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二百四十章 运气

戮仙 第二百四十章 运气

    第二百四十章运气

    进入黑鸦岭山脉到结束试炼的这一段时间并不算短,一直停留在妖兽横行的山区,寻觅厮杀时有发生,所以在这几日沈石看到的试炼归来的凌霄宗弟子里,多数都是灰头土脸的模样,最典型的例子便是刚才看到的孙友,而这还算是好的了,更严重些的挂彩受伤也是常见。当然了,沈石自己便属于后者,回来的时候还比大多数人更狼狈多了,只不过他与钟青竹回到营地的时间早,并没有多少人看到。

    只是眼前的钟青露,却仿佛完全与其他人不一样,身上异常清净,犹如一支出水芙蓉一般,清丽娇艳,没有半点风尘之色,看去甚至还比当日刚刚入山之前更美丽几分,此刻笑意盈盈地站在那里,在周围不断走过多是有些狼狈风尘仆仆的其他凌霄宗弟子中,显得格外与众不同。

    她微笑着看着沈石,刚想说话,不过好像很快察觉到周围似乎不断有目光向这边看来,欲言又止,干脆先拉着沈石向旁边走去,等到了距离那大门处远一些其他人看不到的一处僻静地方后,这才上下打量了沈石一番,笑着道:

    “石头,你居然比我还早回来啊,这次收获如何?”

    沈石想了想,道:“唔,应该还算是不错吧。你呢?”

    钟青露神态轻松,顺手轻轻拍了拍腰间的如意袋,微笑着道:“一般吧,不过我想应该也能交待过去了的。”

    沈石点点头,钟青露所说交待的意思,自然应该是可以在她师父丹堂长老云霓面前可以说得过去的说法,如此看来,她此番的收获想必也是不错。只是他又看了看钟青露这一身仿佛不染尘埃的情形,忍不住问道:

    “你……你这一身怎么这么干净啊?”

    钟青露嘻嘻一笑,露出几分小小的得意之色,在她柔和美丽的面容上愈发显出了几分可爱,对沈石笑道:“因为我就没怎么去找山里的妖兽厮斗啊,自然身上干净的了。”

    沈石怔了一下,道:“那你收获的灵材……”

    黑鸦岭千里山脉中物产确实丰富,但灵矿宝石等种类的灵材在这里并不多见,最常见的还是灵草以及为数众多的妖兽。而这两种灵材来源中,灵草不管怎样,也没到那种随地可见的地步,反倒是一般没什么寻觅药草经验的弟子,说不定就会空入宝山,毕竟灵草往往都是个头不显并多生于荒僻角落的所在。相比起来,黑鸦岭山中数量惊人的妖兽,基本上才是这次试炼中凌霄宗弟子们收获灵材最大的来源。

    包括沈石与钟青露,他们也是如此。

    只是这时看钟青露的意思,却是根本没找妖兽的麻烦,居然就以为自己收获的灵材已经足够交差,这倒是让沈石惊讶之余生出了几分好奇,笑着问道:“怎么回事,你居然还能这样啊,没有妖兽的灵材你到底怎么能交差的,快跟我说说?”

    钟青露看起来心情显然很好,而且和沈石站在一起,目光温和,似乎也没有隐藏掩饰的意思,不过当她刚想开口说话的时候,却又看了看周围,见确实没人了,这才靠近了沈石,凑到他耳边轻声说道:

    “因为我进山不久以后,就找到了一件宝物哦。”

    一股幽香,悠悠忽然飘荡,桃腮雪肤,白里透红,暖暖春风吹过,竟似吹弹可破般娇嫩,在眼前悄然出现。近在咫尺,令人似乎猛然间怦然心动,眼中心底,那一刻尽是这春风之中的温柔颜色,别样风情。

    沈石身子微微一震,怔了一下,下意识地便往后退了一步,看着身前那微笑而绝美的女子,他忽然只觉得喉咙间有些干渴,连忙咳嗽了一声,暗地里深深呼吸了一下,这才恢复了平静,想到刚才她那句话,笑着指着她道:“不会吧,难道你居然找到了什么天材地宝,一下子就……运气没这么好罢!”

    钟青竹双手轻轻背在身后,脑袋微微歪了一下,似嗔似笑地看着他,道:“看你这话说的,好像我运气就不能好吗!想不想知道我找到了什么呀?”说话间,目光中笑意如水波涟漪,轻柔无限。

    沈石刚想脱口而出答应着,可是猛然间又怔了一下,像是想到了什么,随即笑了笑,却是摇摇头,对着钟青露笑道:“唉,这老天真是不公平,我去山里打生打死的,跟妖兽厮斗了多少场,居然都比不过你到处瞎逛吗?气死我了啊!”

    钟青露“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抿嘴笑而不语。

    沈石摆摆手,道:“好了,今天人多的很,你赶快先去那边清点一下吧,回头咱们再聊。”

    钟青露耸耸肩,道:“好吧,那回头见。”说着转身向那边走了两步,忽然又回过头来,对沈石道,“对了,石头,这次我给你的那些丹药,你可用上了吗,药效如何,还好用不?”

    沈石点了点头,微笑道:“嗯,我服用了金虎丹,灵验无比,帮上大忙了。”

    钟青露笑了起来,不过随即脸上露出几分关切之色,那金虎丹乃是疗伤灵药,若是没受伤自然是不会服用的。不过她明亮的眼眸看了看沈石,见沈石虽然脸色略显苍白,但气色总的来说还算不错,似乎并无大碍,想必是服食金虎丹之后伤势好了不少,便也放心下来,对他点点头,然后转身去了。

    沈石在背后看着她的背影,目送她一路走到清点的人群那边,怔怔有些出神,片刻后呼出了一口气,笑了一下,然后转身也离开了这里。

    他渐渐走得远了,看着前方若有所思,却是没注意到身后远处,在过了一会之后,在清点灵材的地方忽然传来了一阵喧哗,如同平静的湖水忽起波澜,隐隐有无数人发出惊讶震撼的声音。

    ※※※

    这一日是黑鸦岭试炼的最后一天,从早到晚,从山里回归的凌霄宗试炼弟子络绎不绝,直到夜幕降临天色变黑的时候,仍然不停有人从山里走出,当然到了这种时候人数也变少了很多就是了。

    燃起的篝火照耀下,原本平静的营地因为众多试炼弟子的归来而热闹了许多,不少人都三三两两聚集在一起,互相谈笑着,聊天的重点当然多是这次在黑鸦岭中的际遇,与此同时,也有不少小道消息到处流传着。比如谁收获不少,谁运气尴尬,谁最倒霉遇到了难缠的妖兽第一天就重伤被迫退出了试炼,还有谁如何英勇爆发出平时看不出的战力云云。

    这一次严苛的试炼,就好像是捅破了一张原本在众多凌霄宗弟子间的薄纸,让许多人都看清了自己,也看清了身边的人。

    鲜血生死,永远都是修道求索之道上绕不开去的东西。

    在沈石认识的为数不多的朋友中,喜欢八卦探听消息的人不多,确切的说,其实只有一个,那自然就是孙友。一直以来,除了平日他从泛泛之交的同门里偶然听到的一些大路消息外,稍微隐秘些的传言流言还有小道消息之类,几乎都是从孙友这边听到的。有时候沈石自己都觉得,如果没有孙友,只怕自己在这宗门里怕是要两眼一抹黑了。

    这个晚上,沈石与孙友两个人偷偷爬到了一间屋子的房顶上,并排仰卧着看着头顶的天空。有些寒意的夜风从远处黑压压的黑鸦岭山中吹了出来,将营地中燃烧正旺的篝火拂动摇曳,远远火光照亮了他们两个人半边的脸庞,好像各自都有一张黑白分明的脸。

    “甘泽是在天快黑的时候才从山里回来的。”孙友双手枕在自己脑袋下面,回答着沈石的问题,笑着道,“因为他回来的太迟,所以那边清点的情况还不知道,不过以他一直以来的名声和能力,想必是名列前茅的。”

    “嗯。”沈石对此并没有太多的异议,这些年来甘泽一直都是年青一代中无可争议的翘楚人物,无论是道行、境界、家世、人品、外貌甚至于有些飘渺的运气,据说都是无人能及的,好像上天天生便眷顾这个人,将所有的好东西都落在他的身上,天生便要出人头地,强过其他凡人一筹。

    人与人之间,真的有公平可言么?

    沈石耸了耸肩,笑了笑也懒得去想这个莫名其妙也注定没有答案的问题,他所关心的是另一件事,对孙友问道:“按你这么说,现在清点收纳灵材那边的情况,你都心中有数了吗?”

    孙友却是摇摇头,道:“那哪能真的完全清楚,最多就是从一两个相熟的师兄那边知道些大概情况而已,而且多半也是语焉不详的。再说了,在场清点的那些神意境师兄么,也是各人负责一摊,真要说知道全部情况的,估计只有那几位元丹境长老了罢。”

    沈石缓缓点了点头,忽然心中一动,心想在这里主持为首的元丹境长老,不正是你亲爷爷么?

    正想着要不要让这个家伙再去打探的时候,沈石忽然看到孙友转过身来,带了几分狡猾之色,呵呵一笑,道:“对了,差点忘记告诉你,我来之前倒是听说了一件事。”

    看他神色颇有几分微妙异常,沈石也是好奇心起,追问道:“什么?”

    孙友嘿嘿一笑,却是上下打量了他一眼,然后低声道:“据说如果不算今日归来的弟子收获的话,你这个家伙倒是排在前头的。老实交代,这次去黑鸦岭中,到底得了什么宝贝回来?”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