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一百九十二章 耳光

戮仙 第一百九十二章 耳光

    第一百九十二章耳光

    风声呼啸,几道人影从空中落下,站到了巍峨高耸的长城之上,在这个有些寒冷的,城墙之上的风很大,但附近仍然可以偶尔看到几个人影走动,显然多半也是为了到此欣赏那两处与长城有关的奇景的。+頂+点+小+说,w⊥ww.23○wx.c◎om

    袖袍轻拂,身子潇洒,宋丕环顾四周,目光在那些古老的城砖与满是沧桑痕迹的墙道上掠过,中间在那一段缺口也就是通往下方的石阶处,稍微停顿了片刻。

    身后三个随从里那个中年男子走上一步,道:“公子,此处还有些闲杂人等,再说天色尚早,不如我们往前走上一段,寻个清静所在,到时再好好看看这传说中的天鸿奇景。”

    宋丕微微皱眉,似有几分犹豫,不过片刻之后还是点了点头,四人便往前头信步走去。他们这里气度俨然与众不同,此刻还在城墙上的人多半也是修士,不过看他们的样子,倒像是全然不把所有人放在眼中一样。

    在他们走后又过了一阵子,石阶上又出现了两个身影,正是沈石与凌春泥二人,一路攀爬石阶,终于是好不容易登上了这长城之巅。

    沈石看去气息还算正常,凌春泥却是胸脯起伏带了几分喘息,不过眼中光彩夺目喜悦之色闪烁,看起来倒是十分欢喜,额外又添了几分娇媚,笑着对沈石道:“可算是上来了!”

    石头笑着点点头,拉着她走到一旁,站在这长城之巅,与在地面仰望的感觉又是不同,除了那在巨大建筑面前感觉到自身渺小的错觉外,在这高耸入云的城上,夜风苍茫夜幕低垂,就连星星看去似乎也近了许多,有种让人想要乘风远去的飘逸之感。

    或许,仙人就是这样的感觉?

    站在众生之上,翱翔于天地之间?

    可是谁又真的修成了仙,要知道就算是昔日人族六圣那样的圣人,被无数人崇仰敬畏的神仙一般的人物,最后还是归于黄土。而后来的人,也只有在这样的夜晚这样的高处风中,偶然会感觉到那般心怀。

    沈石抬头看了看天色,“啊”了一声,道:“糟了,看起来今晚好像没月亮啊。”

    凌春泥也是抬头,果然只见漆黑的夜幕苍穹上,点点星光稀疏闪烁,却不见明月升起,看来这一晚不凑巧,是看不到传说中的长城揽月景色了。想到这里,凌春泥脸色不禁流露出了几分失望之色,沈石看在眼中,哈哈一笑,轻轻伸手搂住了她的肩膀,带她往前走去,同时微笑道:

    “没事的,这么大的长城,难道还会跑走不成?这长城揽月的奇景在这里不知存在了多少万年,今日没有,日后机会还怕不多么?总有一天,咱们再来看上一场就是了。”

    凌春泥默然片刻,眼神中似有些许黯然,不过随即展颜微笑,眼中脸上,满满都是幸福欢喜,轻轻伸手抱住沈石的腰间,依偎在他身旁,点头道:“嗯,我知道了。”

    站在长城之上,没有了长城揽月,但还有另一道奇景不夜之城。

    星光之下,清冷夜色,两个人一起走到了前方一处城墙边上,向着那城下望去。

    一片华灯,万点灯火,如一场辉煌灿烂的光海,就这样猛地出现在眼前,从脚下漫延而去,直到远方无边无际,煊赫繁华不夜天,便在此时。

    那灯火美丽庞大的令人有窒息之感,让人忍不住屏住呼吸去想象在那每一盏灯火背后的世界与或许从未见过的人们又是怎样的人生?茫茫灯火之海中,只有在这座巨大城池中心那一大片地方是漆黑一片,不用说,那便是盘古大山的所在。

    沈石从背后搂着凌春泥的腰肢,一起眺望着这人间奇景,一边轻声道:“听说很早以前,天妖王庭还在的时候,那一片盘古大山上的妖皇帝宫,是这整座天鸿城里灯火最璀璨耀眼的所在,那些奢靡的天妖皇族们日日高歌饮宴,通宵达旦,是真正的不夜之城呢。”

    凌春泥靠在他的怀里,呼吸间闻到他身上温暖的气息,眼神朦胧,仿佛饮酒也将欲醉,只盼着这一夜永不过去,这时光永留此间。

    ※※※

    忽然一阵有些仓惶急乱的脚步声猛然从背后响起,同时“哎呀”一声听似慌张的声音,打破了长城之上这个小小角落里的温馨,同时一阵风声撞了过来,竟是冲向他们两人的背后。

    凌春泥吓了一跳,一声轻呼还没反应过来,沈石已经皱起眉头,抱着她向旁边猛地退开几步,两人随即转头看去,只见却是一个年轻人在刚才那处踉跄两步,口中带了几分酒气,但眼中却是闪过一丝惊讶之色,似乎并没有想到沈石居然能够带着凌春妮在这短暂片刻间躲了过去。

    他身子晃了两下,看来是脚步不稳,沈石目光略微低垂,向那人下盘处看了一眼,只见那两只脚在地上却没什么移动晃荡,脸色便有些沉了下来。

    只是还没等他这里发作,忽然只听另一边有个声音传了过来,却是呵斥了几句后,夜色里,从前方走来三人,为首者正是那位元始门宋家出身的宋丕。

    只见他微笑着走到沈石与凌春泥身前,拱手笑道:“二位受惊了,我那下人平日贪杯,今晚又喝多了一些,走路不稳,冒犯失礼之处,还请二位见谅。”

    他虽然话里客气,但拱手间身子纹丝不动,神情里更有倨傲之色,仿佛就是随口说上两句就已经是很给了别人面子,同时一双眼睛只是略微打量了一下沈石后,便落在凌春泥那娇媚动人的脸庞上,仿佛再也挪不开了。

    沈石看过那几人一眼,只见除了那宋丕之外,之前撞过来的那下人也已经走了回去,虽然看似被骂了一顿,但那人脸上却不见有何沮丧之色,反而是跟身旁另一个年纪差不多也都是二十出头的年轻人站在一起,嬉笑看来,眼中反有几分兴奋之色。

    除了这三个人外,还有一个年纪稍大些的随从跟在宋丕身后,看去脸上神情有些与众不同,带了几分无奈也有几分叹息,不过似乎平日也见惯了自家公子的做派,所以也就是那样淡淡地看着,并没有多说什么。

    沈石收回目光,很快感觉到凌春泥往自己身上又贴近了几分,同时微微低头,看来也是对那宋丕灼热的目光有些讨厌。沈石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随后抬头看了这几人一眼,淡淡地道:

    “喝多了就小心一些,刚才的事就算了,告辞。”

    说着,他带着凌春妮转身便欲离开。宋丕眉头一挑,脸色微沉,不过也没等他有何言辞动作,旁边另一个年轻随从却是已经一个箭步跳了出去,挡在了沈石与凌春妮面前,冷哼了一声,带了几分不屑之意,道:

    “大胆,我家公子是何等身份,你竟敢如此无礼?”

    沈石双眉一皱,刚要说话,忽听身后那宋丕又是一声轻笑,施施然走上前来,“啪”的一声也不知从哪里拿出了一把折扇,打开后在这夜色寒冷的风中扇了两下,然后微笑着道:

    “宋文,不得无礼!”说着,他不看沈石,只是望向凌春泥,轻扇两下一副潇洒神态,微笑道,“这位姑娘,在下名叫宋丕,乃是出身于中州元始门宋氏世家,家祖便是昔日人族六圣之一的宋文德。今日与姑娘一见,深感庆幸,只觉得你我之间或有夙缘,心向往之,冒昧请教姑娘闺名,还望告知在下。”

    凌春泥先是一惊,随即却是转过脸去,脸上露出几分厌恶之色来。她虽然道行低微也没怎么出过海州,但从小长大,她一直都是生活坎坷,偌大的流云城繁华喧嚣,她却是早在那片繁华热闹下看到了另一面的黑暗龌蹉。这个年轻公子哥话说的漂亮又是一副潇洒模样,再加上那显赫身世,望之仿佛就是一个俗世翩翩佳公子,只是或许这模样能骗到一些更天真的小姑娘,对她却是没什么用处的。

    金风玉露宿世良缘,还是素昧平生勾三搭四?

    她之所以忍着不说话,只是因为害怕那个人的家世而已。

    沈石的脸色沉了下来,冷冷地看了一眼挡路的那个年轻人宋文,又转眼看向宋丕,忽地沉声道:“你这是想找事?”

    宋丕怔了一下,似乎直到这时才注意到这个在他看来不太起眼的年轻人,事实上他刚才瞄过沈石脚边那只小黑猪的时间都比看沈石用的时间多一点点,在他眼底,这样的人以前他遇见太多了,年轻人有血性又怎样,最后还不是要在权势之下低头?

    他笑了起来,微微摇头,道:“阁下何出此言,我不过是与这位姑娘闲聊几句,如何能说是找事呢。”

    话音刚落,便听他身后刚才那个装醉的年轻随从冷笑一声,却是又接了一句,道:“臭小子,你敢这样对我家公子无力,我看你才是找事吧?”

    说着仿佛借着那一丝也不知是否存在的酒意,此人猛一踏步竟然就冲了过来,却是一巴掌直接向沈石脸上抽了过来,而宋丕在此时目光刚好转开,微笑着看向凌春泥,似乎对身边此人的动作正好没有看到。

    一切,仿佛都是如此的天经地义一般。

    那一记挥手风声极烈,看似普通暗地里却已带了几分劲道,甚至隐隐已有凝元境的道行,光是这样一个普通的随从都是凝元境的修士,宋家的势力实力可见一斑。

    就像是他们经常遇到也经常听到的,很快的,一声带着痛楚的惊呼声猛地响起,除了那一记常常听到的清脆耳光声并没有响起。

    “轰!”

    一声低沉的轰响传了开来,宋丕宋文等人忽然一怔,这声响却不是平日里他们在中州欺压那些散修取乐时的声音。目光转动力,却只见沈石与那年轻男子身影交错的瞬间,忽然火光猛地明亮一闪,一声闷哼,那男子身子大震而退,而沈石手起掌落,面无表情地直接打了下去。

    “啪!”

    他的手掌直接打在了那人的脸上,一记清脆的耳光响彻这片长城左右。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