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一百八十九章 青蛇

戮仙 第一百八十九章 青蛇

    第一百八十九章青蛇

    天鸿城下,那看似一望无际楼宇层叠的街道上,沈石带着凌春妮行走着,当初那一次来到此处是靠杜铁剑带他过来,过了这么久回忆起当初的路线还真有几分麻烦。不过幸好沈石自来性子慎密,记性也不算坏,一路走着记着,绕了几处路口,又找人问了几次路,最后终于是找到了那条卖酒的小巷子。

    小巷的僻静与前番来此时并无两样,两人走在幽静的巷子里,凌春泥有些好奇地看了看周围,对沈石道:“石头,怎么他一个卖酒的会把店门开在这么偏僻的地方啊?”

    沈石笑道:“我也不晓得啊,上次也是杜师兄带我过来,也许是这酒家脾气古怪,又或是他家里的酒水确实不凡,专做那口碑与熟客生意,真要有好酒之人,自然而然也会过来了。”

    凌春泥掩口一笑,道:“这么说来,这户酒家倒是会做生意的很嘛,也不知他的美酒到底是不是像你说的那么好喝?”

    沈石耸了耸肩,道:“咱们两个平日都是不怎么喝酒的,也就是买来随便尝尝,不过我以前喝过一次,感觉还不错。真要说喝酒的话,我那位师父和杜铁剑杜师兄那才是酒中饕餮一般的人物,想必他们是喜欢的,待会我也多买点,给我师父带些回去。”

    正说着,沈石忽然觉得手边有异,低头一看,却是凌春泥不知何时靠了过来,一只手悄悄握住了他的手掌,眼中目光盈盈,不知为何却似乎有一点依恋不舍之意,柔情无限。

    沈石微笑了一下,在这僻静巷子里又没旁人,两人自然可以亲近些,也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只是他心里也是不经意地掠过一个念头,春泥最近应该是有些孤单吧,好像总有些情绪外露的模样,以后若是有机会,自己还是要多陪陪她。

    在小巷里走了一阵,便看到里面尽头那一扇半门半窗的地方,与沈石记忆中的样子毫无变化,看来是没走错。沈石心中一喜,对凌春泥指了指那边,便笑着走了过去,看那木板窗扉正是虚掩着,便伸手在上头轻轻敲了几下。

    “咚咚,咚。”

    几声低沉的声响在小巷中回响起来,凌春泥站在一旁等了片刻,却发现那窗里似乎没有动静,不禁有些诧异,看了沈石一眼。沈石也是怔了一下,随即想起上次到这里时,杜铁剑过来敲窗户的时候似乎也敲了好几次。他犹豫了片刻后,又等了一会,见那窗扉里确实还是没反应,便试着又敲了几下,并且手上稍稍加力,让声音变大了些。

    似乎这一下有了效果,片刻之后,那木窗之后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响,随即一个声音传了出来,道:“谁啊?”

    沈石听到这个声音又是一怔,上一次他过来的时候,听到的是一个低沉男子的声音,可是这一次却是个悦耳的少女口音,好像有些与之前不同。他迟疑了片刻后,还是朗声道:“姑娘,我是过来买酒的。”

    “吱呀”一声,那扇木窗打开了,沈石与凌春泥同时向窗里看去,只见在窗口果然站着一个十四五般大小的少女,容貌平凡,梳着两个大辫子,油光发亮,身上透着一股子利落劲儿,看了一眼沈石便径直道:“哦,要买什么酒,买多少?”

    沈石连忙道:“我要买竹叶青酒,嗯,先买两坛吧。”

    那少女一皱眉,道:“竹叶青酒是我爹最近私酿的好酒,存货不多,只卖给熟人,寻常客人是不卖的。”

    “啊?”沈石愕然,却是想不到居然还有这种事,而那少女看了他一眼后,眼神平淡,反倒是转眼间看到站在沈石身旁的凌春泥,忽然眼前一亮,目光里顿时流露出几分羡慕之色,似乎哪怕她自己也是一个女子之身,也为凌春泥的娇媚容颜所震惊。

    “这位姐姐,你生的真好看。”片刻之后,那少女居然忍不住赞叹出声,眼神中更是异光闪烁,看起来倒是半点不在意旁边的沈石了。

    凌春泥陡然被人这么夸奖了一句,而且还是这个素昧平生的小姑娘,虽然有些吃惊但心里还是多了几分欢喜,微笑着对她点点头,道:“多谢妹妹夸奖,你也很好看呀。”

    那少女嘟了嘟嘴,道:“哪有,我丑死了,我爹就一直说我将来长大了没人要,干脆一辈子就在这里学酿酒卖酒算了。”

    “呃……”凌春泥一时哑然,心想你那位真是亲爹么,怎么会这样说自己女儿的?

    这时沈石在一旁伸过头来,试着显示一下自己的存在感并努力地想继续原有的话题,道:“姑娘,能不能通融一下,我就买两坛竹叶青,行不?实在不行的话,一坛也可以啊。”

    那少女摇了摇头,目光都没看沈石,只是以一种羡慕赞叹的目光一直望着凌春泥,看得凌春泥脸颊都有些微微发热了,才随口道:“不行啊,我爹交待过的,竹叶青酒就只能卖给那几个熟客,你认识我爹么?”

    “呃……不认识。”沈石心想当初过来时自己站在一旁,甚至都没看到那酿酒老板的脸,一时间也有些沮丧,心道看来白跑一趟了,只得对凌春泥带了几分歉意笑了一下。

    凌春泥却是丝毫没有在意的感觉,嘻嘻一笑,站在他身边柔声道:“没事啊,买不到就算了,咱们去看其他的景色也好的。”

    “唔……”沈石点点头,便准备转身离开,只是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后头传来那少女的声音,却是又叫住了他们,道:“对了,这竹叶青酒常人连名字都不知晓,你是从谁口中知道的。”

    沈石道:“是从我一位师兄口中知道的,他前次带我来过这里一次。”

    “请问贵师兄尊姓大名,我看看是不是熟客?”

    沈石心中一喜,心想难道有门,连忙道:“他叫杜铁剑。”

    那少女想了一下,却是摇了摇头,道:“不好意思,这名字没印象。”

    沈石一呆,心想杜师兄当日看起来和这里的老板似乎挺熟的啊,怎么到了他女儿这里就没印象了呢?正踌躇处,忽然又听那少女道:“这位客人,你那位师兄是什么模样的,能跟我说一下么?”

    “呃……他气度英武,相貌还算俊朗,擅使一把大黑剑,哦,对了,他的头发不太多……”

    沈石一边回想杜铁剑的形象,一边斟酌言辞地说着,前头那少女神情都没什么变化,但听到最后一句的时候,忽然一怔,却是开口打断了沈石的话直接问道:

    “你说的那个人,是不是个年纪不大脾气不小,嚣张狂妄看起来豪气干云其实对什么都满不在乎,让人一看觉得骄傲自大,偏偏因为他师父很拽而他自己也很拽,然后对他都没办法,最后还顶着一个大光头的家伙?”

    “这话听起来好像不太好听啊……呃,好吧,你这么一说似乎也有点像。”沈石道。

    “哦,是那个光头叔啊!”少女淡淡地道。

    ※※※

    “啊,你说什么?”

    少女没理会沈石诧异疑惑的神情与追问,淡淡道:“光头叔打小是这条街上出生的,后来得了机缘才去了凌霄宗,不过跟我爹的关系一直很好,又因为从小喝我家酒长大的,所以常常过来。那好吧,算是熟客了。”

    沈石茫然点了点头,不过随即忍不住又问道:“可是你刚才叫他什么?”

    少女翻了个白眼,道:“我爹说了,他从小到大在我们家不知骗了多少酒水去喝,叫我不要跟他客气,往日便是他在这里当面我也是这样叫的,怎么,你是觉得我不对了么?”

    沈石默然片刻,正色道:“没有这回事,你尽管这样叫吧。”

    那少女哼了一声,回身去房里捣鼓了一阵,过了一会提了两个坛子出来,道:“两坛竹叶青,十个灵晶。”

    沈石哈哈一笑,连忙接过,又取了灵晶递进去,凌春泥在一旁也是高兴,不过又有些好奇,道:“石头,为什么这酒叫做竹叶青啊?”

    沈石一窒,这事他还真不知晓,想了一下,笑道:“我也不是很清楚啊,杜师兄当日也没跟我细说过,不过这种酒喝起来有一股清雅甘醇的滋味,别有一番风味,就像是人在雨后青竹林中一般,或许是这个缘故?”

    凌春泥“哦”了一声,才想点头,忽然却听那窗里的少女哼了一声,道:“瞎说。”

    沈石怔了一下,随即哈哈一笑,倒也不以为意,凌春泥掩口轻笑,对那少女道:“妹妹,他是瞎掰的,让你见笑啦。不过你知道这其中缘故么,能否请教一下。”

    那少女看起来对凌春泥十分友好,与对沈石的态度截然不同,被她这般娇柔轻语一问,登时便高兴了好些,立刻点头道:“好啊,我告诉你。这就之所以叫做竹叶青呢,一是酿成之后酒色略见泛青,有翠绿竹叶之色;二是酒味清雅,有青竹之韵;不过这两点都不重要,之所以叫做竹叶青呢,是因为这种美酒,是我爹用一种名叫‘竹叶青’的毒蛇酿出来的,它其实是一种蛇酒!”

    “啊,蛇酒?”沈石与凌春泥都是吃了一惊。

    那少女看着他们吃惊神色,面上露出几分得意之色,道:“少见多怪了罢!我跟你们说,在鸿蒙主界东南极远之地闽州,穷山恶水毒瘴竹林里,有一种当地特有的剧毒之蛇,名叫竹叶青。其毒性极烈,常人被咬必死无疑,便是修士中了这种蛇毒,若是境界不够也要元气大伤。竹叶青全身碧绿,隐身青竹林中几与竹叶无异,极是隐蔽,性情阴沉毒辣,伺机而动出则必中,往往发现时都已被其所伤,多少年来,当地死在这种毒蛇口中的可不知有多少人了。”

    凌春泥平日对这些毒虫便有些不太喜欢,此刻听了脸色便有些微微发白,只是偶然间她看了那少女一眼,却见那姑娘眼角余光似笑非笑,似有几分深意,正看着自己。

    ...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