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二百五十四章 光影交错的那一天

戮仙 第二百五十四章 光影交错的那一天

    第二百五十四章光影交错的那一天

    门窗打开,明亮的天光从外头落尽这间屋子,清新的风徐徐吹拂,将那股黑暗沉闷一扫而空。↖頂↖点↖小↖说,温暖的阳光落了下来,带着几分春天甜美的气息,还有外头青草树叶的芬芳。

    翠绿梧桐,树荫轻摆,如窈窕的舞姿,在窗口晃动着,让那个站在窗口的女子娇媚的容颜中,倒映出淡淡炫目的光环,仿佛是这春光最美的风景。

    爽朗的笑声从背后传了过来,沈石从背后双手环抱着她的腰肢,将她用在怀里,然后看着外头的院子,芳草茵茵,春光明媚,笑着道:“你看这天气多好,干嘛老关着门窗,出来走走,没地把自己都闷坏了。”

    凌春泥的脸颊上还有淡淡一丝残留的晕红,柔软光滑的秀发披肩,洒落在他的胸口,那一股气息拥抱着自己的身体,仿佛如醇酒一般,她欢喜地笑了起来,虽然眉间隐约还有一股隐秘的轻愁,但是那份欣喜,却仿佛是从深心里由衷而来。

    “嗯,好啊。”她微笑着说道,“以后……以后我一定多出去走走。”

    ※※※

    清风吹过,光影摇动。

    一壶清茶,两盏小杯,茶香轻拂,烟气袅袅。

    一口饮尽,沈石笑道:“这味道还不错,只是有些清淡。”

    凌春泥笑了一下,拿起茶壶为他斟满,柔声道:“以后多喝茶,少喝酒。”

    沈石笑着摆摆手,道:“什么嘛,我平时忙着修炼历练,这两样都很少喝的。不过说起来,似乎倒还真是酒比茶喝的多一些,师门那边,我师父和杜铁剑师兄平日都是嗜酒的人,所以偶尔也会拉着我喝一点。”

    凌春泥微笑着道:“他们对你都很好么?”

    “是啊,挺好的,我开始修道至今,在宗门里对我最是看重,帮助最大的两个人,就是他们了。”

    “啊,那我就放心啦。”凌春泥掩口轻笑着。

    ※※※

    风过树梢,树影轻摆。

    从敞开的房门走出去,西苑的小院中石径平坦,两边绿草茵茵,青嫩翠绿,一株梧桐高大挺拔,春风吹过,两只小鸟飞舞嬉戏,最后落在枝干之上,叽叽喳喳叫个不停。

    沈石轻轻握着凌春泥柔弱无骨般的小手,在院子中散步着,暖暖的阳光落在他们的身上,在身后有两道贴紧的身影。

    “对了啊,差点忘记跟你说了。这次我过来,许家主对我说了,他们前些日子已经将猛兽盟诛灭,为首的恶徒大多伏诛,剩下的走狗也差不多都逐出了流云城,算是帮你报了一个大仇了吧。”

    凌春泥点了点头,道:“是啊,这件事前些日子雪影妹妹过来找我时,也跟我说过了,真是太好了。”

    沈石笑道:“这么一来,其实你就可以出去走走啦,不用整天都像只小鸟一样呆在这小院里。”

    “小鸟么……”凌春泥抬起头看了看那边梧桐树上,跳动叫嚷嬉闹的小小鸟儿,然后转过头,对着沈石展颜微笑,开心地道,“还好吧,其实我呆在这里也不难过的。”

    她笑着看着他,看着阳光中那男子明亮、温和、爽朗的脸,握紧了他的手,放在自己丰腴柔软的胸口,贴着自己的心,微笑着道:“一点都不难过啊。”

    ※※※

    碎阳在梧桐树枝叶间漏下,光影树荫在风中摇曳着。

    他们站在树下,凌春泥抱了抱这棵大树的树干,回头问他,道:“石头,你这次是一定要去那里的吗?”

    沈石点点头,道:“是,问天秘境是现在天下间最大的机缘了,不知有多少人想打破脑袋挤进去呢,哪能不去呢?”

    凌春泥想了想,用力点了点头,笑着说道:“说的也是。”

    沈石笑道:“你放心吧,我看这次就差不多是这几年中最后的一件大事了,等我从问天秘境里回来,不管到底有没有机缘,咱们两个就好好在一起。”说着他顿了一下,伸出手将身前这娇媚无限的女子搂在怀中,紧紧抱了一下,道,“到了那个时候,我们过得就是神仙一般的日子了。”

    凌春泥失笑,用手轻轻打了一下他的胸口,笑道:“我们两个算什么神仙啊?”

    沈石耸耸肩,亲了一下她光滑柔嫩的脸颊,笑着说:“跟你在一起,那就是神仙日子了。”

    “贫嘴!”

    凌春泥笑着摇头嗔了一句,笑颜如花般娇媚,眼中满是欢喜之意。

    ※※※

    春风吹拂,人在春光里。

    闲散走到小院门口,看看外头庭院深深,更遥远处高墙之外,隐隐还有喧嚣繁华的声音。

    “要不,我带你出去走走吧。”沈石道。

    凌春泥握着他宽厚的手掌,笑着摇摇头,道:“外面那么乱,人太多,不去了。”

    “哦,那好吧。”沈石笑着答应。

    凌春泥又问他:“石头,你这次回来,能呆多久呢?”

    沈石道:“也就一两日吧,四正大会突然提前,很多事变得好生急切,还要整理准备各种灵材丹药,修炼道法,祭炼法宝……哦,对了,我跟你说过这次我得了一件好宝贝吗?”

    凌春泥“咦”了一声,道:“没有啊,是什么?”

    沈石笑着从如意袋中取出了倾雪剑,递给凌春泥,凌春泥小心接过,仔细一看,顿时发出了一声带了几分惊喜的轻呼:“啊,好漂亮的剑。”

    沈石哈哈一笑,道:“漂亮吗,唔,差不多是吧。不过我告诉你啊,这把剑可是厉害的,只要我能练成御剑术法门,就能驾驭这柄宝剑御空飞行了。”

    “真的吗?”凌春泥看去又多了几分惊喜。

    沈石在这心爱的女子面前,不禁有几分得意,笑道:“那是当然了,到时候等我从问天秘境回来,我就带你去城外空旷地方,然后一起试着驾驭此剑,同飞上天。”

    凌春泥仿佛怔了一下,似乎想到了什么画面,脸上露出几分期盼向往,喃喃道:“我们要……一起御剑飞行吗?”

    沈石点头笑道:“是啊,我答应你的,一定做到。”

    凌春泥深深地看着他,忽然间嫣然一笑,娇媚无限,重重点头,笑着道:“我知道了!”

    ※※※

    温暖春光里,她忽然转头看去。

    树荫青草,小小院落。

    光影交错在春风中,阳光落在他的脸上,背阳的她,剩下几分影子。

    一片落叶忽然被风吹下,飘飘荡荡,落在草坪之上,不远处便是一朵小小野花,嫩黄颜色,娇艳美丽。

    凌春泥停住脚步,拉着沈石就在这草地上坐下,沈石伸了个大大的懒腰,舒舒服服地躺倒在她的身旁。凌春泥笑着看了看他,忽然对他问道:

    “石头,你说这两样东西,哪个好看啊?”

    沈石转过头瞄了一眼,只见凌春泥葱葱手指指着那青草丛中,一片枯败落叶与娇嫩黄花,不由得失笑道:“这还用说么,当然是花儿好看了。”

    凌春泥的目光转了过来,先是看了一眼那美丽小花,又落在那风中凋零的落叶上,过了片刻,她笑着点点头,道:“是呢,我也是这样觉得。”

    “不过呢……”凌春泥想了想,像是带了几分孩子般的淘气,又拉了已经转过头去的沈石一把,笑着问他道,“可是那花也有凋谢的时候啊,到了那个时候,怎么办?”

    沈石哈哈大笑,手一拉她的身子,凌春泥轻呼一声,身不由己地歪倒在他的怀里。抱着她柔软的身子,沈石笑着摇头道:“你这脑子里,都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这花谢就谢了呗,等明年春天的时候,漫山遍野的还不都是同样漂亮的花儿么?”

    凌春泥的身子忽然僵了一下,仿佛身子也在那一瞬间突然冷了下来。然而片刻之后,那一丝寒意便消散无踪,她慢慢抬头,娇媚美丽的脸上,仍是那温柔的笑容。

    淡淡的阳光落下,不刺眼却很温暖,将他们两个人的身子笼罩在一片光辉之中。

    “你说的对啊。”她笑着,轻轻地道:“等到明年春天的时候……”

    ※※※

    流年似水,光阴如河。

    她站在河里水中,看天色流转,看光影交错,看日升日落,看风起云散。

    看岸上那里,爽朗心爱的男子。

    水翻涟漪,波纹阵阵,一圈一圈,荡漾消散。似她记忆里的年轮,在悄悄拼命地想要记下这一日的画面,记下这欢声笑语,记下他温暖怀抱和令人痴恋不舍的气息。

    记下又有什么用?

    或许明日就要忘却。

    当夕阳西沉,日落月升,当这一日快要过去,夜幕降临繁星出现的时候,她忽然会想,会不会日后就没有自己这个人,那还有谁,会记得这一天呢?

    夜有些凉,有些冷,月华星辉,仿佛千万年来都是这样,照在心间深处,有些寒意。

    于是她忽然忍不住,抱紧了他,轻声问道:“石头,你会不会记得……今天?”

    沈石有些奇怪地看了她一眼,然后点头,道:“会啊,不过以后咱们还有更多更好的日子呢。”

    凌春泥松了一口气,笑着把头埋进他的怀里,将自己的脸颊藏进他的身边那片光亮照不到的阴影中,光影交错的那一刻,有风声在屋子外头轻轻吹过。

    夜色温柔,又带几分凄凉。

    (慢慢的写一章,只属于自己的文字。突然好想喝酒。)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