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二百零九章 规矩

戮仙 第二百零九章 规矩

    第二百零九章规矩

    蒋宏光整个人看去似乎都被贺小梅那一句话说的崩溃了一般,面色惨白,嘴唇颤抖,仿佛多年梦想一朝破灭,天塌地陷了一样。那脸色,让贺小梅看了都不禁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心里有些害怕起来。

    蒋宏光茫然而粗重地喘了几口气,忽地低声向贺小梅带了几分哀求之意,道:“小梅,小梅,你不要这样,我们一起过来这么多年了。这些年的情谊,难道你说断就断吗?”

    贺小梅嘴唇蠕动了一下,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才好,而蒋宏光却以为她被自己说动,连忙带了几分激动,踏前一步,一把抓住贺小梅的手,道:“小梅,最多我不再追问那件事了,我再也不问了。我们各自原谅对方一次好不好,重、重新来过……”

    话音未落,贺小梅像是悚然一惊,面色转冷,后退一步从他手掌里用力抽出自己的手,低声道:“蒋师兄,我说过了,我没做错什么,不需要你的原谅。还有刚才的事,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希望你能自重,不要再来打扰我。”

    说着,她掉头就欲大步离开,蒋宏光僵立原地,如遭五雷轰顶,但是过了片刻,他仿佛还是接受不了这个现实,面上肌肉扭曲,霍然又是向贺小梅冲了过去,一把抓住贺小梅的手臂,连声道:“小梅,小梅,你听我说,你听我说啊……”

    贺小梅看着蒋宏光此刻神态言辞间竟有几分状似疯狂,心中暗自有些震骇,下意识地便想远离此人,同时也暗自后悔以前如何会与他走得这么近。只是她挣扎几下,蒋宏光却是死命抓着她不放,几番下来她竟是挣脱不开,而蒋宏光的身子反而向她有抱过来的趋势。

    贺小梅花容失色,旁边注意到这里的沈石孙友二人也是愕然,一时间都分不清楚到底这两人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从那石屋拐角处猛地踏出一个人影,一个箭步跨到贺小梅身旁,只听着一声沉喝,那人手起掌落,挟带了几许劲风,竟是一掌直接将蒋宏光的手臂打开了去。

    贺小梅陡然得到救援,手上一松之后连忙惊叫一声,向后退开,而蒋宏光与旁边的沈石孙友二人同时都是一惊,定眼看去,却见这突然出现救助贺小梅的凌霄宗弟子,赫然竟是孙友的堂兄,前些日子在考校中莫名失利从而断送了大好前程的孙恒。

    孙家子弟外表容貌都长得不错,孙友如此,孙恒也是如此,只是从旁看去,他的脸色似乎还是有几分憔悴苍白,看来那一场打击实在非同小可,让他直到现在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不过相比起刚刚落败然后失魂落魄几乎丧失神智的状态,孙恒的精气神明显要比当时好了太多,看去基本也没什么大碍了。

    只见孙恒一掌挡开兀自纠缠不休的蒋宏光,贺小梅随即便像一只受惊的小鸟般向后退去,面上还有惊惧之色。孙恒看到贺小梅的神情,脸上顿时掠过一丝怒意,踏上一步,却是用自己的身子将贺小梅挡在身后,目视蒋宏光,冷笑道:

    “一个男人欺负弱女子,算什么本事?”

    蒋宏光被他突然这么横插一杆子,也是诧异,但随后看到贺小梅躲到了孙恒背后,眼神惊慌不敢看着自己,而一只小手甚至还抓住了孙恒背后的衣襟,刹那之间顿时心中一股酸意涌上心头,脸色气得惨白,更是狠狠盯着孙恒看了一眼,随即压低了声音,对贺小梅怒吼道:“是他吗,是不是他,你说,到底是不是他?”

    贺小梅下意识地摇头,身子微微颤抖,看起来是真的被蒋宏光吓住了,而孙恒看着贺小梅的模样,面上怒意更盛,忽地大步向前,却是直接伸出双手用力一推蒋宏光。

    蒋宏光没料到孙恒会突然如此粗鲁地直接动手,猝不及防下被他用力一推,身子向后连着踉踉跄跄退了三四步,好不容易站稳脚跟,刚想抬头呵斥,忽地喉咙一紧,却是孙恒冲了过来,一把抓住了他的颈下衣襟,贴近了他的脸,厉声道:

    “以后你离她远一点,不然的话,小心我对你不客气!”

    说完,他用力一甩手,蒋宏光又是一个踉跄,险些跌倒。孙恒不再理会他,转身走回贺小梅身边低声询问道:“你没事吧?”

    贺小梅看了他一眼,嘴唇动了两下,随后慢慢摇了摇头。

    一旁的蒋宏光看到那孙恒与贺小梅貌似亲昵的动作,气往上冲,脸色惨白,只觉得脑海里嗡嗡作响,就要冲上去与那孙恒拼命,但片刻后忽然只见孙恒转身过来,冷冷地看着他,不知为何又是气势一窒。

    算起来孙恒与他也是同一批拜入凌霄宗的新人弟子,当年在青鱼岛上也是共同度过了五年,所以蒋宏光当然是认识并知道孙恒的显赫家世。只不过平日里无论是他还是贺小梅,都与这位孙家的大公子并没有什么来往交情,大家都相安无事罢了。

    然而今天孙恒却是突然出现并在他和贺小梅之间横插了一脚,而看贺小梅的神情,与孙恒显然也不算是陌生人,蒋宏光心中气极。只是他很快便想到了孙恒背后的家世,更重要的是孙恒还有一位在凌霄宗宗门里德高望重权势极大的亲生爷爷孙明阳,若是贸然得罪了他,那么自己日后在凌霄宗里,还能够立足么?

    蒋宏光瞬间面如死灰,眼中露出几分绝望之色,看了看孙恒,又看了一眼贺小梅,眼中流露出几分哀求之色,而贺小梅却是在他目光看过来的时候,咬了咬牙,带了一丝厌恶之意转开了头。

    蒋宏光终于是完全绝望了,嘶哑着嗓子张着嘴说了两句,但声音如此低沉模糊,却没人能够听清他究竟想说些什么,过了片刻,他终于是踉踉跄跄地转身走了。

    看到此人离去,孙恒摇了摇头,转身看了一眼贺小梅,刚想伸手去安慰她一下,但随即又犹豫起来,最后还是慢慢将手掌放下,轻声道:“好了,没事了,我送你去一旁休息一下吧?”

    贺小梅默默地点了点头。

    孙恒松了一口气,半转过身子刚要踏出脚步,忽然却是一怔,看到了站在不远处那边的沈石与孙友。

    三个人的视线在半空中碰撞了一下,谁都没有说话,气氛似乎有那么片刻间突然的僵冷。孙恒的目光很快落到孙友的身上,眼底深处掠过了一丝极其复杂的神色,仿佛是嫉妒中带着几分深入骨髓的痛苦,让他的身子都微微颤抖了一下。

    沈石轻轻对他点了点头,孙恒脸色有些漠然,但最后还是颔首示意。至于孙友,他的目光同时十分复杂,夹杂着多种难以言明的情绪,默然无语。

    随后,孙恒带着贺小梅转身离开,再没有回头看上一眼。

    ※※※

    “我没想到他居然还会到这百山界来。”并肩走在上古传送法阵周边的路上,孙友忽然对沈石这般淡淡地道。

    沈石点了点头,道:“那件事过后的几天,我也听说了他的模样,那时我也觉得你这位大哥怕是要好久才能恢复过来,倒是没想到比我预想中的要快多了。”

    孙友忽然带了几分自嘲之意,摇摇头笑道:“若是我爷爷和我大伯看到他现在这个样子,你说会不会又改变心意了?”

    沈石看了他一眼,安慰道:“你莫要想太多了,眼下你已成长老座下亲传弟子,便是占了上风,日后只需努力修行,若是命好去问天秘境再觅得一点机缘,那自然谁也不能抢了你的东西去。你无须也不必为此而担心费神,否则的话便是自寻烦恼了。”

    孙友沉默半晌,缓缓点了点头,只是目光之中,始终还是有一份阴霾挥之不去。

    凌霄宗众人在这里等了一阵工夫,约莫半个时辰后,果然只见以孙明阳长老为首的好几位凌霄宗元丹境大真人再度现身出来,而数十位神意境的宗门高手也跟随在他们的身后,其中正是以杜铁剑、甘文晴、王亘等凌霄三剑为首,而孙恒的父亲孙宏也在队列中占据了显眼位置。

    片刻之后,此番百山界试炼的详细规矩就传了下来,应该是这些元丹真人在不久之前刚刚最后商议确定的。

    试炼的地点是在凌霄城东面四百里外,以一座“黑鸦岭”为中心划出了方圆足有千里之大的阔大地域。此处灵气充沛,多灵草灵矿,亦多各种凶横妖兽,可谓风险利益皆高的所在。

    所有参加试炼的凌霄宗凝元境弟子都将进入这片地域,但时间比众人想象中要缩短了一半,只有十五日。在这十五日中,不会有任何超过凝元境的凌霄宗修士进入这片地域,而到期之后决定所有弟子能否获得前往四正大会资格的标准,同样也是出人意料之外的粗暴而简单。

    “收获,从黑鸦岭里面带回的各种灵材,灵草灵矿包括妖兽妖躯上有用的部位,凡是可以折算灵晶可以充当修炼资源的灵材,全部都算在内。谁带回的越多,就算谁胜。”

    孙明阳长老的话语声回荡在每一个凌霄宗弟子的耳边,让绝大多数人脸上都有惊讶之色,有些人眉头紧皱,有些人却是露出几分沉思之色。

    而孙明阳长老的话仍然还在继续:“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日后一旦进入问天秘境,同样是不会有任何限制的规矩,一切都要靠你们各自的机缘、本领和……眼力。”他笑了笑,顿了一下后,又平静地道,

    “此外,那黑鸦岭中自有特异之处,凡是出产自那里的灵材,我们都有法子检定确认,所以想要拿自身挟带的灵材滥竽充数者,就莫要自误了。”

    ...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