一阵没来由的心痛,有那么片刻,她在心中茫然地想着:难怪、难怪他会喜欢这个女子,又或许,他喜欢的便是这样的女子么……

    她一时间有些怔怔出神,没有说话,凌春泥却有些误会,带了几分惭愧与失望,微微低头,低声道:“呃,对不住,是我唐突了。青竹姑娘你出身大家,又是凌霄宗的亲传弟子,前程似锦,我、我真是……你别生气啊,就当我没说……”

    最后一个“过”字还没说出口,钟青竹已经回过神来,摇摇头打断了凌春泥的话,道:“不是那回事,我们……可以做朋友的。”说着她笑了笑,笑容里似乎也有几分无奈,道,“什么家世,什么地位,其实我小时候的出身,也未必便比你好到哪里去了。”

    凌春泥顿时喜笑颜开,显然对能和钟青竹成为朋友十分欢喜,与她说话间顿时便多了几分亲密,而钟青竹虽然一开始也并不是很适应凌春泥的亲切,但是一阵闲聊谈话下来,渐渐的却是对凌春泥的印象有了少许改观,发现这个姑娘似乎与自己之前所想的并不是完全一样,也而且谈吐言辞里,居然和自己也颇为谈得来。

    又或许,自己其实也并没有什么多少真正知心的朋友么?

    就这样,凌春泥坐在钟青竹的床边,陪她说了一阵子的话,两人对彼此的认识也渐渐深入了些,只是过了一会,钟青竹忽然若有所感,微微低头,发现凌春泥的一只手掌还握着自己的右手,而那丝异样也正是从她手上传来的。

    钟青竹皱了皱眉,抬头看向凌春泥,道:“春泥,你的手好凉啊。”

    凌春泥一怔,连忙从钟青竹的手掌里抽回自己的手,带了几分歉意笑道:“哎呀,我都忘了这回事了,没冷着你吧?”

    钟青竹摇摇头,看向凌春泥的目光里多了几分疑问,道:“我记得昨天晚上那时,就觉得你身子和手掌很是冰凉,那时还以为是受了惊吓,怎地到了现在还是这般?”她打量了一下凌春泥身上衣物,道,“是不是天冷受凉了?”

    凌春泥笑着把双手手掌放在一起搓了搓,然后放到嘴边哈了一口气,笑着说道:“没,我挺好的啊,身上没病没痛的,就是天生这样吧。”说着又把手伸给钟青竹,笑道,“你现在摸摸,是不是又热一点啦?”

    钟青竹伸手轻轻握住凌春泥的手掌,只觉得她掌间肌肤上确实比刚才温暖了少许,只是那一丝暖意如此脆弱,分明还是掩不住更深处的那一层寒意,如水,如冰。

    钟青竹握着她的手停顿了片刻后,然后微笑着说道:“嗯,感觉确实好多了。”

    凌春泥嘿嘿一笑,脸上带了几分温柔狡黠的得意,正想开口再说什么的时候,忽然从她们这间屋外的那处庭院里,传来了一个熟悉的男子声音,带了几分急切与焦灼,大声地叫道:

    “春泥,春泥,你在这里吗?”

    床榻内外,两个女子竟是同时身子一震。

    凌春泥一下子跳了起来,那一刻仿佛有一道光彩从她脸上绽放一样,整个人都亮了几分,那一份欢喜那一份笑容,似花儿猛然绽放。

    她猛地回身,快步地向着房门跑去,一把拉开了门扉,屋外的光亮洒落下来,只见屋外院中,青石路上,一个男子站在那里转头看来,正是沈石。

    “石头!”

    凌春泥一声欢呼,跳了出去,神情激动而喜悦,甚至连眼眶里都突然有几分水雾隐隐出现,而沈石也是在看到凌春泥之后,立刻大步走来。两人在小院里路上相遇,凌春泥笑着扑来,沈石则是张开双臂,一把抱住了她,终于也是放心了心,欣慰笑出声来。

    依偎在那熟悉而温暖的怀抱里,凌春泥瞬间便觉得有一种格外的满足与踏实,仿佛这些日子来的思念惊险,在这一刻忽然变得毫不重要,只要……能在他的怀抱,就足够了。

    她微笑着闭上了眼睛,双手紧紧地抱住沈石的腰身,像是带几分贪婪一般把自己贴紧了他的身子,去呼吸他身上温暖的气息。而沈石也是笑着抱着她,轻轻摸着她的长发,轻拍她的后背。

    低语数句后,他偶然抬头望去,忽然便是一怔。

    只见前方石径尽头,东厢房内,洞开的门扉里那一座床榻上,正有一个受伤而略显憔悴的女子倚靠坐在床上,脸色苍白,怔怔地从那边看着这一幕。

    无人望见的地方,她垂落的手掌悄悄抓住了自己的披风一角,缓缓握紧,直到那骨节发白,深深陷入了肌肤之中。

    ※※※

    久别重逢,中间又出了这么一档子危险事,险些就阴阳相隔再不复见,无论沈石还是凌春泥都是有几分后怕。不过总算还好,眼下看来一切都还算安稳,沈石先是进来谢过了钟青竹,又关切地问她的伤势,钟青竹则是看起来一如平日那般淡然,只说自己无碍。

    沈石匆忙到此,一来便着急着过来见她们二人,虽然此刻心里还有不少疑问话语想跟这两个女子说,包括凌春泥身子如何、钟青竹伤势怎样以及有些奇怪的钟青竹为何会出现在那僻静小屋处,不过眼下却并不是他细说的时候,因为到了许家这里,他还得要去先拜见一下许家几位前辈家主,毕竟这次真是靠他们才救下了凌春泥与钟青竹,真是一份好大人情。

    所以在见过凌春泥与钟青竹,确认她们两人确实都安稳无事后,沈石与她们说了几句话后,便又再度折回许家前堂客厅,那里许腾已经在等他了。

    两人落座,一番感谢笑谈,许腾对这个年轻人十分友好,全然看不出有任何高高在上的傲人气势,对沈石详细说了一番昨夜情况,最后更是带了几分关切,道:“沈兄弟,现在的情势你也是明白,不用我多说了,那位凌姑娘最近最好还是先住在这里,一来养伤,二来安全,也能避免再被猛兽盟那匹恶徒找到。”

    沈石沉吟片刻,也没有在矫情,点头前身,抱拳道:“如此就打扰许前辈了,这般恩德,沈石日后定有回报。”

    许腾哈哈一笑,摆手道:“沈兄弟太客气了,不过举手之劳罢了,此外那猛兽盟伤我三弟在先,我们许家本来也正要对付他们,此次不过正好是一个开端罢了,接下来便要斩草除根,将这一伙作恶多端的恶徒从流云城中驱逐出去,还这城里一片朗朗乾坤。”

    沈石心念一动,想了想道:“前辈,若果真如此的话,或许在下也能略尽几分绵力,也算是报答贵家救助之恩。”

    许腾笑着摇摇头,伸手示意他坐下,微笑道:“跳梁小丑尔,何劳沈兄弟你的大驾,不必不必。”

    沈石又恳请数次,许腾只是微笑推辞,话里话外只让沈石与凌春泥等好好在此休息便可,沈石无奈,只得受了他这般美意,同时道若有用得到他的地方,请许家主万万不要客气。

    经此一番叙话交谈,两人的关系感觉倒是亲近了不少,沈石坐了一会,便起身告辞,随后又是去后宅看望了一下许兴。前番受伤道行受损后,许兴整个人看去苍老了不少,不过精神却是不坏,看到沈石过来也是十分高兴,拉着他说了好一阵话,最后也是对他说,对付猛兽盟那件事不用沈石插手,许家自然会搞定,话里行间更是不经意流露出几分许家就是低调太久了,这次若是能好好一展獠牙实力,也能让流云城里其他世家看看清楚之类的意思。

    话到此处,许兴也是笑着夸了几句沈石,只道沈石前程远大,许家这里也是欢喜,毕竟都算是朋友了。沈石含笑答应,如此又坐了一会,便起身告辞,许兴也不强留,唤人送他。

    刚走到门口处,沈石正要向外走去,忽然只见门外人影一闪,一个雪肤冰肌容貌清美的女孩儿走了进来,口中正喊了一声:“爹!”

    话音未落,她便看到了正走出来的沈石,先是一怔,随即一抹嘴角掠起一抹笑容,天光之下,那少女笑意盈盈,轻声温柔地道:

    “沈大哥好。”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