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一百九十三章 文武不齐

戮仙 第一百九十三章 文武不齐

    第一百九十三章文武不齐

    长城之上在那片刻间忽然一片安静,包括宋丕在内的几个人一时间都有几分愣神,甚至就连被摔了一记耳光的那个年轻随从看起来都有几分错愕乃是难以相信的模样。∝,ww︽w.2如此过了一会,忽地一声惊呼响起,却是站在宋丕身旁的宋文面带急切之色,看着那被打的人,叫道:

    “宋武,你没事吧?”

    而在一旁的宋丕脸上也是陡然一沉,一股戾气似从眼中掠过,这一记耳光突然而清脆,在他看来几乎和打在自己脸上也没有太大的区别,冷哼一声身子一动,就要向前踏步而去。

    只是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一个身影却是挡在了他的面前,宋丕一看,眉头皱起,喝道:“伍成,你这是什么意思?”

    被他叫做伍成的便是宋丕这一行人中岁数最大看起来也相对最为沉稳的那个中年男子,并且听起来也是唯一一个不姓宋的人。事实上,宋丕算是元始门宋氏世家的嫡系子弟,宋文宋武则是同胞兄弟,在身份上算是宋家的旁支,打小是跟在宋丕身边的。只有伍成与宋家无关,他出身平凡,得了机缘拜入元始门,一路修炼至今,性子谨慎沉稳,做事尽心尽力,颇得元始门中一些前辈长老的看重。

    这一次往凌霄宗送信,事情不算很大,宋家派出宋丕过来,多少也就是增添几分历练开开眼界,至于伍成同行而来,便是有些照看的意思。

    四人之中,伍成的境界道行最高,但是宋丕等人平日仗着家世,向来都是骄横惯了的,往常宋丕喜欢装作潇洒温和,做那俗世翩翩佳公子的作态,对他态度也是平和,但此刻气往上冲,顿时便不管那许多,直斥伍成。

    伍成却没理会背后的宋丕,与宋丕火冒三丈的模样不同,他的目光第一时间却是落在了被打的宋武身上,当目光看到宋武胸口一片焦黑的痕迹时,比起宋丕等人的怒火滔天,他脸上却是立刻多了一丝谨慎,看起来甚至比白天在龙桥上发生冲突时还更慎重一些。

    他拦住宋丕,又一把抓住嗷嗷叫着想要冲过去大打出手的宋文,目光盯着沈石,沉声道:“这位朋友,何以随便出手伤人?”

    沈石面无表情,随手将花容失色的凌春泥拉到身后,冷冷地看着他,道:“是他先动手的。”

    “呸!”一声怒喝从伍成旁边传来,却是踉跄倒退了几步的宋武这时已经缓了过来,只觉得胸口剧痛,衣物上焦黑一片之下,血肉肌肤看起来都伤了不轻,他自小跟着宋丕,有那元始门宋家的名头罩着,别人不看僧面也看佛面,向来对他们这些年轻人礼让几分,哪里吃过这个亏。一时间又痛又怒又是羞恼,甚至也没去细想为何平日里一记几乎毫无威胁的火球术可以瞬间伤到自己,只怒喝道:

    “不长眼的混账,受死!”

    话音未落,他已经再度冲了过去,只是中间身子摇晃,看来胸膛处受的伤还是有些影响到他,而一旁的宋文看到兄弟冲上,一声暴喝也是跟了过去,伍成似乎还想再说些什么的时候,一下子却是再也拉不住,眼中焦急之色一闪而过。

    他们这里气势汹汹的扑来,沈石脸色也是阴沉下来,凭良心说,元始门名列四正之首,隐隐有天下第一门阀的威势,再加上六圣之一的宋家,这种家世背/景放到眼前,一般来说他也是不愿去招惹的。

    只是别人打上了门直接往你脸上招呼,觊觎了你身边的女人,如此的肆无忌惮气焰嚣张,又哪里还有退路?

    他手上轻推,将凌春泥向后推开几步,然后看着前方宋文宋武两兄弟扑来,手上劲风凛冽,却是各自多了一把宝剑,剑光清亮锐利,望之不凡,显然是上好的灵器法宝,而且看那样式一模一样,似乎还是一对的。

    而在远处,宋丕看到宋文宋武已经向沈石冲去,身子便停了下来,脸上掠过一丝冷笑,也不说话,只是忽然咳嗽了一声。这声音传了开去,伍成那边没什么反应,宋文宋武却是同时露出一丝狞笑,手上剑芒同时泛起更亮光芒,疾风般刺来,照亮了这两张年轻的脸现出几分狰狞,竟是转眼之间已经下了死手。

    沈石自从开始修道之后,这些年来几乎都是在搏杀厮斗中渡过来的,不说那妖界三年的磨砺,便是更早一些在青鱼岛的时候,他也是经常去妖岛上狩猎妖兽来赚取灵晶,哪怕是从妖界回来直到现如今,这中间修炼之途的大半时间几乎也都是伴随着狩猎冒险。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沈石虽然眼下道行境界并不算特别高深,但对厮杀斗法的经验却是丰富无比,不但超过了寻常大多数的名门世家弟子,甚至就连一些整日舔血的散修也未必比得上他。

    只一眼间,沈石立刻便感觉出这宋文宋武两人的气势与之前已是截然不同,那股杀意看似隐晦却逃不过他的眼睛,他的脸色瞬间冷了下来,忽地手臂一震,指缝间便突然现出了数张黄色纸片。

    伍成拦住了宋丕却没拦住宋文宋武两兄弟,心下虽有几分犹豫但也并没有多少过于担忧,不管怎样他也是出身于元始门的弟子,这么多年来本门天下第一的念头也是早已深入心中,刚才所做的不过是性子沉稳,下意识地想问清楚沈石来历而已,等看到宋文宋武扑上,他也只是暗地里摇头,心想门里这些世家的公子少爷们也实在是太过跋扈了,好歹也先开口问问清楚再说啊。

    所以他一开始没拦住那两兄弟,便也没有进一步动作,但是此刻陡然看到沈石手上那几张黄色符纸,脸色便登时一变,低声轻呼了一句,道:

    “符箓!”

    话音未落,甚至在他刚想提醒宋家兄弟二人小心的念头还在产生之前,伍成便看到一团火苗猛地在地面那个年轻人手上燃烧起来,一股灵力喷薄而出。

    那速度之快让他心头猛然一跳,甚至有那么片刻间他有点怀疑是否自己有些眼花。

    什么时候,五行术法的施法速度竟然会如此之快了?而那符箓催发的速度又是何等的迅捷?

    说时迟那时快,转眼之间沈石手臂刚刚抬起,宋文宋武脸上刚刚露出狞笑,两边相距眼看只有不到数尺之远的时候,宋文忽然身形猛地一顿,本来与兄弟宋武齐头并进的势头一下子如陷泥沼,犹如千斤重担猛地压在身上肩头,一下子落后了宋武数个身位。

    五行术法??沉土术!

    宋武还没反应过来,眼中满是热切嗜血的目光,挥剑向那沈石砍去,平日里在中州,元始门势力无孔不入,宋家声望如日中天,跟着宋丕公子,他什么时候吃过这样的亏,被人当面摔了耳光,真是奇耻大辱!

    剑芒之下,定要将此人千刀万剐,反正有公子门阀在,也不会有什么后果在。正经是为了出一口恶气,待会将这不长眼的恶徒杀了之后,等公子将那个女人玩腻了,自己也要过来好好狠狠地玩几次,才能念头通达!

    心念之下,片刻间他甚至想到了久远日后的事情,嘴角笑意更浓,吼叫着将剑芒劈了下去。

    只是剑光之中,他忽然心中一动,感觉自己身边好像少了些什么?

    宋文呢?

    回应他的是一支忽然从黑夜深处不知从何而来的水箭,穿破了黑暗瞬间凝结成形,尖锐无比地刺破了这片虚空,准确无比地钉在了他砍下的剑尖之上。

    “叮!”

    一声清脆的锐啸声骤然而起,宋武身形大震,心口一阵气血翻涌,那水箭术的力量竟是异常强大,直接将他的身形打退了几步,而片刻间他眼前一花,却看到沈石的身影不知何时已然欺身而近。

    背后,伍成带了几分惊怒的声音猛然响起,几道风声乍起,伴随着一声大喝:“手下留情!”

    什么情况……

    宋武在这电光火石般的瞬间还是没有反应过来,便只觉得眼前一黑,再一看沈石却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目光冰冷毫无表情,仿佛在这一刻竟是一块真的石头一般,左手径直一拳,砸在了他的胸口。

    那里有一处旧伤,是不久之前被一个火球砸出来的,而这一次,那个拳头毫不客气地再次重重砸在了那处伤口上,同时响起的还有几声令人毛骨悚然的骨裂断折声。

    宋武在刹那间嘶嚎出来,声音犹如一只绝望的疯狗般凄厉,他的整个身子就像一只虾米般本能地蜷缩成团,那一瞬间无比强烈而可怕的剧痛瞬间击垮了这个从小几乎没怎么吃过苦头的宋家子弟,涕泪俱下中他的脑海里已经是一片空白,完全忘记了自己身在何处。

    而在片刻之后,他在强烈的痛楚与眩晕中仿佛感觉自己的身子猛然一轻,竟是飘了起来。紧接而来的,仿佛是两声有些熟悉的怒吼声。

    那是伍成与宋丕的声音。

    一看情势不对,他们二人立刻便是出手相救,然而那沈石的施法速度快得令人愕然,而一旦出手之后之狠辣果断,也是令人咋舌。

    只一照面间,宋武便已身受重伤,瞬间失去了战力,而当他们脸色大变冲出救人的时候,忽然便只见那宋武的身子被沈石一把拎起,如提小鸡,直接向他们二人这里砸了过来。

    风声呼啸,宋武一下子被丢了过来,伍成与宋丕身子硬生生地顿住,连忙伸手接下,然而还不待他们做出下一个动作,伍成猛然心头一抽,看到沈石的身影已经如疾风一般,冲到了落后几步的宋文身旁。

    这几下惊变陡生,宋文也是心中震骇,看到沈石冲了过来,心里一阵慌乱,但出身名门的训练终究还是有几分底子,手中灵剑一横,便已挡在身前,灵芒亮起,护住全身。

    沈石却是视若无睹,直踏中宫,宋文怒吼一声正要祭出剑芒御敌时,忽然间一声惨叫猛地从他口中发出,身子一下子向旁边歪倒下去。

    一道黑影,如鬼魅一般不知何时出现在他的脚边,似这个漆黑的夜里神秘的鬼影,无声无息的一只黑猪,张开雪白森然的獠牙,和它的主人一样,毫不客气地一口咬了下去。

    那骨折崩裂的声音甚至比刚才还清脆可怕!

    沈石面色毫无改变,手上动作更无丝毫迟疑,一只手直接按上了宋文的小腹。

    “咚、咚、咚!”

    在这长城之上,接住宋武的伍成与宋丕眼中,便看到了那一幕,几乎是连续最多只相隔短短一息时间的低沉闷响,在宋文的身下以令人齿酸乃至头皮发麻的频率,迅速地散发开来。每一声的闷响,伴随着一道火光或是一记冰冷的水色,而宋文的身子如弓弦一般,每一次都幅度巨大的颤抖了一下。

    仅仅几次之后,宋文的身子便无力地垂落,脸色完全惨白如死人一般,脑袋一歪,昏死了过去。片刻之后,那低沉闷响渐渐沉寂,他的身子也从沈石的手掌上,缓缓地缓落摔倒在地上,再无声息。

    沈石默然无言,慢慢地转过身子,看着那还站着的两个人,神情冷漠,而伍成与宋丕的脸上兀自还有一丝愕然。

    长城之上,夜风萧萧,寥落星光里,夜色正是一片萧然。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