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仙道求索 > 第九章.得友.

仙道求索 第九章.得友.

    看着那突然倒地的年轻人,徐清凡心中微微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向他走了过去。

    当徐清凡走到这年轻人身边的时候,只见他脸色惨白,双眼紧闭,显然已经昏迷了过去。皮肤中泛着一种不健康的淡金色,看样子似乎受到了很严重的内伤。

    看到这种情况,徐清凡再不迟疑,把这年轻人扶起身来,让他盘坐在地上,接着双手虚推在他背后‘真虎’‘灵泉’两处穴道之上,体内两道灵气中的青色木乙灵气源源不绝的向这年轻人体内缓缓输去,想要用自己的木乙灵气来治疗这年轻人所受的内伤。

    没想到徐清凡刚把木乙灵气探入这年轻人的体内之后,感应到的情况却让他大吃一惊。

    原来,此时这年轻人体内的金丙灵气混乱无比,失控的灵气在他的体内到处乱闯,冲击之下让这年轻人的经脉已经受到很大的损伤。更重要的是,这年轻人体内还有一丝不属于他的火灵气,虽然在数量上远远比不上这年轻人体内的金丙灵气,但破坏性却更大,直往他的心脉冲击而去。

    想来,应该是这年轻人刚才在和那修炼火系道法的年轻人比斗时受到很严重的内伤,不仅无法控制自己体内的金丙灵气,更是被对手的火灵气侵入体内,受伤极重。

    本来,他如果受伤之后马上打坐,收拢自己体内的灵气治疗内伤的话,问题还不会很严重。但问题是这年轻人的性格太高傲了,根本不想在对手面前丢了面子。所以比斗之后硬是撑着受伤极重的身体站着,直到那个修炼火系道法的年轻人离去之后才肯疗伤。可是那时却已经来不及了。

    这样硬撑着,不仅让他错过了自行疗伤的最佳时机,更是让他的身体伤上加伤。一搞不好,他就会经脉碎裂,从此功力尽失。

    幸好,还有一个在刚才一直旁边看热闹的徐清凡。

    “真是的,这么硬撑着干嘛啊?是自己的小命重要还是面子重要?”徐清凡在心里暗自抱怨着,但体内的木乙灵气却源源不断的向那年轻人体内输去,努力的收拢着他体内四处乱撞的金丙灵气,并全力驱除着那破坏性更大的火性灵气。

    本来,徐清凡现在的修为只是达到了炼气期后期的境界,而这年轻人却已经是是辟谷期的高手了,如果是正常情况下,徐清凡想要要收拢他体内的金丙灵气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但一来这年轻人刚才因为激斗所消耗了太多的灵气,现在体内的金丙灵气已经不足全盛时期的三分之一;二来这年轻人现在正处于昏迷状态之下,无力控制自己体内的灵气。所以徐清凡才能勉强压制住他体内乱窜的灵气,并一一收拢。但即使这样,徐清凡也是很勉强才做到的,毕竟两人的功力相差了一个境界。

    也不知过了多久,徐清凡就这样不停的帮助年轻人梳理着他体内的灵气。终于,徐清凡好不容易才把年轻人体内完全失去控制的金丙灵气收拢完毕,并把他那丝火灵气驱出他的体内,累的是满头大汗,脸色苍白的都快赶上这个受伤之后的轻人了。

    虽然体内灵气消耗严重,但徐清凡在清理完这年轻人体内的灵气之后却并没有收手,而是勉力的继续往他体内输送着灵气。因为徐清凡知道,这年轻人现在体内经脉受损严重,如果不及时治疗的话,那以后就很可能会留下隐疾,将很难修复,今后功力想要再更上一层楼就很困难了。

    徐清凡自知自己的资质很一般,而且从他师父陆华严那里也深刻的了解到了修仙的艰辛,所以不忍心眼睁睁的看到这样一个天赋凛然的年轻人在自己眼前毁掉了前途。所以他想要尽自己所能来帮助这个年轻人恢复。

    也许对很多人来说,自己得不到的东西,其他人也得不到是最让他舒服的。但对徐清凡来说,他却永远也无法做出这种事。

    也许徐清凡他这辈子功力也不可能会突破到结丹期了,但如果看到其他人做到了,他一样会很开心。也许会很失落,但绝对不会嫉妒,更不会想方设法的破坏。

    徐清凡就是这样一种人。你可以说他天真,你可以说他烂好人,但你却绝对不能说他可恶。

    刚才为这年轻人梳理体内失控的灵气,徐清凡的青色木乙灵气已经是耗掉了八九成。现在又为这年轻人治疗内伤,灵气消耗的速度更快!没多久徐清凡就感觉到自己体内的灵气已经渐渐的枯竭了,但因为这年轻人体内经脉还有多处破损,所以徐清凡无奈之下还是勉力抽取着体内越来越少的灵气,持续的向那年轻人体内输送着。

    本来,徐清凡体内还有一道规模不下于木乙灵气的灰色灵气,但徐清凡却根本不敢用这道灵气来给这年轻人来疗伤。因为那道灰色灵气给人的太过荒芜死寂,天知道把它输送到其他人的体内会产生什么样的效果。

    不得不说,徐清凡所修炼的木乙灵气其中蕴含着的生命气息极为庞大,治疗效果极佳。所以在徐清凡消耗掉自己体内最后一丝青色木乙灵气之前,那年轻人体内破损的经脉也终于被他一一修补完毕。在徐清凡收手的一瞬间,就感觉到那年轻人体内的金丙灵气已经开始自行运转起来。

    知道那年轻人在自己治疗之下已经清醒过来,开始自行运转体内灵气疗伤。放下心来的徐清凡也赶紧盘坐下身来,努力恢复着自己体内的木乙灵气。

    而就在徐清凡准备打坐恢复自己体内的木乙灵气的时候,他体内那另一股充满死寂感觉的灰色灵气却突然不受控制的快速运转起来。

    面对这个突然而来的变化,徐清凡吓了一跳。自从他修炼《枯荣决》这个奇怪的功法之后,徐清凡体内就有了一青一灰两股性质截然相反的灵气。青色灵气充满了生命气息,是正宗的木乙真气;而灰色真气却满是死寂,反而更像是魔道功法。没想到现在因为木乙灵气消耗过度,两道灵气失去了平衡,灰色灵气竟然失控了!

    “难道我要走火入魔了吗?”感受着自己体内不受控制的灰色死寂灵气,徐清凡心中绝望的想到。

    对修仙者来说,走火入魔绝对是最恐怖的事情之一。一旦走火入魔,轻则功力尽失,从此再也没了修炼的可能,重则就此丧命,陷入轮回!

    自从修炼这《枯荣决》残卷之后,徐清凡在就经常出现走火入魔的经历。但因为他师父陆华严随时都在旁边及时救助,所以他才能屡屡逃得一劫。

    之后随着徐清凡修炼步入正轨,功力日深,走火入魔的情况也日益减少,到最近这三四年间,已经再也没有过这种恐怖的经历了,所以徐清凡渐渐的也再没有把这种事放在心上。但他却根本没想到自己这次因为救人而突然陷入了走火入魔当中。

    这个时候,身边没有陆华严这种已经达到金丹期境界的大高手在旁相助,体内灵气也消耗严重,徐清凡安全的度过这次危机,恐怕是力有不逮了。

    “难道我今天就要死在这里了吗?”感受着体内灰色灵气不受控制的疯狂运转,徐清凡心中不禁开始绝望起来。“我不甘心,我的家仇还没有报啊。”

    而就在徐清凡已经开始陷入绝望的时候,事情却慢慢的迎来了转机。

    原来,那道疯狂运转的灰色死寂灵气,每在徐清凡体内运转一圈之后,就会在徐清凡的体内转化出一丝青色的木乙灵气。随着这灰色灵气的运转越来越快,徐清凡体内的木乙真气也越聚越多。不知过了多久,也不知那灰色的死寂灵气运转了多少圈,终于,所产生的木乙灵气重新和灰色灵气达到了平衡,在徐清凡的控制之下再次回归到了丹田之内。

    好好的检查了一遍自己的身体,徐清凡微微松了一口气。体内的经脉并没有因为刚才灰色灵气的疯狂运转而受到损伤,这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但也不知道是不是徐清凡的错觉,检查了一遍自己的身体之后,徐清凡总觉得自己体内的两道真气经过这番变故比之前变得更加强大,生命和死寂两种截然相反的气息也显得更加强烈。甚至,这三年来一直苦苦无法的突破的炼气期,也大有马上就要突破的趋势,仿佛辟谷期就在眼前,只是隔着一层窗户纸,现在需要的只是轻轻的一捅。

    面对突然的功力增加,徐清凡在高兴之余,也隐隐有些奇怪。之前也发生过陆华严帮他把体内的灰色灵气炼化掉之后,运转青色木乙灵气之后却又产生灰色死寂灵气的情况。而这次却正好相反,是灰色死寂灵气自行运转产生了木乙灵气。

    难道,修炼这《枯荣决》就必须要这两种截然相反的灵气共存吗?

    隐隐间,徐清凡觉得这个《枯荣决》也许真的有其不凡之处,也许并不仅仅是自己想象中那么鸡肋。

    运功完毕之后,徐清凡缓缓的睁开了双眼,眼前强烈的阳光让他小吃了一惊。不知什么时候,太阳已经高高的挂起,而时间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正午。

    “昨天是你救的我的吗?”

    就在徐清凡又要学着他的师父陆华严那样,感慨下“修炼无岁月,山中无甲子”这样的废话的时候,身旁突然出现了一个声音,听起来就如同金铁交鸣般清脆。

    徐清凡被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一跳,要知道自从他开始修仙之后,耳目越加灵敏。身周三丈之内任何风吹草动都绝对无法逃出他的感应。当然,陆华严那样的金丹期高手除外。

    顺着声音一看,却原来是昨晚那个使用金系道法与人争斗的年轻人。看他脸色虽然依旧苍白,却也有了一丝血色,就知道他受的内伤已经好了大半。

    这年轻人身上沾着淡淡的露水,显然也在这里待了整整一夜。

    这人虽然年轻,却已经达到了辟谷期的修为,难怪能逃出徐清凡的耳目。

    “是我。”徐清凡回过神来之后,马上回答道。对他来说,别人问话不及时回答,是很不礼貌的行为。

    “你为什么要救我?”没想到这年轻人听到徐清凡的回答后,却反而皱起眉来。说话时声音依旧清冷,并没有因为眼前之人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而有什么改变。

    “我为什么不能救你?”徐清凡觉得这个问题有些好笑,就反问道。

    “你为什么想要救我?”年轻人接着问道,眉头皱着越发的紧了。“你想要得到什么好处?”

    徐清凡听到这年轻人这句话后也皱起眉来,觉得这个年轻人对旁人的戒备太深了,自己好心相助却被他怀疑是想要索取好处。

    想到这里,徐清凡觉得自己跟眼前这个多疑的年轻人没什么好说的,因为两人根本不会有什么共同语言。于是摆了摆手说道:“因为我想救你,所以就救你了。对于某些人来说,救人并不一定就要有理由或者好处的。”

    说着,徐清凡不再停留,转过身向长春居的方向走去。

    “等等!”就在徐清凡快要走进来时的小树林的时候,身后的年轻人又突然叫道。

    “怎么了?”徐清凡转过身来,好奇的问道。难道这个年轻人还想要留下自己问个明白不成?那也太不知所谓了吧?

    “我叫金清寒。”年轻人说着,似乎又有些犹豫,接着又咬着牙说道:“这次...谢谢你。”

    对眼前这个骄傲的年轻人来说,‘谢谢’这两个字估计这辈子也没有说过几次吧?现在说起这两个字来明显是很不自然的样子。

    但徐清凡却还是对这年轻人的看法有了些转变。恩怨分明,看来这年轻人也不仅仅只是一味的多疑和骄傲啊。

    “我叫徐清凡。”徐清凡说话的时候嘴角挂着淡淡的微笑。

    也许,自己在九华山就要交到第一个朋友了?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