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一百九十四章 年轻即正义

戮仙 第一百九十四章 年轻即正义

    第一百九十四章年轻即正义

    “呵呵呵呵……”

    忽地,一阵打破了这暂时的沉寂,却是在那头的宋丕怒极反笑,看起来他手下宋文宋武几乎是在转眼之间即落败的事并没有让他有所畏惧,反而是脸上带着几分愤怒之色,正是冷冷盯着沈石,冷笑道:

    “好手段,好手段,阁下从来都是对一见面的人便下如此重手的么?”

    沈石看了他一眼,连与他分辨的话都懒得去说,再怎样的重手,哪里又能比得上刚才那肆无忌惮地下死手。

    相比起宋丕,伍成的神情便谨慎许多,同时看向沈石的眼神里也有几分忌惮,不过也仅仅只是忌惮罢了,身为一个元始门正经出身的亲传弟子,与宋文宋武这两个只是宋丕随从的半吊子家伙还是有所区别的。在他的脸上,同样并没有什么畏惧之意,此刻往前走了两步,看着沈石,沉声道:

    “阁下,你可知刚才你所伤的这两个人是什么身份?”

    沈石眉头一挑,道:“看你的意思,莫非是想说这两个废物有一个了不起的身份在,我便只能挨打不能还手,任凭他们打我骂我伤我,甚至抢掠了我的女人去,我也不能做什么了么?”

    他神情冷峻,嘴角更是露出一丝说不出的讥讽之意,冷笑道:“若当真如此,我是要请教一下,诸位到底是个什么身份?”

    伍成一窒,一时间有些无言以对,刚才他在一旁将那点事也是看得清楚,从头到尾确实是宋丕等三人启衅动手,包括宋文宋武那有了杀心的挥剑,他也是看在眼底。若是在往日里,包括是在中州元始门中,伍成向来是对这些身份贵重的公子哥敬而远之,反正他们就算平日欺负些人也多有眼色,不可能会对门中弟子胡来。

    只是这一次他被派遣出来,多少有些请托照顾的缘由,如今这麻烦上门,便不能装作视而不见,一时间心里也是烦躁,正想着如何回复的时候,却听到身旁的宋丕冷笑一声,道:“满口胡言,装腔作势,分明是你这贼子见财起意,妄想窃我财务,被我下人发现又狼子野心,暴起伤人,如今竟然还敢出言反诬么!”

    沈石与伍成两人同时转眼看去,眼中都有一份惊愕之色,与此同时,只听那宋丕袖袍一挥,身形潇洒,举步向前,长笑一声,道:

    “诛不尽奸邪恶徒,杀不尽豺狼凶人。你且听清了,我宋丕身为元始门亲传弟子,六圣文德公之后人,今日便要为民除害,弘扬我天地正气!”

    “哐啷……”一声轻响,犹似龙吟之声,一柄寒光宝剑出匣,长四尺宽三寸,如一泓碧波横过这片夜色,毫光四射,竟有几分灿烂夺目之威势。

    这显然不是一柄普通的法宝兵刃,不过沈石目光在那宝剑上瞄过一眼之后,随即又是看了看宋丕,然后最后扫过伍成,随后点了点头,忽然又摇了摇头,嗤笑一声之后,却是一个字都没有再说什么。

    而站在一旁的伍成却猛然间只觉得自己脸上一阵燥热,特别是看到对面沈石那带着再明显不过的嘲讽之意的目光看过来的时候,伍成甚至有了一种想要掩面而走的冲动。平日里他与门中那三大世家的公子哥接触不多,偶有一两个交好的,往日看起来似乎也是温和谨慎,哪里有像今日宋丕这般,瞎话张嘴就来的模样。

    眼看那宋丕马上就要动手,伍成心念一动,忽地踏前一步,一把拉住了他,宋丕霍然回首,脸上涌起一股怒意,冷笑道:“伍师兄,我敬你年长,又是三叔公派来的人,所以这一路上才给你几分面子,你可不要自误!”

    伍成心底气往上冲,看着眼前宋丕那一张年轻却跋扈的脸真有种也要一个耳光甩过去的感觉,只是无论身份地位还是性子,他都不可能这么做,只能是强忍心头不快,皱眉道:“宋师弟莫急,先问清楚此人来历再说。”

    宋丕一挑眉,似乎不甚在意,但伍成已经往前走了两步,看着沈石,沉声道:“阁下,刚才我们已经表明身份,乃是中州元始门门下弟子,此间事是非对错暂且不论,但你打伤我门中弟子,是不是该给一个交代?还请阁下示下名号师门。”

    元始门这三字,当真是赫赫威名,过往日子里每有类似冲突,一旦报出这师门来历,宋丕几乎都会看到对方眼中先是震惊继而犹豫再而退缩的反应,能够坦然不惧的人当然也不是没有,他在中州时也遇到过两次,不过事后大家却都是发现,那两位原来都是自己门中不常露面并且凑巧路过的前辈宿老……

    元始门历史悠久人多势众,又与凌霄宗甘家不同,三大圣人世家元、宋、古三家,历代都有人出任元始门掌门真人,等同于轮流坐庄上台,其中元家实力最强势力最大,在历代元始门掌门人数中占了六成,宋古两家出色弟子又占了三成,而非这三大世家出身的掌门在历史上仅仅只有一成之数。如此年深月久下来,家族势力盘根交错,元宋古三家实力如日中天,便是门中一些长老前辈,也多有门生故旧能拉上关系,所以向来对宋丕这样的人多有宽容。

    此刻宋丕冷眼看去,果然看在对面那贼子在听到元始门名号后脸色就是一变,心中冷笑又兼得意,正不耐烦伍成多此一举时,忽听那边沈石看着伍成,脸上神情像是飘过一阵愤怒之色,正气凛然,大声怒道:

    “狂妄!你们非但冒充元始门弟子,更胆敢诋毁文德公,玷污圣人清誉,简直是丧心病狂!”

    他一声长啸,踏前一步,手掌间已是再度多了一张黄色符箓,朗声道:“朗朗乾坤,天理昭彰,我今日便要替前辈圣人找回一个道理!”

    伍成愕然,一时间竟是说不出话来,而忽然只听身旁风声大起,却是宋丕大怒之中已经直接掠身扑去,喝道:“悖逆狂徒,吃我一剑!”

    看着那宋丕扑去,转眼与沈石战到一处,伍成忽然只觉得自己心底猛地泛出一阵无力之感,顺带着还有几分茫然感觉,似乎对这周遭世界乃至人生都有几分陌生起来。看着前方那两个年轻人,他茫然了好一会,才带了几分错愕低声自言自语,苦笑了一声,道:

    “这……这就是现在的年轻人了么?厉害,厉害,好生厉害……”

    ※※※

    甫一交手,沈石立刻便发觉宋丕与之前宋文宋武截然不同,非但是道行境界远胜那两人,看起来至少也在凝元境中阶甚至有可能到达了高阶之境。而他虽然看去愤怒,但出手之后沉稳利落,几乎是每一个动作细节都有一种无懈可击的模样,显然是自小便在最好的近乎完美的修炼教导中学出来的。

    而他手上那把不知名却极锋锐璀璨的宝剑,更是一把不可小觑的法宝,挥动之间,灵力四溢,如刀如间,犹如孔雀开屏一般竟是发散开去,直接便笼罩了近乎一丈方圆的地方。

    除了在妖界三年里,经常与敌对的妖族厮杀搏斗外,回到人界后的沈石多数时候其实是与各种凶狠残暴的妖兽战斗居多,与人类修士当然也有几次斗法搏杀,包括刚回到归元界后因为老白猴与石猪的缘故杀死天剑宫门下玄剑门弟子钱义那一次。

    只是眼下看来,钱义与这个宋丕相比,无论从哪方面都相差甚远,不管是境界道行还是法宝灵器,有的时候,你不得不承认世家弟子真的是比大多数人高出一筹,不管这其中的原因究竟是家世加成还是其他什么。

    锐锋扑面,剑芒如雪,在宋丕喝斥声中,灵力陡然大盛,千百道剑光如莲花盛放,转眼间遮蔽了沈石身前所有地方。

    每一片花瓣都是一道剑光。

    在漆黑的夜色中霍然而现。

    白玉莲花剑!

    站在一旁的伍成眉头一挑,缓缓颔首,宋丕此人性子脾气如何且不说,但在道行上看起来还是对得起他的姓氏的,这白玉莲花剑乃是元始门在凝元境上一门极有名的道法神通,传承悠久,早就已是千锤百炼无懈可击,练到最精深处时甚至能突破凝元桎梏,对神意境的高人直接造成威胁。这门功法共有十层境界,光看宋丕此番施展,那剑芒莲花看起来完整明亮,花瓣条理分明,竟是有了至少八成的神通。

    这可当真是罕见的天分,要知道白玉莲花剑第九第十两种境界,自古以来能修成的便只有日后惊天动地一般的奇才,几乎每一个人都至少修到了元丹境。宋丕年纪轻轻能修到这种地步,未来前途真是不可限量。

    只是伍成正惊叹处,忽地又像是发现了什么,猛地眉头一皱,怔了一下,低声道:“不对,那把剑是……”

    花色如霜如雪,看着妩媚动人但身在其中,沈石却只觉得前方压力如山,还未近身便似千万条利刃呼啸扑来,仿佛下一刻自己就要被千刀万剐。

    他悚然一惊,登时收起了起先因为宋文宋武而生出的一点点轻视之意,元始门立门万年,始终牢牢把握四正之首显位,其中底蕴确实是深不可测。

    不过此时的他,也并不再是当年那个刚刚回到人界还留在炼气境的平凡修士,虽然在境界道行上他似乎比宋丕还低了一筹,但是这么多年以来,他很早以前就已经不再是靠道法神通去压制比拼了。

    他走的,是另一条路。

    一条式微、艰辛、困难而曲折,并且很多时候出人意料的术法之路。

    黄色的符纸在他的掌间忽然消失了,面对着呼啸而来白玉莲花,沈石的衣襟发丝都在向后飘舞,但是不知为何,他竟然没有退缩之意。

    他深吸了一口气,迎着那片白色光芒,如山如岳灿烂如花之中,忽然在掌心里,重新飘起了另一张符箓。

    那是单独的一张符箓,颜色不是一阶术法的黄色,也不是二阶术法的青色,而是三阶术法符箓所特有的淡紫色符纸。

    三阶五行术法??冰剑术。

    灵力瞬间爆裂,符纸剧烈燃烧起来,迎着那一片莲花白影,在这长城之巅的夜色里,淹没了他的身影。

    ...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