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仙道求索 > 第二十四章.苦战.

仙道求索 第二十四章.苦战.

    虽然南宫清山也成功晋级让徐清凡有些不爽,但看到岳清儒和金清寒都轻松晋级,徐清凡总体上来说还是很高兴的。

    因为第一轮对决双方实力差距很大,所以并没有出现什么精彩的表现。于是徐清凡在观看了一会其他弟子间的对决后,就向已经回到主台上的金清寒微微点头致意,然后也不理南宫清山一直追循着自己的怨恨目光,和岳清儒一起向后山走去。

    此时,日已西斜,路旁老树在夕阳如血下更显沧桑,放眼所及天地间一片绿红,仿佛在预示着什么。

    徐清凡就一边观赏着路上的景色,一边和岳清儒谈论着今天的见闻,只是显得有些漫不经心。

    “师弟,你有什么心事吗?”岳清儒看出徐清凡有些神不在焉之后,问道。

    徐清凡听到岳清儒如此说,也不再遮掩,担忧的说道:“师兄,没想到你会跟南宫清山那家伙分到一处擂台了。按你们两人的号码,再过一场之后就要对决了。”

    “是啊,昔日的师兄弟,现在却成现在的对手,哎~”岳清儒叹息道。

    “师兄,我是想说,到时候面对南宫清山,你一定不能留手。免得给他可乘之机。他那种人是不会念旧情的。”徐清凡转过头去,盯着岳清儒的眼睛认真的说道。

    听到徐清凡这么说,岳清儒微微沉默了一下,然后又笑着说道:“这点师兄我知道的。”

    “那就好。”听到岳清儒的保证,徐清凡心安了一些。

    夕阳照耀下,两人的影子被拉的老长。

    一夜无话。

    第二天,玄月二十三日,霜降。风淡云清,利迎娶,忌远行。

    这天也是九华门门内大比的第二天。

    徐清凡站在第五号石台下,看着石台上面两名辟谷期高手之间的道法对决。因为旁边有一名九华门的护法在看着,所以两人也不用担心威力太大道法会误伤旁人,均全力出手,飞沙走石,火光冲天,绚丽好看,却又无比的危险。

    最终,因为五行相生的原因,用木系道法抵抗火系道法只能让火系道法的威力更加,所以那使用木系道法的那人敌不过使用火系道法的弟子,被一个“火蛇术”击中,就此昏迷过去。

    这已经是第五号擂台的第三场比试了。而徐清凡被安排在第四场。

    “徐师兄。”当徐清凡正准备上场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金清寒的声音。

    “你怎么来了?我记得你也是第四场的。”徐清凡笑道。

    “听说你是昨天第一场对决中最后结束的?”金清寒问道。

    “是啊,怎么了?”

    “今天不要留手了,辟谷期的修士和炼气期的修士战斗力是完全不一样的。”金清寒认真的说道。

    “好的,我今天绝对不会留手的。”徐清凡听到金清寒的话后不禁笑了,这句话和自己昨天跟岳清儒说的话多么相似?

    “那就好。今天我们比赛吧。”

    “比什么?”徐清凡奇怪的问道。

    “比谁先解决战斗。”说着,金清寒也不待徐清凡反对,就转身向自己的擂台走去。而一直在擂台周围围观的人群也自动为他分开一条路。显然,“九华双杰”的名头不是盖的。同时也有许多人也偷偷的打量着徐清凡,心中猜想徐清凡的来头,竟然能跟孤傲如金清寒关系如此的亲密。

    看着周围人群看着自己的怪异眼光,徐清凡不禁苦笑起来。看来这次真要努力了,就算赢不了金清寒,至少也不能输得太惨。

    走上擂台后,徐清凡发现这一次的对手明显比上次要强好多,无论是实力上还是精神上。只见这人上场时脚步沉稳,眼神镇定,嘴角甚至还挂着一丝和煦的轻笑。而功力更是达到了辟谷后期,和徐清凡现在的实力相当。

    “麻烦大了,还跟金清寒比谁先赢呢,这个家伙功力和我相当,就算有《枯荣决》的神通,但到底是胜是负还两说呢。更别说要快速结束战斗了。”徐清凡暗暗的苦笑道。

    只是让徐清凡觉得很奇怪的是,他总觉得眼前这个对手很眼熟,似乎以前在哪里见过面似的。只是自己在九华门一向交友不广,怎么会有这种感觉呢?

    在两人向作为裁判的长老行礼后,那人又对着徐清凡微微一礼,含笑说道:“晚辈李宇寒见过徐师叔。”

    看到眼前这李宇寒认识自己,徐清凡更奇怪了,好奇的问道:“你认识我?”

    “晚辈在二十余年前,曾经有幸见过师叔一面。”李宇寒淡淡的笑了一下后说道。

    “二十年前?”徐清凡疑惑道:“那时我好像才拜入九华门啊,应该不认识什么人才对。”

    “师叔您真是贵人多忘事,那年陆师叔祖把您带入师门,是晚辈负责招待的。”李宇寒轻声解释道。

    “哦,原来是你啊。”徐清凡尴尬的笑了笑,想起二十年前那名御使着白色小舟的中年人,二十年前他就已经有了自己的飞行法器,并管理门内一方事物,显然极受九华门重视,这二十年过去了,只怕实力更为了得。

    “师叔记起来了。”李宇寒笑道。表情虽然平静,但在他内心却犹如惊涛骇浪般翻腾着。李宇寒之所以会记得徐清凡,是因为当初徐清凡资质平平,却能让九华门内数得着的高手陆华严收为弟子,所以他才印象深刻。却没想到这个当初被自己认为是资质低下的师叔,竟然在短短二十年间跟自己功力相当了,怎么能让他不吃惊?

    “你还是叫我名字好了,自二十年前到现在又见面了,我们也算是很有缘了,叫师叔什么的听着别扭。”徐清凡摆手说道。

    现在徐清凡也的确蛮尴尬的,眼前这个李宇寒年纪比自己大,资格比自己老,实力也不比自己低,却一口一个师叔叫着。让徐清凡总觉得自己受之有愧。

    “规矩是不能坏的,您比我大一辈,我就应该叫您师叔。”李宇寒却坚持道。

    就在徐清凡还待再说些什么的时候,旁边长老突然说道:“别叙旧了,快点比试。”这时擂台下期待看到一场大战的围观者也发出了微微的嘘声。

    “算了,这是擂台,我们还是开始比试吧。”徐清凡苦笑道,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像被围观的猴子。

    “好吧,还请师叔手下留情。”李宇寒也含笑说道。

    经过这次叙旧之后,场面看起来是这么的平和,但真的会是如此吗?

    李宇寒客气了一番之后知道徐清凡不会当先出手,于是手上一掐指决,身上土黄色光华大盛,接着只见岩石平台的地面上突然隆起数处,凸起处的地面慢慢的裂开,里面慢慢的泛起土黄色的光芒,而一旁的徐清凡只觉得天地之间的地气全往这几处聚去。接着,四个石质近丈高的傀儡从地上裂痕中爬出身来,把徐清凡围在中间。

    “石儡术?”徐清凡眼神微微的收缩了一下,看着李宇寒轻轻的说道。

    为了能夺回师父的“三丈青绫”,徐清凡曾经认真研究过九华门的各种道术,所以轻易的认出了李宇寒所施展的道术。

    “师叔好见识。”李宇寒轻声赞叹道。说话的同时,这四个石质傀儡大步向徐清凡迈去,在大地震撼中,仅仅一瞬间就来到徐清凡面前,或抬脚或举拳向徐清凡一起砸去。

    看着这四个威力巨大的傀儡,徐清凡轻笑一声,却并不多放在心上。这些石儡的威力固然巨大,但也正因为这些傀儡上聚集着大量的土灵气,所以行动并不是很灵活。对速度极快的徐清凡来说威胁不大。

    “轰~~~~~~~~”,大地轰鸣中,岩石擂台都显得摇摇欲毁,四只石儡的拳脚重重的砸在两人比试的擂台上,却哪里沾到了徐清凡的一丝衣角?

    却见徐清凡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原先站立的地方三丈之外,虽然没有受到丝毫伤寒,但却面色铁青。盯着李宇寒那张看似人畜无害的笑脸,缓缓的说道:“地缚之术。”

    原来,徐清凡利用《龟象豹》和“神行之术”闪过了石儡的攻击,却惊骇的发现自己的身体仿佛灌了铅似的沉重不已,速度至少减低了一倍。比之普通辟谷期修士使用“神行之术”的速度都还略有不如。于是徐清凡就猜到这李宇寒应该是使用了地系的中阶高级道术“地缚之速。”

    “晚辈见过师叔和盛师弟的那场对决,对师叔的速度深感钦佩。但想到自己如果在面对师叔的时候却也没有丝毫的手段,所以才略施小计,师叔勿怪。”李宇寒似乎很羞愧的说道,声音依旧彬彬有礼。但却让徐清凡不由自主的想起了九华掌门张华陵。

    在李宇寒说话的同时,大地持续的震撼的。四只石儡再次向徐清凡攻来。

    失去了速度这个优势,面对显得这个高深莫测的李宇寒,徐清凡无奈的陷入了苦战。

    虽然速度依然比石儡要快一些,但对方有四个傀儡,四方围堵之下徐清凡还是显得有些狼狈不堪。而李宇寒却只是在一旁笑吟吟的看着,丝毫没有趁火打劫的意思。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他要分心操控石儡,所以无法自己发动攻击。

    而每次徐清凡好不容易依靠速度突破了石儡的攻击,想到直接攻击李宇寒的时候,就会有一面宽大厚实的石墙突然出现在徐清凡面前,堵住了徐清凡的去路。而当徐清凡绕过石墙的时候,却发现石儡已经追上了自己,只好再次开始躲避石儡的攻击。

    “看来只能用《枯荣决》的神通对敌了。”徐清凡叹息道。他本来还准备把枯荣决当作自己的秘密手段呢,却没想到这么早就遇到了强敌。

    想到这里,徐清凡轻叹一声,两眼间闪过一青一灰两道灵光。同时,双手手指之间如变魔术般突然出现了数十上百朵样子炫目缤纷的花朵,亮丽而危险,给人一种妖异的感觉。

    看到徐清凡突然使出的诡异道术,李宇寒微微吃了一惊,而他所控制的石儡也是不由的微微一顿。

    就在这时,徐清凡双手一搓,手上那些美丽而危险的鲜花纷纷冲着那四只石质傀儡飞去,仿若风吹花丛,带出一阵花雨。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