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一百八十五章 人鬼

戮仙 第一百八十五章 人鬼

    第一百八十五章人鬼

    流云城外,向西偏北百余里,一片丘陵起伏,山林茂密。因为此处并非多产灵草或其他灵材的所在,所以向来少有人至,鸟鸣林幽,就这么年复一年。

    这一日,日头高悬天气晴朗,看起来与平日并没有什么异样区别,但是平日里幽静的这片山林,却忽然像是多了几分肃穆之意,清脆的鸟鸣声几乎绝迹,整座山林像是都沉默了下来,虽然是在白日,却带了一点阴森气息。

    山林前方,忽然有人影晃动,向这里走了过来,正是沈石与衰弱老朽的老候。因为老候的身子太弱,已经完全不能支撑他走上这一大段路途,所以沈石是直接将老候背在了背上,一路走过来的。

    虽然不是自己走过这百余里路,但是这一路颠簸,趴在沈石背上的老候气色看去仿佛又是衰败了不少,吸气少而出气多,总让人有一种随时都会断气死掉的错觉。可是虽然全身上下到处都像是一个死人,但是唯独在这个垂死老头的眼中,竟然还有几分光彩,似乎还在期翼着什么,一直努力地睁开着,向着前方眺望着。

    沈石背着老候一直走到了山林之外,然后抬头看了看这片初看并无异样但细察之后便会发觉阴森肃穆的山林,他脸上的神情也有几分复杂,沉吟片刻后,轻轻将老候从身上放了下来,找了块大石头让他靠着坐在地上。

    老候的脸色依然那么难看,浑浊的视线扫过了这片山林,然后望向沈石,嘴唇动了几下,像是想说什么却没有声音能发出来。沈石也看到了老候眼中的疑问,不过他并没有说话,也没有开口喊叫或是做其他任何老候期望他做的事,他只是深深地看了一眼这片山林深处,然后让开了身子,让老候整个人都显露出来,而自己则是站在一旁,安静地等待着。

    山风徐徐吹过,高大茂密的树木枝叶轻轻摆动,如绿色的波浪起起伏伏。

    没有鸟鸣,没有兽吼,只有那清冷的风声。

    渐渐的,在那风起的远处,在那片山林之中,忽然隐隐又有一点低微的声音掺杂进来,那声音轻细却诡异,如泣如诉,犹如夜深人静时深山荒野里的鬼哭声。

    鬼哭之声既起,便连绵不绝,从小到大,从低到高,渐渐汇聚成溪流小河,在那风中此起彼伏。

    老候的身子猛地颤抖了一下,脸上眼中露出几分恐惧之色,而沈石看去并没有什么畏惧之意,但是看向那片山林时脸上的神情,似乎变得更复杂了些。

    忽然,那林木背后猛地有白影一闪,紧接着竟是跳出了一个骷髅,两点鬼火点燃在眼眶里闪烁着对血肉鲜明的渴望与贪婪,死死地盯着沈石与老候这两个活人,像是再也忍耐不住,从那林子中冲了出来,张牙舞爪地扑了过来。

    老候嘴里发出了一声含糊不清地惊叫,本能地想要逃避但是很快发现自己竟是衰弱到连逃命都不成的地步,只得将求助的目光望向身边的那个年轻人。可是他随即看到,站在一旁的沈石并没有任何躲避之意,甚至看起来他连动手抵御这只扑来的鬼物的动作都没有,就是那样沉默平静地站在那儿,一动不动。

    随着这只骷髅鬼物的突然扑出,向着那两团鲜活血肉扑去,这片山林里那股奇异的鬼哭声瞬间大盛,似乎有无数暗藏的诡异之物同时被刺激到了,鬼哭之声大作。然而就在此时,突然有一声厉啸陡然而起,就在那片鬼哭声最深处,高亢凄厉,竟是一下子将所有的阴森嚎叫都压了下去。

    鬼哭之声登时大衰,山林重回寂静,而那只扑出的骷髅鬼物也仿佛一下子受到了极大的刺激,身子猛地一颤,下意识地停住了脚步。

    一道红色的身影,突然从这片山林深处掠了出来,快如疾风,一下子冲到那只骷髅身后。骷髅似乎预感到了什么,森白的骨架都战栗颤抖起来,然而它什么都还没做,便被两条血红的手臂一下子拗断了脊椎骨,断成两截,随即所有的骨架哗啦啦尽数碎裂,变为一片白色碎骨,掉落到地上。

    山林里一阵骚动,而在沈石眼前出现的那个红色身影,赫然也是一只鬼物,但是这只鬼物看去还有人形,只是全身几乎没有衣物,皮肉鼓胀至少有常人的两倍宽大,并且完全变成了鲜红颜色,望之几乎就像是鲜血淋淋的血肉直接裸露在外。而在这只鬼物的头部,甚至更加的诡异与可怖,右边半脸几乎都是白骨,而左边半张脸却还保持了近乎正常的人形面孔。而两只眼睛上,同样也是左边眼眶里是正常人眼,右边眼眶中却是一团幽绿鬼火,阴阳伴生不人不鬼,利齿獠牙突兀而出,便是传说中九幽黄泉地府之中最可怕的恶鬼似乎都没有这样恐怖的外形。

    老候口中忽地嘶哑一声,双足一蹬,竟是就此吓晕了过去,沈石吃了一惊,连忙过去探了探他的鼻息,发现并不是断气,这才松了一口气,连忙开始按他的人中施救,同时握住老候一只手,试着度几分灵气过去,看能不能让他好受些。

    前头的那只鬼物似乎也吃了一惊,正要向前冲来的时候,忽然听到后头山林里的鬼哭声又有渐起之势,猛一转身,却是对着那片山林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吼厉啸声。

    那声音刺耳而尖厉,瞬间再度压制了所有鬼哭声音,也让那片山林渐渐安静了下来,随后这只鬼物才转过身来,右边骷髅脸上没有表情,左边人脸上则是露出了几分焦急之色,猛地向沈石这里大步走了过来。

    这时沈石已经放开了老候,站了起来,看到了这样一个恐怖的鬼物靠近的时候,他微微皱了皱眉,似乎仍然还是对这幅可怖的尊容感到不舒服,不过除此之外他也没有其他太多的反应,只是轻轻叹了口气。

    或许是听到了他的叹气声,这只鬼物猛地停下了脚步,就在距离老候五尺之外的地方,半边人脸上露出几分茫然之意,然后慢慢地转向沈石。

    沈石轻轻摇了摇头,道:“他没死,不过……我找到他的时候,就已经和现在是差不多的样子了。”

    那只鬼物的身子颤抖了一下,目光缓缓转回到老候身上,獠牙横生的血口中发出了一声低沉嘶哑的嚎叫。

    沈石慢慢地走到他的身旁,叹了口气,脸上也带了几分悲悯之色,轻声道:

    “他应该是以为你已经死了,候胜。”

    ※※※

    候胜,这个不人不鬼可怕的怪物,竟是当日的候胜。

    没有人能够再从外表上认出他来,哪怕是那半张还勉强保持完整的人脸,可是每一个看到他的人都会被他身上更恐怖的地方所震骇,再也不会想到其他。而自古以来,更是从未听闻过有这种半人半鬼的怪物,未曾有过沦落鬼道却仍然保留几分神智的事情。

    只是这世上总有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眼前的候胜便是如此。此刻,候胜,或者说是这个可怕的鬼物,半张鬼脸上麻木不仁,而半张人脸上却是缓缓流下了一道泪水。他盯着那个衰老不堪像个死人更多过活人的老头,忽然双膝一软,竟是慢慢地跪倒在地,跪倒在已经被吓昏又或是心力交瘁再也支撑不住的老候跟前。

    他口中发出了类似鬼哭的嚎哭声,然后慢慢地俯下身子,将那半人半鬼的头颅磕在坚实的泥土地上,“砰”的一声低沉闷响,地上多了一个浅浅的小坑。

    他已经变成利爪的双手,在地上用力划过,仿佛是绝望地挣扎,抓出了十道深深的抓痕,而鬼哭之声并未断绝,他开始不停地磕头。

    一个、两个、三个、四个……

    砰砰砰砰砰砰砰……

    他越磕越快,哭号声越来越大也越来越凄厉,那声音里满是痛悔痛恨和无尽的绝望。

    血肉炸开,鲜血飞溅,涂抹了他整张脸庞,越发的恐怖,令人不敢目睹也无法直视。

    而在这凄厉而凄惨的一幕里,忽然有一只手,从旁边伸了过来,拉住了他的身子,同时传来沈石带着叹息的声音,道:“好了,后头还要做事的。”

    这句话平凡而普通,但对于外表恐怖的候胜来说,却似乎比什么都有用,他的身子颤抖了一下,终于停下了那甚至是带了一丝疯狂的磕头,慢慢地抬起身子,又看了一身老候后,然后转向沈石,森然的獠牙蠕动了几下,却是从口中跳出了几个嘶哑的字眼,带着有些变异古怪的声调,低声道:

    “多……谢……你!”

    ※※※

    “我当时也没想到会是你。”沈石与满脸血迹外表恐怖的候胜相对而站,默然片刻后,似乎眼中神情还是带了几分难以置信,摇了摇头,道,“我从没有听说过,更没有见过,居然有人在变作鬼物后还能保持灵智的。”

    “我也没想到……”候胜的声音听起来还是有些一些刺耳和古怪,光从外表来看几乎已经很难再把他视作一个人的模样,此刻看去已经稍微平复了一些情绪,开口说道,“我也是渐渐恢复清醒的,但是等我完全回复灵智的时候,我的肉身便已经变成了这幅模样了。”

    沈石沉默了一会,抬头看了他一眼,道:“是……那个镇魂渊下巫鬼干的?”

    候胜缓缓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但是一开始是她将我变成鬼物的,自然和她脱不开干系。”

    沈石点了点头,还想再说什么的时候,忽然一声低微的叫声,突然从两人身旁传了过来:

    “小……小胜吗?”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