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一百八十四章 失孤

戮仙 第一百八十四章 失孤

    第一百八十四章失孤

    再度出了许家大宅,沈石一路走到流云城城南的南宝坊,经过那条热闹长街上的神仙会商铺门口时,他向里面看了一眼,有些犹豫,不过最后还是摇摇头走了过去,一直向长街尽头那片南天门广场走去。*

    和往日里的情况一样,南天门这个散修聚集摆摊的地方仍然还是拥挤喧闹的模样,无数的修士在这里为了一点蝇头小利又或是那些不知是真是假的各种灵材而争吵辩论,每一次沈石看到这一幕情景时,常常都会觉得从另一个角度看,所谓高高在上远远凌驾于普通凡人之上的修士,其实也还是普通人,同样也有凡世俗人的七情六欲。

    他在人群里信步走去,看着并无目的,与周围走动的大部分修士看起来并无两样,没过多久,他便走到了这片散修集市的中间地带,在某一处有些眼熟的摊位前停下脚步。八年前,当他还是一个少年的时候,就是在这里的一个摊位上发现了某个平凡无奇的黑罐,并从中发现了妖族秘法阴阳咒的清心篇,这才有了他如今与众不同的修道之路。

    沈石目光转过,忽地一怔,却是看到在那摊位之上,此刻坐着的那人却并非自己曾经见过的那个老候,而是另一个看去有些皱纹的中年男子。而与此同时,那男子看到沈石在自己摊位前停下脚步,马上热情地招呼道:“这位公子,可是看上我这里的灵材了吗,是哪一样,你尽管挑选,我的东西绝对是好的。”

    沈石皱了皱眉,在他摊位前蹲了下来,目光直视在身前那块绸布上扫过一眼,便知道这上头十件中倒有六七件是假货或是劣货,剩下几件真品也都是常见货色。他摇了摇头,对这些灵材自然没有半点兴趣,而是看着这个摊主,道:

    “老板,我问一下,原来这个摊位不是那个老候的吗,他人怎么不在了?”

    那男子一怔,显然没想到沈石居然会问起这个,带了几分狐疑之色,看了沈石一眼,道:“你找老候做什么?”

    “你认识他?”

    男子点了点头,道:“嗯,算是认识吧。”

    沈石心中一喜,连忙道:“那你可知他现如今在何处?”

    那男子迟疑了一下,呵呵笑了一声,却是摇了摇头,道:“他好像很久没来这里了,我也记不太清楚了啊。”

    沈石目视于他,那男子表示无奈地摊摊手,只是眼神却有几分躲闪闪烁,过了片刻之后,沈石叹了口气,从腰间如意袋中摸出了一颗闪亮的灵晶,丢了过去。

    那男子一探手直接抓住了那颗灵晶,顿时眉开眼笑,放到眼前仔细看了一眼之后,对沈石哈哈一笑,道:

    “谢公子赏!”

    ※※※

    沈石离开南天门这里的时候,从那个男人口中已经知道了一些关于老候的事,事实上这个男人确实不是很清楚老候的近况,因为从很久以前老候就突然不再来南天门这里摆摊兜卖灵材了。不过幸运的是,往日里此人一直都在老候附近的另一个摊位摆摊,所以与老候也有几分熟悉,居然知道老候平日的住址,基本上那一颗灵晶买到的就是这点东西了。

    按照那男子所给的地址,沈石又一路走到流云城东面,也就是昔日候家老宅的附近。其实当初候胜拜入凌霄宗并成为凝元境的亲传弟子后,父以子贵,老候在候家的地位也是有所提升,在这一点上倒是与钟青竹有些类似,不过候家并没有像钟家那般败落,门中英才俊杰也有不少,所以老候也不像钟青竹的母亲那般风光。

    只是后来候家突然败落,被其他世家将世代相传的基业尽数瓜分,老候也是被迫搬离,也差不多就是在那个时候开始,老候的生活开始发生了不为人知的异变,虽然他因为与候家血脉疏远而没有受到牵连,但是他再也没有去南天门摆摊,也几乎很少人再见过他。

    沈石沿着大街走去,在离那座曾经风光一时的大宅外百十丈远外的一处小巷口停下脚步,在心里轻轻回忆盘算了一下,发现老候的异状应该就是当日高陵山脉中发生异变之后的不久,也就是他发现唯一的儿子候胜有可能再也回不来的时候。

    沈石在心里叹了口气,走进了这条巷子。这条小巷在长街边上,不过相比起以前凌春泥干娘所住的那条肮脏污秽的陋巷,这里明显要热闹许多,有许多人家都住在这里。巷子里的房子多数都是灰暗狭小的,在这里居住的人脸上多半都带有几分麻木疲累之色,只有几个年纪还幼小的光屁股小孩儿,还在这条昏暗的巷子里彼此打闹追逐着,挥洒着与这片地方有些格格不入的天真与欢乐。

    沈石越过了那几个小孩,走到了小巷尽头,在最里面的那扇破木板门上,轻轻敲了敲门。

    “咚咚咚。”低沉的敲门声回响起来,周围有几道麻木的视线向这里看了一眼,但没有任何人有出头干涉的意思,不知为何,沈石觉得心里有些不太舒服,而门里也没有任何反应,他微微皱了皱眉,心想难道前头那男子给自己的是假消息?又或是老候如今已经不住这里了吗?

    他又敲了一阵,门里还是没声音动静,沈石不禁有些着急起来,用力稍大,那木门吱呀一声,却是直接向里打开了,居然是没有上锁的。

    伴随着大门打开,一股异常的恶臭从门里飘了出来,虽然不是特别浓烈呛人,但还是有一种令人很不舒服的感觉,沈石身子顿了一下,没有立刻向里面走去,而是站在门口看了一眼,只见灰暗狭小的屋里,好像在地上躺着一个人影。

    他心中一动,迟疑了片刻还是踏步走了进去,走到那人身旁扳过他的身子,当那张憔悴无比骨瘦如柴的脸出现在他眼前的时候,沈石真的没认出这个跟死人几乎没什么两样的人居然就是老候。

    这个人并没有真的死去,口鼻之间还有残留的一口气,呼吸衰弱,但看起来只要无人管他,应该再过不久他就会死在这无人问津暗无天日的小黑屋中。

    而这个看起来形如骷髅苍老不堪的人,从那仅有的一点脸型轮廓上看,沈石终于还是勉强辨认出这就是老候。

    看着那张脸,沈石半晌没有说话,虽然来这里时多少会想到一些失去独生儿子候胜会对老候造成一些打击,但失孤之后的他会落到如此心丧若死的地步,还是出于沈石的意料之外。

    或许,一个儿子,又或是一个年轻人,终究是不能体会到老人失去一生挚爱孩子的感觉吧。

    沈石在老候的身边蹲下,轻轻叫了一声,道:“老候,你还记得我吗?”

    老候浑浊而空洞的眼眶里,眼珠一动不动,仿佛什么都没听到。

    沈石沉默了片刻,又道:“我叫沈石,是候胜的同门师兄弟,你想起来了吗?”

    老候的目光忽然亮了一下,似乎是在听到了候胜两个字后,猛地收了些许触动一样,然后慢慢地转过头来,有些吃力地看了沈石一眼。

    他的眼神迟钝而无力,并且在看到沈石的脸后很快便闪过一丝漠然失望之色,像是马上又要回到之前那麻木等死的模样。

    可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在老候的眼前突然多出了一件东西,那是一只旧布做成的小狗,很是破旧,甚至已经有些不成形状,布狗的一只后腿还有屁股上的尾巴,都已经掉落不见了。

    这只破旧的布狗玩偶就拿在沈石的手上,也不知他从何得来又从哪里拿出来的,就这样放在老候的眼前,而在看到这只布狗后,老候身子猛然一震,眼中陡然现出一股不可思议的光彩,竟是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气力,一下子抬起了头,口中发出了几个含糊不清的字眼,只是或许是太久没有说话,又或是没了力气,沈石并没有听清他到底在说些什么。

    不过沈石脸上并没有什么意外之色,反而是轻轻叹了口气,低声道:

    “跟我走吧。”

    老候慢慢转头,看着这个并不熟悉的年轻人,但很快就用尽全身残余的气力,拼命点头。

    ※※※

    流云城,许家西苑。

    “天鸿城的天鸿十景,你都曾经看过了吗,真的有那么漂亮神奇么?”

    凌春泥趴在钟青竹房间的桌边,微微侧着头看着倚坐在不远处床上的钟青竹,带了几分好奇地问。

    钟青竹摇摇头,道:“也不是啊,大概那次过去,我也就看五六处奇景吧。天鸿十景虽然出名,但有些并不是常年能见到的。”

    凌春泥抿了抿嘴,眼中似有几分向往之意,轻声道:“石头跟我说起这个时,说是他在天鸿城的时候只见过三处奇景,分别是龙桥落日、长城揽月和不夜之城,其他的因为时间紧促,也都没去看的。”

    钟青竹淡淡道:“这三处确实是最常见的,据我所知十景中常见的大概有五景,另有三景是随季节变换出现的,一年中只有某段时间才能看到,而最后的两景,其实是已经根本消失,再也看不到了。”

    凌春泥一怔,愕然道:“什么?”

    钟青竹笑了笑,道:“帝宫秋阳,鸿钧巨柱,这两样景色也曾是天鸿十景之列,但是在万年之前的人妖大战后,天妖王庭的帝宫变为一片废墟,妖皇殿前鸿钧巨柱毁的毁,拿的拿,早已不复昔日盛况了。”

    凌春泥点了点头,好一阵子没说话,只是眼眸里目光闪烁,仿佛在思索着什么,过了一会,她轻轻抬起头来,忽然叫了一声,道:“青竹。”

    钟青竹应了一声,道:“什么?”

    “你知道去天鸿城的话,应该怎么走吗?”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