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二百五十五章 离别

戮仙 第二百五十五章 离别

    第二百五十五章离别

    翌日清晨,天光初亮的时候,沈石便一如往日地醒来,看到身旁的凌春泥还在熟睡,便没有去打扰她。↖披衣起床,先是去小院中走了一圈,活动了一下身子后,然后又回到屋子里,从如意袋中取出符箓符纸,开始做每日的功课。

    他很快就把所有心思都集中在画符之中,符箓艰难深涩,本就是要十分专注的一门道术,半点分神都很可能会导致笔下出错,然后一张符箓便就此报废。所以沈石在画符的同时,并没有注意到身后床铺那边,凌春泥已经缓缓睁开了眼睛。

    她一言不发,沉默地躺在那儿,深深地看着沈石的背影,不知为何,并没有开口说话的意思。

    如此过了差不多一个时辰,沈石放下手中符笔,伸了个懒腰,站起身满意地看了看桌上那些几乎完全没有出错的符纹,点了点头后,一一将其收入了如意袋中。片刻之后,他回头一看,却是看到凌春泥躺在床上被褥之下,正是安静地看着他。

    柔软的被子盖在她的身上,露出肩头白腻浑圆的一抹弧线,黑发垂落,有淡淡的慵懒,只有一双眼眸里,目光格外的清醒与明亮。

    “你什么时候醒的,怎么也不叫我?”沈石走过去坐在床沿,笑着问她。

    凌春泥笑了笑,似乎觉得有些冷,没说话但是把被子裹紧了些。

    沈石又道:“今天我就走了。”

    凌春泥“唔”了一声,轻轻点了点头,然后抬眼看了他一下,沈石心中有些奇怪,心想春泥昨日还那般不舍,今天看起来倒还冷静许多了啊。不过或许应该是自己昨天说的话安慰了她吧,他笑着道:

    “时间太紧,这段日子我确实不能在山下待太久。今日我打算去城里逛逛,最后买点需要的灵材后,就回山去了。然后就是全力准备这次四正大会,到问天秘境结束后,我们两个在一起的时间就多了。”

    凌春泥安静地看着他,然后慢慢地露出一丝笑容,那笑意平和而宁静,却隐隐又有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过了一会,只听她点头道:“好的。”

    沈石笑着摸了摸她的脸颊,然后站起身子,便准备往外走去,就在这时凌春泥忽然在他身后开口叫了他一声,沈石有些意外,转头向她看去。

    只见凌春泥躺在床上,侧卧向他,道:“石头,既然你说猛兽盟那边已经没事了,那我也不用一直呆在许家这里了罢。我想出去找个地方自己住。”

    沈石怔了一下,道:“你想出去自己住吗?”

    凌春泥点头道:“是。”

    沈石沉吟了一下,道:“其实这倒也不是不行,本来我也有这个意思,不过因为眼下四正大会在即,原想等我从问天秘境回来之后,便带你一起出去另找住处的,看来咱们两个人倒是都想到一块去了。”

    说着,他也是笑了起来,道:“不过现在我事情多,实在没时间陪你找房子啊。”

    凌春泥笑了笑,道:“不用你帮忙,我一个人就行,以前你不在的时候,我一个人也能活下来啊。”

    沈石一想也是,不过心里总觉得凌春泥今天似乎与平日有些不同,不过仔细看她几眼,却分明又没什么异样,便笑着道:“既然你这么说了,我当然没问题。对了,找新房子住是要不少灵晶的吧,我给你一点……”

    话未说完,凌春泥便打断了他,道:“不用了,我这里还有点积蓄,至少也够用半年多了吧。”说着,她笑了笑,深深地看了沈石一眼,道:“半年里,你总该会回来的吧。”

    沈石哈哈一笑,道:“那是当然。”

    凌春泥点头道:“那你就尽管去吧,回头我找到地方搬出去后,会在许家这里留一个地址,等你回来后过来找我就行了。”

    沈石见凌春泥诸事安排的井井有条并条理分明,看来考虑此事似乎不是一两日了,也是放心不少,笑着道:“那行,这些日子你就自己照顾好自己,回头我从秘境回来,就来找你。”

    凌春泥微微笑着,平静地道:“好,我等你啊。”

    ※※※

    沈石出门去了,当房门在他身后关上时,屋子中忽然就安静了下来。

    昨夜的温柔残存的温度似乎依然还留在这间屋子里,那边的桌椅还是他刚刚做过的模样,他的身影似乎依然还隐约在这屋中徘徊,但是很快的,这些温柔的回忆终究还是悄然散去。

    过了很久以后,凌春泥从床上坐了起来。

    细腻白皙的玉足伸下床,直接踏在地面上,然后那娇媚无限的身躯开始向那边的衣柜走去,与此同时,忽然有一阵奇异的声音,从这具躯体中隐隐响起。

    低沉压抑的噼里啪啦声,有点像是逢年过节的鞭炮炸响的声音,又像是那血肉深处无数的骨骼突然在激烈地颤动着,彼此冲撞,改形换位又或是自身重新生发出诡异的变化。

    尽管如此,看去犹如平静海面下正在发生剧烈的洪流涌动,但是凌春泥表面上仍然没有任何异样,她**的身躯依然那般美丽娇媚,有惊心动魄的美丽。

    走到衣柜之前,她轻轻拉开柜门,目光扫视而过,随手拿过了一套白色衣裙。

    那诡异的从她身躯之中发出的异样声音,在此刻陡然高亢而激烈起来,凌春泥的身子晃动了一下,随后皱了皱眉,低头看了一眼。

    在她丰腴胸口处,那枚黑晶赫然光芒大盛,深邃的黑光如同在黑晶表面燃起的一团黑色烈焰,疯狂地蠕动燃烧着,而黑晶本体甚至已经直接嵌入了凌春泥胸口那雪白细腻的肌肤之中,远远看去,像是已经成为了她身体的一部分。

    蓦地,凌春泥低哼了一声,几乎是在同时,黑晶上的黑火疯狂燃起,发出一声如同妖兽狂吼般的轰鸣,瞬间涨大了数十倍,一团巨大的黑火猛然出现在这屋子里,将凌春泥的整个身躯完全吞没。

    那一团黑色的火焰。

    那一个站在黑火中的女子。

    噼啪的异响声在此刻达到了最高峰,不过只维持了很短的一瞬,便很快低落下来,燃烧的黑火也缓缓收敛,逐渐缩小,二者仿佛都如退潮的海水一半,迅速萎靡,再过了片刻工夫,一切都重新安静了下来。

    没有声音,没有黑火。

    只有一具完美无瑕的身躯,站在那儿。

    凌春泥不知何时闭上了双眼,此刻缓缓再度地睁开,目光垂落,扫过自己那无限娇媚动人心魄的身躯,很快看到,那些原本隐秘的枯老瑕疵,此刻赫然已经完全消失不见。

    这已经是一具真正完美的肉身,青春娇媚,仿佛永不衰老。

    她嘴角微微一翘,站在这屋中,平静地笑了起来。

    ※※※

    走出房门,一道温暖明亮的阳光从天而降,洒落在凌春泥的身上。

    温暖而柔和的阳光。

    不知为何,凌春泥忽然身子一震,几乎是下意识地伸手挡住眼睛,身子就要往后退去,不过在片刻之后,她似乎很快意识到了什么,将身躯硬生生停顿下来,然后眯起了眼睛,向自己伸出去遮挡阳光的那只手看了一眼。

    完美无瑕的手掌,葱白如玉,白皙修长,阳光落下,在仿佛吹弹可破的肌肤上甚至隐隐有一曾透明的光晕,如此美丽。

    她安静地看了那只手好一会儿,又看了看自己沐浴在阳光中的身躯,一切都那么的平静,安然无恙。

    凌春泥忽然笑了起来,摇摇头似乎有些感叹,抬眼望了望那天空中的日头,笑着继续向外走去。

    她看起来,似乎格外的高兴欢喜。

    就在这时,忽然从西苑小院之外,传来了一阵脚步声,随即一个人影闪了进来,正是许家那位大小姐许雪影。

    娇俏漂亮的小姑娘刚走到小院里,便看到凌春泥一身新衣站在院中,似乎是想要出去的样子,顿时吃了一惊,道:“春泥姐姐,你这是要去哪儿?”

    凌春泥看了她一眼,淡淡地道:“出去走走。”

    说着,她便信步向小院外头走去,只是走了几步,接近了有些讶异站在那边的许雪影身边时,凌春泥忽然若有所觉,眉头轻皱了一下,口中“咦”了一声,却是停住脚步,转身向许雪影看了过来。

    许雪影觉得今天自己看到的春泥姐姐似乎与往日有些不太一样,那感觉很难形容,因为无论是容貌神情,她分明就是平日里与自己时常聊天说话十分温和和蔼的那个女子,但不知为何,今天每当自己看到她的眼神的时候,却发现这个女子眼中,隐隐有一种说不出的意味。

    似乎……像是一种俯视而冷漠的感觉。

    只是在这个时候,凌春泥似乎忽然注意到了她,仔细多看了她一眼后,看起来有些意外,道:“你居然有这种天资啊,或许……”她看起来似乎想说什么,不过随即很快住口,摇摇头,仿佛觉得自己有些无聊,笑了一下,便不再多说,随手往许雪影手中塞了一个东西过来。

    许雪影一看,却是一张白纸,上面写着一行字,看起来像是一处地址。许雪影怔了一下,道:“姐姐,这是什么?”

    凌春泥转过身子,继续向外走去,同时淡淡地道:“日后若是沈石再来这里,你就把这张纸交给他就好。”

    许雪影茫然低头,看了一眼手中那张白纸,心里一阵糊涂,不明白今天到底这位春泥姐姐怎么了?

    而与此同时,繁华热闹的流云城中,这个时候,沈石已经走进了神仙会的商铺;在城门口处,光头黑剑的杜铁剑看去爽朗高兴,将元修誉与宫小扇二人送到了城外,目送他们离去;而在另一个方向的城门下,一脸平静清冷神色的钟青竹,正缓缓走进了流云城。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