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仙道求索 > 第十二章.仙逝.

仙道求索 第十二章.仙逝.

    徐清凡快走到长春居正堂之时,却发现这十余年来正堂周围本来一直都是郁郁葱葱的花草树木,竟然在不知什么时候都全部枯败了!更让他恐慌的是,长春居正堂大门处还挂着两条三丈白绫和数朵白花!

    这些都是只有人死之后布置灵堂才会出现的东西!

    难道在长春居之中,有人死了吗?

    徐清凡的心中开始止不住的恐慌起来。

    因为陆华严一心向往长生且又生性孤僻,所以长春居到现在也就只居住着四个人,分别是徐清凡,他的师父陆华严,师兄岳清儒,还有新来的师弟南宫清山。

    死的人应该不会是南宫清山,他才刚过二十岁,修炼的《枯荣决》因为经过陆华严的多次修改,也已经和徐清凡所修炼的大不相同,安全性大增。而且就算是他死了的话,以他的地位也根本无法让师门在门前挂三丈白绫。

    难道是师兄岳清儒?也不大可能。虽然岳清儒现在已经一百二十五岁了,但以他现在辟谷后期的修为,也还远没有达到了大限的极限啊。而且他所修炼的还是号称生机最强的《长春大法》,再加上饱读诗书的他也精通养生之道。按理说不会这么快就去世啊。

    难道会是师父?徐清凡突然想到岳清儒说过,长春居周围的树木都是师娘二百年前亲手所栽。之所以到现在还会这么的茂盛,全是因为他的师父陆华严用体内雄厚的木乙灵气在供养支撑着。而现在放眼望去,长春居周围的那些巨树,哪里还有一丝茂盛的意思?再联想到自己闭关前师父那苍老衰败的样子,徐清凡心中不禁一乱。但下意识的还是不肯相信。

    “师父功力通玄,怎么可能会怎么容易的死去。”徐清凡强忍着心中的慌乱自己安慰自己,但想到上次见陆华严那苍老的模样,徐清凡心中的却不详预感却止不住的越来越强烈了。

    想到这里,徐清凡再也不敢多想,迟疑的向正堂走去,想要否定自己心中那不好的猜想,却又怕发现事实正如自己猜想的那样可怕。

    但当徐清凡步入正堂时,所看到的情景让他的心一下子就沉了下去。他看到一尊紫木棺材正摆在正厅当中,而一身素装的师兄岳清儒却正满脸凄容的摆弄正厅的摆设,师弟南宫清山则正在点着棺材旁边的白色蜡烛。棺材旁,则是一个身材雄伟的老者,也是满脸的悲痛。

    而棺材后方,一方灵牌上书写着“九华门陆华严之位”八个大字!!

    看到这一切,徐清凡只觉得自己脑中响起一阵轰鸣,双眼愣愣的盯着那方牌位,就这么呆住了。

    陆华严,他的那个神通广大的师父,那个在绝境当中给了他希望的陆华严,竟然就这么死了?

    徐清凡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眼前的事实却容不得他不相信。他希望自己是在做梦,但自从修仙以来,他已经有很久没有做过梦了。

    “师父……”徐清凡无意识的向着灵堂正中的棺材一步一步的走去。棺材当中,陆华严静静的躺在里面,脸色苍老且没有一丝血色,哪里还有平时的威严庄重?慢慢的跪在陆华严的棺材前,想要说些什么,却哽咽的说不出声来。

    在徐清凡刚拜在陆华严门下的时候,因为陆华严拿自己做实验事情,心中的确对陆华严有着各种不好的看法,甚至隐隐的有一些抗拒。但经过这十年的相处,陆华严十年的教导和关爱,徐清凡当初拜师时的不满早已经不见了,剩下的唯有弟子对师父的那种浓浓的敬爱之情。

    是陆华严在绝望中把他救下,亲手把他带入修仙界。细心指导自己修行时脸上的严肃,赐给自己法器时嘴角的微笑,仿佛还是昨天的事情,回想起来当时的情景还是那么的生动,但现在,他竟然已经不在了?

    徐清凡并不是没有经历过生死离别,因为一支九叶灵芝,一只碧眼云蹄兽踏平了他的家园,包括他的父母在内的族人全部都被杀死。但那毕竟不是徐清凡亲眼所见,所以心中虽然悲痛,却毕竟还是可以控制。

    但此时,亲眼看着自己师父死去的样子,在联想到自己早已死去多年的父母族人,徐清凡心中的悲痛却再也无法控制了。

    “二师弟,你晚来一步,没有能看上师父最后一面。”就在徐清凡忍不住哽咽的时候,身旁响起了他的师兄岳清儒声音,声音中饱含悲痛。

    “师父他是什么时候去的?”徐清凡强忍着心中的痛楚,问道。

    “昨天晚上申时。在你闭关没多久之后,师父说他已经没有时间了,所以决定要强练《枯荣决》,结果走火入魔……”岳清儒说着,声音也忍不住开始渐渐哽咽。

    “为什么不去通知我?”

    “等我发现师父走火入魔之后,就赶快去找门中的长辈帮忙,却来不及了。师父临终之前,我本来想要去叫你见师父最后一面的,但师父说,你现在正是修炼的关键时候,不要我去打搅你。”岳清儒回答道。

    听到这里,徐清凡终于再也无法控制心中莫名的悲痛,不知不觉间,两行清泪慢慢的滑落。

    “师父走之前有什么话留下吗?”徐清凡沉心中不断回想着关于自己跟他师父的一切,默了许久,突然抬头向岳清儒问道。

    “师父他老人家临终前说,他累了,他也看透了。”说这句话的时候,岳清儒再也忍不住,掩面痛哭起来。一个已经白发苍苍的老者,痛哭的样子更是增加了灵堂中的悲呛气氛。

    “师父他说他看透了吗?”徐清凡轻声自语道。听到岳清儒的这句话,徐清凡的心情突然稍稍变得好受了一点。“那就好,能看开就好。想来师父走的也会很坦然吧。”

    想自徐清凡认识陆华严以来,就感觉他无时无刻的不是在为长生而努力策划着。为了可以长生,他想尽了方法,用尽了手段。生性孤僻的他为了长生甚至在最后的时刻接连收徒,只为了试验那不知效果如何的《枯荣决》残卷。有时候,连徐清凡都能清晰的看到他眼中的疲惫厌倦。

    许多时候,徐清凡也想过,师父他是不是因为长生而付出的太多了?当最后他发现自己只落得一场空的时候,又会不会感到无比的绝望呢?幸好,在最后时刻陆华严还是看开了,看透了。这也让徐清凡的心中好受了许多。至少,师父走的时候心中不是很痛苦。

    “你就是华严的弟子徐清凡?”一直站在棺材旁边没有开口的老者,突然温声问道。

    徐清凡这时才注意到这名一直站在陆华严棺前的老者,只见他身材雄伟,但面色慈祥,口气柔和,显得很有长者风范。

    听到这名老者称陆华严为‘华严’,徐清凡就知道这个老者跟自己的师父陆华严不仅关系亲密,而且至少跟陆华严同辈。所以听到老者的问话后,徐清凡强忍住心中的悲痛,急忙站起身来恭谨的回答道:“晚辈就是徐清凡,请问前辈您是……”

    “我叫萧华哲,是华严的师兄。”老者淡淡的说道。

    “弟子拜见师伯。”徐清凡听到老者这么说,赶紧拜见道。

    “恩,华严走之前,说要我代替他完成对你的诺言。”萧华哲对着徐清凡点了点头后,似乎满意他的礼貌,然后又口气温和的说道。

    “师父对我的承诺?”徐清凡疑惑的反问道,想不起来陆华严有对自己有承诺过什么,甚至自死也放不下。

    “华严说,由于他让你强练《枯荣决》,所以让你的道法与寻常修仙者相比大有不如。即使有法器相助,实力也依旧有所薄弱。而他说过如果以你的实力最终无法为你的族人报仇的话,就亲自代你除掉那只碧眼云蹄兽。这是他之前给你的承诺。可是现在他已经去了,临终前放心不下,要我代他完成这个承诺。”

    徐清凡听到老者的这番话,脑中不由自主的又回忆起跟师父陆华严第一次见面的场景,刚才好不容易忍住的悲伤再次爆发起来。

    “师父!!!”徐清凡再次向着陆华严的棺材跪下,又重重的重新磕了三个响头,为陆华严在临死之际心中还惦记着自己的家仇。

    “逝者已逝,你们也不要太过伤心。华严既然临死之前说他看透了,那他走的也就应该很坦然。虽然从此他将会再次陷入轮回,但却也没了长生的负担,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你们这些做弟子的应该为他高兴才是。”萧华哲安慰着跪倒在地的徐清凡和自刚才就一直在掩面哭泣的岳清儒,同时又微微不满的微瞥了一眼一直在冷眼旁观的南宫清山。

    “是,晚辈明白了。”徐清凡低头回答道,只是却依然跪在陆华严棺前。

    萧华哲还待再说些什么,突然神色微微一变,冷哼一声,说道:“有人来了。”

    就在灵堂中徐清凡等人为萧华哲的话疑惑不已的时候,突然一个威严雄厚的声音响起,声音浩浩荡荡的仿佛传遍了整个九华山。

    “掌门人到。”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