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二百五十三章 再会

戮仙 第二百五十三章 再会

    第二百五十三章再会

    杜铁剑转头看向沈石,道:“沈师弟,你这是要去哪?”

    沈石道:“嗯,进城逛逛,顺便准备一些东西。↖頂↖点↖小↖说,”

    杜铁剑会意地点了点头,笑道:“原来如此,不过这次确实时间太紧了,如果有什么缺漏的或是不好找的,记得问我一下,说不定我还能帮上点忙。”

    沈石连忙道谢,旁边的元修誉笑道:“杜兄,看来这几年不见,你却是豪阔起来了。”

    杜铁剑哼了一声,道:“豪阔个屁,天底下谁敢跟你们元家的人比啊?”

    元修誉哈哈一笑,摇头道:“粗俗,真是粗俗,好歹你也是凌霄宗掌教真人的大弟子,日后说不定还要执掌四正名门的人物,怎地如此这般粗俗呢?”说着,他还转过头对宫小扇微笑着道,“你说对吧,小扇?”

    宫小扇脸色平淡,看不出什么喜怒变化,连口气也是淡淡的,道:“我不知道,就只记得这粗俗的人当年在问天秘境里抢了你的开天魔剑,然后风光至今,谁都拿他没办法。”

    元修誉笑容一僵,像是差点石化了一般,半天才怒道:“喂,你这人到底会不会说话啊?”

    旁边的杜铁剑却是大为高兴,哈哈大笑,连连点头,道:“宫师妹慧眼独具,一眼就看穿了这斯文败类,不错不错。”

    元修誉呸了一声,道:“什么斯文败类,你给我说清楚了。”

    杜铁剑笑声爽朗,也不理会他,只向沈石挥挥手便大步向前走去,宫小扇跟在他的身后,只剩下元修誉一人摇头苦笑,叹了口气正要走去,忽然目光一转看到沈石,微微一笑之后,却是道:“沈师弟是吧?”

    沈石点了点头,道:“在下沈石。”

    元修誉笑了一下,道:“我叫元修誉,是元始门元家出身,应该是比你早些时日修行吧,刚才听杜兄说你不日也要前往我们元始门,准备进入问天秘境磨砺探险一番么?”

    沈石道:“是的。”

    元修誉看着沈石那张年轻的脸,不知为何有些感叹,笑道:“十年一度,时光如水,想不到转念又过了这么多年。那秘境之中既有机缘也有凶险,不过总的来说,只要耐心大胆,谨慎应对,特别是有些时候若是能够戒急用忍,再加上运气不是特别差的话,总会有些收获的,你自己好自为之罢。”

    沈石微笑道:“是,多谢师兄提点。”

    元修誉点点头,笑着去了。

    走了一段路赶上前头的杜铁剑与宫小扇二人,宫小扇步伐放慢,故意落后了几步,不动声色地看着赶上来的元修誉,淡淡地道:“不过是个不出名的普通弟子罢了,你这也要拉上几分人情关系么?这可是和你们元宋古三家大多数子弟不一样呢。”

    元修誉面色不变,淡然从容,嘴上还是挂着那一丝温和的笑意,同时口中也放低了声音,微笑着道:“左右不过是随口说几句话而已,不痛不痒的,又不费力气。再说了,”他微微一笑,目光向在前方走着的杜铁剑背影看了一下,低声笑道,“那位看来是入了我们这位铁剑兄法眼的人物,纵然眼下还不出色起眼,但留几分人面情谊来,总是不会错的。”

    宫小扇撇撇嘴,哼了一声,却是没有再说什么了。

    ※※※

    与杜铁剑等人分开之后,沈石也没有在流云城中闲逛耽搁,直接就去了东城,一路走到许家大宅上,请人通报进去。

    听闻是沈石回来,许家这里动静可是不小,虽然那位许老夫人没有露面,但家主许腾与卧床多日最近才刚刚痊愈的许兴,却都是出来与他相见。沈石对此也有几分吃惊,不过看到许兴现在已经能够下地行走的模样,还是颇为高兴。

    与过往相比,许腾许兴兄弟对沈石的态度似乎又更热络了几分,言谈间十分亲近,并且在说话中间也谈到了这次四正大会提前之事,沈石本来还有几分惊讶,不过随后想想也是释然。许家再怎么说也是在凌霄宗里根深蒂固的老牌世家,门下子弟无论嫡庶旁支拜在凌霄宗里修炼的不知有多少人,这消息当然是早就知道了。

    不过许腾兄弟两人对沈石热情其实还有另外一方面,只是沈石没往那上头想就是了。这一次刚刚结束的百山界试炼,最后名次也是早早就送到了流云城诸多世家家主的案头手中,可以说这最后的结果震惊了不少人。

    最明显也是最直接的后果就是,原本已经败落的钟家,这些日子中突然门庭若市起来,过往许多眼高于顶的世家再次开始了跟钟连城的走动联络,而除此以外,试炼中排行第三的沈石,也同时被许多人注意到了。

    许家上下十分庆幸也自得于自己过人的眼光,能在这种试炼中得到这般名次的人物,将来成大器的几率绝不算小,是以许家兄弟都是恨不得立刻就将沈石拉到许家这里,言谈热络亲切,比平日的礼遇甚至都长了许久,让原本只是出于礼貌过来应付一下,准备随即就去看凌春泥的沈石搞得有些头大。

    不过幸好,许家兄弟毕竟都是有眼色有涵养的人物,笑谈了一会之后,还是体谅沈石让他先去西苑客房看望凌春泥,同时也叮嘱沈石日后不要客气,随时都能来家里做客聊天。凌春泥姑娘更是不用走,只要把许家当做她自己的家里就好了。

    最后,许兴在送沈石出来的时候,还看似漫不经心地提了一句,说是流云城中的猛兽盟,已经被许家派人连根拔起了,一众为首恶徒多是伏诛,其余作鸟兽散,已经不足为虑。所以若是春泥姑娘闷了的话,现在其实已经可以出去走一走了,也算是许家为春泥姑娘报了一个大仇。

    沈石心中感叹了一声,再次感叹于这许家深厚无比的底蕴,一路谢过之后,来到了许家大宅的西苑。

    ※※※

    如同平日一样,西苑院中一片宁静,梧桐翠绿亭亭如盖,走入院中,仿佛便觉得一股静气将外头的那份喧嚣热闹隔绝开来。

    沈石只觉得自己的心情,似乎也在这一刻忽然平静了下来,小院深深,佳人独处,那一份异样的温柔,仿佛突然间涌上心头。

    往日自己不在这里的时候,她会不会独立院中,倚栏沉思?

    又或是夜深月圆之时,她敛衣独坐,门前石阶,月华清辉,石凉如水。

    会不会偶尔也有思念?

    会不会也曾低语轻呼?

    托腮望月的时候,会不会想同一片月光之下,相思之人又在何方?

    门扉紧闭着,一片安静。

    沈石深吸了一口气,忽有几分莫名的紧张,心里有几分激动,又有些许的愧疚,他走到门口,轻轻敲打门扉。

    “啪啪,啪啪……”

    清脆的敲门声在这片安静的院子中显得格外清晰,甚至在那座门窗紧闭的屋子中都隐约有些许回声,沈石站在门口,道:

    “春泥,是我,我回来了。”

    那间屋中像是忽然安静了一下,然后片刻之后,就在沈石的眼前,那紧闭的门扉忽然被一下子急速地拉开,一个身影站在门口,怔怔地看着他。

    正是凌春泥。

    多日不见,再看到她的容颜,沈石忽然在心中竟有了一分奇异的陌生感,但是那娇媚的容颜如此熟悉,仔细看去,却分明正是她,于是带了高兴,露出了笑容。

    凌春泥站在门口,看着这个男子那熟悉的笑容,然后那身影如一座山岳般在自己眼前踏进,遮蔽了门外的光亮,那双手环绕过来,有熟悉的气息与味道。

    下一刻,他深深地抱住了她、

    将她拥抱入怀。

    于是天高地阔一一远去,于是房屋小院不再留意,眼中心上,不能呼吸不能思索,满满都是他的影子。

    他的笑容。

    他的气息,他的臂膀拥抱身体的感觉。

    如痴如醉,深心里却忽然想哭。

    于是抓紧了他的手臂,抱紧了他的身体,将头深深埋在他的怀中不再抬起,拼命摩擦着,让脸颊都有疼痛的感觉,然后告诉自己,原来这不是梦。

    就算是梦,也千万莫醒吧。

    沈石被凌春泥无声却有些激烈的见面方式吓了一跳,但随即心中柔软,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微笑着说:“我回来了啊。”

    凌春泥依旧埋头在他怀中,不言不语,只是紧紧抱着他的身子,不肯抬头。

    不知何时,那胸口衣襟,竟有几分微湿。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