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一百九十章 神仙楼

戮仙 第一百九十章 神仙楼

    第一百九十章神仙楼

    偌大的天鸿城,号称万古帝都,名列鸿蒙主界一城九十州的天然重心所在,实是汇聚了几万年来妖族人族两大种族的无数精华而成的名都巨城,这里有世间最多最好的灵材,只有你想不到而没有不存在的奇珍异宝,无数年的奢华富贵,早已将这座伟大的城池浸染到了骨子里,哪怕是一万年前那一场血流漂杵残酷惨烈的人妖大战,也没有改变这一点。

    每一个刚到天鸿城的人,当他第一眼看到这座巨城的外表时,都会被那高耸巍峨并漫长到无边无际的宏伟长城所震撼,特别是从长城之下的城门进城时,那一股古朴沧桑厚重的历史感,仿佛扑面而来,让人不由得心生敬畏。

    沈石并不是第一次来到这里,但是当他再一次走过那深深的长城时仍然有这样类似的心情,而在他身旁的凌春泥则更是惊喜交集,一双手紧紧地拉着沈石的臂膀,明眸转动目光闪烁,不停地向四周眺望着,口中不时还发出带了几分惊喜的轻呼声。

    当两人刚刚走过城门,明亮的天光照下,此刻站在那一条宽敞热闹行人如织的长街上时,看着她娇媚天生艳丽无比的脸上有这般欢喜与满足的神色,沈石忽然觉得自己这次带春泥过来是做了一个很好很对的决定,这个想法让他自己也高兴了不少,笑着牵起她柔弱无骨的手掌。

    凌春泥感觉到了什么,转过头来,在这片热闹繁华的街头,她仿佛也是发自内心的欢喜与幸福,握紧了他温暖的手。

    然后两个人并肩走去,走在这繁华无比的大街上,走向这一座伟大的城池。

    从城外看天鸿城,第一感觉便是巨大的长城巍峨高耸,然而只有走进了城门踏足城中,你才会真正感觉到这座城池的巨大,无数的长街大道纵横交错,数不清的人流来往行走,每个人仿佛都有各自不同的人生与道路,在光阴交错的空隙里在这座城池中擦肩而过。

    如一条滔滔大河里的两滴不起眼的水珠,他们悠闲而轻松地行走在这里,或微笑相谈,或柔情依靠,时光在这时仿佛也平静舒缓下来,变作一阵温和的轻风,追随在他们的身旁徐徐吹过。

    天鸿城太大而历史又太厚太重,哪怕是沈石曾经博览群书也无法对这座城池说得上是了如指掌,他只能凭借那一点记忆在这片城池里不起眼的角落中,与凌春泥指点笑谈着那从过来历史中留存至今的一点点风姿,包括厚着脸皮向路过的行人诚心询问,就像两个年轻天真的情侣。

    历经风霜的城墙大石,街边不起眼却古老的水井,据说曾是系过昔日天妖神兽坐骑的巨大石桩,还有人族六圣带领大军攻入城中时留下的石碑……

    一路行去,古迹胜景随处可见,不过总的来说,在这人口繁密的所在地方,还是属于人族的东西占了多数,一万年的时光实在是一段很漫长的岁月,已经逐渐地将许多曾经属于天妖王庭的痕迹抹去。

    忽而凌春泥举目眺望,先是一惊,然后带着惊喜拉住沈石,指着前方叫道:“石头,快看那边,好大的一座山啊。”

    沈石抬头望去,果然便看到了一座山脉,一座高大、绵长、巍峨而雄壮的山脉,一座被这个不可思议的巨大城池整个包拢进来的山,同时,甚至也可以说是这人世间最著名的一座山峰。

    不要说是沈石,就连凌春泥也在片刻后反应过来,美目中异光闪烁,看着那座山峰的目光里带了几分向往期待,轻声对沈石道:“那里就是盘古大山么?”

    沈石点了点头,道:“应该就是了。”

    以开天辟地的巨神盘古为名的山脉,这份荣耀与来历自然便是与众不同,事实上,在人族兴起之前妖族鼎盛的漫长岁月里,这座巍峨的山脉就是天鸿城的中心,甚至也是整个鸿蒙世界的重心所在。

    因为统御整个鸿蒙世界的天妖王庭,曾经至高无上的妖皇帝宫,就座落在这座雄山之上。昔日人族围攻天鸿城,最后的决战便是在这座山峰之下,百万人族修士围攻妖族帝宫,展开了一场残酷惨烈可歌可泣的血战,最后一举奠定了人族万年昌盛的基业。

    而在那之后,曾一度以富丽堂皇奢华无比著称,广袤巨大在无数岁月中彰显了妖皇威严妖族荣光,是整个天妖王庭象征的妖皇帝宫,便在战火中化为了一片巨大的废墟。无数的残垣断壁里白骨累累,种种惨状惨不忍睹,而从万年之前更是流传至今有一个著名的传说,便是昔日天妖王庭灭亡之际,煞气直冲天穹,妖皇殒命祖祠被毁,有疯狂的妖逆法师不顾一切,献祭生灵甚至是妖皇血脉于恶鬼魔神,布下不可思议的厉血魔咒,将这一整座赫赫名山尽数诅咒,化为了幽冥鬼蜮。

    昔日实情究竟如何,到如今已经语焉不详又或是变作了无数版本各异的传说流言,但这座盘古大山确实是被一股极其强大而凶历的力量所诅咒,在那片广大的帝宫废墟里,有无数的凶横鬼物妖兽潜伏其中,像是为万年之前毁灭的天妖王庭守护着最后的一点光辉。每当有人进去探险,便会受到凶狠无比的攻击,危机四伏,凶险莫测。

    而昔日人族攻下这座城池后,传说乃是人族六圣中的一位圣人,施惊天道法用莫测神通,布下了一座鸿钧大阵,将这一整座山峰尽数禁锢起来。万年之下,圣人已逝但道法犹存,将所有鬼魅都禁锁于山脉之中,如一座天生巨大的牢笼,不能外出一步。与此同时,妖皇地宫虽然化为一片废墟,但昔日天妖王庭何等辉煌,妖皇帝宫又是蕴藏了难以想象不可思议的巨量宝藏,所以随着岁月变迁,这座名山渐渐变成了鸿蒙大陆上最负盛名但也最危险的一处险地,无数的修士梦想着进入这座大山得到不可思议的宝藏,但其中陨落在山中再也没有出来的人,同样不可计数。

    当沈石与凌春泥走近那座山脉时,哪怕还是隔了颇远的一段距离,哪怕眼下还是在白天阳光明媚,但是在那座山峰周围,天色不知为何总让人觉得与周围有些不同,天色暗了一些,云彩低了一些,还有一阵阵隐隐约约带了几分凄厉的鬼哭厉啸声,远远地从盘古大山的山脉深处回荡而起。

    凌春泥脸色微微苍白了一下,似乎觉得有些不适,又或是有些紧张与下意识地微微害怕,抓着沈石的手握紧了几分。沈石看了她一眼,轻轻拍拍她的肩膀,道:“没事吧?”

    凌春泥深深呼吸了几下,看着像是平静了一些,然后点了点头,轻声道:“好了。”

    沈石看了一眼那座高大山脉,远远望去,那座雄山似与其他山脉并没有太多不同,同样都是有众多茂密的树木,巨石耸立,巍峨奇秀,不过除此之外,可以很清楚地看到从山脚一直到山峰高处,随处可见有楼台亭阁殿宇的残垣断壁,有些殿堂的残迹废墟光是看着就能想象到原本此处该是何等的雄伟壮观,但如今却都化作了一片被风吹雨打的萧瑟残墟。

    沈石想了想,遥遥指了一下那座山脉高处,道:“听说在这座盘古大山的最高处,就是整座妖皇帝宫里最雄伟的妖皇殿,是妖族妖皇居住的地方,不过现在等闲是看不到了。还有那两处奇景帝宫秋阳与鸿钧巨柱,如今也是化为乌有,再也看不到的。”

    凌春泥点点头,遥望着这座不知经历了多少风雨的古老山脉,看着那一片片透着凄凉的废墟石垣,道:“听说这山里有无数鬼怪妖兽,凶险之极,可是还是有很多修士想进去探险么?”

    沈石笑道:“是啊,反正只要妖皇地宫里有那些宝藏传说,自然便有贪心之人想要进去的,据说这山上有无数昔日惨死的冤魂厉鬼,怨气冲天聚而不散,都是妖族天妖王庭破灭之后的诅咒啊。甚至还有传说,在这座帝宫之下的山腹深处,妖族还曾经修建过一座比地表帝宫更加庞大十倍的地宫,里面更是珍宝无数,是号称古往今来天下第一号的传说宝藏,不过这一万年多年来,可从没人真正发现过就是了。”

    凌春泥油然而生向往,看了沈石一眼,笑着道:“真的有么?”

    沈石哈哈一笑,拉着她转身走去,口中道:“谁知道呢,反正我当初从书上看到这些话时,总觉得不太靠谱。”

    凌春泥嫣然一笑,随他走去,偶尔间想到什么,回头看了一眼,只见那座盘古大山依然沉默无言,无数废墟凄凉静默,仿佛在这人间沉眠了无数岁月,至今未醒。

    ※※※

    名城巨都,自然无数人汇聚于此,英才俊杰自傲不凡,出人头地寻觅机遇,形形色色无数人等,都在这座巨大的城池中浮沉拼斗。

    这里人最多,人才也最多,更有无数势力云集于此,包括那向来神秘实力深不可测,号称是鸿蒙第一商会的神仙会,也将自己的总堂设在了天鸿城中。

    这里的神仙会商铺数量是其他地方的十倍计,分散在天鸿城里各个繁华街道上,每日里金山银海的利润难以想象,就像是一只巨兽饕餮,吞吐着无数灵晶,掌握了无法想象的力量。

    神仙楼,就是神仙会最核心的总堂所在,同时也是天鸿城中最高大的一座建筑之一,站在这栋雄伟高楼上,可以远眺盘古大山与巍峨长城,俯视城中无数街道还有那看起来如蝼蚁一般的过往行人,让人觉得自己如在云端,便如神仙一般。

    当沈石与凌春泥从神仙楼附近的长街上走过,在密集的人群里微笑着看着那也已经算是天鸿一景高耸入云的神仙高楼时,在那座楼里高高在上的某一处所在,有一个矮胖子正拿了一面丝巾,擦了擦汗,凭栏眺望,从窗口看了一眼这城中景色,忍不住也是赞叹一声。

    他的目光扫过了脚下那些街道,看过了那些密密麻麻的人群如蝼蚁一般,然后轻轻笑了笑,嘴里嘟嚷了两声,听起来似乎是念叨了一个名字说了几声,然后转过身来,有些费力地挪动着自己的身子,继续向那通往更高处的楼梯走去,继续向上行走着。

    ...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