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仙道求索 > 花店

仙道求索 花店

    天干物燥,被人无意丢弃在九华路口的烟头最终酿成一场惨剧。凤清天家不巧正处于火场中央,烧得尤为猛烈,红色巨焰映亮了傍晚的天空,被风一吹,远远看去,就象一头发癫的凤凰在狂舞。好在发现得及时,消防车迅速赶到阻止了火势蔓延,又将深受重创的凤清天救出险境。

    消息在上半夜传到金清寒耳朵里,他忙不迭告别公司的庆功酒会,赶到医院进行探望。也因为他的到来,凤清天立刻被移送到医院中唯一的顶级VIP加护病房内。毕竟金清寒家境丰足,和名字刚好相反,他这一族世代经营珠宝行和金店,要照拂一个“朋友”自然是绰绰有余。加上才卖了一尊三目六臂的纯金佛像,更不惜代价要给予凤清天最好的看护和治疗,正应了八卦媒体的一条小道消息:凤清天是金家上代老板在外的私生子,和金清寒根本是同父异母的兄弟,本名里都有一个“清”字便是证据……

    对于坊间传闻,金清寒从来没有打算否认过,因为那确实是真的。如今两人长辈都不在了,彼此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所以关系比普通的亲兄弟更加深厚,眼下看着被包成粽子又不省人事的弟弟,金清寒可真是慌了手脚。他询问医生,得知伤后一天是病患最难挺过去的,想为凤清天多做些什么,可是却无从入手。这时候想起老中医说过,重伤之人宜近花草,一来时时可保持空气新鲜;二来花草香味可扶正祛邪,使人心平气顺、如处自然,伤也好得快些。于是,金清寒赶忙跑出医院购花,想要趁花店还没关门前买来。

    天色已晚,看不见闪烁的星光,只有半轮晦暗不明的月亮挂在头上,使天地间看来污浊一片。金清寒慌不择路,好死不死,一头扎进那家叫做“徐凡珍奇花店”的铺子里,连门外贴着的一张“停业整顿”公告都没瞧见。

    “老板,我要买花,老板!”

    听金清寒招呼两声,一个面无表情的店员探出头来,熟练地答道:“探病啊?一百块一朵,自己拿去。”

    “一百块……好吧。”虽说金清寒心里觉得有点贵,但也不是太在乎,翻翻皮夹,发现自己带出来的现金只有一千多,“那我先要十朵吧。”

    放下票子,金清寒随手拣了十支看上去最鲜艳的花,转身就走,心想反正一会儿要插进花瓶里,有没有包装也无所谓。这宰人的店只买到十朵是有点少了,等下去aTm机里再取些钱出来,换家店再买过吧。

    那店员数清了票子,面无表情的脸上露出一丝阴笑,暗道:“这醉醺醺的羊牯选得不错嘛,果然还是‘爆炎花’长得比较显眼,嘿嘿。”

    幸灾乐祸地看着金清寒转了个街角,安静的夜空中突然传来“嘭嘭咚咚”几声爆响……金清寒很快又回到了花店中,一身夜礼服给炸得七零八落,手上还震破了几道口子,他懵懵然对那店员道:“老板,刚才的花怎么……没了?好、好象会爆炸……”

    “哈!你说什么疯话呢?花会爆炸?客人我看你是醉了吧。”

    金清寒暗忖,老板说得的确有道理,花好好的怎么会爆?一定是自己在酒会上喝得太多,又担心弟弟重伤不治,因此产生了幻觉。于是拿着花茎好言好语和老板商量:“能不能换给我一些其它的花?”

    “店小利薄,一旦出售概不退换,你可以再买啊,没钱就换家便宜的呗。不过我跟你说,现在这时段,方圆几公里就我一家花店还开着,你就算上别处也买不着了。”

    金清寒也许真是被炸晕了,头昏脑胀也想不清什么细节:“不换也罢,我取钱去,老板你帮我选几束漂亮的吧。”跌跌撞撞走出门,找aTm机去了。

    那老板看着他的背影嘿嘿一笑:“要我帮你挑啊?那好,保管你等会儿还得再来一次。”

    金清寒花了好几千,又捧回几十支白中透粉的漂亮花朵,低头闻一闻,香气扑鼻。心想还是人家铺子老板最懂行,这样的花虽然不怎么鲜艳,但更增素雅,用来探病再合适不过了。急急忙忙朝医院赶,不曾想,突然横生枝节,晚风拂过,手里这一大蓬花朵居然全给吹跑了,连半片花瓣都没剩下,真是比蒲公英溜得还快。金清寒大惊之下一路追了出去,跑了大半条街,最终什么都没能捞回来,垂头丧气之下,只好再回一趟花店。

    “老板、老板,那个……花又没了,这这这该怎么说?”

    那老板一听,凶巴巴瞪起了眼:“废话!谁让你不小心护着?我那个叫做‘飘絮花’,精贵得很,哪能容得了你这种莽汉七甩八甩的,掉了吧?活该!”

    “啊?那……我对花草不是太懂……”

    老板两眼一翻:“不懂学着点啊!怎么样,这次要买什么花啊?”

    金清寒认命了,那就再掏钱吧,反正钱对于兄弟情谊来说算不了什么:“老板,这回请给我拿不会爆炸、不会飞走的花吧。”

    “好嘞!看在你是我老主顾的份上,算你便宜点。”老板转身偷笑两声,很快又收拾起一大摞不知名的淡紫色花来,“给你,这种名叫‘情花’,保证不会爆炸,也不会飞走。”

    金清寒不太放心,从中抽出一朵来,用力往地上一丢,又捡起来用力吹了几口气:“嗯嗯,果然既不会爆也不会跑。”于是心满意足地往医院去了。

    可他千算万算没有算到,还未走出两百米,手里的花又出了问题。只见那情花猛地放出一阵雾气,把街当口的金清寒整个人包在了里面。

    “哎唷!我怎么手脚麻痹了?这雾是什么玩意……咳咳咳,救、救命,谁来救救我……”不到半刻,连嘴巴也麻木了,喊不出声音不说,连张开的口都没办法闭回去。再过一会儿,又失去平衡摔了一跤,脸直接磕在新买的花上,嘴巴和鼻孔里也塞了几朵。说也奇怪,这跤跌完,麻痹感渐去,战战兢兢地终于又能动了。

    这次可把金清寒气坏啦,心道还好这情花发作得快,毒上的是自己,要是再慢点,不就害了我弟弟吗?

    尽管生性再怎么耿直,金清寒也终于明白过来一切都是那花店老板在搞鬼,为了多赚点黑心钱,卖出去的花根本没一次能用。愤怒下甩手扔了那害人的情花,气呼呼地回铺子去算帐了。

    那老板见人怒火冲天地回来,冷笑两声:“事不过三,这羊牯阔佬终于被我宰痛了,但要想找麻烦么,嘿嘿,还嫩了点。说不得,还得再吐点money出来。”

    金清寒直直闯进店里,也不多啰唣,开口就道:“老板!你这是家黑店,我要告你去!”

    “啥?告我?我又不是在营业,没见门口写着停业整顿吗?我们本来就是非法交易,法律根本不保护啊,哇哈哈哈。”老板精于此道,简简单单一句话就噎死了对方。

    金清寒世代从商,在商业规范方面向来秉持信誉公正,哪见过这么恶劣的贩子,气急之下叫声“混蛋”,握起拳头便要教训花店老板。

    老板低头让开了一拳,指指头顶的监视探头:“看清楚了,是你先动的手,别怪我正当防卫啊。”说着,一拉帘绳,不知道启动的是什么机关,几道帘子把门口和窗户全堵了。金清寒定睛一看,发现那并不是布帘,而是一条条长着刺的藤类植物。

    老板摸出根柳条来,说:“‘鞭人柳’抽人最俐落,惹上我算你倒霉。哎!你拆我的店怎么也得给个万八千赔偿吧,今天你要是不给,就别想出这门。”

    佛争一炉香,人争一口气,小几万块在金清寒眼里本来也只能算是零钱,可眼下怎能服输?看老板手里捏着武器,硬打是肯定要吃亏的,但就不信还走不了了,等出去以后再收拾这黑心老板也不迟。重重哼了一声,拿手拨开门口的藤帘就往外闯。

    “嘿!都告诉你别想出门了,你怎么就不信呢?就算‘吸血毒藤’留不住你,我都还有后手,哇哈哈哈。”

    金清寒手心一凉,感觉血液正被汩汩吸走,不光如此,那藤条还象蛇一样攀上自己的手臂,越缠越紧。“你这个邪恶的吸血鬼!我跟你拼了!”金清寒一咬牙,不顾皮肉受损,硬是抽出手臂,险险摆脱了纠缠。代价则是被倒刺拉开几道幽深的血口子,伤处的血液立刻哗哗奔流而出。

    这时候,被放在角落的一盆巨花象是受血腥味吸引,突然动了。只见它张开上下两瓣花唇,露出满口细小的利齿,咔吧咔吧空咬起来。金清寒看得心惊胆战,不用老板提示也知道那是闻名天下的“食人花”,只要被它咬上,连皮带骨都不给剩的。真是什么样的人,种什么样的花,还好那“食人花”生长年月短,根茎也不够长,差了三五厘米没给咬到。

    老板惋惜地摇摇头,又幸灾乐祸地说:“摄像头可全拍下来了,到目前为止我半根手指头都没动啊,一切都是你自找的,只可惜食人花短了几寸,不然你现在,嘿嘿,就可以去领残废证喽。”

    金清寒也顾不得情状狼狈了,就地一滚,堪堪翻出了店门外。“哼!哼!你等着,我决不会让你这家黑店继续害人的……”

    “还嘴硬哪?你有什么能耐办我?张华陵知道不?九华区区长奸人大代表(兼人大代表),我小舅子。哈哈,群众反映了几百次,到最后还不是贴张整顿的条子就拉倒了?就这么回事,留下赔偿我放你一条生路,别以为出了门我拿你没办法。”

    “你做梦!”

    “怎么?还不信哪,好!狗来!”老板见金清寒已经不在摄像头范围之内,更是肆无忌惮,一挥手,黑漆漆的街角便蹿出一只成年的碧眼云踢兽。它边跑边“汪汪”低叫着,一口咬在了金清寒的小腿上,性情凶狠比藏獒有过之而无不及……

    “哇呀——”悲怆叫声响彻夜空。

    ……到了早上,凤清天总算捱过伤情醒来,眨眨眼睛,发现对床的一名伤患非常面熟,仔细辨认之下大惊出声:“哥啊!你这是怎么了啊!”

    “没、没事,就是给一个叫做‘徐凡花店’养的碧眼云踢兽给咬了,我已经报过案,准备和他打官司。哎哟!这块疼啊!”

    凤清天眼睛一瞪:“什么?我去烧了那间花店给哥报仇,我是火神、我是火神!”

    “啊?还烧?可怜的凤弟哟,是昨天晚上那场灾把你吓得神志不清了吧?”

    金清寒不顾伤势,挣扎着撑起身子来观察弟弟,只见他两眼亢奋,又带一丝迷惘。恰在此时,护士带着一束鲜花推门而入,她说:“有个叫徐凡的人给你们送花来了,这个品种我从没见过呢,听他说好象叫什么‘六菱花’。”

    金清寒重伤在身,反应慢了一会儿,等到护士出门才惊呼道:“我不要这东西!快来人!快、快拿走它、拿走它啊!”

    “轰隆!”特别加护病房传出一声巨响,整个医院都听到了。

    医生护士赶紧冲去看究竟,只见凤清天在哈哈大笑:“我就说我是火神嘛,哥你还不信,哇哈哈哈。”而金清寒则沉着脸掏出行动电话,拨了个号,说:“雇两个杀手来,今日我要替天行道!”

    (完毕)

    作者:雀居然童鞋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