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二百四十九章 厚赐

戮仙 第二百四十九章 厚赐

    第二百四十九章厚赐

    沈石答应下来,便在这五行殿中等待,徐雁枝也是多日未见自己这个小师弟,再加上现在当然也知道了沈石这次出人意料地在百山界试炼中居然得到了第三的名次,她也是十分欢喜。

    术堂这个堂口本就是式微多年,到如今更是除了蒲司懿蒲长老外,几乎就再也没有一个可以拿得出手的台面人物了。这次沈石可以说是意外地脱颖而出,让徐雁枝也是分外高兴。

    在闲聊之中,沈石也是感觉到自己这位徐师姐是真心为自己高兴,居然半点都没有嫉妒之意,看起来性子还真是纯良温和,不由得从心里也是对她亲近了几分。两人说了一会,便只听外头一阵风声,齐齐转头看去,正是白发白胡子的蒲老头背负双手,面上神情轻松地走了进来。

    “师父。”

    两人一起迎了上去,蒲老头看起来心情不错,笑呵呵地点点头,道:“都在了啊,跟我进来罢。”说着,便带着两个徒弟进了五行殿的后堂,到了那间书房里的时候,蒲老头转过身子,对沈石招招手,笑道:

    “石头啊,这次你果然没有让为师失望啊,干得好。”说着顿了一下,又正色道,“比你这个师姐强多了!”

    沈石刚想谦谢,却听到最后一句不由得呆了一下,而旁边的徐雁枝顿时便不乐意了,恼道:“喂,师父你什么意思嘛,你要夸沈师弟就夸呗,干嘛还带上说我一句?”

    蒲老头嘿嘿一笑,也不去理自己这个女弟子,只是眉开眼笑地看着沈石,连连点头,道:“不错不错,哈哈哈哈……”

    沈石有些尴尬地看了徐雁枝一眼,只见自己这个师姐气得嘟起了嘴,看样子是为蒲老头这份偏心而大为愤慨,一跺脚就转身走了。蒲老头像是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看到走到门口正跨出去的徐雁枝,连忙开口喊道:“喂,小枝,记得下山的时候给我买点酒回来啊。”

    下一刻徐雁枝消失在门口,而门外忽然安静了片刻,随即便听到那边传来一声她清脆带着恼怒的声音,大声道:“谁管你的酒啊,不买!”

    蒲老头窒了一下,挠挠头看起来似乎也有点尴尬,干笑了一声,转过头来刚想对沈石说话的时候,忽然徐雁枝的头又从屋外那扇窗口便探了出来,哼了一声,没好气地道:

    “你要喝什么酒啦,快点说!”

    蒲老头哈哈一笑,神色欢喜,对那边招了招手,笑道:“花雕花雕,随便带了两三坛,呃,三四……呃,五六坛就好了!”

    徐雁枝瞪了这老头一眼,一甩头,就像是一只生气却骄傲的小母鸡般,径直走掉了。

    蒲老头笑着转过身来,往书桌边的那张躺椅上一倒,顺便对沈石招了招手。沈石走了过去,苦笑道:“师父,我看师姐对你也是不错的,你不用这样说她啊。”

    蒲老头怪眼一翻,道:“开玩笑的,我是跟她说笑的,这都看不出来吗?”

    沈石仔细想了一下,然后道:“师父,我刚才确实没看出来。”

    蒲老头:“……算了,咱们不说这个。刚才在云霄殿那边,你挑选了那把倾雪剑,现在在哪儿?”

    沈石连忙从如意袋中取出这柄新近入手的灵剑法器,递给蒲老头,蒲老头接过来瞄了一眼,只见这柄短剑上剑刃锋锐,寒光四射,一股灵力含而不发,不由得又是微笑点头,道:“你眼光不错,这柄灵剑确实很好。”

    说着,他将倾雪剑先递还给沈石,随后想了一下,站起身走到一旁书架上,翻找了一会后,抽出了一本薄薄的小本,然后回身丢给沈石。

    沈石连忙伸手接住,低头一看,只见书页古香古色,但大体完好,封页之上写着三个大字,乃是《御剑术》。

    沈石心中一阵激动,抬起头看向师父,道:“师父,这……”

    蒲老头呵呵一笑,道:“倾雪剑不是凡品,也确有飞行之能,但你总不会以为随随便便就能御剑飞行了罢,这也是一门神通法门,拿回去好生修炼了。以你的资质,这法门也不算难,再加上倾雪剑,应该能在半月之中差不多就领悟,也就可以赶上问天秘境了。”

    沈石连连点头,但是忽然一怔,愕然抬起头来,道:“师父,你刚才最后说什么?”

    蒲老头耸耸肩,对着自己这个最喜欢的弟子,也没有什么保密的意思,直接就把刚才元始门派人过来通知莽古蜃珠发生异变,四正大会乃至问天秘境之行或要提前半年的事,原原本本都告诉给沈石听了。

    沈石听了之后,也是一时无语,这事当真是突然,而在那边重新躺会椅子上的蒲老头则是沉吟了一会,然后道:“石头,你对问天秘境知道多少?”

    沈石默然片刻,摇头道:“弟子也只是平日里听说了一些传言,大概就是这问天秘境号称乃是修真界中第一奇地,秘境中地域广大无边且变幻无穷,据说每一次进入秘境里,竟然都是完全不同的世界,过往经验全不可用。在秘境之中,既有无数神奇诡异的机缘,也有众多难以测度的凶险,并且秘境天生隔绝内外,进入之后便完全与鸿蒙主界失去联络,一切只有依靠自己,大致如此了罢。”

    蒲老头点了点头,道:“嗯,世间流传的大概都是如此,不过你可知问天秘境是如何而来,而为何这么多年以来,开启秘境的莽古蜃珠一直都是由元始门掌握,但十年一度的开启则是四正门派聚于一堂,一起派遣弟子进入秘境?”

    沈石心中其实早前对这几个问题也是心有疑惑,这下听到蒲老头突然主动说起,不由得讶异道:“弟子不知,难道这其中还有什么缘故么?”

    蒲老头微微一笑,道:“其实说起来也没什么,据说那问天秘境最早是在万年之前的人妖大战中被发现的,而发现它的人正是人族六圣之首的元问天,所以多年以来,这秘境又被人叫做问天秘境。至于说后来这秘境为何每次都要四正名门聚集一处一同开启探险,传说是当年这秘境刚刚开启的时候,凶险无比,是六圣以绝顶神通将其镇压稳固,成为了磨砺凝元神意两个境界弟子的最佳所在。因为当初六圣都出了力气,所以日后六圣传下遗命,没到秘境开启之时,一定就是六圣所传下的四大名门弟子一起进入寻觅机缘。”

    “哦,原来如此。”沈石恍然大悟,点了点头,只是他心思细密,把师父刚才那一番话在心里想了一遍,却觉得这个流传下来的传言似乎哪里有些不太对劲,但是一时也想不出来,便笑着道,“这么说来,师父你当年也曾经进去过一次了吗?”

    蒲老头哈哈一笑,略带得意地道:“那是,想当年我和师兄进了那秘境之中,那真是……呃,算了,不提当年那些事情了,哈哈哈哈。”一边大笑着像是想起某些开心往事,蒲老头一边对沈石笑道,“总之呢,眼下看样子,这次四正大会很可能是要提前了,毕竟这秘境十年才开启一次,机会十分难得,我估计不止咱们凌霄宗,天剑宫和镇龙殿那边也必然同意。”

    “这事呢,有好处也有坏处。”蒲老头轻轻敲了敲椅子手背,道,“坏处是我本来想在这半年里再传你几门高阶术法,让你在进入问天秘境时多少也多几门防身之术,不过现在看来是来不及了。好处嘛,就在你刚刚收到的这柄倾雪剑上了。”

    “倾雪剑?”沈石看了一眼还拿在手上的这柄寒光四射的短剑。

    蒲老头笑了一下,道:“你只要修炼了御剑术,便能在秘境之中御剑飞行,这绝对是比其他人大占好处的地方,一些难以接近、不好渡过的险域凶地,你仗着这柄飞剑都会轻松很多。不过最后到底能得到什么机缘,还是要看你自己的运气了。”

    沈石点点头,道:“是,弟子明白了。”

    蒲老头笑了一下,随即白眉微皱,沉吟片刻后,道:“时间确实太紧了,如果我没料错的话,既然决定要去,那么最迟本宗人马也要在十五至二十日间就要出发,这么短的时间,我就算给你些法宝灵物,你也难以完全掌握祭炼啊,这可怎么办?”

    沈石不敢打断师父的沉思,便站在一旁等着,过了一会,蒲老头忽然抬起头看了他一眼,道:“对了,上次我教你的两种五行三阶术法,你练的如何了?”

    沈石道:“回禀师父,‘冰剑术’弟子已经修成了,足可对敌施展,但是‘闪烁术’实在艰难,再加上前些日子一直忙于去百山界试炼,所以还未修成。弟子愚钝,还请师父恕罪。”

    蒲老头摆了摆手,道:“恕什么罪,你这在五行术法上的天资已经足够好了,这么多年来除了老夫自己,无人能与你相提并论。唔……不过光一个冰剑术,确实感觉有些单薄,那闪烁术又是三阶术法中最难的一种,你仓促间难以领悟也是正常。”说着,他眼珠子转了一下,从躺椅上坐了起来,沉吟道,“本来我是打算趁着这半年时间,再教你一门神通道术的,不过现在也是来不及了。”

    说话间摇了摇头,蒲老头伸手在身上一抹,沈石一时间也没看出这老头身上到底哪里藏了什么类似如意袋的储物法器,但凭空的就看到他手中多了一只尺许宽的金丝楠木匣子,转手就丢了过来。

    沈石下意识地接住,正疑惑间,便只听自己这位师父在那头笑呵呵地道:

    “这匣中是老夫年轻时用剩下的一些符箓,看你在这上头还有几分天资,而且咱们术堂的人,用这东西见效最快又最是方便,就便宜你了。”

    沈石轻轻打开木匣盖子,当目光落下时候,有那么一刻,他忍不住屏住了呼吸。

    只见在木匣之中,一捆捆颜色图纹各不相同的符箓整整齐齐地摆放在里面,粗略看去,竟然至少有二十捆以上,而看那每捆符箓的厚度,只怕不下于百张。

    换句话说,蒲老头这看似随意丢过来的一盒符箓,竟然已是超过了两千张之多。饶是以沈石的阅历与眼光,这一次也是愕然当场,一时间竟是说不出话来,好半晌才看着蒲老头,眼中满是感激崇仰之意,涩声叫了一句:

    “师父,你……”

    ...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