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二百二十章 灵果妖兽

戮仙 第二百二十章 灵果妖兽

    第二百二十章灵果妖兽

    “嗯?”沈石吃了一惊,有些诧异地看了钟青竹一眼,刚想发问但随即像是想到了什么,低头一看,只见那只死去的残金熊尸体倒在地上,从伤口上流出的鲜血已经染红了周围一片土地。原本就是紫黑色的土壤此刻看去在那片鲜血周围的颜色愈发的诡异,深邃而发暗,殷红的鲜血正不断地渗入这片泥土,仿佛像是有一个饥渴的恶鬼正在土地之下大口吞咽着,而与此同时,周边这片林子中那股原本单薄的异样气息,忽然也浓烈了几分。

    沈石皱了皱眉,轻轻一拉钟青竹,道:“这里不好久留,我们先出去,路上慢慢再说。”

    钟青露看了一眼地下的情况,点了点头,两人稍微收拾了一下,便离开了这里,小黑跟在他们的身后,在离开这片林间空地时最后还回头看了一眼,只是当它目光扫过那片鲜血浸染而发黑的泥土地上时,很快露出了一丝厌恶之色,然后头也不回地大步向沈石追去了。

    向林子外走了一段路,离刚才那个地方稍微远了些以后,那股令人恶心烦闷的气息才轻淡了下去,让人觉得舒服了不少。沈石到了这里才松了一口气,对身边的钟青竹道:“青竹,你刚才说的是要去黑鸦岭的哪里?”

    钟青竹想了想,却是带了几分小心之色,仔细看了看周围确定无人后,然后才对沈石轻声道:“这黑鸦岭地势复杂,山脉广阔,妖兽与灵草都是不少,但总的来说,品阶上都不算太高,一般就只在三阶。像前头我们拿到的那株红佛芝,在黑鸦岭这里便算是相当不错的收获了。更高阶的灵草与妖兽当然不是没有,但十分罕见,说是可遇而不可求也不为过。”

    沈石颔首,随即眉头微挑,看了钟青竹一眼,略带了几分诧异地道:“你怎么对黑鸦岭这里如此了解?”顿了一下,他心念微动,看着她道,“莫非你以前来过这里?”

    钟青竹笑了笑,道:“是啊。”

    沈石恍然大悟,心想难怪她对这里的情势如此熟悉,同时耳边又听钟青竹对他说道:“我是过往来到百山界历练时,曾经到过这里数次,并且在其中一次探险中,我无意中发现了一处幽密洞穴,你猜里面有什么?”

    沈石看了一眼钟青竹的神情,只见她白皙清丽的脸上含着一丝笑意,似有几分平日没见过的温柔之色,心头跳动了一下,下意识地略微移开了目光,不过心中还是转念思索,片刻之后带了几分试探之意,道:“难道是珍罕稀有的上品灵草?不对,如果只是灵草的话,你一定已经摘走了,不会还留在原处。这么说来,莫非是高阶的、而且是有妖丹的厉害妖兽?”

    上品灵草,高阶妖兽,无论哪一种都是可以令修士怦然心动的存在,而具体到此番凌霄宗的百山界试炼中,无论是这其中的哪一种,如果能够得到的话,必定会在众多试炼弟子中脱颖而出。要知道,修真界的灵材资源,从来都是重质不重量,高阶的灵材珍贵稀有,以一抵百、以一抵千的事例随处可见,甚至有的时候遇到极度珍贵的天材地宝时,以一抵万都是有价无市。

    所以沈石听到这里,再想到钟青竹的表情,忍不住便往这上头想了过去。

    钟青竹微微一笑,静静地看着他,然后柔声道:“其实是两个都有。”

    沈石悚然一惊,失声道:“什么?”

    钟青竹像是早已预料到沈石的反应,脸上半点没有流露出异样之色,只是微笑着看着自己面前的这个男子,有那么一刻,她心中忽然没来由地却是想到了很早很早以前,他和自己两个人在那个死一般寂静绝望的地底洞穴中的日子。

    她眼中温柔之色又多了几分,道:“当日我看到那个洞穴后,在查探中发现这洞底深处生长有一株‘天氤朱果’。”

    沈石身子一震,惊道:“天氤朱果,那是六品的极珍灵药啊!”

    钟青竹点了点头,道:“正是,不过除此之外,在那洞中却还有一只极厉害的‘铁翼黑蝎’。”

    沈石怔了一下,却是倒吸了一口凉气,道:“五阶妖兽,铁翼黑蝎?”

    钟青竹脸上也是有一层忧色掠过,颔首道:“正是。当日我发现它们的时候,铁翼黑蝎就守护在那棵天氤朱果边寸步不离,我想尽办法也无法将它诱开,而且铁翼黑蝎本身也是结出妖丹的五阶妖兽,正面对上我根本就毫无胜算。其实真要说起来,当日若非那只铁翼黑蝎始终不肯远离那棵天氤朱果太远,只怕我能不能逃得一命也是难说,总之到了最后,我也只能是无奈退走。”

    沈石面色变幻,看了她一眼,眼中掠过一丝关切之色,沉吟了片刻后,突然道:“你说的那个洞穴,应该不在这附近吧,是不是在黑鸦岭最凶险的那一片地域山势中?”

    钟青竹微微垂首,沉默了片刻后,轻轻点头。

    沈石张开嘴像是想要说些什么,但是最后终究还是欲言又止,过了一会之后苦笑了一声,道:“青竹,你一个人何必去冒这么大的险,万一,万一……”

    后面的话,他却是摇摇头闭嘴不言,只是钟青竹却是眼波转动,抬眼深深凝视着他,连声音似乎都忽然有些飘渺起来,柔声道:“你想说什么,万一我怎样呢?”

    沈石摇摇头,道:“这等蛮荒凶险的所在,你一个人过来实在太危险了,若真的遇到什么强横妖兽或是毒物险地的时候,连个帮你的人都没有。最好……最好还是找一两个同伴,至少也有个照应才是。”

    钟青竹微微低眼,轻声道:“可是我想不到在金虹山上,有那种我可以托付性命的人啊。”

    沈石怔了一下,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只是他随即心中一动,却是想到了前日自己再一次与钟青竹聊天说话间,两人半开玩笑一般地说了一个约定,约好以后若有机会,便一起来着百山界探险游历一次。

    那个时候的她,微笑着轻轻点头,仿佛没有半点犹豫的样子,最后说了一个“好”字。

    没有可以托付性命的人吗……

    沈石心底有片刻的茫然,下意识地抬头向她望去,却只见钟青竹安静地站在身旁,明眸闪亮而清澈的目光,正静静地看着自己。

    林中明亮的天光落在她从未如此温柔而美丽的脸上,仿佛倒映出了一丝炫目的光晕,就像是那传说中金虹山巅之上,那一道令人目眩神迷的彩虹,而她就是那虹光中清丽的女子。

    沈石心头猛地一震,在这一刻似乎突然感觉到了什么,脸上有突兀而来的几分苍白。

    而钟青竹则是微微笑着,目光温和却不带有丝毫悔意,凝视着他,嘴角挂着那一丝淡淡满足的笑容。

    ※※※

    流云城,许家大宅。

    日上三竿的时候,流云城中早就是一派繁华喧闹景象,不过在传承多年底蕴深厚的许家中,庭院深深里,却仿佛与外头的喧嚣隔绝开来,显得有几分幽静。

    西苑厢房里,有些昏暗的屋中,凌春泥还躺在床上,温暖的被褥间仿佛有无穷大的魔力,让她念念不舍不愿起身,连眼眸都困得有些不愿睁开。

    一抹阴影之中,她丰腴的胸口上,那一枚奇异的黑晶紧贴着她的肌肤,点点银光在黑色的晶体表面缓缓转动闪烁,有些像是夜幕里的星辰,又像是一棵棵诡异的眼睛,正悄悄窥视着晶体外面的世界。

    “咚咚咚,咚咚咚。”

    忽然,一阵响亮的敲门声从门扉那边传来,打破了这厢房里的寂静,黑晶上的银光瞬间黯淡了许多,而凌春泥看着也似乎被吓了一跳,一个激灵从床上坐了起来。

    门外,传来了一个悦耳而开朗的女孩笑声,道:“春泥姐姐,我是雪影啊,我来看你了,快开门呀。”

    凌春泥在有些昏暗的阴影中呆坐了片刻,像是从那一丝倦意茫然中清醒过来,随后连忙下了床,稍微整理了一下衣裳,便过去开了大门,同时顺带着也把旁边的窗户打开了。

    明亮的光线从门窗里一下子照进这间屋子,顿时将原本有些昏暗的气息驱散,让整个屋子都亮堂了起来。小小年纪却已经初见美丽的许雪影,笑着走了进来,对凌春泥道:“姐姐,都这么迟了,你怎么还没起来啊?”

    凌春泥脸颊微红,有几分尴尬,轻轻吐了一下舌头,笑道:“我……我也不知怎么了,最近特别困觉,老是不想起床,让妹妹你见笑了。”

    说着让许雪影先在屋中圆桌边坐下,然后自己稍事梳洗一番,这才走了过来。

    虽然看着有些匆促,也没有认真打扮梳妆,但是当凌春泥坐在许雪影面前时,许雪影仍然还是为之一震,眼前这个女子,仿佛是从身体深处的骨子里透出的娇媚美丽,无须任何的装饰便似有勾魂夺魄的媚力,几乎已不像凡人,举手投足间,那魅惑仿佛便无所不在,哪怕许雪影自己也是个女子还只有十多岁出头,此刻竟然也在一瞬间看得有些怔住了,神为之夺。

    凌春泥见许雪影半晌没说话,只是怔怔地看着自己,不由得抿嘴一笑,带了几分好笑,伸手过去轻轻拧了一把她白嫩的小脸颊,笑道:“你发什么呆呢?”

    许雪影身子一颤,像是这才惊醒过来,又是惊讶又是有几分没来由的害羞,脸颊都有几分红晕涌上,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呃,姐姐你好漂亮啊,就算我是女子,也都看呆了。”

    凌春泥失笑,这些日子来她暂时寄居许家,平日里只有许雪影与她交好,常常跑来找她聊天说话,算是这里与她交情最好的一个人,而她也十分喜爱这个聪明漂亮的小姑娘。此刻看着雪影那张白里透红微微含羞的美丽小脸,她心头也是一片柔软,忍不住笑着将她抱住,忽然亲了一下许雪影的脸颊,带了几分促狭之意,笑道:

    “好妹妹,你也是好美的,只不知日后有哪个男子有幸,能与你山盟海誓相伴一生。”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