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戮仙 > 第二百五十六章 巷尾

戮仙 第二百五十六章 巷尾

    第二百五十六章巷尾

    这一日午时时分,春天里的流云城正是最喧嚣繁华的时候,南宝坊等商铺云集的街道上更是人山人海,热闹非凡。不过相比起南城这边的喧闹,众多世家大族老宅祖屋所在的东城就显得安静了许多,宽阔平坦的大路上虽然行人也是不少,但在一幢幢威严肃穆的老宅前,并没有太多的杂音。

    钟青竹从钟家老宅里走了出来,面无表情地走在路上,在她身后一些钟家仆人对着她的背影都是露出几分羡慕之色,如今谁不知道,钟家两位小姐在凌霄宗里可是风云人物,很是为曾经家道中落的钟家挣回了几分面子,连带着在钟家也再无人胆敢小觑她们。

    不过真要说到过往有小觑轻看什么的,其实也就是单指钟青竹一个人,她出身不是很好,自小与母亲孤苦伶仃地前来投奔钟家时,与钟家普通的下人并没有什么区别。谁能想到日后这个安静内敛的小姑娘,居然会有今日这样的成就?至于钟青露,那可是家主钟连城的嫡亲女儿,自小在钟家可是掌上明珠一般的,哪个仆人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去轻看她。

    如今时移世易,一切都与以往不同,因为钟青竹的缘故,她娘亲在钟家的地位也是水涨船高。钟青竹对钟家其他人感情一般,但自小与娘亲却是相依为命地长大的,这份感情无论何时也是割舍不下,所以今日一旦有空下山回城,第一时间还是回到钟家看望了一下娘亲。

    只是看望过后,她的心情却不是很好,或许是她娘亲柳氏性子软弱,耳根子也同样很软,平日里不知是不是被钟家的人几次三番地说服,在与女儿见面后,时不时地便叮嘱钟青竹要敬重钟家,回报钟家,老是将钟家乃是对我们母女二人有大恩的话语挂在嘴边。

    钟青竹在心中喟叹,但并没有与娘亲去起争执,多数时候都是默然,只是说到后来,柳氏却又跟她提起了婚嫁之事,话里言间的意思大概就是你如今年纪也不小了,家主那边找到了十分合适的青年才俊,青竹你应该考虑考虑云云。

    这样的话语却是触动了钟青竹几分忌讳,对娘亲之事托词还不想这些事情,心底却对钟连城又多了几分气愤。谈到这里,她也无心久留,否则的话只怕钟连城又会自己跑了过来说些有的没的,平白又生闷气。所以在陪了娘亲一会之后,她便从钟家走了出来。

    只是走到东城这里的街道上,钟青竹心情已是糟糕了不少,一想到娘亲那些话语,而且她还对钟家始终满心感激,硬是要住在钟家不肯搬走,钟青竹也是觉得十分头疼。如此满怀心思,走着走着,也不知什么时候她一抬头,忽然看到前方一座大宅,却正是许家的祖屋。

    钟青竹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许家看门的门房迎了上来,这等世家大族的门房下人,眼光都最是宽阔,一眼便认出了这位是以前来过的那位钟家小姐,如今正是风头正盛的时候,哪里敢怠慢,一叠声地便问好笑着,接了进去。

    到了客厅,没过多久,却是许雪影跑了过来见她,钟青竹本意也并非想要拜见许家几位大人,看到许雪影也有几分高兴,然后顺便便打算与她顺道过去看看凌春泥。

    当初有那一场同生共死的遭遇,或许也有了几分情谊吧?

    又或者,只是下意识地觉得,或有几分可能会见到某个人么?

    他平日里向来十分机智,如果告诉他自己正被家中长辈逼婚劝嫁的事,他也许会有什么法子吧,又或者,他听到这件事之后,会是什么心情呢?

    钟青竹有些怔神,只是当她回过神来刚想前去西苑的时候,却看到许雪影并没有迈步的意思,而是站在原地,神情有些古怪。

    “怎么了?”钟青竹奇怪地问道。

    许雪影迟疑了一下,道:“青竹姐,春泥姐姐她今日一早,已经离开我们许家了。”

    钟青竹吃了一惊,道:“她走了。”

    许雪影叹了口气,道:“是啊,我也劝过她,让她不必离开,就这样住下去就好了。可是她执意要走,我也没法子。”

    钟青竹默然片刻,道:“雪影妹妹,你知道她如今是去哪儿了吗?”

    许雪影摇头道:“不晓得啊,听说她是要离开这里,去城中另外找一处地方住着。哦,对了,”她像是想起了什么,从怀里取出了一张纸递给钟青竹,随后又道,“这是春泥姐姐留下的,说是日后沈大哥过来的时候,就叫他去那儿找她。”

    钟青竹眉头微挑,目光在那纸上一扫,只见那纸上一行娟秀字迹,看起来写的是流云城中某街某巷某个屋子的地址,当下点了点头,还给许雪影,道:“原来如此,那你先收好吧,以后等沈石过来了你再给他。”

    说着,她转过身子,便向外走去,许雪影在她背后叫了一声,问道:“青竹姐,你这是要去找春泥姐姐么?”

    钟青竹的脚步顿了一下,却是无可无不可地道:“看情况罢,若是我有空,或许会过去看看。”

    说完,她便头也不回地去了,剩下许雪影在客厅里站了片刻,然后摇摇头将这张白纸重新收回到怀中,不过过了片刻,她看起来又高兴了一些,道:“好吧,至少下次沈大哥还要过来一次,到时候我就跟他说一起去看春泥姐姐……”

    ※※※

    长街漫漫,行人如织,钟青竹穿行在人群中,不知不觉已从东城走到了热闹的南城。看着街上南来北往的众多修士在这商铺云集的繁华街道上行走,她却半点心思也不在上面,不知为何,她总觉得这一天的心情似乎有些压抑。

    她忽然有些想喝酒。

    想一想,上一次喝过的美酒,似乎就是和凌春泥对饮的,那酒的滋味十分独特,让她至今印象深刻。不过那酒叫什么来着,好像有些记不太起来了……

    钟青竹信步走去,一边在脑海中回忆那清雅甘醇的美酒名字,一边下意识地走上了前往那张白纸上的地址,或许,去找她喝上一点酒么?

    可是,见到她以后,自己又会是什么样的心情?

    为什么会去想要见那个女人?

    钟青竹觉得自己的心思如此地纠结古怪,甚至连她自己都有些不太明白自己的心意了,不过她最后还是抛开一切念头,走了过去。

    那个地址是在南城,但是离最繁华热闹的南宝坊附近还有一段距离,应该是在南城与西城的边缘某处街道上。钟青竹自小就是在流云城里长大的,对这城中一切十分熟悉,所以没花多大力气,便找到了那条看起来有些冷清的街道。

    站在那条街上,钟青竹自然而然地想起自己第一次见到凌春泥时的情景,那时候凌春泥所居住的那处房子,似乎也是十分僻静的所在,莫非她也是生性喜静的么?

    还是说,她是打算在这安静的地方找个房子,以后与沈石两个人……

    钟青竹忽地猛然摇了摇头,脸色微微白了一下,神情间似乎稍微有些冷,默然深吸了一口气,似乎想要将莫名其妙的念头抛之脑后,沉默了片刻后还是继续向前走了过去。

    一路走过长街,路上行人寥寥,很快她看到了白纸上写的那条巷子,果然就在路旁。她一转身拐了进去,巷子两边有几户人家,看去都是凡人小户,再往里走,小巷里便渐渐安静了下来。

    巷尾之宅,那是纸上清清楚楚地写明的住处地址。

    钟青竹继续向前走去,小巷两边都是砖墙石头,似乎附近没有门户的模样,钟青竹眉头微微皱着,觉得有些奇怪。前头,小巷有一处拐角弯了过去,钟青竹心中沉吟思索着,踏步走过了那个拐角。

    然后,她的身子猛然一顿,僵立的原地。

    在她面前的,赫然是一堵两人多高的石墙,除此之外,再无他物。

    这一条巷子,竟然是已到了尽头。

    轻风萧瑟,冷冷吹过。

    空无一物的巷尾中,钟青竹有些茫然地站在那儿,怔怔地看着这面石墙,忽然觉得有几分寒意,在身上幽幽泛起。

    ※※※

    这一日,沈石在流云城中可是忙活了大半天,走动窜西的尽力在这些灵材云集的商铺中寻觅一些自己需要的灵材,包括一些丹药或是其他东西,不过到了最后,他清点自己收获的时候,发现大多数的东西还是在神仙会商铺里买到的。

    天下第一商会的名头,果然是名下无虚。

    有了师父蒲老头赠送的那一盒符箓,让他胆气大壮,可以说直接填补了他最大的一个短板,毕竟五行术法中运用符箓之道当然威力最强大,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种强大是用无数灵晶堆出来的,而他一直都很穷。

    符箓有了保证,如今他着力准备的就剩下些灵丹妙药,这次回山以后,他打算再去找一次钟青露,或许在前往四正大会前的这段日子里,她应该可以再炼制几份高阶灵丹出来,不过平常一些实用的低阶丹药,也还是要准备的。

    与此同时,他还记得徐雁枝师姐的叮嘱,所以在神仙会这里还额外买了三个如意袋,在购买如意袋付账的时候,沈石心里忽然掠过一个古怪的念头,心想万一要是自己运气不好,在问天秘境中一无所获的话,那么带了这么多如意袋进去,只怕就是一个笑话了。

    总之,一切都是收拾停当后,他便出城回山,看看时候已是接近黄昏。一路赶到沧海之滨,老远便看到有不少凌霄宗子弟同样等在海岸边上,想来都是等待那艘渡海仙舟的。

    不过在人群里,沈石意外地发现了钟青竹的身影,她独自一人站在人群之外,远眺海面,似乎在沉思什么。沈石走过去笑着叫了一声,道:“青竹。”

    钟青竹身子一震,转头向他看来,不知为何,沈石忽然觉得她目光里有些奇怪的情绪在,不由得好奇地问道:

    “青竹,你怎么了?”

    钟青竹默然片刻,摇摇头道:“我没事,挺好的。”

    沈石笑道:“哦,那就好,你什么时候下山的啊,今天这是去哪儿了?”

    钟青竹眉头一挑,明眸里微光闪烁了一下,抬眼向沈石看了过来。

    (上一章写了一个错误,上古传送法阵是在流云城内的……已修改。)

    ...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