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二百五十二章 抉择

戮仙 第二百五十二章 抉择

    第二百五十二章抉择

    有一双眼睛在黑暗中凝视着你。

    如果幻梦中也有感觉,那么在那个昏暗的世界中,凌春泥除了感觉到这道目光之外,还觉得对自己的身体似乎失去了控制,在身躯上有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双手双脚这四肢上一片冰冷,就像是被无形的锁链禁锢在虚空中不得动弹;而在身体与头颅这一块,则是有一股莫名的暖气游走飘动着,将那股寒彻心扉的冰冷暂时阻隔在外头。

    那股暖意的来源,就在于她胸口戴着的那颗黑晶。

    这应该是一个噩梦吧?似乎无穷无尽,黑暗深处的那双诡异的眼睛似乎已经越来越近,凌春泥甚至已经慢慢平静下来有些习惯了那种被注视的感觉,只是四肢的寒意仍然如此难受,就像是四肢手脚被虚空中伸出的铁链牢牢绑着,再也没有逃脱的希望。

    她在梦里想到过死这个字眼。

    很意外的,连她自己都有些错愕的是,她竟然没有太多的恐惧慌乱,哪怕这片诡异的黑暗在这些日子中不断地在梦境中纠缠着她,她都慢慢地习惯了下来。

    是因为从小到大,有许多许多的事,都这样在忍耐、承受、咬牙、安静中,慢慢习惯了么?没有人比她更明白自己的身体,那些已经发生在她这个本应该是最绚烂美丽的时间上的事情。这些日子里,她常常想到了干娘,想起了她去世之前那一段枯槁丑陋的老态。

    每当这个时候,凌春泥便忽然觉得也许死也并不是一件很痛苦的事,只是她心中仍然还有几分眷恋,还有几分不舍,还有一个身影仍在深心间。

    那是人间最后也最温暖的情意。

    能不能多呆片刻呢,多看一眼,多抱一下。看他的笑容,依偎在他怀里,那有力的臂膀有熟悉的温暖气息,有他在的日子,从未有过那黑暗中的噩梦。

    好想他的……凌春泥被禁锢在黑暗梦魇中的身子低垂着头,对周围的黑暗无动于衷,心里只是这样偷偷思念着。

    石头什么时候才会来呢?

    要是在一起的时间能久一些就好了。

    ※※※

    天光大亮的时候,流云城这座城池经过一晚的平静,又再度苏醒过来,繁华热闹像是一转眼间便回到了这座城池中。位于城池东面的许家大宅西苑客房里,凌春泥在门窗紧闭光线昏暗的房间中,慢慢睁开了眼睛。

    那是一双明亮、深邃的眼睛,静静地扫过眼前的一切事物,柔软被褥,轻纱罗帐,只是她的身体仍旧保持了一动不动的姿态很长时间,如同一个慵懒的女子,眷恋着昨晚还有余温的温暖被窝。

    过了好一会儿之后,凌春泥的身躯忽然掠过一阵奇异的颤抖,如平静水面上泛起的涟漪,片刻之后又安静了下来,保持了一小会的原来姿势,然后她缓缓坐了起来。

    罗帐无风轻摆。

    房间中一片安静。

    凌春泥下了床,迈开脚步,在屋子里来回走了几圈,她的脚步一开始似乎有些轻浮不稳,但很快稳定从容,只是偶尔间还会有一些顿挫停歇,会出现一点看起来十分古怪的扭动。

    然后凌春泥停下脚步,站在这屋子中央,忽然开口说道:

    “你这又是何苦?”

    她的声音柔和悦耳一如平日,只是话语声中,却似乎多了几分清冷。

    这话语似自言自语,又像是对着某人而言,只是这屋中分明只有她独自一人,看起来情形便带了几分诡异。而片刻后也的确没有任何的回应,只有这一个美丽的女子独自站在屋子中。

    凌春泥忽然笑了一下。

    她伸出手臂招了招手,放在远处的一面铜镜忽然便飞了起来,无声无息地跃过半空,片刻后落在那屋中桌上,倒映出前方凌春泥的身影。随后,凌春泥的身子微微颤抖了一下,双手挥洒,却是在刹那间身上衣物尽数崩裂,索索落下,不着片缕。

    镜子之中,赫然倒映出了那一个美丽而丰腴的身子,峰峦起伏白皙动人,有令人惊心动魄的妖媚。唯一还在身上的,便是仍然垂挂在胸口之间的那一块无名黑晶,淡淡黑色的光芒,闪烁流转着。

    然而凌春泥的嘴角挂着一丝冷笑,冷冷地看着镜中的胴、体,忽然靠近了些,举起了双手,道:“看清楚这些东西了么?”

    镜子之中,那副身躯看似完美无瑕令人疯狂,然而仔细分辨看去,却会发现在那四肢手脚上,在胳膊腿脚一些还不引入注目的地方,有一些小块的肌肤与众不同,那里的皮肤枯干皱缩,几乎失去了年轻女子本该有的活力与弹性,看去就像是……七八十岁凡人老太一般。

    凌春泥的神情很平静,没有惊恐也没有绝望,她冷静得甚至像是看到的不是自己的身躯,望着铜镜中的那个身体,淡淡地道:“你以凡人之躯,妄练九天仙法,贪天之功为己有,必遭反噬。若不是有我的‘九幽玄晶’护持,怕是早就血肉枯竭,到了这种地步,你居然还不死心吗?”

    说着她冷冷一笑,道:“我伤势已渐恢复,随时可带九幽玄晶离开,到时不出数日,你便是冢中枯骨一般的丑恶模样,到了那时,生不如死,又有何益?”顿了一下,她的声音放缓了几分,道,“你这具身躯于我确是契合,加上还有几分仙法的根底,虽说是残缺不堪,但是聊胜于无,或许对我还有几分助益,所以我才助你一臂之力。但是真要计较起来,你一只小小蝼蚁般的凡人,又算得了什么?”

    她说完之后,便不再言语,独自屋中,似在沉吟思索,微光落在她的脸上身上,折射出令人目眩神迷的光彩。

    就这样也不知过了多久,仿佛时间都在这里凝固了一般,凌春泥一直这样一动不动地站着,直到某个时候,她忽然一声哼了一声,道:

    “情情爱爱,无聊无趣!”她看起来有几分不屑,仿佛高高在上的神祗俯视着人间,冷笑着道,“也罢,便遂了你这心意。让你最后聚上一次,且日后若有冒犯于我之处,我饶他不死也就是了。”

    话音刚落,她的身子忽然猛地颤抖了一下,像是刹那间突然失去了所有的气力,一下子仆倒在地。片刻之后,她的手按着冰冷的地面,嘴唇微微颤抖着,眼底深处有几分隐隐的泪光,如同是刚刚从一场噩梦中惊醒。

    很冷,很冷。

    ※※※

    沈石下山渡海,上岸后一路前行,很快便看到的远处流云城的高大城墙轮廓,同时身边大道之上,也能看到不少人来来往往,有不少凡人,也有许多修士,其中有些看着应该就是凌霄宗的弟子。

    多数人的行进方向都是往流云城而去的,天高海阔,天气晴朗,海风习习中,让人心胸为之一阔,心情似乎也变得好起来。沈石走着走着,便想到了如今躺在自己如意袋中的那柄倾雪剑,可惜时间太短御剑术还未修炼成功,否则的话,真要是能御剑飞行,以飞剑的速度,这段路可能就是弹指间即到了,甚至于他都不用再坐渡海仙舟,可以尝试着驾驭飞剑直接越海。

    不过很快的沈石就笑着摇了摇头,倾雪剑当然是价值连城的法宝,但凝元境修士驾驭飞剑,哪怕是练成了御剑术,但限于道行境界,飞行的速度与时间还是不能与神意境的修士相提并论,自己还是想太多了啊。

    不过饶是如此,他的心情仍是很好,脚步轻快地走向流云城,心中掠过凌春泥的容颜,想想又是许多日子未见,也真是有几分想念。

    约莫半个时辰后,他便走到了流云城,穿过城门入城之后,他刚想向东城那边许家大宅的方向走去,谁知忽然却听到前头有人略带诧异地叫了一声:

    “沈石师弟?”

    沈石转头看去,只见在前头路边过来三人,当先一人身材高大魁梧,最显眼的是一张英俊的脸庞上却顶着一个铮亮的光头,露出几分霸气出来,正是杜铁剑。而跟在他身后的两人分别是一男一女,男的温润如玉面带微笑,女的娇小美丽,却有几分面熟,沈石仔细看了一眼,很快认出这女子正是今天早上自己在那座小山谷隔壁洞府外所见到的那个陌生女子。

    这一下着实让沈石吃了一惊,同时也有几分疑惑,开口叫了一声:

    “杜师兄,你怎么也在这里?”

    杜铁剑笑道:“闲来无事,带这两位元始门的朋友来流云城里随便转转。”

    沈石心中一惊,下意识地便想到之前的宋丕,与此同时,只见杜铁剑笑着对他身后的那两个男女道:“元兄,宫师妹,这位是我凌霄宗门下的一位小师弟沈石,天分实力都是不错的,今年也要进入问天秘境去磨砺一番。”

    那两人自然便是从元始门过来的元修誉和宫小扇了,此刻但见元修誉上下打量了沈石一眼,微笑道:“看起来还不错,却不知进了秘境之后运气如何?”

    杜铁剑怪眼一翻,道:“什么运气,我们凌霄宗的弟子从来都是靠实力,从不讲运气的。”

    元修誉明显地被他这话窒了一下,看了杜铁剑一眼,摇头苦笑,一脸的不以为然。而宫小扇则是神情平静,目光在沈石脸上停留片刻之后,便移开转到了别处,似乎像是看到了一个素未蒙面的陌生人一样,并没有多说什么。

    ...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