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二百二十九章 崩塌

戮仙 第二百二十九章 崩塌

    第二百二十九章崩塌

    那只手掌一如既往的温暖,在这个阴寒冰冷的绝望时刻,总让人有种熟悉的依恋。钟青竹睁眼看去,却只见沈石目光炯炯,虽然眼中也有忧虑急切,但眼神明亮而坚定,仿佛在这个时候,他想到了什么。

    铁翼黑蝎的诡异变化仍然还在继续着,一股无法言喻的威势似乎正在从它的身躯上散发出来,对周围那些四阶妖兽们产生了震慑作用,让包括最强大的那只青雷狮王在内的高阶妖兽们,一时间都不敢轻举妄动,甚至有些稍微弱小些的妖兽已经开始本能地向后退缩。

    那是一种源自血脉深处的敬畏,哪怕那只铁翼黑蝎看过去仍然是重伤在身,但是在所有妖兽的眼中,即将晋阶六阶妖兽的这只妖蝎却仿佛已经一只脚踏上了高高在上的巅峰一样,几乎无法直视。

    而铁翼黑蝎在吞掉天氤朱果之后,在强大到匪夷所思令人难以想象的强大药力下开始了变异,在这中间,它却也没有任何动作,只是趴在原地一动不动,冰冷的复眼冷冷地扫视着周围的妖兽,仿佛也在等待着什么。

    死一般的寂静在这一刻,笼罩在这个岩洞中的每一个角落,在那道从天而降的明亮光柱下,众多妖兽的身影在光影交错间闪动摇晃,仿佛一个个不安的阴影。只有从铁翼黑蝎身上不时响起的低沉噼啪脆响声以及那深沉从黑到红的颜色缓慢转换里,显示着正发生在这只强大妖兽身上那不可思议而奇迹一般的造化。

    当一只新的六阶妖兽诞生而出,会是怎样的情形?

    这种对最高阶种类妖界的畏惧,在场的其它妖兽们仿佛比沈石与钟青竹这样的人类要更加畏惧与忌惮,渐渐的越来越多的妖兽开始缓慢后退,离铁翼黑蝎越来越远,而站在最前方最强大的那只青雷狮王,也开始左顾右盼,似有了几分退意。

    突然,就在这个时候,钟青竹猛然发现沈石松开了自己的手,隐藏在空幻阵中的他盯着远处那只正在晋阶中的铁翼黑蝎,双眉一扬,忽然举起了双手,一股灵力的波动随即在这阵法中升腾而起。

    钟青竹大吃一惊,还没反应过来,便看到在那光柱之下,在所有妖兽目光集聚的所在处,铁翼黑蝎身躯上方,忽然出现了一团黑气。

    明亮的光辉中,这团黑气看去如此的刺眼与醒目,虽然相比起铁翼黑蝎来说,黑气显得极其的弱小,但几乎所有的妖兽在第一时间都看到了。

    铁翼黑蝎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正想抬头向上方望去时,那团黑气忽然垂落下来,直接落在了它背部一处蝎壳破裂的伤口处,从那流过鲜血皮开肉绽的伤痕里,钻了进去。

    巫法??血毒术。

    “咝咝咝咝……”一阵诡异犹如虫蚁啃噬般的声音,忽然从铁翼黑蝎的背部上传了出来,在泛红的皮肉与蝎壳间,那团黑气看去仿佛带着邪恶的阴毒,在那条伤痕边弥漫颤抖起来,一滴殷红的血液忽然流了出来。

    在吞食了天氤朱果并且开始晋阶之后,铁翼黑蝎全身的伤口便已经在强大的药力下自动合拢进而变幻颜色,虽然坚硬的蝎壳没有瞬间恢复的可能,但是看着这只妖蝎晋阶的情形,回复到全盛状态甚至更进一步,都只不过是个时间问题而已。也正是因为如此,强烈的畏惧感令周围所有的妖兽都不敢轻举妄动。

    但是谁也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候突然出现了那团看似弱小的黑气。

    失去了最强大最坚硬的蝎壳保护,这团阴毒并带着深深恶意诡邪的黑气找到了此刻铁翼黑蝎身上最脆弱的一处血肉伤口,瞬间破开了血肉。不过饶是如此,铁翼黑蝎毕竟是强大无比的五阶妖兽,在这团黑气周围的血肉本能地轻轻弹动,几乎是在转眼间便再度愈合,并且将那团黑气直接驱散。

    这便是强悍绝伦的高阶妖兽的身躯,低阶术法对它们几乎无用,哪怕沈石拥有阴阳咒对术法的极大加成,哪怕源自妖界的巫术诡异恶毒,但最后的结果,其实也只是破开了一小滴鲜血而已。

    仅仅只有一滴,殷红的鲜血。

    血滴从铁翼黑蝎背部伤口处,缓缓流淌滴落,所过之处,有几乎细微到看不真切的细细血丝痕迹,相比起铁翼黑蝎庞大的身躯来说,这一滴鲜血似乎毫不起眼,根本无足轻重。

    然而,铁翼黑蝎忽然间抬起了头,冰冷的复眼中陡然有了一丝愤怒与不安。

    周围正在退缩的众多妖兽,猛然间一下子停住了脚步。

    青雷狮王口中低吼了一声,忽然向前踏出了一步。

    这个岩洞之中,所有的气氛突然因为这一滴小小的鲜血,猛然发生了逆转。

    原本因为天氤朱果被吃掉而渐渐消散淡薄的那股异香,再一次的出现在这岩洞之中,如火如荼,如点燃的疯狂的火焰,瞬间在周围所有的妖兽眼中再度亮起。

    因为这再度出现的药香,全部都源自于那一滴鲜血。

    血液的香气。

    每一滴血,是不是就像是一颗天氤朱果?那黑红相间的蝎壳皮肉下,还有多少这样的血肉?

    铁翼黑蝎的不安越来越重,它环顾着周围,口中开始再度发出那种凄厉高亢的厉啸声,试图震慑着周围那些在血液香气里渐渐再度开始疯狂的妖兽们,然而看起来,再大的威慑再多的恐惧,也无法抵挡那股香气。

    甚至所有的妖兽在这一刻,都忘了去追索那一团突然出现的诡异黑气是来自何方。

    ※※※

    “吼!”

    仿佛是到了那紧张得令人窒息的寂静最深处,当贪婪的火焰在所有的妖兽眼中越烧越旺一片通红终于到了极限的时候,就像那一根紧绷的弦割破了肌肤割断了血肉越拉越细越来越紧终于到了最后!

    那一声凄厉的兽吼声,打破了可怕的死寂,崩断了所有的弦,预告了这一场血肉横飞最后的盛宴开张。

    如同被激发了血脉最深处的呼喊,所有的妖兽一起疯狂吼叫,不顾一切地再度冲向铁翼黑蝎,哪怕被打飞劈烂,骨断皮开也决不后退,所为的就是疯了一般要在铁翼黑蝎的身上撕开一道口子,看到那血肉,闻到那股香气。

    五阶妖兽可以进阶,那么四阶妖兽行不行?

    行不行?

    这千载难逢的机会,用命去博一次,行不行?

    行不行?

    “撕拉……”

    那是铁翼黑蝎咬掉了一只妖兽的头颅,但是在腹部一侧,被撕开了一道数尺长血淋淋的大口子。浓烈的药香气如同排山倒海惊涛骇浪般瞬间涌了出来,挤满了所有的空间,让周围的妖兽愈加疯狂。

    靠近那道伤口的妖兽扑了过去,不顾一切地疯狂撕咬着那里的血肉与吞噬鲜血,而旁边够不上的妖兽则是狂吼着向铁翼黑蝎身子上其他的地方狂咬乱抓,哪怕铁翼黑蝎每一次的攻击都要打飞甚至打死一两头妖兽,但是更多的妖兽就像是挂在它身上一般,甩也甩不开。

    兽潮如洪水一般,眼看就要淹没了这只铁翼黑蝎。

    藏在一旁岩洞石壁边的沈石与钟青竹,看着这血腥残忍的一幕,脸色都是有些苍白。

    而就在这个时候,看去似乎已经有些支撑不住的铁翼黑蝎,猛然间发出了一声尖利啸声,身躯似乎在原地震颤了一下,那一刻,沈石与钟青竹都感觉到自己脚下的岩洞地面猛然间剧烈颤抖了一下。

    “轰!”

    一声突兀传来的巨响,突然出现在这个岩洞之中,在那片空地中央,所有的岩石土层突然间崩塌,竟然是凭空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大洞,铁翼黑蝎连带着所有围攻它的妖兽,瞬间连带着无数飞扬的尘土巨大的泥土石块一起,轰然掉落下去。

    尘土弥漫间,再也看不见那些疯狂的妖兽的情形。

    但是很快的,沈石与钟青竹便感觉到脚下的大地再度传来令人胆战心惊的剧烈抖动,一声可怕的巨响和耀眼的光芒从那崩塌的洞穴里传了出来,甚至连浓厚的尘土都掩盖不住。

    那股气势他们十分熟悉,因为就在不久之前,他们刚刚看到过一次。

    那是一只高阶妖兽在绝望中自爆了自己的妖丹。

    气浪滚滚,整个洞穴仿佛也为之颤抖起来,周围的岩块纷纷落下,空幻阵也受到了强烈冲击,看去岌岌可危,眼看就要藏不住人。

    然而还没等他们两个人平静下来,又是一声巨响,熟悉的感觉可怕的震动,这赫然又是一颗妖丹自爆了。

    在那洞穴之下,究竟发生了什么?

    绝望的妖兽们是不是已经完全疯狂?

    眼前的这一幕仿佛是开天辟地以来都未曾有过的画面,却活生生地在他们眼前上演着。

    “轰、轰、轰……”不可思议而又匪夷所思的可怕巨响声,那光影交错间仿佛扭曲了这个洞穴所有的一切,只有烟尘都掩盖不住的那诡异的浓烈药香气依然飘散在空气中,大地都在不停颤抖着,为那些强大生命最后的疯狂而哭泣。

    岩洞的震动越来越剧烈,地表岩石开始出现了越来越多越来越大的裂缝,从头顶石壁上掉落的石块同样越来越多越来越大,仿佛到了下一刻,这座岩洞甚至这一整座山峰,就要为之垮塌,将所有的疯狂与血腥都全部埋葬。

    沈石与钟青竹踉踉跄跄地逃开了原来站立的地方,不停狼狈地躲避着从空中落下的巨石,这一幕仿佛永无止境将要至死方休,如山神之怒降临人间。

    直到突然,有那么一刻,所有的声音瞬间沉寂。

    一片静默,再也没有半点声息。

    山峰岩洞和地面的颤抖,缓缓平复下来,那崩塌的洞穴里可怕的爆裂声就此消失,只有飞扬在空中的尘土依然飘扬着还没落下,兀自顽强地遮盖着那一幕真实的情景,伤痕累累的岩洞,只剩下了一片寂静,和两个劫后余生的人。

    “砰!”

    一块石头从岩洞顶上落下,掉在那崩塌大洞的边缘,摇晃了两下后,滚入了下方。过了一会,一声略带沉闷的回响,从那个洞穴里传了上来。

    空气中,依然还有那浓烈的药香气,如地狱黄泉恶鬼的狞笑,对着他们轻轻招手着。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