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一百九十一章 夜色

戮仙 第一百九十一章 夜色

    第一百九十一章夜色

    “扑棱棱棱棱……”

    忽有一阵振翅之声从楼外高空中传来,片刻之后,只见一只羽毛鲜艳有金红黄三色交织的漂亮小鸟从那楼外空中飞了进来。而之前这楼里除了那个矮胖子之外,跟在他身后的还有一个看去三十多岁的修士,神情精练气度不凡,一眼看去境界道行都远在那个气息浊乱/顶多只有炼气境的胖子之上,但不知为何,这个年轻些但道行很有可能已经修炼到了惊人的神意境境界的修士,对这个矮胖子却是十分尊敬的模样。

    此刻,原本看到矮胖子有些疲惫样子的修士看着正想过去搀扶一把,但这只小鸟突兀出现后,那修士脸色登时一沉,似要有所举动,只是就在这个时候,那个矮胖子倒是笑了一声,挥了挥手,道:“小齐,没事的。”

    齐姓修士原本将要迈出的步伐硬生生顿了下来,站在原地,那只羽毛鲜丽十分漂亮的小鸟在这楼梯附近的上空盘旋了一圈,随后拍打着翅膀落了下来,却是毫不客气地直接停在了矮胖子的肩上,然后抬起头,看了一眼近在咫尺的那张胖脸,这只小鸟居然带了一丝不耐烦,开口说出了人话:

    “沈泰,你怎么这么没用啊,爬这一点楼梯居然用了这么久时间?”

    这矮胖子当然便是沈石失踪多年未曾见面的父亲沈泰,这些年来他一直都是在为神仙会做事卖命,而跟在他身后的那个小齐便是他的一个手下,只是不知道在向来以力为尊的修真界里,他是怎么做到让许多道行境界都远高于他的修士都听命尊重于他的。

    站在沈泰身后的小齐眉头一皱,脸色似有几分不快,沈泰却是笑了笑,不以为意,道:“没办法,我道行低啊,而且又不像你一样,有一对翅膀想飞去哪儿就去哪儿。”

    “哼!”停在他肩膀上的小鸟居然哼了一声,然后抬起翅膀,鸟喙自去梳理身上羽毛,没再理他。

    沈泰倒是多看了它一眼,微笑道:“我看你今天心情不错啊,这是终于想开了吗?其实天地万物,但有灵智者,除了那些传说中的神仙,又哪里真有长生不灭者的。老水鬼活了多久了?一千年还是两千年?也算是善终了。”

    小鸟横了他一眼,没有说话。这只小鸟便是当初沈泰在血月界与水鬼部落合作时遇见的那只异种鹦鹉,因为水鬼这种诡异的生物实在难以打交道,所以大多数时候与沈泰打交道的都是这只小鸟。只是就在不久之前,收养这只会口吐人言的小鸟的水鬼部落首领,一只老水鬼年老体衰过世了,这只小鸟或许是伤心,又或是其他缘故,在一次与沈泰会面交谈后,便离开了水鬼部落,自此跟在了沈泰身旁。

    说话间,沈泰又向上走了几层,在某一层楼处看到了突然平坦开阔的楼面以及前方一处挂着“仙人堂”三字牌匾的大门外,他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应该就是这里了罢。”

    他让小齐先在一旁候着,然后又整理了一下身上衣物,端正神色,便向那扇门走去,只是走了两步,他忽然想到了什么,转头向肩上那只小鸟看了一眼,笑道:“你也要跟我一起进去么?”

    小鸟探了探脑袋,道:“里面是谁啊?”

    沈泰笑了笑,道:

    “大人物!”

    ※※※

    闲逛一天,转眼已近黄昏,眼看着天色渐渐昏沉下来,沈石便拉着凌春泥离开了繁华街道,向那城池一角走去。

    巍峨雄壮从地面看去仿佛高耸入云的长城,在逐渐降临的傍晚天色里显得越发高大,宛如顶天立地的巨人,冷冷俯视着脚下如蝼蚁一般的凡人们。每当夜晚临近,仍然还赶往长城的人们,大多都是怀着相同或是类似的目的,因为只有在天气晴朗的夜晚,站在那高高的长城顶上,便能看到天鸿城中著名的两大奇景:长城揽月和不夜之城。

    向着长城顶上攀登的石阶漫长而陡峭,看去十分危险。道行足够或是身怀法宝的修士当然不用那么麻烦,直接御空飞行就能直上长城之巅,不过沈石与凌春泥都还没有这个能力,只能步行向上。

    沈石的情况还好一些,毕竟他有凝元境的道行境界,而且这些年来的境遇让他的根基打的牢固无比,在突破凝元境后也有几番际遇,所以非但实际战力远胜普通同阶的修士,在肉身力量上因为妖界三年的磨练以及阴龙真血的浸染之功,这些日子修炼下来,同样也渐渐显露出高人一筹的迹象。

    相比之下,凌春泥的情况就比他差多了,事实上,她虽然也能算是一个修炼过的修士,但是不知为何她的道行境界始终停滞不前不说,而所修功法对她自身的增强效果也几乎毫无作用,甚至于在这些日子里更隐隐有几分倒退的迹象,落到几与凡人无异的模样。

    沈石这些日子与她在一起,或多或少也察觉到了一些她身子情况不好,手脚总是有些寒凉,也曾关切询问过她,但凌春泥多数时候都是笑而不语,只说自己资质太差,不是修道的料。反正这一趟回去之后,还是要帮她重新挑选一门新的功法才是,或许会有所帮助吧,沈石在牵着她有些冰凉的手往上走的时候,心里掠过这样一个念头。

    凌春泥悄悄抓紧了些沈石的手掌,感觉到那手心里的温暖,也隐隐感觉到了一些沈石的心情。她微微低头,但很快微笑展露欢喜,看去正是娇媚无限。

    只是她下意识地用另一只手,在胸口轻轻抚摸了一下,衣襟之下肌肤之间,有一块黑晶安静地躺在那里,一团奇异的暖气正缓缓地笼罩在自己心房上。这块黑晶不同寻常,凌春泥已经确认了这个事实,因为这些日子以来,这块黑晶除了能让自己有些冰凉的身子温暖起来之外,不知为何,以前修炼梦昙图以致于让自己周身冰凉游走全身的那一丝丝一缕缕奇异的阴气,都在隐隐与这块黑晶有所呼应。

    那感觉,就像是黑晶仿佛也在呼吸,一呼一吸间,全身的阴气也随之如潮汐,一起一伏。她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是或许是并不觉得难过的缘故,又或是不想让沈石知道自己修炼梦昙图有可能衰老的心思,她一直谨守着这个秘密。

    而在距离他们这里石阶数丈开外的地方,忽然有数道光芒从下方亮起,随即快速冲上半空,正是几个修士御空而行。沈石与凌春泥同时转头看去,只见那白光之中,夜色之下,那几个修士纵身飞行,当先一人尤其年轻,晚风之中衣襟飘飘,神色淡然却带了几分自傲自信之色,那份气度气质,似乎人生万事尽在掌握,正是今日早些时候在天鸿城外龙桥之上,看到的那位出身元始门宋氏一族的年轻人宋丕。

    跟在宋丕身后的还有三人,看去虽然岁数大些,道行境界也不弱,但四人中却还是以宋丕为首。只是他们这些人显然不可能是能够自由飞行的元丹真人,而彼此之间也都没有搭乘帮手,便等于是说平日里素来少见的飞行法宝,这四人却是人手一个。

    沈石嘴角微微抽动了一下,心想元始门号称四正之首,宋家又是六圣一族,看起来这份底蕴果然深厚无比,光看这份做派,似乎比凌霄宗里那个甘家的公子甘泽都要风光多了。

    想到甘泽,他忽然有些许的分神,自从他回山之后,虽然这些日子逐渐安顿下来,与孙友钟家姐妹包括贺小梅等人也逐渐了交往友谊,唯独是对那位甘家贵公子,却一直没什么来往。倒不是他淡忘了此人,事实是甘泽虽然名气很大,并且身负年轻这一代天赋最高的天才之名,但是这些年来反而日益低调沉敛,极少露面,沈石回山这么久,居然还没遇见过他。

    对甘泽的记忆,他只留存着当初少年时,两个人同船前往妖岛捕猎妖兽时的那一段回忆,当初的两个少年虽然并未有多么明显的深情厚谊生死之交,但是似乎总有几分不宣于口的默契,让沈石偶尔想到这段回忆时,也有几分温暖。

    再过一段时日,凌霄宗安排在百山界的选拔大会便会召开,以甘泽的身份地位,前往四正大会那是断然无疑的,想必到了那个时候,会正式再看到他吧,也不知道他如今怎样了?

    他心里这般想着,宋丕等人速度极快,转眼已经飞过了他们身旁,当狂风骤起擦身而过的瞬间,自傲自信仰头眺望那片将黒未黑的夜空,只觉得自己未来前程便如这片苍穹一般宽广远大,万事万物皆在掌握之中,人生到此意气风发的他,眼角余光边掠过那两个正缓慢攀爬石阶的男女。

    凡人,蝼蚁……

    狂风之中,这个年轻人心底不期然地掠过类似这般的念头,挟带着风声逍遥直上,然而鬼使神差间,他却忽然转头看了一眼。

    这一眼,便只见那片暮色里,那女子温柔微笑,娇媚无方,如一朵盛开娇艳的昙花,亮丽到令人心跳停息的地步。那盈盈眼波转过,似嗔似喜,望来如水,如浴清泉,而当他下意识还想细看时,风声吹起,他已飞过那段石阶,直上九天,奔向那高高苍穹,长城之巅。

    天地忽然一暗,夜幕终于降临。

    几点繁星,于天际悄悄闪亮,夜风吹过,这夜色正是清朗,苍茫人海间,几许沧桑故事,又是流转。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