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二百三十六章 异态

戮仙 第二百三十六章 异态

    第二百三十六章异态

    沈石身子微微一震,站在原地怔了一下,同时眉头微微皱起。∈♀在他如意袋中除了这次在黑鸦岭上得到的灵材收获外,还有不少其他东西,有些是他不想也不能让外人轻易看到的,比如那把戮仙古剑碎片。

    只是孙宏站在那里神情淡漠,虽未疾言厉色却也没有退让的意思,看起来并不是随便说说。沈石目光微微扫过周围,只见在营地里这边清点收获的地方,并不是只有孙宏一个人,还有不少神意境弟子也在帮忙,而粗略看过此刻正在做事的几个人手上,有的确实是直接拿过试炼弟子的如意袋检查的,有的则是站在原地等待对方将收获的灵材自行从如意袋中拿出。

    交不交出如意袋,看起来似乎是个无可无不可一般的选择。

    他收回目光,心中念头急转,正想着如何应付眼前这有些尴尬的局面时,却发现身旁的钟青竹脸色也不太好看,站在那边一动不动,似乎也并没有直接将如意袋交出去的意思。

    孙宏等了一会,却发现这两个人竟然都没有动静,双眉一挑,脸色便微微沉了下来。在凌霄宗宗门里,他的地位不低,强大的家世包括位高权重的父亲,加上他自身道行不凡,许多年来一直有不少人将其看做是凌霄宗宗门之下神意境中第一人。

    孙宏自己也是这么看的。

    直到不知何时开始,凌霄宗金虹山上,突然出现了几个天资绝伦的年轻人,有好事者莫名其妙地给他们取了个什么“凌霄三剑”的名号,风头一时无两,竟然隐隐有压过了孙宏的趋势。

    凭什么?

    就凭他们岁数小年轻么?

    境界、道行、实力、家世和人脉,这些年轻人哪一个比得上我?若不是修真中人岁数绵长,元丹境大真人更是长命百岁,硬生生将我压制了多年,又哪里还会轮得到他们嚣张?

    凌霄宗内,众多弟子皆知孙明阳孙长老沉肃威重,往往有不怒而威之势,众皆敬畏。孙宏身为孙长老之嫡子,向来对老父极为敬重推崇,平日里也常以之为榜样,对门下年轻弟子往往都是不苟言笑。

    此刻但见沈石与钟青竹这两个年轻的凝元境弟子居然胆敢无视自己的话,孙宏心中登时大怒,双目之中精光亮起,冷哼了一声,正要开口再说些什么教训一下这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时,忽然却听到在远处营地的大门口那边,猛然传来了一阵骚动喧哗。

    此番试炼是由孙明阳等元丹境大真人主持,但平常的琐事孙长老这等神仙一般的人物当然不会多管,所以孙宏、王亘等出色的神意境弟子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可以说是营地中的日常管家一般。

    本来孙宏还不想理会那边的喧哗,准备继续训斥沈石和钟青竹几句,但是没想到那边的骚动过了一会不但没有平息下来,反而越来越响扩大了开来。这一下便是孙宏不能忍的了,他双眉一皱,哼了一声,面容冷峻,随手招过旁边一个人,吩咐道:“过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吵吵闹闹的一点规矩都没有!”

    那人看起来像是孙宏手下的一个弟子,此刻连忙点头答应,快步跑了过去,然而才跑到一半他似乎就看到了什么,忽然怔了一下,脸色大变,居然是立刻就掉头跑了回来,同时面带惊容,对孙宏大声急道:“孙师兄,快来,好像是孙恒他受伤了。”

    孙宏吃了一惊,一直保持冷漠肃穆的神情顿时再也维持不住了。孙恒虽然在拜师考校中意外失败,但毕竟是他的嫡亲儿子,多年来他不知在这个儿子身上倾注了多少心血。哪怕孙恒不争气居然败了了孙友那二房小子,他也恨不成器,但此刻陡然听到这个消息,心里仍然还是咯噔一下,哪里还顾得上沈石与钟青竹,纵身一跃,身子已然如旋风一般急速地从他们两人身边掠过,向远处人群那边冲去。

    沈石与钟青竹对望了一眼,脸上神情似乎都没什么变化,不过心底都是松了一口气,同时也是有些好奇,转头向那边看去,心想那孙恒不知怎么了。

    营地大门口的方向,这时走进来一群人,脚步匆匆,孙宏道行何等之高,转眼便飞掠过来,一转眼间,便看到人群中有两个人,其中一人正是自己儿子孙恒,脸色惨白气色衰败,看起来元气大伤,就连走路都走不稳了,还要旁边的人搀扶着。而在他身上的衣物上血迹斑斑,看去竟然是半边身子都被染红了,让人有种触目惊心的感觉。

    至于在孙恒身边,一脸焦急担忧之色,咬牙喘息着用力搀扶孙恒身子,快步走来的却是贺小梅。她的模样看起来同样也是不太好,发鬓纷乱脸颊失色,身上衣物也有破损之处,看起来像是与某种强横妖兽激烈战斗了一场,而最令人惊愕的地方,是她原本娇嫩的脸颊边,竟然多了一道数寸长的伤口,看去血迹斑斑,将她原本年轻美貌的容颜一下子破坏了许多,竟是显得有些狰狞丑陋起来。

    看到这有些惨烈的一幕,周围凌霄宗弟子都是有些发怔,不过随即便纷纷反应过来,很快便有人上前接手,各自扶住看去都是受伤的两人。贺小梅来到营地这边,看起来也是松了口气,犹豫了一下便松开了手,然而不知为何,一只气色衰败的孙恒忽然手掌微翻,却是一下子再度抓紧了她的手掌。

    贺小梅怔了一下,嘴唇微动,似乎想说些什么,但这时旁边众人已经迎了上来,而孙宏身影最快,一下子便到了孙恒跟前,一双眼中精光四射,扫过孙恒身子,眉头一皱后,直接从怀中掏出了一只玉瓶,倒出了一枚清香四溢的灵丹,塞到孙恒的口中。

    同时沉声道:“吃了。”

    面对自己的这位父亲,孙恒看起来颇为敬畏,而且明显这举动也是为自己好,当下便顺从地吞了下去。此时在周围围观人群的背后,沈石与钟青竹也跟了过来,两人在看到孙宏拿出的那枚丹药后,都是微微怔了一下。

    那枚丹药两个人都并不陌生,正是这几日回程途中,帮了沈石大忙稳固伤势灵验非凡的三品灵药“金虎丹”。

    或许不同的是沈石这几日间连吃三颗,而孙恒眼下暂时只服下了一枚灵丹。

    灵丹入腹,很快便有神效,孙恒的气色在转眼间居然便有了少许起色,看起来好了不少,只是这半身血迹踉跄而行的模样,显然伤势还是不轻,孙宏心中颇有担忧,有心要仔细问问情况,但看看周围情形,也知道此时并不是合适地方,便沉声道:“走。”

    说着伸手过去拉住孙恒,正要带他去营地后头疗伤休养,但这时眼角余光一瞄,却是看到儿子的手竟然还紧紧抓着旁边那个看起来是与他一同回来的女弟子的手。

    孙宏怔了一下,向贺小梅看了一眼,贺小梅脸颊微红,咬了咬牙也没说什么,手上用力不动声色地悄悄挣脱了孙恒的手,然后站到了一旁。

    孙恒转头看了贺小梅一眼,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是身子这时微微一晃,看起来却是有些支撑不住的模样了,孙宏摇摇头,直接将儿子挟起,袖袍一挥飞掠而去,转眼便消失在营地后方。

    贺小梅茫然若失,不过这时周围也有人将她围住,几个平日有些交情的朋友也走了过来,其中也包括沈石与钟青竹,带了几分关怀向她询问究竟发生了什么。

    只是贺小梅似乎困倦无比,什么话都不想多说,最后还是甘文晴带人过来,将她接走,想来是安置在某个地方疗伤休息去了。

    沈石心中有些疑惑,刚才那一幕他站在一旁从头到尾都看在眼中,以他的慎密心思,自然也留意到孙恒与贺小梅之间虽不起眼但显然不太寻常的那点关系,看起来,这两个人之间似乎比进入黑鸦岭前的交情,意外地又深了一步。

    这是在那片危险重重的山脉里,两个人意外相遇然后共同并肩御敌的原因么?

    沈石摇了摇头,猜不出来,不过他的目光穿过了这里逐渐散开的人群,在这逐渐安静下来的营地里,看向远处那片黑色的山脉,心里却是忽然又莫名想到了另一个人:

    蒋宏光?那个人不是一直纠缠着贺小梅么,这一次似乎并没有看到他啊。

    ※※※

    随着孙恒与贺小梅的相继离开,营地里很快又恢复了平静,沈石与钟青竹走回到了清点灵材的那一边,而此时孙宏当然已经不再这里,倒是让他们两人也松了口气。不过沈石心里多少还是有一些紧张,如此等了一会,走过来一个男子,身材魁梧气度沉雄,但看着沈石的态度却是温和,微笑了一下,道:

    “沈师弟,把你这次收获的灵材拿给我看看吧。”

    沈石心中顿时便是一喜,看着此人,笑道:“多谢王师兄。”

    这人正是王亘,算起来也是沈石修道之途开始时的引路人之一,两人之间也是颇有一点缘分。此刻沈石也不犹豫,连忙从如意袋中开始掏出各种从黑鸦岭上收获的灵材,王亘看着他的动作,神情渐渐有些惊讶,笑着道:“咦,收获不小啊。”

    那一件件残缺不全的灵材,虽然看起来不太显眼,但王亘是何等境界眼光,自然一早便认出这些东西多是四阶妖兽的部位,价值可不一般。特别是到了最后沈石拿出那两颗妖兽内丹的时候,王亘更是眼露精光,打量了两眼后,颔首道:“沈师弟果然了不起,这里的收获怕是前十无碍了,而且大有可能可进前五。”

    沈石微笑道:“师兄过奖了。”

    王亘笑了笑,转身面对钟青竹,道:“钟师妹,你的灵材呢?”

    钟青竹默然片刻,点了点头,然后把手伸向如意袋中,开始向外拿取灵材。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