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一百八十七章 杂音

戮仙 第一百八十七章 杂音

    第一百八十七章杂音

    凌春泥一怔,随即猛地转过身来,脸上露出惊喜交加的神色,似乎有些难以置信,连声音都带着几分颤抖的欢喜,颤声道:“啊……你、你是说真的吗?”

    沈石看着凌春泥的神情模样,心下不由得也多了几分歉意,笑着点了点头。凌春泥一声欢呼,欢喜无限,沈石与她在一起这么久,似乎还是今天看到她的模样是最欢喜的时候。

    沈石在心里叹了口气,走过去轻轻抱了一下她,道:“春泥,这些日子我一直忙着,没看顾到你的心情,真是有些对不住你了。”

    凌春泥连连摇头,眉宇间娇媚无限,满满都是柔情蜜意,一双手紧抱着沈石身子,把头贴在他的胸口,闻着那熟悉的气息,轻声道:

    “没事的,没事的,我一切都好。”

    ※※※

    翌日清晨,沈石按例早起,做着每日的功课,而最近一段时间颇为贪睡的凌春泥则是一反常态,以不知哪来的勇气与毅力战胜了强大的睡魔,从温暖的被窝中也爬了起来。

    当她推开窗扉的时候,一股略带凉意的晨风吹了进来,凌春泥的身子抖了一下,拉紧了衣襟,脸上却是浮现出一丝喜悦欢快的笑容,低声自言自语道:

    “今天真是一个好天气啊。”

    等到沈石做完画符的例行早课,已经是过了大半个时辰,他站起身子伸了个懒腰,对一直安静守候在一旁而眼中早已满是期待之色的凌春泥笑了笑,道:“好吧,咱们收拾收拾东西,这就走。”

    凌春泥掩口轻笑,从桌边的椅子上一跃而起,步伐轻快地走到床边去收拾衣物了。沈石身上有如意袋,装纳东西很是方便,再加上凌春泥携带的东西也不算多,不过都是些日常用品,反正都是一股脑放进他的如意袋中,轻松自如。

    收拾好东西之后,沈石却是又转头向凌春泥看了一眼,目光却是落在她丰腴柔软的胸前。凌春泥被他突然这么一看,脸颊顿时微红,用手一挡,嗔道:“坏蛋,你看什么啊?”

    沈石失笑,随后道:“那块黑晶……没事吧?”

    凌春泥这才醒悟,伸手从怀里贴肉处取出那系了红绳的黑晶,只见在粉白细腻同时丰腴隆起的肌肤上,黑色的晶体安静地躺在那儿,散发出一丝奇异而神秘的光辉,与周围的雪白颜色形成了如此鲜明的对比,却又仿佛更平添了几分异样的诱惑与娇媚。

    沈石看了两眼,发现那黑晶确实没什么异样,只是想到巫鬼之事,他心里还是有几分不放心,便对凌春泥又追问了一句,道:“看起来好像没什么,你自己有没有感觉什么异样之处?”

    凌春泥微笑摇头,目光如水落在他的身上,柔声道:“我很好的。”

    沈石点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就是过了一会叮嘱了她一句要小心藏好,不要让人看见了。凌春泥嘻嘻一笑,走到他身旁双手搂着他的一只臂膀,如小鸟依人一般贴在他的身旁,吃吃笑道:

    “你放心好了,这黑晶我知道一定很宝贵的,除了你谁也看不到。”

    “哦,那就好。”

    沈石答应了一声,同时收拾好了东西,便带着凌春泥走出房门,西苑这里在他们西厢房对面的东厢房那边,房门仍然还是紧闭的,沈石走到院子里的时候,有些犹豫,正是沉吟处,反倒是凌春泥比他干脆些,道:

    “我要去和青竹说一声。”

    沈石迟疑了一下,虽然神情还有几分踌躇,但于情于理也没有自己带着春泥就此不告而别的道理,所以也还是跟在凌春泥身后走到了东厢房门口。

    凌春泥伸手在门上敲响了房门,过了片刻,房门吱呀一声开了,钟青竹走了出来,目光先是落到了容光焕发神采奕奕的凌春泥脸上,怔了一下之后,随即又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沈石,神色间并没有什么变化,只是一双清亮明眸的深处,有一道微光轻轻颤动了一下。

    “青竹,我和沈石要出门一趟了呀。”凌春泥看起来这些日子里与钟青竹的关系倒是越发的亲密了,眼下都可以亲昵地拉住她的一只手,笑嘻嘻地对着她说道。

    钟青竹默然片刻,道:“你们这是……要去天鸿城么?”

    沈石一皱眉,而凌春泥看起来更是吃惊,愕然道:“咦,难道你是神仙么,怎地我还没说你居然就知道了?”

    钟青竹淡淡一笑,看着她道:“你前日才跟我说想去天鸿城,那模样都快想哭了罢,今天一早又突然这么高兴像是马上要嫁人的样子,还能是什么其他事呢?”

    “喂!”凌春泥吓了一跳,脸颊顿时晕红了一片,轻轻打了她一下,嗔道:“你别胡说啊,谁想哭了,谁……谁高兴的想嫁人了,你说什么嘛?”

    钟青竹深吸了一口气,随后轻轻一笑,笑意中目光掠过那个幸福的女子,落在一旁沈石的身上。

    沈石对着她笑了笑,只是不知为何笑容中好像有些不太自然,钟青竹沉默了片刻,微笑道:“春泥可是好姑娘,心地也好,你可要照顾好她了。”

    沈石点了点头,道:“放心吧,我明白的。”

    说罢,他对凌春泥打了个招呼,道:“春泥,我们走吧。”

    “嗯!”凌春泥欢欢喜喜地答应了一声,却忽然又凑到钟青竹的身边,压低了声音对她笑着道:“青竹,你在这里等我啊,我过几天就回来了,到时候跟你好好说说天鸿城的景色。”

    钟青竹笑着点了点头,然后目送凌春泥走到沈石身边,看着他们并肩走出了这座小院。当那脚步声渐渐远去,渐渐消失,她脸上的笑意也随之缓缓沉散,也不知过了多久,她忽然在这空无一人形单影只的小院里,轻轻地道:

    “那里的景色,我早就看过了,谁要听你说啊……”

    ※※※

    离开西苑之后,毕竟此刻凌春泥还是做客许家,所以沈石还是先去拜访了一下许腾家主,算是知会一声,许家主为人豪爽热情,听说他们二人打算去天鸿城游玩时,便笑着想要赠送些灵晶礼物,沈石当然于情于理都不能收,坚持婉拒了。

    在这中间还有一个小插曲,便是许家的那位小姐许雪影偶然经过客厅附近,听到沈石等人在这里说话,过来打招呼时听闻了此事,居然也有几分动心想去那天鸿圣城看看,不过这份心思当然立刻就被许腾以及她那位老爹许兴给否了,弄得雪影小姑娘一阵子怏怏不乐。

    沈石告辞之后,带着凌春妮离开许家大宅,便踏上了这一场游玩的旅途。

    众所周知,天鸿城乃是整个鸿蒙主界的中心,而去往那座万年古都的最便捷方法,自然便是通过上古传送法阵。海州这里的上古传送法阵就座落于流云城中,十分方便,沈石与凌春泥一路行去,在城中走了不到半个时辰,就来到了上古传送法阵之外。

    看着前方那座闪烁着神秘玄奇暗金之光的上古传送法阵,看着那一块块巍然耸立不知经历了多少风风雨雨,渡过了多少千百万年时光的金胎石,隔了老远,也能感觉到那一股仿佛带着莽古荒凉的气息。

    凌春泥的手掌有些发凉,看起来似有几分紧张,不过在眼神里,更多的仍然还是期待向往之意。沈石微微一笑,牵着她柔弱无骨而微凉的手,向那座上古传送法阵走去。

    相比起凌春泥期待中略显紧张的模样,一直跟在他们两人身旁脚边的小黑就自然得多了,说起来这只小黑猪也算是经历丰富,从妖界到人界,中间光是跨越异界界土就经过了好几处,更不用说到了鸿蒙主界后,随着沈石回到金虹山凌霄宗,这中间又是坐了好多次传送法阵,比凌春泥的经验丰富太多了。

    此刻的小黑猪,嘴里又叼着一根叫不出名字的灵草,在嘴里嚼着,悠闲无比抬头昂胸地走在沈石的身旁,神情洒脱,看去真是一只帅气潇洒的猪,如果有人看它的话。

    当在金色的光辉中站定,那股庞大的气息降落的时候,凌春泥紧紧握住了沈石的手掌,不知为何,沈石看着她却忽然想起了当初自己十二岁那年,第一次坐这传送法阵时的模样。

    昨日种种,似在眼前。

    往事如烟,却未淡忘。

    他微微笑了出来,同样握紧了她的手。

    下一刻,当金光掠过时,他们的身影同时消失在那一片虚空之中。

    ※※※

    沈石当年第一次乘坐传送法阵时,曾经受到过“蚁噬”的痛苦,对他来说是一段不算愉快的回忆,不过相比起当初那个身无道行的少年,凌春泥虽然境界不高战力更是弱小,但好歹也有个炼气境的道行,所以凌春泥并没有感觉到这种蚁噬的苦楚。

    没有了这一层后顾之忧,沈石便放心地带着她继续搭乘传送法阵。鸿蒙主界极其庞大,天鸿城距离在大陆南边沧海之滨的海州也有十分遥远的一段距离,光是转乘传送法阵,便要折腾好多次。

    走走停停,加上中间休息的时间,在这一日的午时过后,沈石与凌春泥还有那只看去怡然自得的小黑猪,终于是在一片金光闪烁中,从那座上古传送法阵中走了出来,踏上了那闻名遐迩的天鸿城城外阵岛。

    巨大龙桥横跨海面,如苍龙跃海壮观无比,这第一眼的景色,便将凌春泥震了一下,微微张大了嘴巴,带着欢喜抓着沈石的手,笑着指着前面那座巨大白桥。

    沈石笑道:“那叫龙桥,眼下还不是时候,等到黄昏时分,在这龙桥之上遥望落日,那便是著名的天鸿十景之一,龙桥落日。”

    凌春泥脸上露出满足欢喜之色,娇媚的容颜里仿佛都在散发出异样美丽的光芒,正想回头对沈石说些什么的时候,忽然两人却听到前方龙桥之上,突然传来了一阵骚动吵闹声,同时一个带着几分森冷的男子声音压过了所有杂音,在那远处霍然响起:

    “元始门宋丕在此,阁下够胆的话,就不要走!”

    ...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