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二百二十一章 一起去

戮仙 第二百二十一章 一起去

    第二百二十一章一起去

    许雪影惊叫一声,双颊通红跳了开去,看着又羞又气,对凌春泥嗔道:“姐姐,你这是做什么嘛,好好地……干嘛亲人家!”

    凌春泥笑了起来,却是不以为意,伸手拉过许雪影坐下,摸了摸她柔顺光滑的秀发,虽然那身量容貌还未完全长开,但是这身体中那蓬勃而朝气的青春气息,却是无论如何也压抑不住的。

    她就像是一朵即将迎来最美好时光的花蕾,盼望着嘴灿烂美丽的春天,未来的路是那般美丽,当凌春泥的手指从她乌黑的发梢间滑过时,眼底有不经意的几分黯然与羡慕。

    “我只是感叹妹妹你这般年轻美貌,我见犹怜啊。”

    许雪影偷偷看了她一眼,倒也没有真的生气,笑了笑却是红着脸,道:“可是我还是觉得春泥姐姐你更美呢,我都不知该用什么言辞来形容了,或许……唔,要是有一天,我能想你一样漂亮就好了。”

    凌春泥的手微微僵了一下,然后收了回来,轻轻叹了一口气,道:“傻瓜,像我有什么好的呢?”

    说着,她深深地看了一眼许雪影,道:“其实我才是真正的羡慕妹妹你,家世清贵,父母双全,又兼有长辈疼爱,最后更不消说连将来的前程都为你安排好了罢。”

    许雪影笑着摇了摇头,道:“那些有什么值得说的嘛,又不是我自己的。”

    凌春泥失笑,轻轻拍了拍她的脸蛋,然后目光有几分迷离飘渺,似乎心绪也飘向了远方回忆起了某些往事,过了一会才轻声道:“你还不懂的,其实这些东西对你来说,真的很重要。”

    许雪影耸耸肩,看起来不想再说这个话题,随口岔开话题,问道:“对了,春泥姐姐,最近怎么没见沈石大哥回来看你啊?”

    问这话时,许雪影看起来十分平静自然,只有一双清亮的眼眸目光里,却是隐隐约约露出了一丝紧张期待,不过凌春泥显然没注意到这些许的异样,听到沈石的名字后,她脸上现出了几分思念之色,轻轻叹了口气,道:“最近凌霄宗宗门里有大事,唔,听说是要举行一场试炼考校,许多弟子都必须参加的,石头那也不例外。所以可能要耽搁一段时日,才能看到他了吧。”

    许雪影怔了一下,随即缓缓点头,道:“哦,原来如此。”

    凌春泥看了她一眼,微笑道:“雪影妹妹,以你的家世,将来是不是也要拜入凌霄宗门下啊?”

    许雪影颔首道:“应该是如此了吧,我们许家多年以来,凡是天资可堪造就的家人,一般都会拜入宗门里的。”说到这里,她像是想起了什么往事一般,突然笑了起来,对凌春泥道:

    “对了,姐姐,你知道吗,其实我小时候,差一点就被我娘送人了呢。”

    “啊?”凌春泥一听还真是吃了一惊,据她所知,许家老三许兴夫妇膝下,就只有许雪影这么一个孩子,怎么可能会将她送走?

    看到凌春泥惊讶的神色,许雪影笑着道:“看吧,果然连你也不太相信,可是当年真的就只差一点哦。大概是在我五岁的时候吧,有一天我娘带我出去散步游玩,本来都好好的,可是后面忽然在路上遇到了一个算命的江湖相士。”说到这里,许雪影想了一下,看起来像是正在回忆,然后伸手对凌春泥比划了一下,道,

    “那人大概这么高吧,我记得他容貌似乎长得还不坏,第一眼看过去也不像坏人,哦,对了,他手上还拿着一只青杆,上面写着几个什么字来着……我忘了,算了,不理它。本来那相士遇见我娘的时候,是想给她算命骗几个钱的,可是谁知他后来看到了我,听那天同去的一个丫鬟说,一看到我的时候,那相士脸色突然就变了,看起来好吓人,神情也好激动,就指着我大喊大叫起来,把我们一行人都吓坏了。”

    “那相士跟疯了一样,在那边胡言乱语,我都吓哭了,其他的丫鬟也很害怕,都想立刻就走。可是不知为何,平常十分胆小的我娘亲,那天却犯了糊涂,居然站在那边跟那相士说起话来,看着非但没有害怕,反而还有点相信那相士的意思。按那个江湖相士的说法,说什么我天生异禀非同小可,乃万万人中绝无仅有之根骨,修行普通的道法神通根本就是暴殄天物,唯独是他们周家……呃,据说那相士自称姓周来着。说是唯独他们周家祖上传下来的一门奇门秘法,多年来因为并无合适根骨的年轻女孩无法修炼,今日遇到我,却是天生造化绝世夙缘云云,甚至还疯言疯语自说自话地说,难道是什么转世轮回,祖宗显圣之类的疯话。”

    凌春泥听得目瞪口呆,道:“这说得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啊?”

    许雪影笑道:“可不是,当日我们都是这么想的,可是我娘亲那时候真是有些糊涂了啊,那江湖相士说要带我走,我娘亲居然有些举棋不定想答应的意思。幸好当时我身边有个丫头机灵,眼看形势不对劲,连忙偷偷跑回家禀告了家里的老祖宗和大伯以及我爹,随即全身震动,众人一起赶到将那江湖相士骂走,我爹也狠狠将我娘亲骂了一顿,过了好久才消停下来的。”

    凌春泥听得摇头,道:“这样骗子的话,哪里能相信么。”只是她随即心中一动,抬眼看向许雪影,道,“不过奇怪啊,敢这样在你们许家头上拐带嫡亲小姐的骗子,以你们家的权势,就算不当场打死也要好好整治一番吧,怎么听起来好像也没怎么着那个骗子,轻轻松松地就放人走了吗?”

    “咦?”许雪影怔了一下,微微皱起眉头,想了片刻,道,“姐姐你这么一说,我也好像才想到此处,是有些奇怪啊,按理说不应该这么轻松放过那人的啊?”

    凌春泥摊了摊手,道:“谁知道呢。”

    许雪影想了一会,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便先放下了这个念头,道:“我记得那个相士离开之前,还在那边高声叫嚷着什么,说是……唔,对了,说是我现下年纪确实太小,也不方便修炼秘法。等日后我稍大一些,一定还会来还这份机缘云云。”

    凌春泥哈的一声嗤笑,掩口笑道:“那骗子居然还不死心啊。”

    许雪影也是笑着摇头,道:“可不是!不过这么多年来,再没人见过那个骗子就是了,其实也没人会将那人的疯言疯语放在心上。反正呢,我再过两年等到了年纪,就要去拜仙岩,上金虹山,拜入凌霄宗门下了。到了那个时候……”

    她的声音微微低沉,目光闪动,心底也不知是想到了什么,只能看见她的嘴角边,微微挂上了一丝温柔的笑意。

    ※※※

    黑鸦岭,深山林中。

    山风从幽静的树林上方吹拂而过,带动了几许树梢指头摇摆,借着天光明亮,叶绿影摇,散发出一股蓬勃的生命气息。

    而在林中树下,在那突如其来的沉默后,沈石与钟青竹站在那儿,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忽然变得有些奇怪的尴尬起来。

    明明什么都没有说,明明什么都没有做,但似乎就是有一些东西,已经悄悄的变的不一样了。

    或许,就是因为刚才那一眼所看见的温柔么?

    沈石不知道,或者是此刻有些心烦意乱外加茫然的他还是有些不想知道,过了一会,他干咳了一声,道:

    “呃,青竹,我们两个人是这么多年的交情了,如果在这黑鸦岭中一起走的话,你可以……”

    “我信你的!”钟青竹忽然打断了他的话,平静却坚决地说了这几个字。

    沈石怔了一下,抬头看了她一眼,钟青竹脸颊有些微微的红晕,但是目光却再也没有躲藏避让的意思,就那样坦然平视着自己身前的这个男子。

    沈石默然,然后点了点头,却没有再说什么,而是转身向林子外头走去。

    小黑跟了上去,走过钟青竹身边时,似乎有些好奇地伸出鼻子在她脚边闻了一下,然后抬头看了看这个清丽的女子,随即哼哼两声,一路小跑地向沈石追去了。

    钟青竹看着沈石的背影,轻轻呼出了一口气,仿佛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然后抬头看了看天空,只见那树林上方的天穹虽然有些阴沉,但看去仿佛还是比之前开朗高阔了少许。她微微笑了一下,带着几分坚持,仿佛给自己鼓劲一般咬了咬唇,也跟了上去。

    走到树林外头,吉安福已经不见踪影,不知是离开了这里还是绕到了这片树林里的其他地方,不过沈石与钟青竹都没有在意他。沈石站在那边沉吟片刻,等钟青竹过来后,脸色已经恢复了平静,对钟青竹道:

    “青竹,按你这么说来,你这次行走的线路并非直行,也是为了去……那边?”

    钟青竹点了点头,道:“是。”

    沈石犹豫了一下,问道:“那地方究竟在哪里?”

    钟青竹伸出手指向着前往远远一指,葱白的指尖仿佛在刹那间越过崇山峻岭,直指那山脉深处。沈石看向那个方向,眼角微微抽动了一下,道:

    “是在……凌霄城五百里界限之外的那片最凶险之地?”

    “是的。”钟青竹看着他,问道,“怎样,你去不去?”

    沈石默然片刻,抬起头看到她淡然平静的目光,忽地心头一阵豪气上涌,笑了一下,道:“去!你都能去,我又为什么不敢呢?”

    “一起去!”

    ...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