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二百一十五章 微笑

戮仙 第二百一十五章 微笑

    第二百一十五章微笑

    沈石藏在大石之后,看着远处突然出现的钟青竹的身影,心中惊讶之余,也是有些疑惑不解。⊥不过在钟青竹这一边,显然并没有注意到那块巨石背后的阴影处,看起来她似乎本来也只是路过这里,脚步匆匆像是一个过客。

    但是下一刻,那两个在树下对峙剑拔弩张的两个凌霄宗弟子的身影落入了她的眼帘,钟青竹先是微微一怔,随即目光扫过那边地上,片刻之后,便看到了那一株迎风摇曳摆动的红佛芝。

    山风徐来,钟青竹眉头一挑,脚步顿时便停了下来。

    在这黑鸦岭外围地方,三品灵草可不算是常见之物,而且眼前这一株还是十分罕见与珍贵的,能够直接作为三品灵丹主材的红佛芝,其价值不言而喻。

    这时,那两个对峙的凌霄宗弟子也发现了钟青竹,两个人的脸色同时都是一变,看起来都难看了不少。灵草只有一株,看上争抢的人数越多,毫无疑问自己得到的几率便越发小了。

    这时,最早发现这株红佛芝的那个凌霄宗弟子,看去面色有些偏黄,脸上掠过一丝怒色,喝道:“这灵草分明是我最早发现的,你们难道真的要如此厚颜无耻吗?”

    听到这黄脸男子的喝问,那边紧随他而来、眉心有颗黑痣的凌霄宗弟子却是冷笑一声,带了几分不屑之意,讥笑道:“被你看到的东西就是你的么?宗门里法宝无数灵丹妙药那么多,你随便看到一个也就全是你的了吧?”

    黄脸弟子一窒,但三品灵草在前,他也绝不肯随便让步,怒道:“强词夺理,眼下乃是试炼考校的时候,一切都以在这黑鸦岭中的收获为重。你们这样无礼抢夺我的宝物,难道一点都不顾同门之情吗?须知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那边黑痣弟子嗤笑一声,显然大大的不以为然,正要反唇相讥,忽然却看到那第三个出现在这场边的清丽女子,却是看都不看他们一眼,径直就向那红佛芝走了过去。

    “你想做什么!”

    这一次,却是那两个对峙的凌霄宗弟子异口同声地对着钟青竹喝问出口,同时脸上都露出几分警惕之色,盯着钟青竹。

    钟青竹身形微微一顿,像是感觉到那两个人强烈的敌意,但目光随即又看了一眼那株红佛芝,眼神中似乎有几分异样之色掠过,看起来似乎有些犹豫迟疑。

    而在这时,那个眉心有黑痣的凌霄宗弟子眼珠一转,忽然却是转头对那不久之前还和自己互相对峙的黄脸弟子沉声道:“夜长梦多,再僵持下去只怕还会有更多的人路过此处,到时就麻烦了。不如你我二人先将她驱走,然后平分此物,你可愿意?”

    此言一出,在场众人都是一怔,面有异色,而躲在巨石背后看着这里情形的沈石也是忍不住多看了那黑痣男子一眼,心想此人的心思倒是灵活,也颇有决断,还真是一个不可小觑的人物。

    由此也可见,像凌霄宗这等传承万年的四正名门,宗门下弟子中可谓是藏龙卧虎,不知何时就会有什么英才俊杰之士脱颖而出,像类似这黑痣男子之类的人,沈石以往就根本从未听说过此人名声,但陡然相遇,临机处变也是不凡。

    被那黑痣弟子这般一个提议,最早的那个黄脸弟子脸上登时露出了几分犹豫挣扎之色,这要求比他最早想要独吞红佛芝的愿望当然是倒退了一大步,但是眼看这场中已有三人,自己那个愿望想要达成不免有些渺茫起来,反倒是黑痣男子这个建议颇有几分可行。两人对上一人胜算自然大了许多,而分到一半的三品灵草红佛芝,其实也算是不小的收获了。

    心念转动间,黄脸弟子一咬牙,道:“好,就依你所言!”

    那黑痣弟子哈哈一笑,身子转动,却是一下子站到了黄脸弟子的身旁,然后两人并肩而立,共同看向前方眉头皱起的钟青竹,气势大涨。黑痣弟子呵呵一笑,脸上神情大为轻松,对钟青竹微笑道:

    “这位师妹,眼下的局势想必你也是看得清楚了罢?我们两个对你一个,大家都是凝元境的道行修为,你绝无胜算。就算你天赋异禀战力惊人,但是想要一下子胜过我们两人,只怕也不会轻松吧?若是在这里就来一场苦战,万一道行受损,大家都是得不偿失。今天不过才是试炼的第二天,接下来的日子还长着呢,说不定还有更好的灵材在黑鸦岭深处等着我们去拿,我看你就不必再跟我们两人争这个红佛芝了罢。”

    这一番话说下来,连沈石都不禁有些佩服起来,心想且不论这两边到底实力如何,光是这些话,说的可谓是威逼利诱面面俱到,尽显口舌威力,而看那钟青竹的脸色,显然也是被此人说的有几分心动,清丽的容颜上犹豫之色闪过,沉吟不决,似乎隐约真的有几分退让之意。

    那眉心有黑痣的男子心中一喜,正想再劝说几句,让钟青竹看清形势不战而退,谁知就在这个时候,站在他身旁的那个黄脸弟子本来就因为红佛芝要被人分去一半而心里郁闷,此刻看着钟青竹没有马上答应,貌似还犹豫不决似乎对本属于自己的珍宝有染指之意,顿时无名火气,怒喝道:

    “你到底走不走,再不走小心老子直接抢了你的如意袋,看你还敢嚣张!”

    钟青竹目光瞬间一凝,眼神陡然锋锐起来,看向那黄脸男子,而站在一旁的黑痣弟子脸上也是刹那间满是错愕之色,接着转头看向自己身边这个临时的同伴,半张了嘴巴,一副像是看到了猪一般队友的晦气霉运神色,片刻之后翻了个白眼,仰天长叹一声,摇了摇头,嘴里低声骂了一句。

    钟青竹脸色沉了下来,看向那黄脸弟子,忽地冷冷地道:“你想抢我的如意袋?”

    黑痣弟子看起来似乎还想着试图最后挽救一下,在这时连忙插口,急道:“这位师妹,大家都是同门,以和为贵,何必弄的……”

    “呸!”一声啐骂,却是那黄脸男子打断了他的话,盯着钟青竹,一脸恼火之色,看起来心中郁闷到了极处,此刻都发泄在钟青竹这边身上,冷笑着道:“看你长得姿色还算可以,行事却如此无礼,真是没有家教,莫非是小娘生的?”

    钟青竹脸色陡然一寒,似乎被那“小娘生的”几个字刺激到了一般,猛地向前踏出了一步,而那黑痣弟子呆若木鸡,片刻后则是颓然低头,以手掩面,看过去一副已经无法直视自己这个同伴的模样了。

    巨石背后,沈石也是一阵无语,心想自己刚才想到的也不完全是对的,凌霄宗这等四正名门,门下弟子众多,其中当然是有藏龙卧虎奇才俊杰,但是看起来,似乎头脑简单性情拙劣的人,也并不是没有啊。这世上果然是什么人都有的,也从来不会有什么完美无缺的门派。

    黄脸汉子猛然见钟青竹向自己这里突然跨出一步,不知为何,刚才看去还平静柔弱人畜无害的这个清丽女子,突然间身上竟像是猛地露出一股锋锐气息,犹如一把钢刃般,令他双眼都有些生疼,竟是在心底莫名涌起了一丝畏惧之意。

    他怔了一下,片刻后突然向旁边横跨一步,却是与那黑痣弟子站在一起,看着钟青竹,沉声喝道:“难道你真想与我们二人动手不成?刚才他说的话,你都忘了吗?”

    黑痣弟子面上露出一丝古怪神色,看了自己这个临时的同伴一眼,在心里苦笑了一声,不过眼下这个局势,他想来想去还是与这黄脸弟子合作平分红佛芝才是最佳选择,毕竟三人之中情势如此,他也不可能再去和钟青竹联手了。

    所以他深吸了一口气,对钟青竹道:“这位师妹,你还是先退一步吧,我看你气宇不凡,日后成就不可限量,何必为了这区区一株红佛芝而耽误自己。”

    黄脸汉子嘴角抽动了一下,冷哼了一声,却是低声道:“区区红佛芝……哼,要是看不上,你们都别跟我抢啊!”

    黑痣男子身子一晃,差一点忍不住转身就要一脚踢了过去,好歹他还保留着几分理智,深吸一口气强忍了下来,但脸色也已经气得有些发白。

    钟青竹目光冰冷,看着对面并肩而立的两个人,目光里却并未有多少畏缩之意,反倒是一只手臂,正缓缓移向了自己腰间的如意袋口。

    黑痣男子脸色一变,以他的心意,在这里与人动手实在是最差最烂的选择,看到钟青竹的举动,他心中一沉,正要再以言辞压迫她几句,让她认清形势的时候,忽然却看到钟青竹的手臂在快到腰间时突然一顿,那一双明眸目光里也是猛地亮了起来。

    她微微仰头,目光越过了他们两个人的身子,看向了他们的背后。

    黑痣男子与黄脸弟子同时感觉到了什么,吃了一惊,转身看去,只见在这片草甸边缘处,一颗巨大的石头之侧,走出了一个男子的身影,在他的脚边,还跟着一只看去有些懒洋洋的小黑猪。

    在这两个人惊讶的目光里,沈石一路走到了钟青竹的身前,温暖明亮的天光下,青翠碧绿的草甸上,清爽的风儿吹动她的发梢,几缕秀发迎风飘起。

    她的眼底深处,忽有一丝温暖,一缕温柔。

    沈石对着她点点头,然后转过身子,站在了钟青竹的身旁,与她并肩而立,站在了一起。没有任何的言语,更没有如那两个人讨价还价为了利益而争夺的言辞,沈石就那样站在了她的身旁,然后朗声道:

    “光天化日之下,你们身为凌霄宗弟子,竟然威逼同门,侮辱师妹,更意图抢掠,这成何体统!”

    “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他愤愤不平地喝道,正气凛然,一如平日教导他的师父,然后他转过头,看着钟青竹,微微笑了一下。

    钟青竹脸上原有的寒霜,忽如温暖柔和的春风吹过,尽数散去,在这陌生而危险的山野中,在这绿草茵茵的草甸上,她贝齿轻咬红唇,容色如鲜花般美丽动人,轻轻的看着那个男子,嫣然一笑。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