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二百二十章 礼重情意轻

戮仙 第二百二十章 礼重情意轻

    第二百二十章礼重情意轻

    钟青露怔了一下,抬头向沈石看了一眼,只见沈石微笑着看向自己,她犹豫了一下,随即点了点头,轻声道:“好。”

    沈石颔首,道:“行,那咱们就晚上见,我先走了。”

    说完,他便转身离开了灵药殿,小黑懒洋洋地从地上爬起来,摇摇摆摆地跟了上去。望着他从灵药殿里离开的背影,钟青露明眸之中目光闪烁,也不知道心里在想着些什么?

    离开了灵药殿,沈石便没有再去其他地方,而是径直下了观海台,顺着山道一路走回了位于那座僻静幽谷之中的自家洞府。多日没有回来,山谷里的景色看去仍然一如往日,树荫森森绿意盎然,古藤老树交错之间,远处那条瀑布的水花声远远飘来,几许鸟鸣,几许冷风,似乎置身于此总让人有一种时光停滞的感觉,就像是这座幽谷里的东西,永远都不会变化,一直都是这般。

    沈石走过青苔满布的山道,空气里一如平日般的带有几分潮湿,最先看到的并不是他自己的洞府,而是在他印象中已经闭门很久从未有过动静的那一座隔壁邻居。

    这座陌生而从无变化一直紧闭的洞府,与沈石自己的洞府是这座幽谷中仅有的两座洞府,或许是因为这个山谷阴暗潮湿,确实不被大多数凌霄宗弟子喜欢,所以在这里开辟出来的洞府也少得可怜。沈石在这里住了也有一段时间了,但是从未见到这座隔壁洞府里有人迹出没,包括今天也同样是石门紧闭。

    也许这里根本就没有人住着吧。

    沈石心里转动着这个念头,脚步轻快地走了过去,绕过山道拐角,听着前方水花声渐渐响亮起来,很快便看到了那座属于自己的“家”。

    洞府门前已经掉落了许多落叶,看去让石门外表略显的有几分颓败,洞府主人不在,这山上可没什么人会过来帮他打扫门庭的。

    不过沈石倒也不是很在意,大步走了过去,心里泛起几分亲切感觉,随手袖袍挥舞几下,几道劲风从袖底吹拂而出,便轻轻松松地大部分落叶枯叶吹到了路旁,顿时让门前石径看起来整齐干净了不少。

    取出云符开启石门,伴随着隆隆之声,石门缓缓移动而开,不过沈石并没有立刻进门,而是脚步微顿了一下后,却是低头对小黑笑道:“小黑,都回来了,你也随便出去玩玩吧,记得别处这山谷就好。”

    小黑猪抬头看了他一眼,似乎对这个提议无可无不可,不过过了片刻后,它转头看了一眼瀑布那边的方向,似乎提起了几分兴趣,然后掉头就往瀑布那儿的幽谷深处跑去了。

    沈石看了那边一眼,这座幽谷深处有一条瀑布垂流而下,他在这里居住时间不短,当然也曾经过去看过两次,不过看起来应该只是一条普通平凡的半山小瀑布而已,流下的水汇聚成溪,蜿蜒流过山谷底部。不过小黑猪平日里呆在这山谷里的时候,有事没事倒是都很喜欢溜到那瀑布附近玩耍,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回转过身进入洞府,沈石反手却是先关上了石门,有仙家道法辟尘的洞府,看去几乎没有什么灰尘遗落,一切都和他上次离开时一样干净整洁。沈石左右看了看,随即向洞府深处走去,但这一次他并不是如同往日一般走到日常起居的卧室,而是走进了卧室隔壁另一间占地甚至更宽大一些的空房间。

    这间石室里两侧石壁上都被挖出了数道长而整齐的石槽,还有石架两座,看着规制便是凌霄宗宗门里标准的为门下弟子准备的库房之处。沈石站在石室中央环顾四周看了一会,似乎在观察估算着什么,过了一会之后,他点了点头,随即却是伸手,从怀中取出了一个如意袋来。

    这个如意袋看着平凡普通,但却不是他平日悬挂于腰间常用的那一个,而是数日之前在流云城外某处小树林边,他与已经沦为半人半鬼怪物的候胜一场说不清道不明的交易之后,候胜赠予他的东西。

    沈石看了手中如意袋一眼,深吸了一口气后,忽地手腕一翻,倒转袋口同时灵力神念沉入其中,开始翻动取物,片刻之后,但只见微光从那如意袋上一闪而过,开始有一只只一件件东西从这只如意袋中被倾倒而出。

    那赫然是一只只的灵草,种类繁多形状各异,数量更是令人惊讶的众多,只是沈石的脸色始终平静,只是看着那一只只一把把一捆捆的灵草不断地从那如意袋中倾泻而下,很快就在这间石室中堆积起来,并且不断地加高膨胀。

    一股灵草特有的清香药味,也在石室中弥漫开来。

    此时此刻,若是嗜食灵草的小黑在此,只怕早就忍不住口水直流眼冒精光地扑上前去了,幸好沈石早有预见,一早就将那吃货支开。而这个惊人的如意袋是候胜给他的,算是答谢他帮候胜找到父亲的谢礼,这一笔交易却是他在蜈蚣山游历探险时,无意中遇到候胜时,两人私下达成的。

    这其中当然不可能会是一帆风顺般的顺利,但不管怎么说,或许是共同经历过镇魂渊下那可怖的一幕,又或是毕竟说起来昔日也曾有同门之谊,沈石还是帮了候胜一把,让他们父子团聚。

    只是想到他们父子在一起了,沈石心里却是轻轻叹息一声,也不知道自己的老父沈泰如今究竟是身在何处?

    如意袋能装许多东西,类似灵草这样体积不算大的灵材,更是能装不少,如意袋倾倒了好一会儿,才算是将所有的灵草全部都倒了出来,而此时在这间石室里,已经出现了一个半人高底盘足有四五尺、全部都是由各种灵草堆积而成的药堆。

    看着这一堆灵草,饶是沈石也是深深吸了一口气,当日在蜈蚣山中,候胜为表诚意,当真也是下了血本,而自己这……算不算是一夜暴富呢?

    不管怎么说,看着这一对灵草,沈石的心情还是变好了许多,然后他便蹲下身子,开始收拾、分辨、归纳、整理这数量庞大的一堆灵草。

    这并不是一件简单的活,耗神耗力并且还要求极高的见识眼力,不过幸好对沈石来说,这件对大多数修士而言都是天大难题的事反而不算是太难。

    一根根一只只的灵草,在他的手上过着,几乎每一种他都只是看上几眼,便能迅速地辨认出这种灵草的种类、名称、品阶、药性乃至品相好坏,然后再一一摆在旁边空地上分门别类地放好。

    石室里平静无声,只看到他忙碌的身影不停地在药堆与石室空地间来回走动着,然后从那堆灵草上不停地抱走移动。

    就这样,时间不知不觉地流逝,那堆灵草药堆缓慢但不间断地低落下去,而分布在这间宽敞石室空地上的灵草则是逐渐多了起来,渐渐占据了所有空间地方。放眼看去,这石室里仿佛已经铺上了一层全部是由灵草构成的地毯,足以令许多低阶修士都为之眼红。

    ※※※

    当沈石终于挑拣完毕,整理好所有的灵草后,当那一堆庞杂而繁多的灵草完全被分门别类放置好后,沈石总算是长舒了一口气,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这一堆药草数量当真不少,粗粗估算下来,总数目应该是在一千出头,不过在灵草品质上成色还是差了一些,其中的七成有余都是最普通的一品灵草,然后二品灵草占了剩下的两成多,而能真正值得重视、能够充当一些重要丹方主材的三品灵草,还是少得可怜,沈石翻找了半天,大概也只找到不到五十株。

    不过沈石对这个结果并没有任何的不满,事实上事情也本该如此,三品灵草本就罕见,能有五十之数已经算是惊喜了,光是这个数目,再配上一些辅料灵材,其实就足以炼制出价值不菲的灵丹。而那些一品二品的灵草,其实也能值上不少灵晶,并且其中有许多种本身就是许多丹方的辅料之材。

    不过除此之外,比三品更高的四品以上灵草,沈石却是一株都没见到,也算是一个小小的遗憾吧。

    沈石站在事实里环视周围,沉吟了一会后,像是在思索着什么,过了片刻之后,他微微点头,去过了之前那个如意袋,却是开始行走于满地的灵草之中,目光明亮而专注,时不时会弯腰拿起一类灵草,全部都装入如意袋中。

    如此走走停停,挑挑拣拣,地上的灵草又开始逐渐减少,当沈石在石室中来回走了三四圈后,地上灵草的数目差不多已经少了一半,包括最重要的三品灵草,也差不多是装了有八种三十株左右的数目到了他手中的如意袋里。

    到了这时,沈石看了一眼手中的如意袋,微微点头,然后将如意袋收了起来,随后又取出了另一只如意袋,这一次却是利落多了,没有再仔细辨别的意思,而是将石室空地上所有的剩余灵草都装入了其中,随后随手放在了旁边一处石架之上。

    如此堪堪整理完毕,沈石松了一口气,正想走回卧室休息一下时,却听到从那石门处传来了一阵声响,像是有人正在门外敲门。

    沈石一怔,快步走过去移开石门,霍然便只见洞府之外天色幽暗已过昏黄,而一个女子在那晚风夜色里,俏立于他洞府之外,秀发垂肩容色温柔,正微笑着看着自己。

    却是钟青露已然到了。

    沈石呆了一下,没想到自己整理那一堆灵草,居然是在不知不觉间过了这么久,连忙笑道:“你来了啊,快请进吧。”

    钟青露微微一笑,走了进来,明眸转眼向他洞府四周看了一眼,忽地眉头微微一皱,道:“咦,你在这里都住了这么久了,怎地还不多添置一些东西啊,看去好生简陋。”

    沈石哈哈一笑,他在这洞府里确实没怎么投入心思,不过也不在意,带着钟青露走到桌边坐下,笑着道:“我这不是懒么,以后,以后一定慢慢添置就是了。”

    钟青露噗嗤笑了一声,摇了摇头,看起来却是一副不太相信他的样子,一双明眸扫过附近洞府地方,倒像是有几分心里打算的模样。

    沈石却没仔细在意钟青露的神情动作,而是从怀里掏出了一只如意袋,轻轻推到钟青露的身前桌上。

    钟青露怔了一下,道:“怎么?”

    沈石微微一笑,道:“送你的。”

    ...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